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偷星換月



    我們到聚靈塔的時候北極星君還沒有回來。架雲再快畢竟路程比較遠,估計沒有個把小時是回不來了。這段時間之內必須先把準備工作做好。叫來守衛在聚靈塔議會廳下面的房間里準備好大量設備,我不知道需要些什麼,所以能想到的都弄來了。接下來是把那個妖女也帶到了這個房間。

    妖女到市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你們需要我救的那個妖怪是什麼妖怪啊?有你們這麼強的靠山真是幸運。”

    “這些都不是你該問的,你只管治療就是了。”

    “現在可是你們需要我救命,不是我求你們。”她到耀武揚威起來了。維娜正好從門外進來,妖女幾乎是本能的從座位上滑了下去坐在地上。“請……請……請問一下,您……您是什麼人啊?”

    維娜看了她一眼︰“你就是那個可以復制內丹的妖怪?”

    女妖連忙跪好頭都不敢抬。“小妖乃白骨所化之妖靈,復制內丹只是我的一點點特長。”

    “你的特長到是挺有用的。”

    “謝夸獎。”

    我看看她再看看維娜。“你怎麼對她就這麼恭敬,對我態度那麼差啊?”

    “這位大人的力量已經強大到無視一切的水平了,你的力量卻感覺不到,當然不能一樣對待了。”

    “感覺不到?”

    維娜伸手敲敲我的胸甲︰“這東西封閉了你的力量,她這種小妖怪感覺不出來的。”

    “有這麼明顯嗎?”

    “那當然。魔龍套裝是神器,隱蔽自身能力是神器的主要特點之一。”

    “怪不然呢!”

    “讓你們久等了。”大門忽然被推開,北極星君走了進來。

    “你好快啊!”沒想到北極星君的速度這麼快,這才半個小時他竟然跑了個來回。

    北極星君似乎沒有听見我的話而是直愣愣的盯著維娜。“這位小姐是……?”

    “我是混亂與秩序之神奧斯忒-維娜。”

    “失禮失禮!”北極星君立刻開始套近乎。“老遠就感覺到強大的壓力,原來是主神架到。以後我們都要建立自己的神殿系統,打交道的地方會很多,萬一有什麼沖突還請多包涵。”這個老滑頭,這麼早就開始打預防針了。

    維娜也不是省油的燈。“哪里哪里。我們應該算同行才對,公平競爭嗎。再說,有紫日在中間我們的關系想來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紫日的面子什麼時候都要賣的。”竟然把事情推給我了!

    北極星君的話風轉的也夠快。“說的是。那以後協調工作就有勞紫日兄弟了。”

    這倆混蛋,把事情都推給我了,以後想抽身都不行了。

    我看看北極星君身邊什麼都沒有帶,連忙問道︰“月染和妖妖呢?”

    “在這里。”北極星君從身上拿出一個小布袋往外倒了倒,兩只小狐狸從里面掉了出來。

    維娜看了一眼便注意到月染脖子上的項圈。“要切斷的是這個嗎?”

    “對,不但要切斷還不能引起魔法波動,否則項圈會爆炸的。”

    “這個小意思。”維娜向月染招招手︰“過來。”

    月染看看維娜,沒有向前反而退了幾步。維娜眉頭一皺,月染立刻被一只無形的手提了回來。接著維娜伸出右手,掌心向上,食指伸直其他手指完全。月染飄到了維娜面前,她用手指頂著月染脖子下面的項圈,輕輕一點。

    項圈上突然閃出一圈電火花,但是很快消失。“這東西到是滿精致的嗎!”維娜道。

    我立刻緊張的問︰“有辦法下掉嗎?”

    “那當然。一個項圈還不至于難到我。不過我想先問下這個項圈你還要不要了?”

    “這有區別嗎?”

