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高級雇員



    “不管怎麼說給我們加隔音屏障,我先下去看看再說。”我對金幣說著。

    “可我不會隔音屏障。”金幣一句話我們全定住了。“這又不能怪我。我是道士又不是法師!”

    “沒關系,我還有替補方案。”打開鳳龍空間放出夜月,然後交代了一下她的任務。夜月點點頭,然後把臉湊到我的側面。她的目鏡一閃,我的耳朵及周邊一小塊區域立即石化。夜月迅速繞到另一邊再次石化我的另外一支耳朵,然後向冰冰靠了過去。“既然沒有隔音屏障就先把耳朵部分做個局部石化,變成石頭就沒有听力了,不會受那該死的魔音影響。”

    冰冰她們一听立刻就明白過來了,主動配合夜月迅速石化,只有水晶火焰和水晶公主對夜月這樣的大型人形魔寵有些不適應。高等類人形魔獸很罕見,不是所有玩家都能見到的。

    石化結束後我又把夜月收了起來,然後帶著大家走下樓梯。耳朵被石化之後有個很麻煩的問題就是走路時無法控制平衡,老是感覺向一個方向歪,而具體歪向哪一邊取決于左右耳的石化面積。夜月畢竟不是電子儀器,石化面積的控制並不穩定,所以不大可能左右平衡。人類的平衡機構中耳朵起到很大作用,現在耳朵被石化之後,感覺就像走在棉花上。

    走下樓梯的過程中順便適應了一下平衡感,到達下層之後才明白為什麼剛才下來那次我的喊聲沒能阻止那討厭的魔音。因為下面這個洞是個巨大的地穴空間,其內的空間寬敞無比。那個發出噪音的人距離洞口起碼有三五百米,他隨身帶著擴音器,聲音當然能布滿整個空間,我的喊聲卻沒那麼大。

    真紅她們下來之後和我一起躲到了一段倒地的石筍後面仔細觀察了一下內部的情況。

    現成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三個群體。第一群體是一只身高三米多,身形有些像蜥蜴,但是可以直立行走的生物。從他岩石一般的表皮判斷,這大概就是那只地魔。他的後面還有幾個小妖怪,不過全都躺在地上,而且一個個全都口吐白沫,看起來是被活活吵死的。

    妖怪對面還站著兩群玩家,由于分的比較開,所以一眼就能判斷出來他們不是一伙的。這兩群玩家之中有一群人數比較少,一共只有四個人,三男一女,但是看起來他們四個反到是這里最強勢的一群。另外一群一共十七人,我掃了一眼利馬就鎖定了站在後排的兩個美女。

    金幣拿著資料文件展開,對了下魔法照片再看看人。“目標確認。”

    “就是她們兩個嗎?”水晶公主小聲的問我。

    “應該沒錯。看她們抱著的樂器,那東西很少見的,搞錯的可能性不大。”

    水晶公主感嘆著︰“幸虧我有空間戒指,不然也得像她們一樣成天抱著樂器了。”

    冰凌道︰“你那管風琴跟座小山一樣,你當自己是女泰坦啊?”

    真紅指了一下那個十七人隊伍中最前面的一個男子。這個家伙手里拿著一支鋼絲琴弓和一根水晶管,正像拉小提琴一樣把水晶管頂在肩膀上用鋼絲琴弓拉著,那可怕的魔音就是這個該死的噪音制造機發出的。看那個男人居然還一臉的陶醉,可惜現場除了他,其他人都已經一副快要吐了的表情。也虧這幫人定力好,要是我早就瘋了。

    “該我們出場了。”金幣率先跳了出去,我本來還打算再觀察一下現場的局勢,可是她都出去了,我再藏著也不好。

    我們剛出來就被發現了,大家的目光都轉了過來,但是那個惡心男人的音樂依然不停,仿佛還拉的更起勁了。對面那隊四個組中唯一的漂亮mm正在不斷的用眼楮暗示我幫忙,而地魔的眼楮里卻是一種即將解脫的釋然。雖然表情詭異,但是他們的身體更詭異。都怪金幣太著急,再觀察一會我肯定會發現現場的人實際上已經都被定住了。

