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古怪龍島



    “接小月?這麼說我們是要去龍島了?”

    “那當然。”

    “太好了。早上她還說龍島地方小想出來呢!”

    “月姐,你們姐妹很像嗎?”後面開船的mm問紫月。

    “那當然。我們可是雙胞胎。”

    另外一個mm道︰“我還以為你和會長是雙胞胎呢!”這一說後面的女孩子都笑了起來。

    “哎!我這個領導當的真慘!都是平時對你們太好了,看來以後要嚴加管束。”

    “哈哈!誰叫你把我們行會搞的都是女孩子的。”掌舵的mm開玩笑道。

    另外一個操作輪機的mm也打趣道︰“就是,害我們想找個帥哥都不方便。哎!資源短缺啊!”

    “你就為這啊?早說啊!下次帶你去和別的行會搞聯誼,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多的是。”我也樂的和她們開玩笑。

    大家說說笑笑旅途就不覺得無聊了,時間也很快就過去了。這一路上也不算是完全風平浪靜,中途遇到了幾艘英國人的戰艦,對方老遠就開始開炮,我們都不搭理他,這麼遠打的中才怪呢!我們是高速偵察艦,輕易的甩掉了追兵。海圖員測量個一下方位報告說我們已經到了目標區域,現在就開始漫無目的的亂繞了,龍島在外面是看不見的,不進入幻象區無論如何也看不見。抱著一線希望讓艾美尼斯試了試破除幻象,但是顯然龍族的群體幻象艾美尼斯也無能為力。

    無奈只好老老實實的用眼楮找。還好我們行會的守護獸比較全,長槍飛的快,鋼爪是水中健將,鳳龍會空間跳躍,三種都可以幫忙找東西。紫月把自己的巨龍天火也給派了出去幫忙尋找龍島,我的魔寵當然不能閑著,會飛的會水的都出去幫忙,這樣就可以覆蓋好大一片區域了。反正龍島不會太小,大家擺出一公里一個的間距開始拉網式推進。

    走的好好的,我們側面一個mm的長槍忽然消失在大家的視野里,緊跟著它旁邊的天火也消失了,我們立刻明白發現島嶼了。果然,天火和那只消失的長槍又突然出現在那個位置上,紫月立刻叫道︰“找到了。”

    舵手立刻一打舵輪,快艇猛的一甩頭沖了過去。收起召喚生物我們進入了那片區域,那感覺仿佛穿越了一道水牆。穿過水牆之後眼前不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距離我們兩公里外就是一座島。說是島其實可以算是陸地,因為它的面積實在是有些夸張。這里顯然有壓縮空間,島的面積絕對不止外面看起來那麼大,龍族似乎很擅長這種技術,上次在龍族墓地遇到的那個保護尸骨的三層壓縮空間就是類似裝置。

    隨著船的接近我們才發現島比看到的還要大,這里的感覺仿佛是空間都錯位了,原本看起來只有兩公里的距離居然實際長達十幾公里,我們的船跑了半天才到岸邊。

    “快看那邊。”一個mm指著島的上空。“那是龍嗎?”

    只見遙遠的島嶼中央位置幾個小黑點在上下翻騰,似乎是一些大型生物在移動,估計是一群巨龍。看樣子我們找對地方了。回身對後面的操縱船的mm道︰“靠上去。”

    快艇很快的接近島嶼,但是我們沒有靠上岸。龍島外的沙灘非常平緩,離岸邊還有三十多米船就擱淺了。我們的快艇吃水才一米多點,這里的沙灘實在是太平緩了!

    我帶著紫月跳下船,把幸運放出來讓他把船運到岸上放好,船上沒有人放在岸上比較安全。我們6個人徒步上島,幾個mm除了紫月全都被海岸邊的美麗風景迷住了,潔白的沙灘清澈的海水,龍族真會找地方。

    “你們四個是想在這里曬日光浴還是要跟我進島?”

    “我們都學的輔助職業沒什麼戰斗力,你帶著我們還累贅。還是你們兩個上島吧。不用管我們,這里這麼漂亮住了十天半個月的也無所謂。”

    “那好吧!你們不要亂跑,有事情就似聊聯系,這里是島,私聊應該是可以用的。”

    “那我們先走了。”紫月先一步走向沙灘後面的森林。

    我跟著進入了森林,迅速追上紫月。“你實驗下私聊,看看林月在不在?讓她出來接我們不是方便些嗎?”