    “當然有區別。要是你不要了,我就省點事,在項圈外面組成強力結界把爆炸的威力局限在一個狹小的範圍內,等爆炸結束我們在慢慢的釋放壓力。要是你還要項圈,我就多花點時間研究下里面的魔法能量排布,用逆向咒文把原來的魔法沖開。”

    “那你還是慢慢研究下吧。這個項圈拿回去比較有說服力。”

    “那你就要多等會了。”

    “沒事,我不趕時間。”

    維娜說時間會久一點,我沒有想到她一直研究到晚上8點多,我吃過飯重新上線她還在研究。北極星君和我已經把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就等著她去掉項圈了。為了節約時間我們先幫妖妖做手術。

    我們先詢問骨女︰“制作內丹你需要些什麼?”

    骨女道︰“首先我要見檢查被制作者的身體情況,這樣才可以制造內丹。要不然屬性不匹配可就危險了。在制作過程中需要大量的冤魂作為材料,還需要很多的能量來進行合成。以前我幫別的妖怪制造內丹時都是先抓1000個活人,然後用他們的靈魂來制造。至于能量,我一直用的是日月精華。那東西需要專門收集,產量也是少的可憐,所以成本比較高。一般都是來求我的妖怪自己負責收集這些東西,我可沒有那些東西。”

    听起來似乎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的。“是不是一定要剛殺死的冤魂?”

    “這個到不一定。只要是較為活躍的靈魂,不管是什麼時候死的都無所謂。不過最好是要高級點的靈魂,小貓小狗的不行,太低級了,能量弱。”

    “那就好辦了。”我拉著她到聚靈塔外指著塔身外環繞的綠色物質。“看到了嗎?那個可以嗎?”等了半天發現沒有回答,扭頭一看才發現骨女傻愣在那里嘴巴張的老大。“喂?問你話呢,你在干什麼啊?”

    “對不起對不起,我剛剛嚇傻了。你這里的冤魂怎麼這麼多啊?這麼厚一層都變成幽靈雲霧了,這麼大片總要好幾千萬吧?”

    “這你別管,我就問你能不能用。”

    “能用。這麼暴虐的冤魂肯定能用。好夸張啊!”

    幸好艾辛格這些東西都比較多,要不然還真麻煩了。“那麼能量是不是非要用日月精華?”

    “只要可以轉化為我的法力就可以,制造內丹時我要控制那些冤魂,所以必須要強大的外部能量補充我的消耗。要不然我只能支持幾秒,來不及制造內丹。”

    我想了一下道︰“只要轉化成魔法能量就可以嗎?”

    “當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跟我來。”我帶著她回到了我們準備做手術的房間。把牆壁上的魔法燈拆掉一個,里面的艾辛格動力管道露了出來。“看看這個可不可以?”

    她只是踫了一下那個動力管道就驚訝的道︰“這麼純淨的能量怎麼會在牆里?”

    “這你不用知道,只要說能不能用。”

    “能用是能用,就是這個流量好象太小了。”

    我立刻拿出城市之樹的樹葉。“把我所在房間的動力管道直接接到動力核心上,給我把城市1%的動力轉到這個房間來。”得到城市之樹的答復後我立刻對骨女道︰“你再試試。”

    她輕輕一踫立刻握住那個管道不放了,我一把把她拉了下來︰“問你行不行呢,你別拿我的能量自己修煉起來了,我的動力又不是不要錢。”妖怪修煉就是提取日月精華作為使用魔法的動力,艾辛格動力管道里流淌的就是純能量,她竟然貪婪的吸吮能量不干正事了。

    “滾開,別搗亂。”骨女的眼楮突然變成了紅色,她的樣子也突然發生了變化,原本美麗的臉蛋瞬間成了丑陋的骷髏臉,背上好冒出好多倒刺,爪子也出來了。

    北極星君驚叫立刻擺出戰斗姿勢︰“紫日快退後,她吸收了能量變強了。”

    听到北極星君的話之後骨女更加囂張了。“哈哈!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有了這個東西我就可以變的無比強大了。你給我滾一邊去,老娘吸的高興說不定會放了你們。”

    維娜帶月染出去研究那個項圈,她吸了點能量就目中無人了。兩個鈴音騎士立刻上前要抓她,結果被一下推出老遠。骨女看看自己的爪子,高興的大笑︰“哈哈哈哈!果然是純淨能量,想不到效果這麼好。你們也不是我的對手了,哈哈哈哈!”

