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舞會



    我們三個正在大眼瞪小眼的時候蝴蝶走了進來。“少爺,晚會時間到了!”

    “知道了!”我無奈的站了起來伸出兩只手把紫月和玫瑰都給拉起來。“沒什麼,我們會打回來的!”

    “咿!你們都下啦?”林月也起來了。“這個東西好好玩哦!我以前從來沒玩過虛擬游戲,沒想到會這麼有意思!你們知道嗎?我選了龍族哦!出生的地方叫什麼龍谷,那里真的好美啊!”

    “等等!”我突然好象听到什麼問題。“你說你什麼種族?”

    “龍族啊?怎麼啦?”

    “龍族?”玫瑰和紫月也听出問題了。“你進的什麼游戲啊?”玫瑰一邊問一邊在拆頭盔上的游戲芯片,進游戲的芯片一般會有顯示。“沒錯啊!”

    “不可能!”我接過頭盔看了一下。“你確定自己是龍族?”

    林月好奇的看著我們。“干什麼?龍族怎麼了?我進入之後就有個很漂亮的姐姐讓我選擇種族,我就選了龍族,龍族不好嗎?”

    我解釋道︰“不是龍族好不好的問題,而是《零》的12大普通種族以及7大特殊種族中根本就沒有龍族這一個種族。所以我們才奇怪你怎麼會選到龍族!”

    紫月突然想起來。“你出生後有看到自己的樣子嗎?你出來以後到底是人形還是龍形啊?”

    “是人形!但是屬性里有個還原選項!我現在一般都還原成龍形練級,人型的時候屬性好差打的好慢!”

    “哈哈,這下我們有個龍女了!”玫瑰笑了起來。“你要快點練級,出了新手村就聯系我們,我們帶你練級,將來你肯定是個戰神!龍族的隱藏種族,不知道以後會有什麼特長!”

    我也認同的點頭。“紅月的狼人都有那麼可怕的破壞力,林月的龍人不知道會強到什麼水平!”

    “啊!時間!”林月忽然看到了牆上的掛鐘。“要遲到了!”

    “快走吧!”

    我跳起來趕緊整理了下儀容,玫瑰她們也迅速的去換上了下午買好的晚禮服跟著我沖了出來。三位美女一下子變了個樣子看的我眼楮都有些不夠用了!

    今晚的舞會說是島上的娛樂節目,其實就是各大買家之間互相試探對方的底線的場所。對于這麼大宗的交易,買家通常不希望出現難以接受的天價,所以一般拍賣會之前都會有人牽頭搞個舞會什麼的聚會,實際上就是吹風會!

    今晚的娛樂節目安排的還滿多的,當然我們的阿貝可是被密藏在最後了,好戲要壓軸嗎!

    “吳總監?你怎麼跑來了?”我剛到酒店大廳就看到了設計總監。

    “我是來報告進展情況的!我們已經買下了國內所有省台市台晚上的黃金時間,中央台也答應把文藝頻道晚上的時間交給我們安排。國外的幾個收視率比較高的電視台也被我們買下了當地時間的黃金檔時間段,公司自己的173枚通信衛星也將在今晚這一時段對全球進行全頻道廣播,已經可以做到無盲點覆蓋發射了!除非今晚不看電視,否則就一定會看到我們的節目!”

    “好!辦的很好!你先去忙吧!”等吳總監走了我才對林月道︰“大小姐,都听到了?明早你就準備早點起床去看趙倩發瘋吧!”

    林月高興的道︰“你真厲害!”

    紫月則是好奇的看著我。“你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啊?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你爸的公司居然有自己的衛星?你家做傳媒的嗎?”

    “也可以這樣說!”我不直接回答。“只要賺錢我們什麼都做!”

    林月開玩笑的道︰“那我出錢刺殺日本首相你們干不干?”

    我對後面的蝴蝶道︰“告訴她價格,給她個9折!”

    蝴蝶立刻道︰“刺殺日本首相要兩億,如果需要腦袋或者耳朵什麼的紀念品另加五千萬。這種事我們只收現金,先付一半。你還有什麼特殊要求沒有?比如要讓別人看起來象意外不再追究,或者是故意讓人知道是謀殺來恐嚇別的什麼人?如果肯加伏20%的錢我們可以順便把他全家滅口,連他家養的狗身上的虱子都幫你一起干掉,絕對的雞犬不留!如果你有特殊嗜好我們也可以抓活的回來由你親自動手處理!”

