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搗蛋鬼



    “言靈?”我稍微愣了一下。“你說這只鸚鵡的特長是言靈?難道是念力系或者幻術系的?”

    “不是那種言靈,是真正的言靈,時間系加法則系的混合能力,言術的最高境界言靈。”迪坦斯看著我道︰“其實這個家伙本來算是我的人,不過她實在是有些煩人,所以正好轉送給你了。不管怎麼說她也是很難得的言靈魔獸,力量很強的。”

    “言靈很厲害,這個我是知道的,不過你真的確定她沒有反抗傾向嗎?”我內有深意的看了眼籠子里的那只鸚鵡。“要是沒什麼特殊問題你會把這麼強的魔獸關起來?”鬼才相信迪坦斯腦子不好把這麼強的魔獸關起來,這個看起來像只鸚鵡的魔獸絕對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的。

    迪坦斯的臉色和表情都完全沒有任何變化,但是他眼楮里的光變了,這說明他出現了情緒波動,也就是說我剛才說到點子上了,這只鸚鵡真的有問題。

    迪坦斯笑著對我道︰“問題自然是有一點,不過不是很嚴重,只是比較煩人而已。我們黑暗神殿並不缺少力量,所以我閑煩就把她封在這里了,不過畢竟是強力魔獸,煩一點還不算大缺點,我看你完全可以接受。”

    我假笑著看向迪坦斯。“既然黑暗主神這麼說我也不好駁你面子,不如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打開讓我們看看她的真實情況怎麼樣?”

    “打開?”迪坦斯對我的提議反應很大,這更加堅定了我認為這只鸚鵡有問題的看法。

    “怎麼了?她難道危險到連打開枷鎖都不行嗎?”

    “那到不是。”迪坦斯似乎有些為難,但是想了半天之後他還是一咬牙叫來了守衛。

    迪坦斯的行為完全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這麼小的一只鸚鵡卻上了這麼多枷鎖,更奇怪的是鸚鵡兩條腿上的金屬環的鑰匙居然還是兩個守衛分別保管的,而且鎖鏈打開口我才發現原來鎖鏈下面還有密密麻麻的一堆封印在那里閃爍著,照這個情況看這只鸚鵡被加的封鎖裝置估計超過了兩位數。

    三個守衛們加一幫子法師用了近半個小時才把所有的鎖鏈和封印都打開,那只鸚鵡在最後一道封印開啟後突然靈活的動了起來。從開始我們進入這個房間開始她就一直站在那個籠子里沒動過,看樣子像個模型,可是現在看來那全都是封印的效果。封印似乎壓制的不止是身體的行動,這只鸚鵡的感官大概也是被壓制著的。現在她正在仔細的用眼神把房間里的每個人研究了一遍,我可以從她的眼楮里看到緊張和畏懼。

    迪坦斯向我道︰“現在封印和枷鎖都打開了,那麼她就歸你了,相信她會讓你滿意的。”

    我連忙伸手制止迪坦斯繼續說下去。“我只是要看一下她的情況,並沒有說接受她,你先不要急嗎!”

    迪坦斯立刻道︰“哎呀,這個還有什麼好看的。你看這不是已經打開封印了嗎?我們在這里不是也完全沒問題嗎?”

    “就是沒問題才有問題。”我指著那只鸚鵡道︰“超級魔獸就這樣?你們搞出來的那個合成靈魂還沒出場就把拍賣場都給炸了,這個卻安靜的像個死物,這難道也叫正常?”

    迪坦斯無奈的道︰“這也不行啊?難道非要她攻擊我們才算合格啊?”

    “對。”

    迪坦斯立刻道︰“那我要是讓她攻擊了你,你可別怪我,而且你必須接受她作為給你的補償品,不能再跟我要別的大型魔獸了。”

    “行。”

    迪坦斯點點頭向旁邊的守衛一示意,守衛立刻走了過去,那只鸚鵡嚇的使勁往牆角飛,可是房間就這麼大,她又剛從封印中出來,力量還沒完全恢復,很快就被抓住了。守衛把鸚鵡抓在手里,然後在鸚鵡嘴上用一把匕首切了一下,接著拽出一道紅色的絲帶。我這才想起來鸚鵡的嘴是被封著的,而這個家伙又是言靈系的魔獸。這就好比你把一名劍聖的手腳都捆起來還要他表現劍技,那不等于是在強人所難嗎?

    絲帶剛被拿開那只鸚鵡就突然張嘴大叫了起來,那清脆柔美的聲音真的是至今為止最美的,不過她說出的內容就不怎麼樣了。“你這個該死的衛兵,快把你的髒手拿開,不要弄髒了我的羽毛。再不放開我,我就要詛咒你了!”