    北極星軍焦急的道︰“現在怎麼辦?我也不是她對手了!”

    我不慌不忙的拿起城市之樹的樹葉︰“把我所在房間的動力管道功率反轉,打開強制抽空機。”

    那邊骨女吸的正爽,在那里像跳搖擺舞一樣,突然一聲尖叫她開始猛力的想把自己的手從管道上拽下來,但是那東西像粘住一樣,無論怎麼拽就是下不來。

    骨女的驚叫很快變成慘叫,隨後成了呻吟。她背上的尖刺一個個的消失,眼楮也由紅轉綠然後變黑最後消失了。她的爪子一點點的縮短,個頭也跟著變矮,很快又變回了美麗的女孩魔樣。但是抽空機沒有結束工作,她還在呻吟著。不一會她的美少女形象又開始出現變化,仿佛一個人的一聲在幾分鐘內經過一樣,她在我們面前迅速老化,紅潤的皮膚像風干一樣迅速干癟下去,美麗的臉蛋逐漸塌陷,牙齒也掉了下來。不到5分鐘她就從一個十七八碎的花季少女形象變成了一個仿佛一百多歲的老太婆形象,而且變化還在繼續。她的皮膚開始變成灰色的粉塵逐漸脫落,接著身體像迸裂一樣,表皮完全爆開化成粉灰。一具骷髏出現在我們面前。看樣子我再不喊停連骨頭都要變成粉了。

    拿起樹葉道︰“可以恢復正常了,暫時切斷這個房間的動力管道連接。”

    動力管道上的吸力突然消失,骨女像一堆人骨模型一樣淅瀝嘩啦癱了一地,連移動的力量都沒有了。我走過去蹲在她身邊︰“還想要我在感受一次嗎?”

    地上的骨頭勉強抬起了一只手來回搖了兩次突然搭拉下去,她已經給折騰的離死不遠了。

    “告訴你。以後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放肆。這里是艾辛格,我的地盤。亞洲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都在這里栽過大跟頭,更別說你一個小妖怪了。你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動動小指頭就可以捏死你。所以你最好明白自己的處境。實話告訴你,你能活到現在就是因為你的手藝很有利用價值。我打算把你留在艾辛格長期為我服務,要是你以後再搗亂,讓我感覺你造成的麻煩比你帶來的利益大的話……哼哼,自己想吧!”說完抓起她的骨手按在動力管道上,她想掙扎,可惜力氣小的還沒有嬰兒有勁。“城市之樹,給這個房間恢復正常動力輸入。”

    隨著能量補充她的身體立刻恢復了知覺,皮膚和肌肉逐漸出現,但是依然蒼老。不過在高純度的能量補充下很快她就恢復了年輕的樣貌,臉色也好看多了。我把她的手拽了下來。“現在可以站起來了嗎?”

    她立刻恭敬的點頭然後站了起來。

    “恩,不錯。乖的像小貓一樣。以後你都這樣好好表現,我保證你會比在你那個鬼冢過的更愜意,但是你要是動歪腦筋,哪怕你是妖王我也有辦法把你變成一堆飛灰。明白嗎?”

    骨女忙點頭︰“明白明白。”

    “現在過來測試管道動力。”我把她的手按回了管道上。“告訴我能量大小,我來調整。”

    之後我們使用了十分鐘就把能量調整到了合適水平,骨女現在徹底變乖了,剛才可是差點把她吸干。死在艾辛格的生物沒有1億也有幾萬千,不在乎多她一個。

    八點半,月染自己回來了。她的手里還拿著她的項圈。

    “下來了?”

    維娜跟著走了進來。“這個黑暗神真夠無聊的,竟然在項圈里設置連環咒文,要不是我技術好差點就上當了。”

    “幸好還是開了。”

    “開是開了,不過有些小問題。”維娜尷尬的道。

    “小問題?”