    剛才我還覺得奇怪,這些人擺個造型站一圈也不打,卻都在這里圍著听音樂。要是那男人演奏的確實美妙,听也就听了,可是這麼惡心的噪音他們還硬頂著,就可見其中問題了。現在都明白了。這些人不是想听音樂,而是根本動不了。

    我後面幾位也同時發現了問題,因為隨著距離接近,我們已經明顯注意到行動受阻的感覺,仿佛在水里走路那樣有很大的阻力。看來石化自己的耳朵僅僅能消除那種難听的聲音,但對魔法效果沒有任何用處。那個男人搞出的聲響,並非單純難听的魔音,那是正宗能引發魔法的魔法之音,只是聲音過于那听了一些。

    冰冰反應迅速的的一邊走一邊把笛子抽了出來,在手上漂亮的轉了一圈後湊到嘴邊。一陣悠揚清麗的音樂立即響了起來,仿若實質的阻力突然間消失了。阻力一消失,現場立刻亂套。三方人中處那個男人自己之外,全都立即開始轉身嘔吐。男人發現魔法效果被破,立刻停止了演奏。他對著我們喊了什麼,搞的我一愣。趕緊召喚出夜月。

    那個男人緊張的後退了一步,其他人卻還忙著嘔吐沒空管我們。

    夜月在我的耳邊輕輕一吻,听覺瞬間恢復。之後夜月又去為其他人解除石化,水晶公主比較靦腆,雖然都是女性,還是被夜月搞的面紅耳赤。

    那個男人看向我們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也重新打量了一下他。這個家伙一身白色布衣,背上還背著柄劍,看起來像個道士,不過手里的樂器實在是殺傷力太大,看旁邊那群人吐到現在就清楚了。他的長相乍看挺帥,但是越仔細看越覺得不舒服,甚至有點惡心。

    “問你話呢,聾了嗎?”這個家伙囂張的對我喊著。

    啪。超級清脆的一巴掌,那個家伙被打的原地轉了三圈才摔倒在地。夜月的身體橫在我和他之間,緊盯著這個家伙。他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幾乎立刻凶悍的沖了上來,但是跑了兩步就突然向前撲倒,接著整個人被向後拖了出去倒吊了起來。夜月的大尾巴卷著他的雙腳,把他倒掛在空中搖了搖。“對我的主人說話要客氣點。”

    那個家伙絲毫沒有接受教訓,立刻從背行抽出了那柄青劍,揮劍就刺向了夜月的尾巴。啪。一道閃電從金幣的掌心打出,正中那家伙的手腕,他的劍立刻被打飛了出去。夜月卷著他的腳把他悠起來猛的甩了出去。轟的一聲撞倒了一根石筍才摔在地上,立刻就噴了一大口血。

    男子身後的隊伍中一個肌肉男抽出了自己的劍準備沖上來,但是被他身邊的美女一把拉住了。“高手。”

    我這個時候才注意到原來大家都吐好了,只不過看起來都比較狼狽,而且一個個都是臉色發青,跟中毒了一樣。

    摔在地上的男子從地上滾了起來,指著我氣憤的叫著;“你……你……”他突然轉頭看向那些人。“還傻站著干什麼?給我上啊?”

    站在前面的另外一個長相一般,但是看起來很憨厚的玩家為難的道︰“可是老板,他是紫日啊!”

    “我管他是紅日黑日。今天你們日不死他,回去我日死你們。”

    那個被我們選中的名叫明鏡的女孩子走出來道︰“可是我們打不過他啊!”

    “你們這麼多人還對付不了他們這幾個嗎?你爸的醫療費不想要了是怎麼著?”

    女孩緊咬著下唇,最後還是轉身站到了我和那個家伙之間,其他幾個人也都走了過來站到了我們中間。最開始拉住那個肌肉男的女玩家對我們道︰“我們知道你是誰,也知道我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們有我們的困難,今天只好得罪了。”她說完向前一揮手。“上。”

    “大姐?真的要打嗎?”那個很老實的男子問道。女人沒回答,而是看了他一眼,男子無奈的點點頭。“好吧!我明白了!”