    “好的。”紫月打開似聊,我也打開了似聊開通三方會談模式。

    紫月的聲音立刻出現在我們的耳邊。“姐姐?紫日?你們怎麼能接通似聊的啊?”

    “我們已經到龍島了!”

    “什麼?你們到龍島了?在哪啊?”

    “我們也不知道,反正是龍島的外圍。你不是可以變身嗎?圍著島飛一圈,我們能看見你。”

    “不行啊!我要是能圍著島飛早就不在島上待著了!”

    “啊?為什麼?”

    “龍島是分內外島的,我這里是內島,你們那里是外島。我出不了內島,這里整個被結界封閉了。”

    “那外面的結構你知道嗎?起碼要告訴我們怎麼走啊!”

    “我都出不去怎麼知道怎麼走,你們快點試試啊!我都在這里憋了這麼久了,你們快把我救出去啊!”

    我插進來道︰“林月,我們會試著進入的,但是你也不能閑著。現在給你個任務,多拉些人,就說你的人來接你了,問他們有沒有想出去的。就說我們行會收人,他們願意加入最好,不加入的話也可以,但是要給好處才能帶他們離開。”

    “行,這個我來辦,你們快點過來就是了。救我出去我至少可以說動我在這里認識的幾個朋友加入你們。”

    “那太好了,我們馬上就來了,你等著吧。”

    切斷私聊我們不得不重新開始前進,真沒有想到龍島居然還分內外島。林子里路不太好走,我們召喚出鋼爪代步,反正他比我們跑的快。這一路除了參天古樹就看到些不知名的植物,始終沒有遇到任何的怪物,難道龍島的怪物都被巨龍清理干淨了?

    “那是什麼?”紫月忽然發現了一個東西在前面的林子里晃蕩。

    我注意看了看。那東西看起來不大,應該不是龍。樹木太多看不清楚,但是好象的確是某種類人生物,而且動作很奇怪,看起來就像僵尸。“我怎麼覺得像僵尸啊?”

    “不可能啊!龍族一向不喜歡死靈生物的,怎麼可能讓僵尸在自己底盤上亂晃蕩呢?”

    “所以我才奇怪啊!我們還是靠近看清楚點。”

    走近了那個黑影我們嚇了一跳,那居然真的是僵尸,而且腐爛的很厲害。它現在正在那里漫無目的的左右晃蕩,但是當看見我們之後它立刻撲了過來。我直接把永恆變長,用劍上的火焰輕易的把僵尸燒成了灰燼。雖然解決了僵尸,我們的問題卻沒有解決。龍島怎麼會出現僵尸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繼續向前,走了不超過20米,我和紫月同時站住了。我們周圍的樹木居然在這里出現了一道明顯的分界線,從這里開始向島內的方向所有的樹木都是灰黑色的,而且很多大樹以異常的姿態扭曲生長著,那樣子一看就不正常。這樣看來整個龍島外圍的生機盎然和這道分界線里面的恐怖氣息完全不搭調啊!龍島怎麼會是這樣呢?看著前方黑暗陰森的森林和背後綠意彌漫的森林,這簡直是兩個極端啊,龍島到底怎麼了?

    “我們還要繼續向前嗎?”紫月問道。

    “當然。”我肯定的點點頭。“不過是段黑暗區域,還不能阻擋我們。其實對我來說光明祭祀比僵尸更嚇人。”

    “忘記你是黑暗出身了,那我們繼續向前吧。”

    我們兩個深呼吸兩口空氣之後開始指揮鋼爪向前移動,隨著深入森林,周圍變的越來越黑。本來周圍生長的還都是些灰色的普通植物,和外面的植物只是顏色不一樣,但是慢慢的周圍的植物開始轉變成一些奇奇怪怪的植物。這些植物都有幾個共同特點,比如說它們全都有紅色的斑紋,而且幾乎每一株植物的表面都覆蓋著黑色的半透明黏液,看起來要多惡心有多惡心。在遠處的林木間我們甚至可以看到明顯的黑氣在晃動,這麼詭異的環境到底是怎麼搞的呢?

