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反間計



    七靈塵鐘的力量果然非同凡響,著一下我們算是見識到天庭的法寶真正的威力了。這個效果實在是太夸張,太具備震撼效果了。要是七靈塵鐘不是慢慢讓人粉化,而是一次性把人全部變成灰,或許還達不到這麼好的效果。

    相比之震懾作用,玫瑰更看好的是這個東西的自動規避能力。七靈塵鐘最大的特長是可以自由選擇需要保護的東西,你可以隨意控制破壞什麼保留什麼,就算兩軍交戰之中啟動設備也絕對不會傷到一個自己人,甚至連路邊的花花草草都不會傷到。剛才這一下不但把日本人幾十萬軍隊變成了飛灰,更重要的是我們還撈了點好處。

    還記得日本人的雪翼飛馬嗎?剛才粉化的東西里不包括飛馬,它們可是戰馬,不認主的。只要騎士死亡,戰馬就不會再主動攻擊人了。這個時候誰要是騎上去誰就是他主人,根本沒有任何馴養問題。凡是可以在npc商店買到的魔獸除非是魔獸蛋,否則都是這個樣子,不會區分主人,只要原來的騎士死亡就自動認新騎士為主人。

    日本人的空騎兵在戰斗中被干掉不少,剩下的雪翼飛馬大約還有三十多萬只。反正這東西可以繁殖,回去發展發展應該可以成為我們行會的第三主力戰馬。白撿的便宜不要白不要。

    直到天昭分身粉化之後七靈塵鐘發出的光幕才突然像水晶泡泡一樣炸裂,接著一陣清新的風吹了過來把日本玩家和npc的骨灰全都吹了出去。艾辛格內部巨大的動力設備開始了轟鳴運轉,城市緩慢的離開的潛水區向著對岸移動了起來。剛才沒有被覆蓋到的日本軍隊依然在那邊站著,不過他們正在掉頭,看樣子也是打算撤離了。主要領導層集體陣亡,兵種混亂,剩余的日軍雖然人多卻也沒有一戰的能力了。不過艾辛格現在也沒兵了,所以我們也沒辦法追他們,只好大家各自離開。

    雖然都是撤退,我們的心情可比日本人好多了,起碼拿了那些飛馬做損失費,而且干掉幾倍于自己的敵人,怎麼看都是賺到了。松本正賀最痛苦,不但被干掉一次,還損失了這麼多兵。要知道這些兵大部分是npc,基本都是他花錢買的,損失就等于虧本,這次要是打不贏那就是血本無歸了。

    總體來看我們這次佔了點小便宜,不過艾辛格的返航工作給我們添了不少麻煩。龐大的艾辛格移動要塞從建造完畢到這次才是第一次參加實戰,很多當初沒想到的問題都暴露出來了。穿越關門海峽之後城市用每小時三公里的蝸牛速度爬上了海岸,然後一路上遇到了不斷的騷擾。

    游擊戰雖然是我們中國人發明並發揚光大的,但日本玩家這次卻借用了這個戰術,不過他們的騷擾實際上根本沒什麼作用,反到是艾辛格自己的問題搞的我們焦頭爛額。日本玩家在中途曾經埋設地雷,結果老遠就被發現了。後來他們還派人進行了滲透作戰,結果發現找不到入口。最後他們居然用魔法挖空了一個原本就存在的地宮打算把艾辛格整個陷進去,結果當然是白費,艾辛格速度太慢,剛壓上去的時候地宮就坍塌了,艾辛格當時只有一排驅動器懸空,大部分都在陸地上,根本沒有掉下去的危險。

    三個小時內我們對艾辛格做了全面休整,由于大部分主要設備已經先期修復了,所以後來的設備基本都比較簡單,我們很快就搞定了它們。大約在松本正賀他們那幫倒霉蛋重新上線的時候艾辛格已經差不多全部修理結束了,唯一沒有修復的損傷就是前城牆上的裝甲板還沒完全焊接到位,但這不影響艾辛格的運轉。

    下午五點多的時候天庭來了三個神仙幫我們檢查了神霧風鈴,結果發現問題比較嚴重,于是就帶回了天庭修理,反正我們暫時也用不到,就算修好了也沒啟動的必要了,日本人都知道艾辛格的功能了,再遮也就那麼回事了。

    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垂頭喪氣的重新登陸游戲,一上來就開始安排之後的工作。那個俄羅斯行會的青年代表在晚上六點趕到了日本和松本正賀他們見面,松本正賀一看到他立刻把這個家伙拉住了。“你總算來了!”