    清心迅速把自己的古箏橫過來,古箏下面彈出兩個支腿支撐在地面上,她半跪著蹲在了古箏前,雙手在琴弦上一按,向兩邊輕撫到邊沿,然後雙手回到中間的弦上,輕輕一按。嗡……一聲簡單的顫音。轟的一聲我身邊一根石筍當場爆炸,嚇了我一跳。

    金幣先叫了出來。“我靠,這丫頭是攻擊型樂手。”

    青心的第二個音符還沒出來,明鏡的琵琶已經彈了起來。一個清脆的起始音馬上就在她身邊形成了一個藍色的魔力旋渦,表面上好象沒什麼威力,但是旋渦里卻突然飛出十幾個旋轉著的飛刃。這些小飛刃沒半月那麼大,轉起來之後直徑也不過才十幾厘米,但是十多個這種小東西漫天飛舞也不是好玩的。她忽然彈出了一個強音,飛刃像是听到了命令一樣全都向我們沖了過來。

    “閃電掌。”真紅擋在了我們身前,我只感覺到一片紅影飛舞,十多個飛刃幾乎都被擋了下來,不過她卻突然叫了起來。“糟,漏了一個!”

    “我來。”水晶火焰跳過來用手里的音刃擋了一下。當,一聲脆響中空中爆出一團火星,飛刃被打飛了出去直插進了地面。

    明鏡迅速改變了琵琶的節奏,被真紅擋住的飛刃全都重新飛了起來向回飛了出去,但是被水晶火焰打入地面的那個飛刃卻稍微慢了一點,因為插的太深一時飛不出來。明鏡也注意到了這個情況,轉過方向對準這邊加強了樂器的節奏。就在那個飛刃快要飛出來的時候真紅突然從半空落下來,一拳砸在飛刃上。“休想。”

    轟的一聲悶響,地面整個晃了一下。真紅的千斤拳臂在國器完全成套之後輔助力量加成是3噸,加上真紅的自身屬性,單臂擊打力的基礎值就有四噸半。這一拳不但飛刃沒能飛起來,反而被拍入了更深的地下。不過這拳好象用的力氣太大了點,真紅一拳下去飛刃進地面了不算,她的拳頭也一下進入半截,到胳膊肘都插入了地面下。

    真紅本來沒當回事,剛想往上拔,忽然听到 的一聲岩石崩裂聲。地面上居然出現了一道大裂縫,兩端延伸出來好幾米遠。真紅愣在了原地。對面那個肌肉男沒注意到地面上的裂縫,還以為對方拳頭卡住了,想趁機佔便宜。看到他走過來,真紅連忙把手拔出來向他搖了起來︰“別過來!”拳頭拔出來真紅也想起來不好,本能反應害死人啊!她不該把拳頭拔出來的。

    地面上的裂縫瞬間擴大,並且向周圍分散出了一個巨大的蛛網紋布滿了整個地面。那個肌肉男剛踏出一腳就發現不對,但是他一退後反而造成了更大的震動。地穴內的大家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地面上轟的一聲,伴隨著慘叫聲整個地面都坍塌了。

    塌方來的太突然,大家都沒來及反應就被翻倒的岩石砸了下去。本來我還可以飛起來的,但是震動把洞頂都給震塌了,大量的岩石掉了下來,我剛展開翅膀就被一塊跟小汽車那麼大的岩石砸了下去。

    真紅把比較脆弱的冰冰拉到了身邊,一塊幾十噸重的巨石猛然砸了下來。她雙臂一托,竟然接住了那塊岩石,然後猛然向上一頂,把岩石扔了出去。夜月按照我的要求跑過去用身體把水晶火焰和水晶公主包圍在了中間,魔寵的防御力通常都比玩家高,她來擋至少比直接命中兩個沒防御力的音樂人員要好的多,況且她的劍技一流,大塊的岩石都可以直接切碎,剩下的小岩石也構不成多大傷害。剩下一個冰凌被我保護在身下,剛才起飛的時候本打算帶著她飛起來的,但是被砸了下來,好在她沒受傷。金幣雖然沒人保護,但是她也用不到,此時就數她最愜意,居然頂著個渾天罩在掉落的岩石之間蹦來跳去。

