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分支



    “該死,撞到什麼東西了?”我在沙地上翻滾著跌出去幾十米才停了下來,不過我沒敢站起來,腳下都是流沙,一起來肯定馬上就會陷下去。

    開拓者肚皮朝天的躺在旁邊的沙地上,身體還在無意識的扭動,看來是撞的不輕。我趕緊召喚出玫瑰藤和夜月幫忙。玫瑰藤也是打洞高手,在流沙上不會有什麼問題。夜月的大尾巴也比較適合流沙環境,至少她不會陷下去。

    在玫瑰藤的幫助下開拓者被翻了過來,不過他已經被撞的暈暈忽忽的了,接下來的行程看來是指望不上他了。

    我正打算想別的辦法,前面的沙地突然劇烈的震動了起來。流沙地面即使在平時也很容易陷進去,震動中就更危險了,我就算是趴在地面上依然開始向下陷。

    “怎麼搞的?”

    玫瑰藤用心靈接觸直接傳達了信息。“震源距離三十米,方向正前。”

    剛剛摔下來的時候我整個人翻了個方向,現在的正前就應該是我們來的方向。三十米說明距離不遠,難道說我們剛才就是撞上這個東西了?

    夜影微笑著看向那邊道︰“看來是個大家伙啊?”

    “玫瑰藤,試探性攻擊。”

    兩根藤條突然從沙子里升了起來,然後互相纏繞組成了一根長矛一樣的結構,猛的向目標地點插了下去。藤條銳利的尖端轟的一聲插入了沙面之下,然後停住了。等了幾秒之後藤條突然在沙面下開始移動,連帶著上面的部分也被牽引著動了起來。

    玫瑰藤顯然是命中目標了,但是對方居然開始逃跑,而且還帶著玫瑰藤一起跑了起來。玫瑰藤迅速展開自己的枝條固定住盡量多的流沙,這樣阻力就會明顯上升。那兩根藤條被繃的筆直,然後沙地中突然噴起一股沙泉,緊跟著,伴隨一聲巨大的喉叫聲,一個巨大的怪物腦袋伸出了地面。

    “果然是很大啊!”

    “好象是紅刺的近親哦。”夜月感嘆著。

    “紅刺、坦克,出來幫忙。”

    對手是一只巨型節肢動物,體型非常巨大,和坦克他們完全是一個等級上的東西。坦克一出現立刻展開翅膀想飛起來,結果發現無法離地。我趕緊提示他們這里有禁空領域,不能飛行。放棄了飛行的坦克迅速的伸展肢體把自己固定在沙地上,雖然他依然會向下陷,但是他巨大的身體並不在乎這點小小的陷落。

    相對坦克來說紅刺就顯得從容多了。雖然體型一樣巨大,但紅刺的體重要明顯小的多,所以不會陷的太厲害,加上本身腿很長,就算陷進去一點也沒什麼問題。

    “干掉那個東西。”我指了下前面。

    沙子下的怪物突然咆哮了起來,然後瘋狂的向坦克沖了過去。坦克前足猛的一個橫掃,轟的一聲,怪物被橫著打飛出去幾百米遠才轟然落地。這個家伙落地後迅速翻了起來,然後用更快的速度沖了過來。紅刺巨大的尾巴一豎,噗噗噗噗的連續響聲之後前面的沙地上多了一排三米多長的紅色鋼刺,而那個怪物的腦袋上也同樣釘著一根鋼刺,正在那里瘋狂的喉叫著打滾。

    坦克原地展開,魔晶發射器從背部伸出,半透明的水晶管逐漸亮了起來。當發射管到達臨界時 的一聲響,一枚紫色的光球飛了出去,但是那個怪物卻在那一瞬間拽掉了腦袋上插著的鋼刺,然後以閃電般的速度向側面閃了出去。

    轟。一陣沙塵暴橫卷而過,之後地面上多了個大坑,而那怪物卻不在附近。

    夜月反應最快︰“小心。他潛下去了。”

    幾乎就在夜月剛說完,不遠處的地面上突然隆起一個沙包,然後沙包迅速向我們沖了過來。坦克背上的發射器迅速轉了過去,但是夜月先喊道︰“來不及了,先避開再說。”坦克無奈的向移向一邊。

    紅刺比坦克靈活一些,閃出去一段距離之後突然跳了起來。這里雖然禁空卻不禁止跳躍,飛到半空的紅刺猛的向下射出一排鋼針,那個沙包瞬間被扎成了刺蝟並停止了移動。坦克看準機會一枚魔晶炮彈飛過去,轟的一聲響,一種綠色的液體伴隨著沙礫一起漫天飛舞。

    “好樣的紅刺。”我向紅刺比了個大拇指。“你用的什麼針?效果滿不錯的嗎?”

