第三十九章 恐怖份子



    但是一個刺耳的當當當當的滾鐵罐子的聲音傳了過來,只見一枚炮彈居然晃晃悠悠的朝我滾了過來,炮彈就這麼當著大家的面滾到了我的面前,然後我伸出一只腳踩住了炮彈。

    時間仿佛就此停止了,周圍變的異常安靜。幾秒後我的心終于放了下來,還好,他沒炸!

    大鍋飯從炮台里跑了出來看看我腳底下的炮彈。“嚇死人了!剛才到底……”

    ——轟!——

    巨大而野蠻的沖擊力從我的腳底傳來,我只感覺一個強大的力量把我往上拖。船上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因為爆炸的沖擊波而飛上了藍天!巨大的力量讓我一直飛上了雲端還沒有往下掉的趨勢!

    清醒過來之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張開魔龍之翼控制住飛行姿態,老這麼轉我會暈的!剛才那下真夠要命的,我的生命值再次見底了。幸運他們這些家伙靠著守護項圈幫我分擔了傷害,終于勉強保住了我的小命!

    被火炮發射出來的炮彈直接命中和被爆炸的沖擊**及的效果顯然是完全不一樣的,這次雖然炮彈是在我腳底下爆炸的,但是憑借魔龍套裝近乎完美的防御力和守護項圈的生命共享我居然沒被炸死,但是火yao依然把我燒的灰頭土臉,好在魔龍套裝本來就是黑的,至于到底是本色的黑還是被燻黑的,反正也看不出來,我就不計較了!

    費了好大勁穩住了身形之後就看見下面幸運直沖而來,他顯然是看見我剛才被炸飛了所以上來接我。被幸運放回甲板的時候大家雖然驚訝卻也沒說什麼了。上次被炮彈直接命中我都爬上來了,這種小事大家也能習慣了。但是讓我不能接受的是魔晶大炮炮塔的門上居然出現了一個洞。而且這個洞的造型分明就是一個四肢伸開的大字型的人!

    大家看我盯著那個洞看便一起忍不住爆笑出聲,只有大鍋飯跑過來尷尬的笑著道︰“老大別生氣,這是個意外!”

    我立即明白怎麼回事了,肯定是剛才炮彈爆炸的時候把我炸上了天,而把大鍋飯轟進了炮塔里面,這個人型的大洞顯然來自大鍋飯的身體!明白過來之後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笑著笑著我突然想起來還有正事。“大副!”

    “在!”

    “剛才怎麼搞的?”

    “報告!我們被兩艘自殺艦撞上了!”

    “什麼?我不是說把自殺艦設定為第一優先級目標嗎?怎麼還是被撞上了?撞上哪里了?我們損失怎麼樣?”

    “因為敵人是從戰艦群里突然冒出來的,而且速度很快,所以我們沒能攔截住他們!兩艘自殺艦一艘在右弦爆炸,一艘在船尾爆炸。不過還好,我們不是被直接撞上了,事實上我們已經擊中他們了,只是他們當時爆炸的地方離我們太近了,所以剛才的情況實際上是爆炸的沖擊波造成的!”

    “損失情況怎麼樣?”

    “右弦那里爆炸距離稍微遠些,情況還比較好。損失了37支長漿和237名水手,另有313名水手受傷,不過都是船漿室的水手,火炮室因為位置比較高所以只受到一些震蕩,沒有人員傷亡!後艙的那個爆炸比較嚴重些,後部的救生艙被炸開了一個大口子,損失了100多條救生艇!”

    風尹飄渺正好也在旁邊,听完報告他拍拍我的肩膀道︰“不要難過,你們已經很幸運了!你們的炮多,最後還是擊中了他們,我的坐艦可是被直接撞上了,半艘船都給轟飛了!你想想剛才那下的沖擊波,要不是你船大就算不是直接撞上,光是沖擊波就把你掀翻了!”

    “我不是覺得倒霉,我是心疼,好好的戰艦被炸了這麼多窟窿,回去又要花錢修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有什麼,你只是修船而已。你不想想我的艦隊都完蛋了,回去我還要重新造一個艦隊出來啊!”

    “那倒也是!”

    “小心!”我們正聊著的時候一發不知從什麼地方飛過來的炮彈準確的擊中了我的後背。飛在空中的我還在想,我到底是招誰惹誰了,一天被擊中三次!炮彈帶著我飛出了甲板直到撞進了什麼東西里面才停了下來!