    “你們不當演員真是浪費!”林月笑了起來。“說的跟真的是的!”

    一邊的玫瑰也跟著笑,不過她的汗都下來了!玫瑰去過地下基地,她知道龍緣絕對有這個實力和技術!

    “呦!這不是那個想當明星沒人要的林大小姐嗎?”一個酸的我全身汗毛倒豎的聲音出現在我們旁邊,我不看就知道一定是趙倩!

    “這不是號稱公共廁所的趙小姐嗎!今天您怎麼也有空來啦?那些種馬們沒有需要小姐提供那什麼服務嗎?”林月的話比趙倩火yao味還重,可以想見兩個人平時的關系到底糟糕到什麼程度,一見面就是要開打的架勢!

    “你說話注意點!”趙倩後面的一個年輕人沖動的上來叫囂想趁機給美人留下好印象。為了急于表現他動手想推了林月,但是林月根本就不是什麼乖乖女,下午看到她的時候那身打扮就知道她是個運動型女孩,現在就顯示出來了。林月往旁邊一閃,那人推了個空往前顛了一步,但是林月背後的玫瑰卻沒有閃開被推了出去。

    玫瑰驚叫著向後倒去,從沒穿過這種晚禮服的玫瑰本就走路不穩,這下被人推了出去哪還站的住,整個人都向後倒了下去。“小心!”同樣一身晚禮服的蝴蝶卻是輕飄飄的接住了玫瑰避免慘劇的發生。

    看到玫瑰沒事我終于放下了心,轉身面對推人的那個家伙。“你最好馬上道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家伙居然很蠻橫的瞪了我一眼。“你算什麼東西?我們講話你插什麼嘴?”他是認識紫月兩姐妹的,因為紫月她們經常結交一些平民,所以他理所當然的認為我是跟著紫月來玩的鄉巴老。

    “你講話嘴放干淨點!”紫月先為我出頭了。“快道歉!”

    “我是什麼人!我是白雨,要我道歉?竹月,告訴你,只要我爸一句話你家的竹氏企業就要關門!實象點滾一邊去!”

    “噢?這麼說這位少爺家里事業很大了,不知是做什麼的啊?”

    這個白痴囂張的道︰“現在知道怕啦?晚了!告訴你,我爸是白石集團的總裁,白石集團听過嗎?就是生產飛機的那個白石集團,知道嗎?全中國10%的飛機都是我們集團造的!”

    “好的的家業啊!”我感嘆著。

    “哼哼!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別說推你一把,要了你又怎麼樣?小姑娘滿漂亮的,不如……唉呦!誰……打我!”這家伙高興過了頭居然連本性都露出來了,後面的趙倩上去給了他一家伙。

    我朝遠處的吳總監招了招手,吳總監立刻跑了過來。“少爺什麼事?”

    趙倩和白雨都搞不清我招個人過來干什麼,他們都看著我想知道我到底要干什麼。我把吳總監叫過來。“你找人寫一篇報道,就說白石集團總裁發生車禍造成手臂骨折以及輕度腦震蕩。我明早就要看到報紙頭版登著這條消息。”

    “啊?”吳總監嚇了一跳。“可是白總……?”

    蝴蝶打斷了他的話。“你去寫就是了,明早他就會出車禍的!”接著她對我道︰“少爺我去安排一下!”

    “你們要干什麼?”白雨有些緊張。“我要告你們,這是違法的!”

    “違法?我嗎?我違什麼法了嗎?我怎麼不知道!紫月,我違法了嗎?”

    紫月也笑著道︰“沒有啊!我們剛才一直在聊天,我們什麼也沒干啊!”

    “你小子別太囂張!”白雨有些害怕但又拉不下面子。

    “是你別太囂張才對!”我的語氣突然由懶散轉為威嚴。“我也不要你道歉了,你快滾吧!我給你5秒,再不走我就把明早的新聞改成白石集團總裁車禍身亡!”看他沒動勁我數了起來。“5,4,3,2……”

    “你小子記好了!”白雨叫囂著跑掉了。

    “真是膽小鬼!”林月看著跑掉的白雨道︰“這麼幾句就嚇跑了!”