    “是遲鈍性毒素,中毒後速度變慢。因為打中的比較多,所以目標完全停了下來。”

    “很好。”我召喚出鳳龍空間把大家都先收了回去,然後喊乘紅刺前進。

    雖然紅刺一不是速度型魔寵,二不是坐騎型魔寵,但他能適應沙漠環境,況且他本身體積很大,步速也不慢,所以真跑起來並不比正規坐騎慢多少。趁後面的人還沒追上來我們已經先一步上路了,用指向球確認下方向沒問題之後立刻加速向前。

    流沙區好象本身就不長,紅刺跑了沒幾分鐘就到頭了。這個鬼地方的地形變化真是一點規律都沒有,沙漠地形居然在一條分界線上突然轉化成了岩石地面,不過地面上的情況稍微有點麻煩。紅刺剛踩上去就叫了起來,然後趕緊退了回來。

    “怎麼了?”我問紅刺。

    紅刺再次拿一只前腿試了試這種黑色的岩石地面,但是立刻又抽了回來。“地面很燙,我不能在這上面奔跑。”

    “燙?”我連忙從紅刺的背上跳了下來,然後走到岩石地面的邊界旁邊。從鳳龍空間拿了些水出來向前面的岩石上澆了下去。水一踫到岩石就傳來了呲啦一聲響,大量的白色水霧滕了起來。“好家伙,溫度可不低啊!”

    紅刺道︰“我也不是那麼嬌氣的生物,三百度以下我是可以應付的,但這個超過我的承受極限了。”

    “沒關系,這個不是問題。你先回鳳龍空間吧,順便叫夜影出來。”

    溫度高算什麼?夢魘就是腳踏火焰的生物,天生火免疫,這點溫度算什麼。

    夜影一出來立刻吹了聲口哨。“哇噢!好高的溫度啊!”

    “不是高溫地區就不找你了。現在我趕時間,用最快的速度沖過去吧。”我跳上夜影的背之後說道。

    夜影打了個響鼻,然後突然跳上了滾燙的岩石向前飛奔而去。就像我預料的一樣,夜影完全不在乎這樣的溫度。

    高溫岩石區只有不到一公里,之後居然又出現了岩漿區。這里的岩漿和以前遇到的不同,岩漿河中還有不少岩石塊高出岩漿可以當塔腳石用。夜影以準確的步伐,速度不減的一路沖了過去。盡管這里的奇怪領域剝奪了夜影飛行的能力,但他完美的彈跳能力依然足以應付這樣的小麻煩。

    因為不知道最終的目的地到底距離這里有多遠,所以我一路上不敢耽誤時間,能快就盡量快。誰知道六個小時到底夠不夠呢?

    跳過岩漿河之後再過一百多米,岩石地帶就結束了。像上次沙漠地段過度到岩石區一樣,這里的過度也是一樣的突然。高溫岩石區過後就突然進入了清脆的草地。前方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能看到的只有遠處的一座山。再次使用指向球,結果依然是提示向前,不出意外的話肯定是要到那座山附近。但是俗話說望山跑死馬,看到山的時候實際上距離還非常遠,何況目前看過去,那山不過是一個淡淡的影子,真不知道實際距離會有多遠。

    夜影看著遠方的山影道︰“該不會真的要到那里吧?以我的速度跑過去大概需要一個小時才行啊!”

    “不是吧?”

    “我就是坐騎類魔寵,連距離都看不出來,那不是白活了?”

    夜影都說距離這麼遠,那就真的是不近了。想了半天之後好象也沒什麼辦法。遇到怪物還可以靠大家互相配合戰勝敵人,但是這里什麼都沒有,就是距離長,除了老老實實的跑,實在是沒別的辦法了。

    我正想著,忽然感覺夜影的奔跑狀態有點不對頭。剛剛還很顛簸的奔跑突然就變的平穩下來了,而這個情況只發生在夜影離開地面後。作為夢魘的夜影是可以飛的,只是受到這里的禁空領域壓制所以才飛不起來,但是現在他又飛起來了,那就是說這里不受那個領域影響。

    “這里能飛?”