    費力的搬開壓在身上的木板之後我試圖站起來,但是一條腿還是被卡住了!媽的,一門大炮!我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我的左腿居然是塞在一門大炮的炮堂里,而且最糟糕的是我的腳居然被卡住了!

    既然腿拿不出來我就先把背上已經變成鐵餅的炮彈給拿了下來,這顯然是平炮的炮彈,而且顯然已經超出射程幾乎沒有慣性了,盡管我的魔寵們生命值都還沒回滿,但是著發炮彈還是沒能要了我的命!

    搬開炮彈之後我開始觀察周圍情況,這是一個木結構的房間,我正躺在房間的一角,旁邊有很多的…………炮彈?我想起來這是什麼地方了,這是火yao庫!我還真是慶幸自己命大,剛才這麼沖進來居然沒有引爆這些要命的家伙!

    正想著突然听見了有人講話的聲音,而且還不是中文。媽的日本人!這是艘日本戰艦!

    我被炮彈轟進了日本戰艦里面!這些人顯然是下來檢查損壞狀況的,我想以我剛才的飛行速度來看,那些小日本是完全看不清飛進來的是個人還是枚炮彈的!

    說話間兩個唧唧喳喳的日本人已經走到房間外面了,他們似乎在交談著什麼,但是我是一句也听不懂!當初老爸也逼我學過幾門外語,其中就包括日語,但是我打出了︰“我是中國人,不學外國話,日語學不好,說明我愛國!”的歪理,所以現在為止我的日語學了等于沒學!至少現在門外這個兩個笨蛋說些什麼我是一點听不懂!

    我小心的爬上了房頂,現在感覺自己好象蜘蛛人一樣,多虧了我的魔龍套裝遍布勾爪,這些木制結構的房間我可以很容易的把手腳上的尖銳倒鉤插進木頭里把自己吊在房頂上。

    兩個家伙終于推門進來了。兩個人一個是忍者另一個居然是女人,看裝備搞不清職業但是不象近戰職業。我小心的用手肘夾住天花板上的橫梁,用左手小心的拉出右手腕上的龍筋飛索然後做了個簡易的繩套。

    那個女人查看了一下炮彈,然後拍了拍胸口笑著和後面的忍者說了些什麼,估計大概是在慶幸炮彈沒有爆炸吧!那個忍者走到了牆邊的大洞邊正在伸頭往外看,估計他是要檢查一下外面的損傷情況,而那個女人還背對著他在整理炮彈。

    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可以放過,小心的拿出我的長槍。這個動作可費了我好大勁,現在是吊在房頂上,只有一只手可以空出來拿東西,而且為了不被發現我還得盡量不發出聲音。終于長槍被我拿了出來,就在那個忍者轉身的一瞬間對準他丟了出去,長槍很順利的把他打了個對穿然後帶著他掉了出去,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那個女人听到聲音迅速回頭,她看見的是那個忍者身上插著一支長槍摔出去的一幕。但是她沒有看見襲擊的人,但是她立刻意識到房頂並抬頭確認。但是這個時間差已經足夠我把繩套繞上她的脖子了!

    打開了龍筋飛索的切割功能,猛的一收線,一顆頭顱帶著漫天的血水飛了過來。我小心的避開了噴濺的血水並跳下地面,打開召喚陣先把剛才和那個忍者一起掉下海的長槍搞上來要緊,我可不知道龍槍的召喚是否有距離限制,要是萬一沉的太深召不上來就麻煩了!

    小心的來到船舷邊的大洞旁邊,手里還抱著一枚炮彈,我放下頭盔的面罩然後背對著外面倒著跳了出去。在空中的時候猛的把炮彈從洞口丟進船艙的火yao堆里,自己則象潛水員一樣掉進了海里。

    到了海水下我突然感覺到一陣劇烈的震蕩,不用想也知道是剛才我丟的炮彈引爆了船上的後備彈藥!不過我在水里除了感覺到巨大的沖擊波和震耳欲聾的聲音以外什麼只能看到模糊的火光和懷疑是船只碎片的小東西飛了出來。

    在水下我調整了下姿勢往自己的戰艦方向游了過去,現在才發現魔龍套裝居然是防水的!一開始被打進海里的時候要是放下了面罩就不會灌進那麼多水了!而且一會工夫之後我發現這個面罩顯然還有空氣過濾器的用處,我居然可以在水下呼吸,真是好東西!

    既然不用擔心氧氣問題我就一直往碧凌號的方向油去,按照跳出來看的最後一眼他應該離我不是很遠!但是當我游的差不多的時候把頭伸出水面看到的卻是一艘掛著膏藥旗的日本戰艦!我暈!碧凌號已經跑到老遠的地方去了!從我這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屁股後面有個直徑幾米的大洞!

