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災難的前兆



    听我說可以吃飯了,斯哥特用閃電般的速度完成了工作台的清理工作,但是這並沒有什麼用,因為我肯定要等大家一起走。先收拾完的斯哥特只好跟在我身邊打听晚上吃什麼。

    晚飯後大家又回來繼續學習,我也開始了腦波的控制訓練。在基地內平靜的訓練過程中,游戲里正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

    乾坤葫蘆內部的那個峽谷底下,巨大的噴泉依然在噴發著。水柱在噴射過程中不斷的切削著周圍的洞壁,從我們離開的時候開始水柱一刻不停的在擴大它的通道。一夜的時間水柱不斷的擴大,凌晨十分我讓斯哥特他們吃早飯的時候那個水柱已經變成了一個直徑三公里多的超級大噴泉,而峽谷底下此時已經完全被水淹沒了,平均水深差不多也有7米了。

    早飯之後我們依然是訓練,玫瑰說她要回學校去有些事情,本來我想和她一起去的,可是玫瑰說事情比較多,需要在學校各個辦公樓之間來回跑,讓我不用跟著她了。我正好急于訓練,所以沒有堅持。

    今天早上維娜他們要學習的項目是雙輪車輛的使用,主要任務是學會騎自行車,這個東西可是我們國家的特征之一。因為考慮到安全問題,他們的自行車訓練由我來指導。

    大家都知道自行車的動力是車上的人,也就是說你力氣越大它就越快。一般人騎自行車是很慢的,可是維娜他們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所以他們手里的自行車完全可以發揮出比摩托車更夸張的速度,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指導工作必須我親自負責。一般人如果被一輛時速300公里的自行車撞了,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早飯後我就把他們帶到了基地後山的機場,這里場地大,不容易出事。訓練開始後還算比較順利,維娜他們是強化的戰斗人類,身體個部分的協調性和平衡能力都相當出眾,自行車這種東西他們學起來很方便。

    當我們在機場愉快的訓練車技時,游戲內那個大噴泉依然還在噴。一個早上的時間它又擴大了一倍多的口徑,而且水流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了。午飯時間,我們停止訓練時,整個峽谷已經不存在了,水面已經齊著峽谷平面了。和我們一開始擔心的不同,被洪水逼迫浮到水面呼吸的妖怪們並沒有遭到經驗結界的攻擊,洪水不知道什麼破壞了結界的完整,整個結界實際上已經不存在了,但是我們暫時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午飯後維娜他們開始學四輪機動車輛的駕駛,我則上線看了下情況,確認水還沒有撐爆葫蘆我就下來了,反正在水里泡著也沒用。至于那個噴口,我現在已經完全無法靠近它了,水流從里面噴涌而出把所有東西都向四周推,就算阿嫡娜在,估計也無法靠近,況且她還不在!

    下線後我繼續進行腦波訓練,維娜他們的車輛駕駛訓練也進行的相當順利,畢竟對于我們的神經反應速度來說,汽車是一種很容易操縱的設備。晚飯之後訓練繼續,只不過項目變成了固定翼飛行器駕駛訓練,我當然還是訓練腦波控制。

    再次經過了一整夜時間,天亮前我又進游戲看了下情況,好象葫蘆還沒爆,暫時還出不去。下線後我打算去學校轉轉,當然我不是去上課,而是要去那邊的實驗室為維娜他們拿點特殊藥品。這個基地內只負責機密項目的研究,一些簡單的合成藥劑都是在外面造的,反正制造的人又不知道這些東西干什麼用的,不存在泄密問題。

    維娜他們因為連續訓練了一天半,今天知道我要出去非要和我一起出去,沒辦法只好把他們都帶上。就在我們去學校的路上,游戲里的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同時出現了數量不等的大型旋渦。

    葫蘆里的那個洪水的來源就像我猜測的一樣,它們全都頭來自海洋。當時我們到達那個石塔底部的圓形大廳時曾看到很多通道連接到那個大廳,實際上那些通道每一個都連著一個錯位空間,它們的出口全都在游戲內各個海洋的海溝底下。那些洪水涌進來的時候之所以無法抵擋,就是因為出口連著海底。海溝底下那巨大的水壓怎麼可能用盾牌擋的住?