    繼續向前一段路後我們周圍開始出現大量的僵尸和骷髏,但是這些都是低級死靈不應該出現這麼嚴重的黑暗氣息啊!黑暗神殿的死靈氣息也不如這里這麼強烈啊!又走了一段忽然森林消失了,我們退後森林恢復,向前,森林再次消失。又是個幻象!龍島就這些東西多。沒辦法,把艾美尼斯叫出來幫忙看看情況。

    艾美尼斯只是環視了一下四周。“這是個遮斷幻象,沒有什麼。森林就到這里結束了,那些死靈都是真的,這邊的樹木也是真的。前面的森林是假的,是用來遮擋視線不讓人看見後面的那個建築用的。”

    “建築?”

    艾美尼斯單手一抹,前面的森林幻象立刻消失,一座巨大的山壁以垂直的角度直插雲霄。而這個山壁上有一個大門,其實應該說是某種地下建築的入口。從這個入口的樣子看比較像黑暗勢力的風格。

    “這上面能上去嗎?”紫月看看崖壁。

    艾美尼斯搖搖頭。“上面被結界封閉了,就算飛上去也沒用。”

    “那就只好走這里了!”我收起艾美尼斯後帶頭走近那個入口。

    面前的入口寬度在5米左右,高度約4米,雖然對人來說比較大,但是騎著鋼爪進入確實有些不方便,無奈只好把鋼爪收了起來改成徒步前進。入口是用普通岩石建造的,沒有任何裝飾,也沒有文字之類的東西,甚至連個花紋都沒有。通道內部和外面一樣完全是石制的,不僅相當寬敞而且還挺亮的。光線是通道兩側牆壁上的火把發出的,這些火把就是一個個的骷髏頭,火焰就是從這些頭骨的眼楮和嘴巴里噴出來的。比較奇怪的是這火焰是白色的,亮度很高,好象是專門為照明準備的。

    “這里是不是太陰森啦?”紫月雖然性格男性化,但她畢竟是女人,看到這個情況還是有些害怕。其實不止是她,我都有些心里毛毛的,這個地方的氣氛實在是太適合演恐怖片了!要是在牆上掛個內有惡鬼的標牌我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的。

    向前走了一段之後紫月拉住我道︰“你听。什麼聲音?”

    “好象是水的聲音。”我們繼續向前走,聲音越來越清楚。“好象就是水聲。”

    “不對吧?這聲音听起來不象水啊!怎麼感覺听起來粘呼呼的啊!”

    “不知道,到前面就知道了。”

    我們繼續向前走了一段之後忽然一道石門擋住了去路,但是當我們接近門邊時石門忽然自己升了起來把我們嚇了一跳。石門升起後,里面的景象更加嚇人。門後是一個圓形的房間,直徑大約18米。整個房間的地面都比我們這里要低,我們要下幾級台階才能到房間里。而讓我們驚訝的就是這個地面,它現在完全被紅色的液體浸泡在下面,所以我不知道和我們這里的落差到底多大。這些紅色液體相當粘稠,而且有刺鼻的腥臭味,很明顯這是鮮血。

    房間中心有一個圓形的平台,直徑大約6米左右。圓台高出血液表面一米多點,有台階連接到房間的地面。在這個圓台上放著四根兩米高的石柱,每個柱子上都有一個骷髏頭的浮凸雕像,血液就是從這四個骷髏的嘴里流出來的。

    這四個骷髏頭是互相背對的,也就是說他們都是面朝外的。每個骷髏面對的方向都是一道門,其中一個面對的就是我進來的這道門。在那個高台中心也有一個石台,不過這個要小一些。小石台直徑還不到半米,高度也就一米多點。在這個小石台上面放著一面鏡子,黃金打造的鏡框成圓形,在圓鏡的直徑線兩端各有一個轉動軸連接在一個月牙形的底座上,而這個底座也是可以轉動的,這樣這個鏡子就可以像探照燈一樣隨意轉動了。在鏡子的正上方天花板上有個光源,一道紅色的光線垂直射了下來照在鏡子上之後又被反射到我們這邊來,不過因為角度問題我們看不見它照到哪里了。

    我首先試探著走了下去,幾級台階之後直接就走進了血水里。感覺血液比水阻力大很多,邁步都很辛苦。紫月本來覺得惡心,可是又不能停在這里只好跟上來。我們剛走下台階身後的石門轟的一聲自動關上了,紫月緊張的沖回去,但是門又開了。實驗了幾次確定這不是封閉我們的機關而是自動門,有人靠近就會自動打開。