    我正郁悶著突然感覺有東西拖著我往碧凌號沖了過去,原來是小龍女從我下面游了過來。真沒想到她的水下速度這麼快,一會工夫我就追上了碧凌號,從船後面的大洞里我很容易的進到了船上!

    但是,我卻遇到了奇怪的事情。我居然听到交談的聲音,而且還是日語!我懷疑的跑到洞口看了看外面,沒錯啊,這就是碧凌號,但是怎麼會有日本人呢?難道我出去這會工夫碧凌號被佔領了?不可能啊!碧凌號上上下下八千多人站著不動也要殺半天的,怎麼可能會這麼快被佔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難道是間諜?我小心的接近了那個聲音的來源,逐漸靠近之後我看清了那些說日語的人。那是五個忍者,清一色的深藍色忍者服。其中四個人的身上都背著個大包袱,看樣子還滿沉的,不知道里面裝的什麼!另外一個忍者估計是首領,他空著手,但是背後卻有個長長的竹筒不知道干什麼用的。

    我慢慢的靠近了那個那些忍者,這些家伙則是還自以為沒被發現的小心前進。我接通了鷹的私聊。

    “紫日!你跑哪去了?”鷹立刻就叫了起來。

    我盡量壓低聲音道︰“我在船上!”

    “船上?哪艘船上?”鷹沒理解我的話。

    “我在碧凌號上!”

    “在哪?”鷹一邊詢問一邊四下觀察,但是他怎麼可能看的見我呢!

    “別找了,我在五層(我們把甲板下面一層叫一層,往下就是二層、三層,越深的數字越大)!我從屁股後面那個大洞進來的!”

    “怪不然呢!”鷹停止了徒勞的搜索工作。“你快上來吧,甲板上水手損失很嚴重,很多門大炮空在那里沒人用!”

    “我現在沒辦法上去,你最好讓大鍋飯和路人甲下來一下。”

    “干什麼?”

    “我在這看見五個日本人,我一個人恐怕控制不住他們!”

    “日本人?在我們船上?沒搞錯吧?”

    “廢話,我要是沒看見能叫你往下面派人?快點吧!我看這些家伙不是什麼好鳥,講不定就是上來當間諜的!”

    “好,我這就叫他們下去幫你!”

    一邊等著他們下來幫我一邊繼續靠近那幾個日本人,他們一邊在小心的前進一邊似乎在找著什麼。很快我就知道他們在找什麼了,他們在找我的彈藥庫。幾乎是立刻的我就明白他們背著什麼了,那是zha藥!這些家伙分明就是背炸彈上船來自爆的恐怖份子!

    知道了他們的目標我立刻通知大鍋飯和路人甲小心的靠近。那幾個日本人已經進了彈藥庫,我小心的摸到了門邊,對面大鍋飯和路人甲也及時的摸了過來。掀開面罩我用手在嘴邊比了個安靜的手勢,然後小心的伸頭看了一煙。那幾個家伙正在把背上的東西拆下來往彈藥堆里藏。

    看過情況之後我迅速的躲回來。對著大鍋飯他們兩個開始比畫,用手在脖子上一劃做了個抹脖子的動做,然後把手放在面前搖搖告訴他們先不要動手。指指房間里面並把手握拳然後迅速伸開示意里面有炸彈,之後用手指指他們兩個並指指房頂,他們馬上明白過來爬上了房頂用腿夾著橫梁倒掛下來等著忍者出來。

    很快,五個忍者走了出來。大鍋飯和路人甲同時從房頂上跳了下來,一人一個。路人甲和大鍋飯都是高攻戰士,忍者則是類似高敏盜賊的變種職業,他們的防御力可想而知,走在前面的兩個忍者瞬間就被捅了個對穿。後排兩個家伙微一愣神,我瞬間閃到他們面前雙拳同時向兩個家伙的臉上砸去。

    忍者不愧是高敏職業,兩個家伙同時伸手阻擋,一人握住了我的一個手腕。抓住我的兩個手腕的他們朝我露出嘲諷的笑容,但是我也笑了起來把他們搞的莫名其妙的。在兩個家伙為我為什麼笑而奇怪的時候我的兩只手臂同時下壓然後前沖,直到我的雙拳頂在他們兩個胸口,接著就是呲啦一聲,我的兩個刃爪同時彈了出來穿進他們的吼管,笑容凝固在他們的臉上。

    感覺到手上的力量消失,我迅速抽回手同時把兩個擋門的家伙向兩邊撥開。最後面那個忍者頭目已經轉身去準備引爆zha藥了,看來他知道一個忍者在狹窄的船艙里和戰士沒有什麼可比性,所以孤注一擲的打算玩自殺性爆炸了!