    本來因為各個通道都比較狹窄,所以水流匯聚的速度並不是很夸張,而且因為入口全都在海底,所以海面上沒什麼反應。可是經過一天的掏挖,擴大的並不單是峽谷底下的那個噴口,地下洞穴里的通道也都被沖大了很多,于是海水的匯聚速度開始不斷的提升,終于今天早上,各大洋分別出現了大小不一的旋渦。

    游戲內的太平洋上,美國玩家的戰艦正護送著一隊運輸船向日本前進,他們這次打算在日本賣掉這些貨物大撈一筆。畢竟日本人什麼資源都匱乏,賣什麼都好賣。

    艦隊所屬行會的會長湯米剛剛在自己的愛艦上看完海面日出的美景,忽然他發現右前方的那艘船正在越跑越遠。湯米對身邊的大副道︰“獨立號在干什麼?我怎麼感覺它越飄越遠了?”

    大副用觀測鏡看了一下才道︰“好象不是獨立號的問題,是我們在向左偏離航線。”

    “那趕快糾正回來。”

    “是。”

    大副命令戰艦轉舵,同時打信號要求各艦保持隊形,可是過了一會他們發現艦隊似乎正在分散。大副問了下各單位,可是回收的情報很奇怪。水中听音器的操作員說水下有奇怪的聲音,感覺像是亂流。

    湯米在艦橋外面等了一會,感覺似乎不大對勁便沖船艙里叫道。“大副。大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我們越來越慢了?”

    大副一直在研究為什麼船偏勞航向,沒有注意到速度在下降,他听到湯米的問話才看了下速度顯示,速度計上顯示航速確實慢下來了。他對湯米喊道︰“我馬上讓他們糾正。”大副迅速把通話器接到輪機艙。“輪機艙,我們怎麼慢下來了?”

    “慢下來了?”輪機長听到這個消息很疑惑。“等一下,我去看看情況。”

    不一會輪機長又跑了回來。“我們可能踫到洋流或者逆風了,剛剛我加大了動力輸出,速度應該已經恢復了。”

    大副看了下速度計驚訝的道︰“你有沒有搞錯啊?我們比剛才更慢了!速度一直在下降!”

    “啊?怎麼會還在降?那我去開到最大。”

    船長湯米也發現了不對勁。“大副。怎麼搞的?我們正在脫離編隊!”

    “我不知道長官!”npc大副雖然有很高的人工智能,可是這個問題就算是人也不一定能明白。“船長,我剛剛已經告訴了輪機艙我們在減速,可是他們說動力已經開到最大了,可是航速卻正還在不斷下降。”

    海圖員問道︰“是不是逆風啊?”

    數據觀測員道︰“不是,我們現在基本上是順風,風是從我們左後方吹來的,而且現在的風力很小,就算逆風也不該速度下降啊!”

    大副對船艙外面的甲板水手喊道︰“放拖纜,測量一下相對流速。”

    “是!”

    幾分鐘後一個水手連滾帶爬的沖進了艦橋。“96!相對流速96!大副,我們遇到大旋渦了!”

    “知道旋渦中心是哪里嗎?”

    水手還沒有回答大副忽然忽然感覺到有人拍他,大副回頭看見舵手正目光呆滯的指著左前方。大副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不看還好,這一看差點沒嚇的一屁股坐地上。在戰艦左前方不到五公里的地方一個直徑超過兩公里的巨大旋渦正在旋轉著。

    “右滿舵!輪機艙全速,啟動輔助動力。旗手通知後面的戰艦躲避!”

    他們轉舵很及時,不過這沒有什麼意義。渦流的原理就是不斷旋轉,旋轉中的水流可以最大限度的把周圍的水都集中到中心區,所以看起來旋轉很慢的旋渦實際上力量很大。而且旋渦有個特點,當一個旋渦形成後它實際上是把其一端的物質拉到另一端,而不是從中間吸收。

    雖然那個進水的通道口在海溝底下,講起來很深,應該影響不到海面,但是實際上它並不怎麼從周圍吸入海水。旋渦的原理讓它把海面的海水全都拉入了海底送進通道里,而不是把海底的海水全都灌進那個缺口。這個原理造成了海面的吸力變的很大,這些戰艦根本沒有足夠的動力對抗吸力。