    夜影點點頭︰“當然,要不然你以為我現在在干什麼?”

    “飛鳥。”再次召喚鳳龍空間放出飛鳥,然後直接在移動中跳上他的背。“夜影,你先進來。”夜影迅速跳進了鳳龍空間。我拍了拍飛鳥,指向前面的山脈。“快點,用你最快的速度沖過去。”

    “那你可要抓好了。”飛鳥說完身體突然連續幾個橫滾,速度猛的提升起來。只見他的翅膀上四個噴射推進口處的肌肉突然收縮,把噴射口變的很狹窄。高溫燃氣全都被聚集到了一起,從噴射口噴出了七八米長的亮白色火焰,那聲音听起來就像是布匹被撕裂了一樣。

    “超音速突擊。”飛鳥背後的火焰由白色轉成了一種帶著橘紅色的近乎透明的火焰,我們的速度猛然提高了好幾倍,巨大的風壓壓的我呼吸困難,但為了速度我不想打攪飛鳥,盡量先忍著。

    早知道這個情況應該先把魔龍頭盔封閉起來的,這下可好了,飛鳥在超高速狀態下的進氣口幾乎已經把我們身邊的空氣都抽干了,就算現在和上頭盔也是意義不大。

    夜影雖然速度夠快,但四條腿畢竟還是比不上噴射推進器。飛鳥帶著我像一枚導彈一樣直射向前方的山脈,我們背後留下巨大真空柱把地面上的泥土都掀了起來。地面上我們飛過的地方簡直像被犁過一樣,一道寬闊的土溝直指向我們飛去的方向。

    此時在比賽的開始地點,埃及的眾位神靈正聚集在一起看著一堆浮在半空中的影象。這些影象中的人就是我們這些參加測試的玩家,而且每個人都有一個畫面在跟著,但是其中有一個超大的畫面上卻顯示著高速移動的我和飛鳥。

    科荷普拉欣慰的道︰“看來這次真的踫到素質超高的人員了,拉神這次有希望了。”

    阿奴比斯恭敬的道︰“太陽神殿下現在到底被傳送到了哪里我們都不知道,光靠一名勝利者恐怕還是無法找回殿下吧?”

    智慧神特圖道︰“所以我才提議設立這麼一個項目,我們只是篩選掉不合格的人員,但是並不限制勝利者的數量,如果能有很多符合要求的人通過那當然是最好了,但我們絕不能冒險把不合格的人送進冥河聖地。”

    阿奴比斯點點頭︰“始祖神殿下有什麼特殊指示嗎?”

    特圖道︰“水神殿下到是沒說什麼,但太陽神殿下處于沉睡中,聖地又排斥我們,所以我們只能將就一下了。”

    “唉……!”科荷普拉長嘆了一口氣。“說來說去還是拉這小子太不象話,居然想起來去尋找初之源頭,這下好了,源頭沒找到,連自己都搭了進去。阿奴比斯你們說是不是。”

    阿奴比斯神色尷尬的道︰“不管怎麼說太陽神殿下還是主導者,作為部下我們是沒有權利議論他的行為的。聖甲蟲大人地位超然自然沒問題,我們實在是……!”

    特圖笑著道︰“原來阿奴比斯也有守規矩的時候啊?”

    特圖的妻子,真理女神瑪阿特道︰“我知道阿奴比斯為什麼這麼認真。”

    特圖也笑著道︰“我也知道。”

    科荷普拉沒好氣的道︰“你們年輕一代就不能安分點嗎?到現在拉還冥河聖地失蹤中,你們都賣力點嗎?我是對他有怨言,但解救行動必須做好。”

    阿奴比斯的目光重新回到畫面中。“這小子的速度已經快的都快看不見了,以這個速度他有可能成為唯一一個在兩小時內完成全程的人。”

    特圖點著頭道︰“三分之一的時間就完成全程,這個成績還真是出呼意料的強啊!”