    我沖進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跑過去阻止他了,門邊離火yao堆畢竟還有段距離,而他已經沖到旁邊了。我迅速的舉起右手用復仇者對準他的後備按下機簧,追魂箭筆直的貫穿了他的腦袋從他的額頭上冒出個箭頭來。

    但是他手上的火折子已經拉開了,而且按照他現在倒下的方向看火折子鐵定會掉進火yao堆。緊跟進門的大鍋飯和路人甲看到下落的火折子都本能的蹲下抱頭準備抵抗爆炸的沖擊了,但是一道殘影閃過我的身邊,火折子瞬間消失在空中。

    原來是飛鏢!他剛才一直在我肩膀上,現在看到我追不上火折子下落的速度所以自己竄了出去接住了火折子。幸好他接住了火折子,所以保住了我們一船人,外加保住了碧凌號!

    真不敢想象那個zha藥堆要是炸了我們會怎麼樣!

    “紫日!搞定了嗎?”鷹在私聊里問道。

    “搞定了!嚇死我了,這幫狗日的居然抗了幾包zha藥放到了我們的彈藥庫。還好發現及時,要不然我們就要給炸上天了!”

    鷹听了我的話卻並沒有我預料的興奮表現,而是沮喪的道︰“你最好快點上來,我們現在是真的快要被炸上天了!”

    “啊?什麼?”我一邊詢問情況一邊叫上大鍋飯他們往甲板跑,當我出現在甲板上的時候我呆住了。

    前方的海面上密密麻麻的擠滿了幾百艘小型救生艇,但是這些日本人的救生艇上全都是zha藥!這些小東西完全無視我們的阻攔性射擊冒著密集的炮火往前猛沖,他們反正是抱著必死的決心非撞沉我們不可了!

    “弓箭手!散射!”鷹在甲板上忙碌的指揮著弓箭手射擊那些沖過火力封鎖的自殺小艇,但是還是有越來越多的小艇沖了上來。

    魔晶大炮現在也轉了過來射擊那些自殺艇,雖然魔晶大炮每一炮都可以把相鄰的幾艘小艇直接誘爆並掀翻附近的小艇,但是敵人數目太多,一門魔晶大炮根本沒多大用處!

    就在這時一艘小艇沖出了火力網貼近了我們的戰艦,眼疾手快的百靈拉著弓沖到船邊上瞄了半天,最後干脆站到了船舷的護欄上往幾乎就在腳下的小艇射出了一支爆裂箭。這支爆裂箭成功的引爆了那艘小艇,但是小艇離我們太近了,爆炸的沖擊波把碧凌號再次的拋了起來,然後碧凌號狠狠的砸向海面把所有人都震了個跟頭。

    “我們再也經不起這種程度的沖擊了!”鷹看著千瘡百孔的船舷無奈的嘆息。

    “那邊又沖過來一艘!”大鍋飯叫了起來。

    “不會讓你靠近的!”百靈再次架著箭沖上船舷射出羽箭,但是羽箭卻射偏了,百靈還沒有習慣在搖擺不定的船上射箭,所以很正常的射偏了!

    “神罰之雷!”突然出現的霹靂正中小船把它直接炸沉了,看著旁邊還在冒煙的長劍就知道是修羅紫衣的阿修羅救了大家一命!

    但是第三艘、第四艘、第五艘自爆艇沖了上來,我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回頭看見的是因為情緒失控而扭曲的面孔。“紅月?你怎麼……?”

    “答應我……!幫我佔領一座日本城市24小時!你的任務,我來完成!”

    她說完這莫名其妙的話之後也沒等我回答就一個人走到了船舷邊上,然後她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跳了下去。船舷遮住了我的視線,但是我明顯的看見船下發生了什麼,沖天的金黃色光柱閃過之後一道殘影瞬間從船上飛了出去。那道影子快的根本就看不見,我們只能大略的確認影子在一艘艘自殺小艇之間蹦來跳去,凡是他站過的小艇就會立即爆炸。

    影子的速度成直線上升趨勢開始越來越快,很快我們就連影子都看不清了!而與此同時,本來遍布海面的自殺艇已經完全的找不到影子了。海面上除了碎片什麼也沒有了!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好可怕的戰斗力!就算是我肯定也不是對手的!他到底是什麼?難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