    青年道︰“我一上線馬上就趕了過來,真可惜當初要是停艘船在你們這里就好了,死亡就不會被傳送回本國範圍了。”

    松本正賀搖搖頭道︰“當初要是想的到你這個站在我身邊的人都有可能陣亡就不會被中國人坑的這麼慘了!”

    田中正太嘆氣道︰“那個發出白色光球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威力居然那麼大!這以後我們可怎麼進攻艾辛格啊?”

    那個青年道︰“這個到不用太擔心,一般大型武器都有間隔時間的。這麼強的設備至多就是一天一次機會。”

    “那也不得了了。”田中正太道︰“我們一天之內能發動幾次沖鋒啊?人少了攻不進去,多了的話人家的秘密武器一啟動我們全完蛋,這個該死的艾辛格真是棘手!”

    松本正賀忽然問道︰“對了,面鬼呢?”

    “還沒到呢!”信田支左回答道。

    “誰說我沒到。”影舞者帶著鬼面具走了進來。“我剛剛去轉了轉收集了一下情報,看來這個艾辛格從外面攻進去的可能性真的不大啊!除非俄羅斯朋友們可以再支援我們幾門巨炮。”

    俄羅斯那個青年道︰“我們自己也只有幾門巨炮,而且現在再運過來也來不及了啊!”

    松本正賀道︰“外面攻不進去我們可以想想別的方向。面鬼你不是有人已經潛入艾辛格內部了嗎?現在就是動用這個釘子的時候了。”

    影舞者猶豫的道︰“這個恐怕不大容易吧?”

    “一個釘子而已你心疼了?”田中正太有些生氣的問道︰“我們這麼大的損失都承擔了,這點小事情難道你都不願意承擔嗎?一個間諜能有多大價值就看他暴露時所做的事情,你難道覺得還有比現在更需要這份力量的時刻嗎?”

    影舞者點點頭︰“那好吧,你們說說要他們干什麼?我先聲明,我控制的這些間諜一共只有七個人,而且只有一個精英會員一個高級會員,剩下的五個人中兩個是初級會員,三個還是預備會員。他們能做的事情也不是很多。”

    “精英會員和預備會員是什麼東西啊?”信田支左疑惑的問道︰“冰霜玫瑰盟的等級這麼多嗎?我們行會只有高級和初級會員兩種啊!”

    影舞者道︰“冰霜玫瑰盟因為給系統提過一個關于行會功能的建議得到過獎勵,他們可以隨意劃分各種級別類型,不用像我們一樣使用固定級別。冰霜玫瑰盟的最高層是元老層,像紫日和那些個指揮人員全都是這一層的人員。在這層下面是精英層,基本都是些老會員,數量大約佔行會總人數的十分之一。在精英下面還有高、中、低級三個檔次的會員,全部都是分開的,每級都有自己特殊的權限等級可以控制,不同級別的會員能做的事情和能進入的區域也不一樣。在這之外還有個不是會員的會員,這就是預備會員,算是外圍組織。冰霜玫瑰盟之所以如此難以滲透就是因為級別權限太多,我的人一級級向上爬非常困難。”

    “那麼說來那個精英級別的間諜就非常珍貴了,必須要小心保留。現階段我們首先需要調查的是盡量搞清楚那個發出攻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以及它的發射間隔,最好有辦法破壞那東西或者讓它暫時失去作用。”

    “東西我已經知道了。”影舞者打開了圖片共享給他們看了幾張游戲內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個明亮的大廳,而廳室的中央有個造型很囂張的盤龍架,在架上掛著一口巨大的鐘。

    “這就是那個超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不錯。”

    “沒想到居然會是口鐘。”田中正太感嘆著。

    信田支左也道︰“怪不然當時好象听到了鐘聲,原來真的是口鐘。”

    松本正賀焦急的問道︰“這東西是不是需要發射間隔啊?”