    在房間里繞了一圈結果發現另外三道門全都打不開,真是郁悶。回頭再來看中央的這個平台覺得這上面還有些問題。走上平台首先注意到的就是那面鏡子,它反射的紅光正好照在我們進來的那個方向正對大門的骷髏石柱的背面,而且那個被照射的地方剛好是塊圓形水晶。我們看了下另外三個骷髏石雕後面,也都有水晶。

    “光線照在我們進來的那個方向的水晶上,就只有那個方向的門可以開關,是不是想開哪邊門就要光線照射哪邊的雕像啊?”紫月問道。

    “大該是吧!我們來實驗一下。”我走上去抓住那面鏡子開始轉動它。隨著鏡子的轉動折光也自然的跟著轉動,當它落在另外一個水晶上時我們沒有發現任何變化。紫月跑到那個光線照射的雕像那個方向的門邊上卻實驗一下,結果那道門果然自動開啟了。看來是開哪邊門機要照哪邊。“紫月,我們要走哪邊啊?”

    “從剛才開始我們好象一直走的是直線,我們要去的是島的中心,我覺得應該走對面的門。”

    “那好,我來把它轉過來。”搬動鏡子重新照射我們進來的那個門對面的石像後面的水晶,然後和紫月一起來到門邊。石門嘩啦一聲升了起來,果然是這樣用的。

    這道門後面居然是個斜坡,而且是向下的。門兩邊有兩個骷髏頭浮雕,這兩個浮雕骷髏也在向外噴吐著鮮血,血水順著斜坡一直流向遠方。

    “這個……好象不太對吧?”我看著那個斜坡道。

    紫月也看了看道︰“我也覺得好象不對,不過既然打開了,試試吧?”

    “那好吧!就听你的,試試。”

    我們走進門內的斜坡走廊,大門關閉後兩側牆壁上的血水噴泉突然增加了十幾倍的流量。本來這里就是斜坡,現在突然出現這麼大量的血水我們哪站的住啊。只感覺腳底下一出溜我們兩個一起摔倒被血水夾帶著順著斜坡向下沖。

    通道的是越變越窄,血水就逐漸匯聚變的很深,而且坡度好象也增加了,血水的流速越來越快。雖然不知道這條路對不對,但是我可以肯定一點,要是這條路錯了,想原路返回恐怕是不行了。

    隨著血水流向前沖了一段之後忽然感覺失重的感覺才發現我們從一面牆壁上的通道口噴了出來。

    “啊……!撲通!”隨著由遠及近的叫聲我和紫月先後入水。

    過了好半天我才從血水里冒出了腦袋,紫月跟著從十幾米外冒了起來。回頭看看簡直嚇了一跳。我們身後是一面幾百米寬一二百米高的牆壁,牆壁比較靠上的部分有一排十幾個方洞,我們就是從其中的一個洞里飛出來的。這些洞里現在都正向外噴著血水仿佛十幾道血瀑布。在這些血瀑布下面就是我們現在泡在里面的是一個和牆壁一樣幾百米寬的正方形血池,大量的血水在這里聚集。剛剛從那麼高的地方沖下來我們都沒有踫到底,估計這個池子深度也不少于10米。

    我看向牆壁的另外一面,那邊再過去幾十米就是岸了。岩石砌成的岸邊很像澡堂的池沿,不同的是我們這里全是血水。這里空間大,我干脆把幸運召喚出來直接把我們都拉到了岸上去,幸運非常不喜歡這里的味道,把我們救上來就主動要求回空間里去,沒辦法只好再把他收回去。

    紫月剛剛泡在血水里不敢說話,生怕不小心把血搞到嘴里,這會上來之後第一句話就是︰“回去我一定要小月把那個龍緣限量版的香水讓給我,為了她我可是倒大霉了!”

    “誰叫她是你妹妹呢!”

    “我只比她大十幾秒。”

    “那也是你大。”

    “早知道當初讓她先出來就好了!”

    紫月一句話把我給逗笑了。“這還有自己決定的啊?”

    “反正回去找她要報酬。”

    “行了行了,快點走吧!”

    我拉著紫月向房間里唯一的一道門走了過去,穿過這道門之後簡直是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搞的我以為自己不正常了。

    “這……這是什麼啊?”紫月看著面前白茫茫的一片徹底傻了眼。

    我們推開大門之後看到的居然是一大片雪地,一陣刺骨的寒風吹過來讓我們明白這不是幻象。我和紫月都不約而同的把面罩放了下來,這實在是太冷了,不封閉盔甲就要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