    瑪阿特忽然對特圖道︰“現在才過了二十分鐘,以這個速度我想兩個小時都用不到了。只要之後他的表現一樣出色,一小時三十分他就該出來了。”

    科荷普拉對阿奴比斯道︰“我現在都開始懷疑你們是不是能比他快完成全程。”

    “那是當然的。怎麼說我們也是神嗎!”阿奴比斯自信滿滿的說著。

    特圖提醒道︰“別得意了,超越一個凡人有什麼值得驕傲的。該你去設置最關鍵的關卡了,要是這個家伙被迷惑了,那我們可就真的沒指望了。但願這麼好的人才別被迷惑。”

    阿奴比斯道︰“雖然我們是神,但我們也不是萬能的。至少人心不是我們能控制的。那麼,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個家伙帶底是個什麼素質。”

    大草原上正快速突擊的飛鳥突然失去了動力,帶著我一起向地面撞了下去。我在半空中就把飛鳥收了起來,整個人在地上就勢一滾,滑出去老遠才停了下來。“奇怪,飛的好好的居然掉下來了!”

    我本來是自言自語的抱怨一下,沒想到居然真的有人回應,而且這個聲音還很熟悉。除了阿奴比斯沒有人能發出那種沙啞的嗓音。“你掉下來只是因為你們又進入了禁空領域的範圍。”

    “阿奴比斯?”

    “是我。”

    “你又有什麼事情嗎?”怎麼說阿奴比斯也是裁判之一,必須小心應對。

    阿奴比斯道︰“只是給你個任務提示,所有到達這里的人都會接到一樣的提示。”

    “好的,說吧,我听著呢。”

    阿奴比斯的聲音道︰“從這里開始你多了一個選擇。你可以選擇繼續向前按照一般的任務過程到達目的地,或者去取一件任務獎勵,然後從另外一條道路到達終點。當然,你拿到獎勵後返回這里按照普通任務流程完成也是可以的,但是我要告訴你這是最糟糕的選擇,因為它是最費時間的路線。”

    “一般路線和拿獎勵的路線有什麼區別?”

    “區別很多,可謂無處不在。兩個路線遇到的阻礙在順序、種類和數量上都不同,但是一般路線相對簡單一些。獎勵路線雖然實際距離比普通路線還要短一些,但難度也相對增加,所以反而要更多時間才能完成。不過獎勵路線之所以稱為獎勵路線,就在于完成他可以拿到額外的獎勵。雖然現在不能告訴你具體是什麼,但絕對是很棒的獎勵。”阿奴比斯說完打了個響指,地面上突然升起了一個石門,從這里可以看到一條向下的地道。“這就是獎勵路線的入口,一旦你走進去,指向球指出的方向將自動跳轉到獎勵路線的路線圖上,如果你不想要獎勵路線,那就按照現在的方向直接向前就可以了。那麼,選擇權交給你,好自為之吧。”

    阿奴比斯的意識退回了測試開始的地方,然後看著畫面中的我道︰“就看這一下了!”

    畫面中的我看了看遠方的山脈,然後又看了看地道,最後居然毫不猶豫的沖入了地道。這邊觀看的神靈幾乎同時慘叫了起來。特圖失望的道︰“這下完蛋了!”

    科荷普拉也道︰“看來我們不得不想別的辦法了,或者希望剩下的人員中有能合格的人出現。”

    阿奴比斯道︰“我看也不用直接放棄。”

    “你有什麼想法嗎?”科荷普拉問道。

    阿奴比斯道︰“說不定他來的及呢?”

    “怎麼可能?”科荷普拉問道︰“路程只短一公里不到,但是這一路的險要關卡起碼十倍于正常路線,能來及他就真的是超人了。”

    “說不定奇跡會出現的。”阿奴比斯肯定的道。

    進入地道的我可不知道阿奴比斯他們正在為了我而爭吵,此時我正一邊深入地道一邊想著到底會是什麼獎勵。前幾場預選賽的獎勵都不錯,這個正規測試的第一關,想來獎勵也不會太糟糕。

    地道到不是很深,走了沒多遠就感覺溫度成直線下降,不多時前面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我所站的地方是位于一處懸崖上的突出部,看起來像個陽台一樣。這個石頭平台下面是萬丈深淵,完全看不到底,而且這里也一樣具備禁空特性。平台上除了我走上來的那個入口之外只有一道像滑梯一樣的冰雪通道。這個通道從平台上一直延伸出去,一直連接到遠方看不見的地方。

    看來這個通道是唯一能走的通道了,不過其危險性也確實夠高的。一來冰通道完全是懸空的,下面沒有支撐物,二來這個通道實在太狹窄了,寬度不足一尺。這麼狹窄的寬度,居然還有這麼長的距離,更糟糕的是它是由冰組成的。本來一尺寬就夠危險了,還要在冰上行走,不危險才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