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大買賣



    索藍特道︰“看來我們的聯盟還不夠牢固啊?”

    阿修福德拍拍索藍特︰“有些事情不要說的那麼明白嗎!”

    “要是平時,我們的確不需要太過注意,但是現在情況有變。面對即將重新洗牌的世界體制,我們需要,也必須緊密的團結起來。不想從此離開這個顛峰,就不要太計較個人得失。大家保留自己最後的底牌外所有東西都不能再隱藏了,如果誰還有新力量,那麼就拿出來吧?”

    這話觸動了不少人,當然也包括我。阿修福德道︰“我想這種時候大家都沒有適合的準備,不如晚上我們稍微準備下,今晚大家再詳細的說明一下?”

    這個時候侍者剛好進來上菜了,大家立刻開始談論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因為前面的談話這頓飯可以說吃的很冷清,再也沒有早上那種朋友的感覺了。這也許就是我們這些人的宿命吧?我們之間是不可以也沒有辦法推心置腹的!

    下午大家要準備晚上的事情誰也沒有心思再玩下去了,我把大家都送到了賓館之後立即回基地準備我們的東西,晚飯時間我回到賓館和大家一起共進晚餐,之後大家一起在賓館里的秘密會議室繼續中午的談話。

    靦腆的阿及亞居然首先開口。“我先開始吧!”他從懷里摸出了一個小方盒子放在桌上,按下開關後這個盒子在房間里投射出一個巨大的全析圖,看起來是某種電子系統的示意圖。“這是最新的i-cic國家體系戰略指揮系統的示意圖,可以簡化成各種平台的基礎平台,繼承c4i-cic系統的機密無線連接技術和最新的模糊分散系統,它將是未來戰爭的最強指揮系統。不依賴衛星和中轉站,任何一個節點都可以成為控制中心,任何一組節點都可以單獨成網獨立指揮。不管你的部隊亂成什麼樣,你都可以輕松的指揮單一士兵。電腦將完全自動化的處理那些具體數據,你只要口述戰略意圖和強調要點,計算機會為你設計戰術分配和調遣軍隊。最最重要的一點是這個系統是一個整體,每一個節點都可以丟棄,只要你還有一個節點可以工作,你就不會損失指揮系統。怎麼樣?各位對此有興趣嗎?”阿及亞一口氣介紹完了他們的產品。

    阿修福德鼓掌道︰“信息時代下的信息處理系統,完美的戰場存活能力,無限擴張空間,非常不錯。這就是你們的王牌?看起來準備相當久了?”

    “這系統至少可以讓部隊戰斗力提高200%,相當不錯。”我也鼓起掌來。“不知道這東西的價格……?”

    “57000億歐元。”阿及亞輕松的報出一個可以讓大部分心髒病發作的數字。

    “五……五萬七千億歐元?我沒有听錯吧?”玫瑰咽了口口水。“這都包括些什麼?是一部分功能還是全部配屬到位?”

    阿及亞性格靦腆,做生意可一點不含糊。“你沒有听錯。是五萬七千億歐元,而且我們要的不全是現金。這其中至少一半需要用其他東西支付,畢竟誰也不能保證戰後的貨幣價值。相信我,你們不會吃虧的。57000億包括全部的技術使用手冊和除了核心交換技術外的全部生產技術。你們可以無限制的復制生產這套系統的任何部件,但是沒有辦法在這個基礎上繼續研究下去。這就是它的全部。”

    特瑞揉著腦門道︰“我老之前家里交代這次的成交額不會少,但是我沒有想到是這麼大的數額說實話57000億你不覺得太高嗎?”

    阿及亞笑道︰“別看價格高,你最後不會真的需要支付那麼多的,畢竟你們的技術我們可能也是需要的。要是我們互相購買對方的東西,那就可以相互抵消一部分的。”

    索藍特開玩笑的道︰“我說特瑞,你們美國人的軍火販子不是號稱財大氣粗嗎?我怎麼感覺你這個人這麼小氣啊?”