    衛兵像觸電一般迅速的把鸚鵡扔了出去,鸚鵡慌亂中沒掌握好平衡摔在了地上,結果她爬起來之後立刻大叫著︰“你這個笨蛋,居然也不提醒我一聲,我詛咒你被磚頭砸到。”

    幾乎就在鸚鵡說完的同時密室頂上的一塊磚頭突然脫落,衛兵敏捷的一個閃身躲開了那塊磚頭,結果還沒等他笑出聲來,他跳到的那個位置正上方突然整個坍塌,起碼有十幾噸重的岩石和磚塊一起掉了下來把這個家伙給活埋了。小房間瞬間被灰塵蓋滿,等旁邊的法師用土系魔法把灰塵收攏成球我們只看到那小土堆一樣的岩石中一只手伸在外面抽搐著,至于士兵其他的部分就全都看不見了。

    迪坦斯痛苦的捂住臉,他知道苦難又要開始了。不過我和迪坦斯的觀點不一樣,這個鸚鵡與其說是言靈術,不如說是詛咒系專長,她完全就是一個詛咒類的超級武器,而且局限性比較小,幾乎怎麼用都可以。

    “這只鸚鵡我要了。”

    “啊?”迪坦斯看到士兵被砸之後以為我不會要了,沒想到我居然要了,他的震驚可不是一星半點。“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我要了。”

    “啊!那太好了。”迪坦斯為總算解決了賠償問題和同時解決掉一個大麻煩而高興。他激動的跑過來和我握手,搞的我都莫名其妙的。

    迪坦斯的手還沒放掉,那只鸚鵡就突然飛了過來落在了我的手上。“你們兩個是在討論我的買賣問題嗎?我好象還沒發表意見呢,你們就敢隨隨便便的把我賣了?”

    我看看迪坦斯笑著道︰“好有個性的鸚鵡哦!”

    “你看清楚點,本小姐是鳳凰不是鸚鵡。”

    “鳳凰?你是什麼鳳凰長成這樣?”

    “這樣怎麼啦?我可是鳳凰中最美麗的存在。”

    “我到覺得你是鳳凰中最矮小的存在。”

    “切,你見過鳳凰嗎?”鸚鵡不屑的瞪著我。

    我打了個響指,小鳳突然從鳳龍空間走了出來站到了我身邊。雖然她現在是人類形態,不過就憑她身邊的溫度大家也能猜到她是只鳳凰。我歪頭問小鳳。“你們鳳凰里有這個種類嗎?”

    小鳳看了一眼那只小家伙立刻點頭道︰“有。”

    這次換我嚇了一跳,本來以為她是說謊的,沒想到她真的是鳳凰。不過說起來這個家伙的樣子也實在太特別了,除了尾羽比較長這個很多鳥類都有的特點之外我實在看不出來她到底還有哪個地方長的象鳳凰。

    “小鳳你沒搞錯吧?她真的是鳳凰?”

    小鳳點點頭︰“好歹我也是鳳凰之一,她是不是鳳凰我當然認的出來。”

    “那她是什麼品種的鳳凰啊?”

    “好象是祭壇鳳凰。”

    “祭壇鳳凰?那是什麼類型的鳳凰啊?”

    “這個……!”小鳳似乎有些為難。“祭壇鳳凰其實算不上真正的鳳凰。”

    我一听立刻轉過頭看向那個小鸚鵡。“哈哈,你果然是假冒的。”

    “誰說我是假冒的,我就是鳳凰。”小家伙激烈的反抗起來。

    小鳳也拉住我道︰“她說的不錯,祭壇鳳凰確實也算是鳳凰家族的成員之一,而且在鳳凰的排列當中比我的地位還要高很多。除了聖火鳳凰就是祭壇鳳凰地位高了,可以說她這一族是鳳凰家族中佔第二位置的種類。”

    “那你說她不算鳳凰?”

    小鳳確認道︰“雖然地位很高,但是祭壇鳳凰真的不是鳳凰種,她們和我們不一樣,不但外形差異很大,而且屬性上也完全不一樣。”

    小鸚鵡立刻道︰“不管怎麼說我還是鳳凰。”

    小鳳點頭道︰“這點自然是不可辯駁的。”

    我打斷她們兩個道︰“你們都把我搞糊涂了。一會說不是一會又是,她到底是不是啊?”