    影舞者點點頭︰“根據我的人送出的情報,這個設備是紫日從中國的天庭搞到的東西,好象來源于什麼賠償項目,具體原因也不是很清楚,時間緊,沒來及細問。反正這個東西是天庭給的,而且每天只有一次使用機會。鐘的名字叫七靈塵鐘,只要敲響就可以讓附近一定範圍內的指定物體全部化為粉塵。我們這次就很不幸的剛好站在了範圍內,而且是邊緣區。當時我們只要再後退十幾米就沒事了,真是倒霉!”

    “能不能破壞這個東西?或者干擾也可以。”松本正賀追問道。

    影舞者搖搖頭。“目前還不知道這個東西的工作原理,所以想干擾是不可能的。至于說破壞嗎!第一是我們不知道這東西到底能不能破壞掉,就算能破壞,單靠間諜人員也不大可能破壞一口這麼大的鐘,那需要炸藥或者更大的設備才可以,但靠人力恐怕傷不到它。第二嗎!我們的間諜大概是無法靠近那個東西的,這照片是在有人陪同的情況下拍攝的,平時是不允許會員進入這個放鐘的房間的。這個房間僅允許元老級人員和高級npc進入,其他等級的會員需要有元老會員帶領才能進去,而且不能單獨逗留在里面!”

    “那就是說基本沒希望了?”

    “除非能把守衛都干掉。”

    “那就干啊!”信田支左激動的道。

    松本正賀拉住了信田支左。“這麼重要的東西,守衛不會少的,面鬼的那幾個間諜就算一起上也未必沖的進去。”

    “那我們想想其他辦法。”田中正太道︰“你們覺得要是蓄意縱火然後趁亂侵入內部破壞怎麼樣?”

    影舞者搖頭道︰“你們根本不了解艾辛格,我的間諜告訴我,這個城市基本上是自動化的。如果著火了,那些火焰所在位置會自動啟動噴淋滅火,而且還有防火閘門,就算把庫房外面點著,閘門一下來誰也別想進去。還有,艾辛格內部和我們的城市並不一樣,這個城市完全是由鋼鐵和岩石組成的,除非被炮彈打中,否則是不可能著火的,就算著火也明擺著是人為的。”

    “可惡,居然會防御的如此嚴密!”田中正太一拳頭砸在桌子上震的杯子一蹦。

    就在這個日本首腦忙著開會的當口,我和玫瑰他們也坐在會議室里,不過我們不是在開會,而是在看實況轉播。水晶通訊機內轉播的內容就是松本正賀他們的現場會議實況,我們的記者就是貼在房間牆壁上的一只偵察蚊子。松本正賀上線之後我們派出的大批偵察蚊子中有一只居然湊巧發現了他,結果這只偵察蚊子立刻就跟蹤松本正賀到了會議室,之後的事情就簡單了。

    松本正賀帶著一當幫日本領導人物在一起開絕密會議,打死他也不知道這次會議還有我們這幫人在旁听,尤其是那個影舞者,這小子帶著個鬼面具就以為沒人認識他了。畫面剛轉播出來玫瑰就一眼認出來這個家伙是影舞者,結果之後的話全都被我們听見了。

    鷹有些擔心的道︰“沒想到這麼嚴密的審核制度居然還有間諜混進來了。”

    玫瑰笑著道︰“我們的審核遠遠談不上嚴密,不過作為一個游戲內的行會這已經很不錯了。”玫瑰是真正的間諜出身,對她來說我們行會的制度當然是漏洞百出,但是游戲內的人有幾個受過專業間諜訓練的呢?這樣的封鎖已經算是很嚴密了。

    百靈道︰“幸好數量不多,而且大部分是外圍組織的。”

    紅月聚精會神的盯著轉播道︰“還是認真听著吧!說不定能從影舞者嘴里知道到底誰是間諜,這樣就省得我們去抓了。”

    “其實間諜真要抓出來不算很費事,但我覺得,與其把間諜挖出來,到不如拿來做餌。”

    素美看著玫瑰叫道︰“玫瑰姐你不是又要玩反間計吧?”

    “為什麼不玩?七靈塵鐘已經干掉了日本人五十萬大軍,我們玩個反間計再坑他五十萬,剩下的部隊就算和我們正面決戰我們也能保證不吃虧,多劃算啊?”