    “別拿我和那些為了幾十億就願意冒生命危險的軍火販子比,我是軍火商,他們只是接頭小販。”

    我打斷他們對阿及亞道︰“50000億歐元,龍緣願意購買,絕對不能再高了。要是你覺得不合理我就不要了。”他媽的,當我們不識貨嗎?這個價格也太夸張了。

    阿修福德跟著我道︰“就龍緣的那個價格,要是你同意,我們德國工業集團也要。”

    索藍特跟著道︰“我也一樣。你看怎麼樣?成交就是三套,不成交就一個沒有。”

    阿及亞看向特瑞︰“要是你們兩位也打算買一套的話,我可以考慮看看。”

    尤西娜揉著太陽穴道︰“我們要了。”

    “那麼就算是大家都要了,50000億歐元,你們都可以拿到。”阿及亞眉開眼笑的拍板。

    我看向尤西娜和特瑞。“你們兩家真是幸福,什麼東西都只要買一套就行了。價格等于是減半了。”

    尤西娜不溫不火的道︰“我們可沒有龍緣財大氣粗,這點小錢您是不在乎,我們可是要心疼的滴血啊!”

    阿及亞也開玩笑的道︰“別這麼說嗎!搞的我好象吸血鬼一樣。”

    索藍特最後指指我。“現在就滴血怎麼行,打頭在那邊呢!”

    我笑著看向索藍特︰“我相信歐洲對等貿易集團的貨物也不會太次的是不是啊?現在給我們介紹一下吧?”

    索藍特把一個和阿及亞那個差不多的盒子扔了出來,一個看起來像個筷子一樣的東西的圖象出現在大家面前。“這是衛星殺手系統的改進版本,裝有全天候聚焦系統。不管是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可以準確的命中。”

    “龍緣不是有類似產品嗎?”阿修福德問道。

    索藍特不慌不忙的道︰“關鍵不在這里,關鍵是這個。”那個東西的外面忽然閃亮出一個光罩。“磁能防御場。輸出功率800萬千瓦。可以對付處核爆炸之外的任何攻擊。怎麼樣?劃時代的科技啊!”

    “你這東西也不便宜吧?”尤西娜問道。

    “450億歐元,比阿及亞那東西便宜多了。”

    我搖頭道︰“我看是貴多了。”

    玫瑰也幫忙道︰“戰略指揮系統一次性投入可以全面提高戰斗力,這個防護罩就不同了。800萬千萬的輸出決定它無法成為移動防護系統,一個地下基地實際上不是很需要這種東西。而且每購買一個就要450億,最後價格可能比指揮系統還要高!不知道你們怎麼想的。”

    阿及亞道︰“我知道這東西有很大缺點,但它實際上是可以配備給移動單位的。只要調整輸出功率,掌握好反應時間的話,只在敵人開火瞬間啟動一下,還是可以起作用的。”

    阿修福德道︰“反應最快的應急系統是龍緣的生物雷達系列,那不是說我每買一套這東西就要再買一套生物雷達?那東西好象也不便宜啊!”

    我提醒道︰“現在標準生物雷達,每套35億歐元。”

    “哈哈!好夸張的設備!”特瑞大聲的說道︰“看來索藍特的東西要積壓了啊?”

    “不是吧?你們真的不喜歡?難道我們把市場估計錯了?”索藍特開始有些坐不住了,這次的東西要是沒人要問題可就大條了。“你們一套也不需要?總有地方需要特殊保護的!”

    我打斷索藍特︰“我們不是不需要,而是考慮到價格問題之後認為不太核算。你們的價格開的太離譜了,都是內行,何必開這種價格?”我伸出一個手指。“至少要減一位數,否則我們一套也不會要的。或者你們願意制造一些限定版,比如說車載型號、艦載型號之類的。要不然我估計很難賣掉了。”

    “限定不是問題,關鍵是你們願意出多少錢。”

    阿修福德道︰“單兵型號,2千萬歐元一套,車載8億一套,艦載25億一套,基地用70億一套。這是我們可以接受的上限了。”

    “那就糟糕了。這個價格似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伸出一根手指︰“基地用可以再加5億,其他的都到底了,你要是不能接受,我們也沒有辦法。”

    “讓我打個電話可以嗎?”索藍特看來是真的慌了。他們公司搞錯了市場定位,這可是大問題。

    我伸手示意他隨意,他立刻拿起電話開始詢問情況。十幾分鐘後他放下電話。“我們接受這個價格。”