    “你別囂張,吊個小白臉很了不起嗎?”趙倩的這句話雖然不是什麼好話,但是我听了特別高興。終于有人可以直接認出我是男人了!回去要給那個形象設計師加工資!

    “她在罵我誒,你笑什麼?”林月看到我一個人在旁邊傻笑推了我一下。“你到底在干什麼啊?”

    “沒事沒事!”我剛從自我陶醉中恢復過來。“趙小姐,作為一個公眾人物你應當注意自己的言行!”

    “你什麼意思?”

    “我沒什麼意思,只不過大家都是體面人,這里這麼多人在,撕破臉對大家都不好!”其實我的意思是明天你就倒大霉了,我犯不著和你慪氣,以後有的你哭!

    可能是被我的話震懾住了,趙倩沒有和我們再說什麼,只是留下句狠話就離開了。

    周圍的音樂響了起來,舞會開始了。很多大買家開始三三兩兩的商量可能的價格,我當然是沒有加入了,這種時候跑過去和他們說話不等于自己往火坑里跳嗎!

    “美麗的小姐,可以邀您共舞嗎?”我對玫瑰伸出一支胳膊。

    玫瑰微笑著挽起我的手步入舞池,但是很快我就後悔了。玫瑰根本就不了解任何一種交易舞,不過短短幾分鐘我已經被踩了n腳了!忘記玫瑰出身貧寒了,我應該先教她的!不過幸好玫瑰比較輕盈,加上我的皮鞋本身防御力也滿高的(皮的當然比較結實),所以我的腳還是可以維持基本功能的!

    連續踩了我不知道多少次之後玫瑰自己也不好意思的拉著我要離開舞池,雖然我很想為了玫瑰的積極性再堅持一會,但是我的腳實在是快不能走路了,再不下來就下不來了!我們兩個從舞池里出來的時候紫月和林月已經笑的一塌糊涂了,她們兩個居然還在那里幫我數著被踩了多少次,羞的玫瑰小臉一直紅到脖子。

    紫月伸出手拉住本想坐下的我。“和我跳一曲吧?”

    本來想以腳疼為借口推脫,但是玫瑰也推我上去,沒辦法只好再來了!上場之後曲調居然加快成了頭牛士舞曲的節奏,這到底是誰惡搞啊,這種聚會怎麼想起來放這種舞曲的!

    看看周圍,一大群身體過于富態的董事們離開了舞池,這些揮手就是億萬進出的大老板們可不是跳這種舞的人!倒是一大群千斤公子什麼的年輕人跑了進來,其中就包括趙倩和白雨。

    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我們兩對跳著跳著就跑一塊去了,而且動作越來越夸張,感覺我們好象在比賽一樣。紫月給我使了個眼色,我立即會意的猛的一拉她,她就勢旋轉著倒入我的懷里,然後再是一個向外的旋轉,我順勢把她拋了起來,空中旋轉,這可不是一般人做的出來的動作。因為這需要配合,旋轉中的女舞者要相信她的男伴,要不然旋轉不到位反而會摔交,至于男性一方就是要力量,就算女方再苗條,把一個人拋起來並使其滯空幾秒可不是誰都做的到的。

    場下所有人都被我們的動作驚呆了,很多人都開始鼓掌了。這些億萬富翁之類的人物雖然自己跳不了這麼激烈的舞蹈,但是欣賞他們絕對是行家,經常出入高級娛樂場所的他們對這些高雅藝術當然要研究一些,就算裝樣子也總要會一點才行啊!

    旁邊的趙倩看到我們表演之後也和白雨模仿,可惜他們不是我和紫月。先不說趙倩和白雨能否做到步調一致,單是說白雨的力量就絕對和我沒的比。動作的前半部分還滿好的,但是到拋高的時候白雨卻因為力量不足沒能把趙倩拋到足夠高度,而且他自己還摔了出去。下面沒人接應的趙倩在轉體結束後就象條死魚一樣摔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旁邊的我其實本來可以接住她的,但是我可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好人,所以我沒去管她,看著他們兩個一左一右的摔出去。

    等他們兩個落地了我和紫月才沖了上去扶他們。我對白雨道︰“哎,這個動作是要靠配合的,她和你不對路怎麼可以玩這麼夸張的動作呢!”