    小鳳想了半天才道︰“這麼說吧!就像人類中有時候會結拜成兄弟,或者有認干親的,祭壇鳳凰就是鳳凰家族認的干親。她們和我們不是一種生物,但她們真的是鳳凰沒錯。”

    “你這麼比喻我就可以理解了,不過說起來這個外族鳳凰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個還不是因為我們祭壇鳳凰的實力!”小鸚鵡囂張的飛起來直接落在了我的頭頂上。“我們祭壇鳳凰的特長就是歌唱,而鳳凰一族祭祀的過程就是一個大型的歌舞會。每次祭祀活動我們都必須到場幫助鳳凰們完成祭祀活動,所以我們才得名祭壇鳳凰。”

    “原來是這樣的祭壇鳳凰,那麼說你沒什麼戰斗力嘍?”

    “就算沒有戰斗力我也是祭壇鳳凰,是鳳凰懂不懂,我是高貴的種族,你不要鄙視我!”

    “我沒有鄙視你,只是覺得你這樣的鳳凰比較少見。”

    小鳳提醒我道︰“祭壇鳳凰本來就不是鳳凰種群的一員,長的不象是應該的。實際上她們連鳳凰一族的標志性火焰控制能力都沒有。”

    小鸚鵡听了這話馬上就不高興了,她在我頭上跳躍著用翅膀指著小鳳道︰“你是哪部分的?居然敢看不起我們祭壇鳳凰?”

    “我是黑鳳凰。”小鳳只是很隨意的說了出來,但是小鸚鵡立刻就老實了,傻瓜都看的出來似乎她很害怕黑鳳凰。我用疑問的眼神看向小鳳,小鳳馬上解釋道︰“黑鳳凰是鳳凰一族中地位最低下,但是戰斗力最強的。我們是編制外成員,最後的格殺手段。黑鳳凰曾經擔任鳳凰行刑隊的職務,也就是負責嶄殺鳳凰的鳳凰。”

    暈,怪不然小鸚鵡不說話了,原來是踫上鳳凰中的劊子手了。听小鳳的描述,鳳凰種群中不同族的鳳凰有不同的工作。祭壇鳳凰就相當于牧師和祭司,專門在執行祭祀儀式時負責歌舞工作。而小鳳這個黑鳳凰類別完全就是殺手族,他們全都是負責殺鳳凰的。怪不然小鳳以前說黑鳳凰在鳳凰族里不受歡迎,而且數量也很少。劊子手確實不能多,要不然就亂套了。

    我把站在我頭頂的小鸚鵡一把抓了下來塞到小鳳懷里讓她抱著。“看好她,她要是有什麼不對勁的表現你就把他……!”我做了個殺的動作。

    小鸚鵡一听我的話立刻模擬鵪鶉狀態,然後閃著亮晶晶的大眼楮,用可憐的雖然有讓人掉眼淚可能的聲音哀求著︰“不要啊!我是最可愛的鳳凰,從來不害人的,千萬不要傷害我。”

    迪坦斯走過來道︰“你們最好還是別相信她,當初我也被騙的很慘,她是從來不會說實話的。”

    小鸚鵡突然跳了起來穿過我們飛到了密室大門口囂張的對著我們大笑道︰“哈哈哈哈,還是迪坦斯了解我。今天就不陪你們玩了,我詛咒你們全都被活埋,永別啦!”

    我當時就意識到了危險。小鸚鵡的特長可是言靈,被她詛咒是什麼情況不用說也很明白了。迪坦斯也是幾乎和我同時反應過來,但是我們兩個都慢了一點點。轟的一聲整個密室的頂都坍塌了,盡管我們閃的快也沒能跑掉。數萬噸岩石轟然崩塌砸向我們,我能做的僅僅是把迪坦斯和小鳳拉到身邊並打開了絕對屏障。

    黑暗的空間,沒有聲音也沒有光線。啪。一個光團出現在我們中間,那是小鳳手指上燃燒的火焰,不過很快就被我按滅了。“這就這麼大一點地方,你點火很快就會把空氣燒光的。迪坦斯是黑暗主神,他不要光線也看的見東西,你是地獄黑鳳凰,我自帶夜視能力,全都不用光的!”

    “一時沒注意。”小鳳說完轉身在黑暗中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我們現在要怎麼出去啊?”

    我還沒回答迪坦斯就打斷道︰“比起如何出去,我更想知道紫日會長你這個防護罩能頂多久啊?一會它消失了,上面的岩石掉下來怎麼辦啊?”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一下撤掉了絕對屏障,迪坦斯嚇的趕緊自己撐開了一個防護罩,結果除了一些灰什麼都沒掉下來。我笑著道︰“你太緊張了。岩石已經互相支撐住了,沒有防護罩支撐也塌不小來。”

    “可我們還要想辦法出去啊!”迪坦斯無奈的道︰“可惜我的魔法威力太大,這麼點大空間用出來洞是打出去了,我們也完蛋了!”