    “那就好了。”阿修福德把自己的訂購量報給了索藍特,特瑞他們也分別把數量給了索藍特。我代表龍緣定了10套基地型、70套艦載型、150套車載型、3000套單兵型。

    索藍特看到數量後臉色不大好,大家訂購的數量太少,他這次的生意算是徹底砸鍋了。

    接下來輪到阿修福德,他們的東西是一套機器人系統。成品是一種八角機器人,自重5噸左右,個頭不小,而且完全的無人化操作,定價15億歐元一台。我們看了實拍的演示錄象,動作很靈活,火力也不錯,反應速度更是遠超人類駕駛的坦克。唯一的缺點就是智力偏低,明顯總是干傻事。不過龍緣有生物電腦,這東西買回來把電腦換上應該可以解決智力問題。對這種新時代的機器士兵大家都很喜歡,訂購量很大,尤其是怕死的美國老。特瑞和尤西娜買的加一起比我門另外三家買的加一起還多一倍。

    阿修福德的貨結束後是特瑞和尤西娜,兩位的東西一個是數字士兵套裝另一個是自動戰場偵察設備。本來大家都要訂購的,但是看到我一個沒有買就好奇的問我原因。

    我解釋道︰“鷹團的數字士兵系統確實不錯,龍緣的確實要差一些,不過我們自己造的價格只有他們的三十五分之一,花同樣的錢我們可以多武裝34倍的士兵,就算我們的系統有差距,35個人難道對付不了一個人嗎?再說裝備也不是全部,再好的數字士兵系統還要有好的士兵來使用,一個老百信即使使用數字士兵系統也不會戰勝只有把匕首的特種兵。”

    大家紛紛點頭表示同意。我繼續說道︰“因此,我們不想花那錢買那些東西。對你們這些人命比較值錢的國家也許值得,但是在中國,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中國每年死于交通意外的人都相當一個中小型國家的人口了,所以我們不是太計較傷亡比例。另外,還有一點。我們的產品也是很有效的。”我拿出了一支注射針劑。“這是緊急搶救藥品,我們管它叫還魂露。雖說不能起死回生,但是不管什麼外傷只要注射後5分鐘不死,就不會有事了。不管是內髒損傷還是體表傷害,都不成問題。怎麼樣?神奇嗎?”

    阿修福德盯著我手里棕色的小瓶子看著。“這東西真這麼厲害?”

    “當然。我騙你也沒有意義啊!反正真買的時候你們肯定要實驗的。”

    特瑞接過瓶子看了看。“這就是成品?”

    “是的。”

    “這東西怎麼這顏色啊?”

    “那瓶子是棕色的,不是藥的顏色。這東西容易光解,需要閉光保存。另外我建議你們不要試圖買幾瓶去復制。這東西都有龍緣的生物防衛機制,要是你們暴力分析里面的成分,我不保證會從里面進化出什麼來。”

    “這個當然。”特瑞心有余悸的道︰“上次分析你們那個寵物球球我們掛了2000多人,當年伊拉克戰爭都沒死那麼多!鷹團生物實驗室說決不再接受任何你們的東西,臥爾伏那個老家伙被嚇的到現在還在精神病醫院沒有出來呢!”

    索藍特問道︰“你們說什麼東西啊?”

    我解釋道︰“龍緣送了上界美國總統的女兒一只合成生物,那東西身體是個白色的毛球,有一雙小短腿和一對短手,頭上還有兩個兔子耳朵。眼楮很大,相當可愛。當時是我們國家作為禮物送給總統女兒玩的。結果他們發現那小東西有接近人類的智力,而且能說漢語和英語,認為這東西有生物電腦的部分功能。”

    阿修福德接著道︰“所以他們就把那小東西拿去做實驗了?”

    特瑞點點頭︰“但是那小東西被殺死後,我們用電子分析儀分析dna的時候它的細胞突然開始瘋狂的分裂。一個附近的研究員被粘到結果就被同化了。那堆爛肉就在大群人面前變成了怪物,當時就殺死了十幾個保安和研究員,而且它不斷的同化尸體吸收營養並跑出了研究所。我們調集了軍隊,陣亡2000多人後終于用燃燒彈把它徹底消滅了。”

    我補充道︰“這就是生物防御機制,企圖破解的話這些東西就會開始不穩定變異,而且會變的越來越凶殘。不過放心,變異的方向是受到限制的,所有變異產物都只有7天的壽命。但是那足夠讓不懷好意的人頭疼的了。”

    “那它7天後死亡尸體不是還可以研究?”