    湯米的艦隊轉向結束後變成了背對著旋渦航行,可是他們卻確確實實的在逐漸靠近旋渦。整個艦隊不斷的倒退,沒有一艘船能對抗巨大的拉力。

    離旋渦越近拉力就越大,艦隊里排最後的戰艦逐漸被拉入了旋渦中並開始隨著海水旋轉起來。它一邊轉一邊向旋渦中心靠近,而且速度越來越快,最終它到了旋渦中心。整艘船突然翹了起來,船頭朝天船尾朝下整個船身垂直的被吸入了旋渦。一般一艘戰艦在戰場上就算被打的千窗百孔也要好幾十分鐘才能完全沉沒,可是這艘戰艦卻從船尾被吸入開始,到船頭整個不見總共不超過40秒。對于一艘排水量上萬噸的戰艦來說這個速度和突然消失也差不多了。

    第一艘戰艦下去後跟著的是湯米自己的坐艦,雖然自己的這艘船已經無法挽救了,但他還是在最後想到了一個方法並親自用旗語通知了艦隊內的其他船。當最後一個旗語揮動結束後,整艘戰艦已經翹了起來。40秒後湯米和他的船一起消失在了旋渦中心。

    根據湯米的最後命令,兩艘運載著貨物的運輸船主動關閉了引擎,失去動力的船當然是迅速的被吸入了旋渦中心,但是就在兩艘船同時被旋渦吸入海面下,船頭剛剛被水淹沒,旋渦中心突然轟的一聲飛起了漫天水花。

    這就是湯米的最後命令,犧牲兩艘裝載了大量彈藥的運輸船挽救整個艦隊。這兩艘船上運輸的是特種高爆彈藥,普通大炮發射這種炮彈可以提高15%殺傷力。日本人沒有這東西的生產技術,必須靠近口,所以美國人就大量運輸過來賣。這次湯米的艦隊剛好有兩船這種炮彈。剛剛關閉動力的就是運輸炮彈的船。

    兩艘船被旋渦卷入之後兩艘船上的人同時引爆了彈藥,于是兩艘船同時爆炸。整船炮彈巨大的為了瞬間破壞了旋渦結構,雖然一會之後旋渦還會再次形成,但是這中間的間隔足夠艦隊逃命了。

    轟然巨響中旋渦停了,艦隊速度突然一頓接著全都用狂飆般的速度竄了出去。當旋渦再次形成時艦隊已經跑到安全範圍外了。

    在美國人的艦隊遭遇不幸的同時,英國人也很不幸的踫上一個,不過他們沒有一個像湯米這麼聰明的艦長,結果整個艦隊都被吸進去了。

    如果這些戰艦早八到十個小時出現在海底,它們完全可以把那些旋渦口給封住,水壓會把戰艦揉成鐵條然後塞進洞口堵住水流。可惜的是它們來晚了,現在洞口已經太大了,戰艦進去不但堵不住水流,反而更糟糕。金屬的戰艦在洞內到處亂撞,這種速度下戰艦每次沖撞洞壁都會帶下一大塊岩石,結果是這些戰艦殘骸進一步加快了洞壁掏挖速度。

    在這些殘骸之後更多的東西被吸入了旋渦,這其中包括其他誤入旋渦區的船只、各種海洋生物、海底岩石、奇怪的怪物,反正是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都被吸了進去。

    相比于海上那點混亂來說,真正混亂的其實是葫蘆里面的那些妖怪。水位不斷上升搞的他們不得不背井離鄉,而且由于不是所有妖怪都會游泳,所以淹死的也不在少數。

    當這些葫蘆里的妖怪們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時,葫蘆外面的二郎神正在拿著這個定時炸彈前往天庭。我們行會的玩家知道我和鷹他們幾個都在葫蘆里,不過二郎神說這個葫蘆對天庭很重要,所以一定要帶回去看管。在他保證等我們從葫蘆里出來後會親自把我們送回來之後,紅月同意了他拿走葫蘆的要求,所以此時這個葫蘆已經不在艾辛格了。

    天庭內的幾位大神看到二朗神帶著葫蘆回來都放下了提著的心,二朗神告訴了他們我們幾個被吸入葫蘆的事情,大神們說這個是小事情,等我們出來送回去就是了。

    葫蘆重新回到了天庭的秘密寶庫,幾位神將守護著寶庫,各種警戒法器也被掛了起來,表面上似乎一切歸于平靜,可實際上葫蘆里已經翻江倒海了,數千萬只妖怪正在洪水中奮力撲騰呢。當然了,會水的比如鯉魚精之類的妖怪對此並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反到覺得非常自在,只是水里多出來的各種奇奇怪怪的鐵疙瘩讓它們比較疑惑。