    紅月很趕興趣的把頭轉了過來︰“快說說看到底什麼計策能再坑掉日本五十萬人?”

    “這個嗎……!”玫瑰開始解釋她的計策,听的我們一屋子人張著嘴就剩點頭的份了。

    計劃很快就解釋清楚了,大家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松本正賀他們的會談上來,不過之後就沒有什麼建設性的消息了。松本正賀他們整個會議從頭到尾都伴隨著嘆氣和咒罵我們行會的聲音,實在沒什麼有用的信息。

    當天晚上艾辛格繼續向著長崎方向前進,一路上逐漸出現了我們國家和韓國行會的玩家組成的聯合小隊。因為艾辛格把日軍大部吸引到了本州島地區,所以整個九州島地區中國和韓國玩家居然出現了局部優勢。根據玫瑰最後制定的戰略,為了充分利用這個優勢,韓國行會的玩家和那些支援我們的中國行會的玩家加上鐵十字軍的部隊聯合起來組成了這些特別分隊。他們把被動防守戰略改成了主動騷擾戰略,反正日本人在整個九州地區普遍兵力空虛,我們的部隊干脆成群結隊的出來掃蕩,發現比較容易對付的城市就直接佔領然後把城市內洗劫一空後一把火燒掉。從今天早上開始這種搶劫屠城再焚燒的行動就開始了,到現在為止九州島的城市基本都被三光了一遍,剩下的只有滿地燒焦的尸體和冒著濃煙的城市。

    雖然安全問題得意保證,但艾辛格的情況卻讓本行會的玩家擔憂了起來。晚上七點多的時候艾辛格的內部廣播通告剛剛修復的推進器組要恢復全速運轉,要大家抓好身邊的東西固定自己防止摔倒。這次恢復可以說很不錯,城市速度迅速提升到了每小時十二公里,勉強算是不錯了。但是好景不長,在大約晚上八點時城市底部突然傳出了一聲劇烈的爆炸聲,整個艾辛格內的玩家都听到了這個聲音。

    在這次爆炸之後艾辛格劇烈的搖晃了一下,然後速度開始越來越慢,差不多搖搖晃晃的繼續前進了十多分鐘之後城市突然停了下來,接著整個艾辛格開始下降高度,所有的推進器都收回了城市內部,連底部的裝甲都關閉了起來。

    因為晚上七點時我和玫瑰正在給全體本行會玩家開戰斗計劃分派會,本行會的玩家當時全都在艾辛格內部,所以對于艾辛格內部出現機械故障引發爆炸的事情本行會的人全都知道了。八點多之後城市停止前進,我和玫瑰向全體行會成員解釋了城市停車是因為動力管線異常爆炸造成的,並且我們要求玩家們要保密,因為日本人沒有放棄對艾辛格的念頭,所以他們要是知道艾辛格不能走了肯定會再次沖過來。

    就在玩家們表示會誓死保衛艾辛格的時候城市里的燈光突然閃爍了起來,整個城市內部忽明忽暗的。大家對這個情況全都覺得很奇怪,艾辛格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個情況。閃爍的燈光持續了大約幾分鐘之後突然全部熄滅了,整個艾辛格變的一片漆黑。間隔了一秒左右城市街道兩邊藍色的冥焰突然全部亮了起來,城市又恢復了光亮,但冥焰的光線很暗,只能勉強看清東西,而且這藍色的光照的人臉像鬧鬼一樣。

    冥焰對艾辛格來說就是後備照明設備,它們亮起來唯一的原因就是艾辛格動力機構停止運轉了。整個艾辛格失去動力是多麼嚴重的事情啊?所有會員都緊張了起來。

    很快我向大家通知,因為剛才的爆炸導致能量反沖燒掉了核心能源提取器,現在艾辛格已經喪失動力了。廣場上聚集的正在听分派任務的玩家一起議論起來,艾辛格失去能源這可是頭一次。

    玫瑰站在行政殿頂上的陽台使用臨時由法師驅動的擴音法陣道︰“大家先保持安靜。艾辛格的動力設施雖然損壞了,但我們還在。就算城市暫時無法移動,我們依然可以保護城市的不是嗎?”