    維娜指指項圈︰“我剛剛觸發了一個小小的機關陣,結果在關閉魔法能量回路的時候使用了比較暴力的手段。”

    我從月染手上接過項圈看了看。“這不是很好嗎?哪里暴力了?”

    “不是表面問題,是項圈里面的魔法陣。有個小法陣的一部分被我的力量給打亂了,要是不注意應該不容易被發現。”

    “你的意思是有可能有人能從這個項圈里了解道它不是在生物死亡後拿下來的,而是被人打開了?”

    “理論上不會有這麼厲害的生物,除非是它的制造者那個級數的。”

    “也就是說只有你們這些神才可以發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維娜點點頭道︰“只要那個黑暗主神別那著項圈使勁研究就沒有問題。”

    “那就好。”我放心的道︰“想來對方也不會無聊到專門研究項圈的法陣有沒有損壞,主神畢竟是主神,事情比較多,不會那麼閑的。”

    “這可是你說的,出了事就別找我了。”維娜這麼早就開始推卸責任了。

    “真要出事了我就回不來了,也沒時間和回來找你了。”維娜想要說什麼卻別我打斷了。“你還是先回去吧,不管怎麼說謝謝你。”

    “那我先走了。”

    維娜離開後就該我們干活了。剛才一耽誤一個手術都沒有做成,只好重頭來。骨女先檢查了月染的身體情況,然後開始制作屬性相當的內丹。這個工作我基本上什麼都看不見。所有的操作都是能量形式的,反隱形不等于可以看見純能量啊。

    雖然能量看不見,但內丹是有實際形態的。大約十幾分鐘之後一枚藍色的小球出現在空中。這個本來只有黃豆大的球體一邊旋轉一邊變大,最後成了乒乓球那麼大一個。

    看到骨女收功把藍色的球體拿在手里我才敢說話沒,剛才怕打攪她搞的前功盡棄。“這就是內丹?”

    她點點頭︰“這可以算是內丹的毛胚,但是還不完全。要注入靈魂才算真的內丹。”

    “靈魂?你說月染的靈魂還是外面那些冤魂啊?”

    “當然是冤魂,她的靈魂抽出來她不掛了嗎?”

    “那快點吧。”

    帶著骨女出來,讓城市之樹從聚靈塔上放了一些靈魂下來。內丹的毛胚簡直就像個吸引冤魂的磁鐵,那些冤魂一離開聚靈塔立刻就被吸了下來。因為速度太快我無法計算有多少冤魂被吸收進去,但是骨女說是一千多個。當最後一個冤魂進入之後這個內丹已經由一開始的粉藍色不透明球體變成一個像水晶球一樣的淡藍色珠子。

    “大功告成。”骨女把那個水晶球一樣的東西遞給我︰“這是陰性內丹,屬性極寒,剛好適合那個叫月染的狐狸使用。”

    我不敢太相信骨女,拿著這個內丹回去找北極星君鑒定。北極星君研究了半天只說了句︰“好象差不多。”

    “那就快搞第二個。”

    骨女造第二個內丹,我們就開始給月染動手術。北極星君雖然知道技術卻不肯自己動手,非要說什麼他的道術見不得污血,見血的事情非要我來干。沒辦法,只好操刀上陣。手術看過很多次,自己動手這是第一次。北極星君站在一丈之外先用道術封住月染的五感,這個相當于麻醉。接下來由我動刀。反正游戲里有魔法保護,一般是死不掉的,我下刀不準也無所謂。

    先召喚出小純給我打下手,萬一切錯地方她的治療術可以補救。按照指示打開腹腔,找到內丹的位置,先不能動。北極星君用他特制的藥粉撒上,然後使用道術暫時阻斷妖力外瀉。得到提示後我迅速摘掉內丹,然後把新的換上去。北極星君快速使用道術固定內丹,然後恢復妖力連接。月染的身體抽了一下就恢復了正常,我迅速幫她把胸腔接上,然後使用治療術快速消除傷口。雖然是第一次也還比較順利,簡單的搞定了。