    “研究又能怎麼樣?變異後你就再也找不到原來dna序列的信息了,頂多知道新怪物什麼dna結構。這種不可控制的生物要了也沒什麼用處。”

    尤西娜咳嗽了一聲道︰“可以不說這個嗎?”

    “哦!不好意思,我道歉。”尤西娜其實就是前任總統的女兒,那個小白兔一樣的可愛生物就是送給她的。听說當時她哭了一個禮拜,眼淚真夠多的!

    “你們這東西價格怎麼定?”阿修福德問道了重點。

    我拿出一個盒子打開來,里面用絲綢和海綿做了襯墊,墊子上有三個凹槽。其中兩個槽內各有一個藥劑瓶。“特瑞,看看你手上那個瓶子底下。”

    特瑞看了下道︰“這里有個符號!”

    “那是漢字中。”我又從盒子了拿出一支,並把瓶底亮給他們看。“這個寫著弱,另外一個寫著強。三種分別代表不同的效果級別。普通傷用弱就可以了。傷的重的就用中,極為嚴重的快要不行的就用強。這種寫著弱的,10萬歐元一支。這種寫著中的,60萬一支。至于這個強效的嗎!160萬一支。”

    “是不是太貴了些啊?”索藍特問道。

    “貴嗎?不貴吧?一個陣亡士兵的撫恤金是45萬歐元。你們培養這個家伙成為一個士兵多少錢?不少于5萬歐元吧?再補充兵員的話意味著又要多花5萬。還有,這個士兵受過傷,那麼他就有實戰經驗了,一個老兵和一個新兵你喜歡哪個?這樣算下來你們救活一個兵就已經節約50萬了。這個家伙再次投入戰斗的效果以及零傷亡戰爭帶來的輿論效益,大概值10萬。這樣算下來你們救活一個兵就少花60萬歐元。按照這個比例計算你們可是一點不吃虧啊!”

    這下大家都沒有聲音了,這個帳他們都會算,但是這個藥的價格確實是夠可怕的。真打仗的話每樣至少要進10萬支,這個費用可是一點不少。“大家覺得怎麼樣?”

    “好,我們每種要15萬支。”尤西娜率先開口,接下來大家都開始要買,至少一人10萬支的進貨量,這個比例還真是過癮。

    大家談判結束,把銷售合作意向初步定下來後我們這次的任務算是完成了。因為談判時間比較長,現在已經很晚了,大家都各自道別回去休息了。我也和玫瑰在這里住了下來,這是老爸的吩咐,方便就近接待這些客人。

    回到房間洗過澡,玫瑰讓我陪她躺會。我躺在床上,玫瑰小鳥伊人的依偎在我的懷里。“剛才的價格你真敢喊啊?”

    “你說什麼?”

    “那些藥啊!”

    “這怎麼啦?”

    “一支弱效藥的成本價才八點幾歐元,你居然叫到幾十萬歐元,真夠黑的!中級藥劑才12歐元你賣60萬,強效藥更離譜,成本價才18歐元多一點,你居然敢叫160萬!”

    “蓉蓉啊!你雖然是學經濟的,但是心還是不夠狠啊!藥品這東西本身就是暴利,何況我們賣的是軍用藥品。你知道這些東西國家為什麼同意我們出售嗎?”

    “不知道!”

    “因為所得利潤一半要交給國家,這還不算稅收,僅僅是單純作為同意這次交易的條件就要拿一半利潤。我不喊高點龍緣不是虧大了?再說賣的是外國人,黑點也是正常的。剛才我給那些家伙算的帳可是真的,他們肯出錢就是因為確實可以節約一筆錢,要不然他們才不會買呢!”

    “反正你是奸商。8塊錢的貨東西10萬賣也只有你干的出來了。”

    我從床邊的衣服里摸出一支藥拿在手里。“這是什麼?這是生命。人命賣多少錢?你要是受傷了,我願意花100萬億買你的健康。那些士兵也是一樣的,誰不想好好活著啊?”

    “哼!說不過你!”

    “好了好了,快點睡吧!明天還有的忙呢!明晚要上線帶林月他們離開龍島,又沒時間睡了。”

    “恩,這到是!好了,晚安。”玫瑰在我臉上印下一吻然後甜甜的睡去。看來她是真的累了,她畢竟是個普通女孩,沒有我這樣的身體!以後要想想辦法看能不能幫她也強化下身體,至少不能太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