    “當然。”下面的玩家都很堅定的吼叫道。

    玫瑰繼續道︰“現在的情況很不是很明了,也許只是小故障,或許很快就會排除,但是就算不能很快排除,大家也要鎮定。沒有動力就意味著防御武器武器工作,所以現在更需要大家的團結努力。我現在馬上去找沃瑪詢問損失情況,大家先別離開廣場,一會我回來告訴大家情況如何,大家現在先听會長分派任務。”

    玫瑰走下去之後我接替了她宣布開始沒宣布完的作戰方針,玫瑰則迅速的離開的樓頂陽台在大家的目光中跑向了城市核心動力區。

    在核心動力區外面,守衛已經完全替換成了高級npc,任何處元老之外的玩家不得靠近大門。玫瑰進入通向動力區的第一層走廊,全鋼的大門在玫瑰背後由npc使用手動搖柄關閉。大門和上之後玫瑰才走到了走廊盡頭的那扇門前敲響了大門。“沃瑪開門,是我。”

    出乎意料的,前面這道門並沒有出現手動搖柄那種緩慢而笨重的開門方式,而是在哧的一聲排氣聲正迅速向兩邊打開了。大門之後就是動力核心所在區域,和外面截然不同的是這里居然燈火通明,一台巨大的能量提取器在那里正常無比的工作著。沃瑪一臉輕松的和我們行會的十幾個元老級骨干維修人員坐在動力核心旁邊玩著多人四桌麻將。

    玫瑰對此景象一點都沒表示出驚訝,她直接走入房間,大門在身後自動關閉。“你們到是真會躲清閑。”

    “哈哈,不裝的像一點騙不到那些間諜的。我們行會**頂級維修人員全都在這里集合,誰都要相信艾辛格的動力核心確實出了大問題。”

    “那是當然,要不然誰也想不到我們為什麼會突然停在這里。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你們繼續玩,我去繼續發布假消息。”

    很快玫瑰又回到了艾辛格的頂部,這里的大樓上玫瑰重新站到了擴音法陣里。“各位會員,通知大家一個不好的消息。我剛剛去核心看過了,沃瑪帶著我們行會的技術骨干正在搶修,但是動力核心的主要零件全部燒毀了,現在唯一的修理方式就是拆掉整個換一套,可是大家可能都知道這設備不是我們艾辛格自己生產的,我們暫時沒有能力單獨生產這麼大型的魔晶動力提取器,必須要亞特蘭締斯的人配合我們才可以生產,所以暫時沒辦法替換。根據初步估計,拿到零件進行更換,最快也要等到後天中午,也就是說接下來的這三十多個小時內我們的艾辛格非常脆弱,必須要靠大家共同保護它的安全。”

    下面一個我們早就安排好的會員跳出來喊道︰“我們不是還有七靈塵鐘嗎?那東西又不要動力核心提供能量,今天我們還讓小日本吃了大虧,有它在我們依然可以保護艾辛格啊?”

    玫瑰道︰“我當然知道七靈塵鐘沒有動力核心也可以使用,但是很不幸的是為了安全,七靈塵鐘被設置在了一個封閉房間內,唯一的出口是由能源驅動的一道千斤閘,而且沒有手動搖柄,所以動力核心完成之前我們是指望不上它了。”

    “放心吧!沒有那些東西我們依然可以守衛艾辛格,冰霜的人不靠魔法機器一樣是天下第一。大不了和日本人巷戰,野戰也行,我們人還在,城就不會丟。”

    玫瑰立刻道︰“情況還沒糟糕到那麼嚴重。城市頂上的火炮是可以使用手動搖柄的,雖然速度慢一點,但還能用。大家現在馬上由各單位領隊帶開,首先把主要通道處的閘門先搖起來,然後把城市外的大炮先升起來,手動搖柄速度慢要提前做好準備。另外再組織一部分人去把炮彈也運送上去,沒有動力,自動裝彈機也用不了,大家要自己把炮彈抬到甲板上去才能用。辛苦大家了。”

    “為了行會,為了艾辛格。”大家喉叫著喊完口號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本行會建會這麼長時間,最引以為傲的不是那些魔法設備,而是這些會員,我們行會的積極性在世界行會里都排的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