    雖然保護很周到,但塌方結束的時候我們都沒埋了。洞內空氣不流通,煙塵久久不散。整個洞底已經向下方整體下落了三十多米,而上方的洞頂也坍塌了好大一片,形成了一個深井。井底的碎石亂七八糟的堆疊在一起,一個人影也看不到。忽然煙塵中紅光一閃,一個低窪處的岩石直接變成了碎片四下飛散。夜月從里面站了起來,她的尾巴一卷,水晶公主和水晶火焰都被拉上了地面。

    “咳咳咳……好多灰!”水晶公主被嗆的直咳嗽。

    旁邊的地面上一堆岩石忽然閃亮起金色光芒,接著它們自動飛了起來。這些岩石慢慢的漂浮到半空中,然後向側面飛開一段距離才落地。金幣從下面的洞內升了上來,她的身上一點灰塵都沒粘到,一個金色的光罩把她保護的非常好。

    “哇,怎麼搞成這樣啦?”金幣手指一彈︰“開。”上方像出現了一部吸塵器一般,灰塵瞬間被抽的干干淨淨。“咦?你們看到真紅了嗎?”金幣注意到了夜月她們三個。

    轟。她們身邊不遠處一塊巨岩突然升了起來,真紅出現在岩石下面,她正雙手托舉著這塊岩石。用力向旁邊一扔,岩石轟隆一聲落在了別的地方。真紅縱身跳了出來,然後轉身把冰冰從下面拉了上來。“你們都沒事吧?紫日呢?”

    “我在這邊!真紅,麻煩你下次扔東西看清楚再扔好不好?”真紅她們回頭只看見我正好從剛剛真紅扔的那塊石頭下面爬出來。

    冰凌跟著我爬了出來。“真紅你真暴力,差點被你害死!”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在下面。”

    “我不是說你扔的石頭,我是說你居然把地面打塌了!”

    “我還以為下面是實心的呢!誰想到一拳下去就打穿了!我也沒敢用多大勁啊!真是不結實!”

    我出來拍拍身上的灰塵,四下看了看。“這下麻煩了。那兩位小姐不會被砸死了吧?我要的是活人不是尸體!”

    “試試招魂術。”金幣提議道。

    “其實我有個辦法不錯。”真紅舉起一個拳頭猛的砸向地面。“超級震波。”

    發現真紅想干什麼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轟的一聲整個地面上的岩石全被震成了粉末,地面瞬間又向下坍塌了一大截,這是因為岩石被震碎之後空隙沒有了,所以整體體積縮小了不少。岩石都變成了石灰粉,不是那種白石灰,而是真正的石頭形成的灰粉。

    我驚訝的看向紅月︰“雖然石粉比大塊的岩石要安全一些,不過下面那些人還沒出來的情況下你就……?是不是太危險了?”

    “我靠,哪個混蛋干的?想謀殺啊?”一個渾身雪白的人從石灰中跳了出來,由于本來就不熟,又糊了層白粉,我實在搞不清楚這個人是誰。

    那個人還沒說完,忽然他的腳下地面整個被掀飛,一個大怪物爬了出來。“都不想活啦?誰敢在我的洞府里搞破壞?”那個怪物好象突然注意到了現場狀況。“哇,這是怎麼回事啊?我的洞府啊!誰干的?我要殺了他!”

    “讓你們殺個人不用這樣吧?”石灰中又冒出來一個人,這個我到是認出來了,就是一開始制造噪音的那家伙。他的惡心聲音比較好認。

    “我靠,差點被活埋了!”周圍突然之間塵土飛揚,好多人接二連三的爬了出來。突然從上面掉下來是不假,不過居然沒一個人掛掉的。

    那個惡心男人看人都出來了,立刻叫了起來。“誰把那家伙給我干掉,這個月我加他三萬塊工資。”

    听了這家伙的話我反而笑了起來。“清心和明鏡兩位小姐在哪呢?”

    一道空間門突然打開,兩個人居然還拉著另外一個女孩子一起從里面走了出來,身上一點灰都沒沾到。“干什麼?”