    妖怪們在水中撲騰著、神仙們在悠閑的享受著、船隊在海面上掙扎著、我在汽車上駕駛著。因為維娜他們要和我一起去學校,所以一般車肯定裝不下,最後我不得不找了輛豪華大巴。雖然學過了駕駛,可是維娜他們沒有架照,司機當然是我。

    把車停進停車場之後我們一起走了下來。凌看著周圍的建築興奮的道︰“神林,這就是你的學校嗎?”

    “是啊!感覺怎麼樣?”

    “好大哦!”

    “基地的面積不是比這里還要大嗎?”

    “可是基地里全都是通道個分割好的房間,不象這里這麼開闊啊!”

    “這到是真的。”

    維娜忽然道︰“帶我們去看看你的教室行嗎?”

    “啊?教室?這個……!”這個問題很嚴重,而且說出來很丟臉。

    小純不知道怎麼搞的也來勁了。“對啊!神林你了解我們的一切,我們卻不了解你,現在正好讓我們了解一下。”

    “這個……”我支吾了半天還是只能說實話。“其實不是我不想帶你們去,而是……而是……!”

    “而是什麼啊?”

    “而是我忘記教室在什麼地方了!”

    轟隆,周圍倒了一大片!“你居然不記得教室在哪里?”維娜驚訝的問道︰“你應該還是在校生吧?”

    “這個……!大學的教室不是固定的,一般都是上什麼課往哪個教室跑。而且我們學院你們也看到了,面積比較大,所以……那個,教室特別的多。而且……我好象總共也沒在學校上過幾次課!”

    “原來是因為你總曠課的原因啊!”小純說話真夠直接的!

    凌跳出來幫我說道︰“主人哦不對,因該是神林。曠課是為了和我們在一起,要是他天天上課,我們就出不來了!再說,我們這樣的神經系統,使用加速學習機就可以了,在教室里慢慢的學習一點好處都沒有。”

    “那可不一定。”小純還要反駁卻被維娜按住了。

    維娜把兩邊胳膊一伸,一邊摟著小純一邊摟著凌。“你們兩個就別吵了,冤家還有和好的時候呢!今天是來玩的,不是來听你們吵架的!”

    果然還是維娜有大姐頭風範,一下就把兩個人都給制住了。

    “好了,先把正事辦了,我們去拿穩定劑,然後要怎麼都行。”

    辣椒問道︰“我覺得自己的身體很正常啊!為什麼要用藥呢?”

    “這次拿的穩定劑不是治療疾病的藥物,而是用來加速身體細胞定性的藥物。”

    “細胞定性?”

    “你們的細胞都是用原生組織在短時間內復制出來的,並沒有通過卵子受精過程,所以你們的細胞內缺少生物穩定劑。在沒有接觸這種穩定劑之前你們的細胞都是未定性的,也就是說如果遇到適當刺激它們還有可能還原到細胞原質狀態,這個相當危險。要是肌肉組我們還能修復,萬一腦細胞還原了,那就徹底完蛋了。”

    “可是我們這幾天不是好好的嗎?”

    “那是因為你們都注射了暫時穩定劑,不過那東西效力快結束了,三天內再不注射永久穩定劑就麻煩了。”

    辣椒道︰“好恐怖,我們還是快點去拿穩定劑吧!這里死了又不能復活,太危險了!”

    我帶著他們到學校的實驗樓地下室去取藥品,而游戲內,葫蘆里的水位還在繼續上升,眼看就要到瓶口了。現在葫蘆里峽谷底下的那個大洞已經有十幾公里寬了,巨大的水流量帶來了大量外面的東西,這些東西中還包括一些生物,而且居然還有沒死的。

    在天庭的看管室內,一個青色的蓮花形石台上,葫蘆正放在花心位置。四位神將都背對著葫蘆,誰也沒有注意到葫蘆有問題。此時那個葫蘆里的水已經逐漸滿了,葫蘆蓋子的位置出現了淡淡的黑色,那是潮濕的水印。

    四神將毫無察覺的一動不動站著,葫蘆的蓋子卻慢慢的開始松動,爆發只是時間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