    “沒關系,我有辦法。”我笑著打開鳳龍空間道︰“什麼叫有備無患?我就是常備大量魔寵,遇到任何問題都有辦法對付。”說著就看到玫瑰藤從鳳龍空間里爬了出來。

    在我的指揮下玫瑰藤首先組成了一個藤球把我們都包裹了進去,這是防止一會再次發生坍塌不至于把我們壓扁。玫瑰藤完工之後開拓者又爬了出來,現在的開拓者已經不是以前那種渾身肉滾滾的蟲子摸樣了,現在的開拓者全身都是閃亮的鎧甲,特別是前面的頭部有著一對巨大的金屬化的鑿子,那是他在地面下快速前進的主要工具。

    開拓者先是感受了一下地面下的環境,然後調整好方向一頭撞向岩壁。和我們拿頭撞牆不同,開拓者就像撞上了橡皮泥一樣一頭扎了進去,接著就看到他的身體不斷涌動著向里面鑽,很快整個身子都進入了牆壁。

    開拓者的體積很大,在他身後就是一道足夠我們穿越的隧道。僅僅前進了一小段距離開拓者就完成了他的工作。剛剛那只可惡的小鸚鵡沒有把整個通道都弄塌,畢竟她自己也在這里,她只不過是把我們所在的密室那一段弄塌了。開拓者挖了一段之後就連接到了一開始下來的隧道上了。收回開拓者和玫瑰藤我們迅速的沿著通道往外跑。

    剛剛鑽出地下通道就看到了迪坦斯的地下宮殿前面雞飛狗跳的人群。小鸚鵡正在半空盤旋著,下面的亡靈正想辦法把她弄下來。在旁邊的一塊大岩石上,十幾個亡靈正躺在那里,顯然是受傷了,至于到底是怎麼傷的那就不清楚了,但是肯定和天上那小家伙脫不了干系。

    “小鳳,去把她抓回來。”

    “明白。”小鳳原地起跳,在半空中變成了一只巨型的鳳凰,拖著長長的尾焰向小鸚鵡撲了過去。

    這麼大動靜小鸚鵡肯定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她立刻對著小鳳喊道︰“飛這麼快當心撞到牆上。”就在她喊完的同時,洞頂突然落下一大塊鐘乳石插入了地面,小鳳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轉彎,不過她也沒打算轉彎。轟的一聲響,落地後依然完好無損的鐘乳石像被爆破了一樣四分五裂,小鳳從飛濺的碎石里飛了出去,方向不改的向小鸚鵡沖了過去。小鸚鵡嘟囔著︰“靠,大家都是鳳凰,怎麼力量差那麼多?你這個怪力女,我詛咒你羽毛掉光。”

    小鳳身上的火焰突然一閃全都變成了黑色,接著再次一閃又變成了白色,一道黑色的氣團被射向了小鸚鵡。小鸚鵡驚慌的一個閃身躲開了黑氣,結果黑氣打中了小鸚鵡後面的一名墮落天使。被擊中的墮落天使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發現自己的羽毛和頭發全都開始脫落,不到十秒一個墮落天使就變成了禿毛雞。

    小鸚鵡後怕的道︰“還好閃的快,黑鳳凰果然不好惹,居然反彈詛咒!”

    “我可不光是反彈詛咒。”小鳳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小鸚鵡的背後。“主人要你老老實實的回去,不然當心我把你變成烤鴨。雖然你是祭壇鳳凰,但你們這一族只是名譽鳳凰,真鳳凰可都是火免疫的,你總不會想嘗試一下吧?”

    “不用不用,我投降還不行嗎!”小鸚鵡無奈的飛回了我們身邊指著我道︰“哼,就靠黑鳳凰欺負我,要是沒有她在我肯定要你好看。”

    我笑著道︰“個人力量永遠是有限的,我是對付不了你的言靈,但是黑鳳凰剛好可以克制你。我的這個團隊隨時都可以找到克制敵人的類型,所以我們總是贏,這就是團體的力量。”

    “好象有那麼點道理。”

    “本來就是有道理,什麼叫有那麼點道理。你這個小家伙真是麻煩,怪不然迪坦斯把你鎖在那麼深的地方。”我從身上抽出了一張紙拿到小鸚鵡面前。“留個爪印。”

    “干什麼?”

    “賣身契都沒見過?作為俘虜,拜托你有點覺悟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