    “不錯嗎!很有實力。”我點點頭。“我們今天是特地來在你們兩位的。”

    “找我們的?”明鏡指著自己問道。

    其他人也都好奇的看著我等待我的解答。“先讓我確認一些東西好嗎?听你們的對話,兩位好象是這個人的雇員是嗎?”

    清心點點頭。“有什麼問題嗎?”

    我笑了起來︰“既然如此就好說了。我出更高的價格,你們給我干活吧?如果你們之間存在協議之類的東西,違約賠償我幫你們解決。”像他們這樣的小行會,一般都是互相認識的同學或現實中的鄰居同事之類的人組成的一個小團體,因為大家都是熟人才湊在一起,內部比較團結。開始我還擔心她們兩個不會離開自己的小行會,但是現在不用擔心了。既然是花錢請的人,那麼價高者得就可以了。

    清心猶豫了一下,但是明鏡回答的很迅速。“你在和我們開玩笑嗎?知道我們每個月的工資是多少嗎?”

    “說說看。”

    “喂喂,你們是打算和這個家伙討價還價嗎?”地上的那個惡心男站了起來。“你們以為現在工作很好找嗎?一個月一萬塊人民幣的工資,只要陪我玩游戲就可以,這可是有無數人求我給他們的工作啊!你們今天真的很過分,再和他多說一句話,不管怎樣我也不會再雇你們了。你們就準備上街乞討吧!”

    “月薪一萬是嗎?”我很平靜的道︰“兩位肯加入我的話,我在游戲里開給你們開每月兩千水晶幣的工資。怎麼樣?這可是相當于翻倍了。”2050年之後國內發達地區人均收入就已經達到九千了,一萬也算不上多高。

    清心伸出一根手指道︰“追加一個條件。”

    “說。”

    “我們十六人以相同條件一起聘用。”

    “清心你別管我們了。”和她們兩個一起從空間門里出來的那個女孩道︰“你和明鏡姐家里都需要錢,有好機會就去吧!別讓我們拖累你。”

    我向前一步道︰“如果要十六人一起聘用的話,他們十四個人只能開每月一千水晶幣。”

    不等清心說話那第三個女孩已經率先道︰“我們同意了,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老板了。”

    那個變態男非常讓人不舒服,雖然工資相同,但是他們當然更願意跟著我干,何況他們也不想拖累清心和明鏡。對我來說這點錢是小問題,清心和明鏡的價值絕對值回那些人的工資,就算那些人完全是廢物也無所謂,有清心和明鏡在就可以了。

    十六個人集體轉會,那個變態男的行會也被系統強制解散了。系統要求一個行會至少要有兩名玩家,現在變態男就自己一個玩家,數量不夠基本線,被迫強制解散行會。為此他還發瘋一樣沖上來想找我們麻煩,結果很悲慘的被夜月當成了棒球一尾巴打飛出了地穴消失在茫茫天際。

    地魔這個妖怪本來是另外那個四人組的任務,變態男的行會根本就是接錯了任務,我手里的任務因為對方行會解散也成了報廢任務。把怪物留給那四個玩家解決我們則直接返回艾辛格。

    一路上搞清楚了他們這十六人的大致情況。他們好象都是一群比較缺錢的人,原因則各不相同。他們全都是看到了那個變態男的招工廣告才加入的,目標當然是錢。當初跟這個家伙進游戲時清心和明鏡實際上根本就不會玩游戲,而就是因為她們兩個之前沒玩過游戲才會選了個魔音師職業,要是老玩家很少會選這種職業。她們兩個都是學藝術專業的,魔音師剛好對她們的專業,所以之後發展很快,至于我怎麼知道她們兩個的,她們覺得很奇怪。畢竟她們雖然實力還算不錯,卻並沒有到達名人的地步,能找到她們可不容易。

    另外那十四人在我的詢問後發現實力都還不錯,也算值回他們的工資了。因為他們都不是玩音樂的,我把他們都交給了紅月安排。這些人可是拿工資的,算是職業玩家了,任務方面自然不用跟他們客氣。

    讓真紅和金幣各忙各的去之後,我帶著剩下的六位音樂美女到了會議室。“現在有個重要的事情通知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