    傷口被治療術完全抹平後我再讓早就準備在一旁的小純使用高級恢復術徹底治療不良狀態,確認安全後北極星君撤除五覺封鎖,月染慢慢恢復了知覺。

    “感覺怎麼樣?”北極星君問道。

    月染活動了下四肢︰“身上沒什麼感覺,和手術前一樣。就是內丹那里感覺有些別扭。”

    “這是正常情況,畢竟是重塑的。”北極星君安慰道。

    我也道︰“就是就是,翻修貨當然不能和原裝的比了,差不多就別太在意了。”

    “我可是為你才受這麼大罪的。”月染生氣道。

    我比她更生氣︰“你搞清楚一點,保住你們兩個的小命純粹是出于人道主義,誰讓你們夾在冰霜玫瑰盟和歐洲黑暗神殿之間的呀?實話告訴你,歐洲的黑暗神殿和我的冰霜玫瑰盟都是一個巨大的利益集團,就像是兩個帝國。為了兩個帝國的利益犧牲你們兩個是正常情況下的標準選擇,保住你們兩個是我一念之仁,你卻還向我抱怨。”

    “這話應該我來說才對。我們生活的好好的,你卻因為你的集團的利益要犧牲我們,現在你決定不犧牲我們了卻還要我們感謝你,你不覺得很無聊嗎?這就好象一個搶劫殺人犯,他突然對獵物說他只要那個獵物身上切條口子就可以不殺他,還要那個獵物感謝他的偉大。”

    北極星君趕緊過來打圓場︰“這事情其實你們雙方都沒有責任,月染比較無辜,紫日也有他的難處,大家各自退一步。”

    我揉揉臉道︰“讓我們都冷靜一下。反正現在你們在黑暗神殿的必殺名單上,除了我誰也保不了你們,所以你們別無選擇。而我為此需要冒很大風險,那麼你們提供一些服務應該不是問題吧?”

    妖妖突然走了過來把月染拉到後面去了。“得罪黑暗神殿是我們的錯,但是你的表現也不光明。不過你的條件還算公平,我們接受你的條件。”

    “好的,那麼開始下一個手術吧!”

    真受不了,這年頭辦實事的領導不好當啊!小弟各個找你要好處談條件,表面上權利不小,實際上處處受制!

    冷靜下來開始動手術。有了一次經驗,第二次就快多了。把骨女復制的內丹裝進去換出本來的內丹然後用治療魔法恢復傷口,五分鐘就完成了。

    看著手里兩個內丹果然和骨女制造的那兩個有區別。骨女造的內丹比我手里這兩個更加清純通透,這兩個的光潔度沒有那兩個假的好。但是這兩個真的里面有本體的影象。只要把月染的那個內丹拿到手里你就可以看到里面有個小狐狸在蹦來跳去,而假內丹就是透明的,里面什麼都沒有。

    北極星君拿過一個內丹道︰“妖怪的內丹越是清澈說明這個妖怪越厲害。剛才仿造的那兩個可能是因為直接使用比較強力的冤魂和純淨的能量制造的所以特別通透,但是內丹這個東西是本身精華的凝結,它也是會有記憶的。可是人造的假內丹是合成的,所以里面什麼都沒有。”

    “怪不然說內丹可以區分妖怪呢。”

    “內丹可以區分妖怪還有一個原因在于屬性匹配。一個妖怪的屬性就像指紋一樣,是它專有的,至今為止從未發現兩個妖怪的妖力屬性完全一樣的。”

    “嘿嘿,不管怎麼說這個東西能證明月染和妖妖已經死了,只要拿著這個去找迪坦斯就可以交任務換錢了。”

    “別忘了還有這個。”月染把項圈也扔了過來。

    我一把接住項圈︰“放心吧!這可是你們能夠安全逃生的保障。有了這個東西,歐洲黑暗神殿就不會再追殺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