    紫月那邊的話則是︰“早和你說要減肥了,你看,男伴都舉不動你!”趙倩臉上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摔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感覺滿解氣的!

    下了舞池林月跑過來給我比了個大拇指。“厲害!”

    “過獎!”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可以讓阿貝出來了吧?”林月提議道。

    “好的!”我看了看時間對旁邊的蝴蝶道︰“去叫吳總監開始吧!”

    “知道了!”

    蝴蝶跑了出去,不一會場上就安靜了下來。音樂停了,燈光也直接聚集到了舞台上,一名司儀走了出來。“各位晚上好,今天我們天堂島有幸請到了龍緣公司的新任形象代言人飛雪小姐!”主持人手一揮,台布自動的向兩邊滑開,阿貝走了出來,我可以清楚的听到場下的吸氣聲。

    吳總監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背後。“第一印象很不錯,我們已經成功了一半了!”

    “吳總監,那個飛雪是怎麼回事啊?”玫瑰問道。

    “這是我們幫她想的藝名,原來的名字不太好用,所以換了一個。而且她的形象本身就是那種潔白的飛雪的感覺,所以我們起這個名字觀眾更容易接受一些。”

    “的確不錯!”台上阿貝已經被司儀帶到了前台,下面的小伙子們一個個口水直流的全變色狼了,可惜趙倩摔傷了現在不在,要不然就過癮了!

    阿貝開始唱歌了,這是我們龍緣的公司之歌,是我們集團的曲子,龍緣要求所有職工都要會唱,象國歌一樣。實際上龍緣本身就是一個企業帝國,有自己的企業之歌沒什麼奇怪。說實話發展到現在這個規模之後,國家對于它的控制能力是非常低的,作為世界第二大超級跨國集團它的任何舉動都是可以在世界上引起震動的,毫不夸張的說龍緣的政治影響力不亞于一個強大的國家,當然表面上它還是隸屬中國的一個企業集團!

    《龍魂》這首龍緣的企業之歌本來應該是男聲合唱的,現在雖然由阿貝一個女聲唱,但是借助電腦和聲以及自動配音系統居然也讓台下的人听的感動起來。《龍魂》結束後就是連續的7首流行金曲,基本上都是龍緣下屬的唱片公司的看家作品,本身就是經典歌曲,加上有些的輔助效果把台下的人听的一個個暈忽忽的,這就是我要的效果。

    吳總監接了個電話之後對我道︰“少爺,統計結果顯示現在收看的人數已經達到13億多了,其中本國佔9億!”

    “不錯不錯,這就夠了。”我看著旁邊的林月。“現在知道怎麼可以一夜間成為明星了嗎?”

    林月點頭道︰“知道了,方法就是劫持你!”

    “這可不是好辦法!”我現在也很高興和她開起玩笑來了。

    7首歌全部結束之後下面的老總們居然還要再听幾首,看來我們效果好象用的有些過頭了,連這些老人家都變成追星族了!最後阿貝一直唱了13首才被放走,場面都有些混亂了!下次看來不能用這麼厲害的包裝了,搞的這些老板們都發春了可不好!

    晚上舞會結束的時候已經是11點多了,紫月和林月已經和父母說過踫到了熟人所以過來我們這邊住,反正總統套房佔了整整一層樓,光臥室就有九個不愁沒地方睡,回到套房看到床上的游戲頭盔我們又開始不高興了。

    紫月看看我。“拍賣會具體什麼時間?”

    “好象是後天。”我大聲問蝴蝶。“拍賣會什麼時間進行?”

    “後天晚上晚飯後,八點開始!”蝴蝶回答。

    “那我們明天上線一天吧?這氣我咽不下去!”紫月還是記著報仇的事呢!

    “我也覺得應該盡快對日本來一次突襲,我們不能總這麼被動!”玫瑰也同意盡快開戰。

    我想了一下。“好,我們明天先把船整理好出海,正好趁敵人偷襲得手放松警惕的時候干一次大的!”

    “好,今天早點睡吧,明天誰先醒了喊一下其他人!”紫月說完就拉著林月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