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天知地知我就知



    “好象是什麼機關被我們啟動了。”

    凌的回答使我們都立刻退到了大殿門口,至少萬一出事我們還來得及跑開,不過這震動很快就停了,大殿內也沒有任何情況發生,反到是系統提示先響了起來。

    “恭喜玩家紫日完成挑戰任務,天地碑雙雙就位,現在請先完成天地碑啟動過程,之後將進行系統獎勵。”

    “等下。這碑要怎麼啟動?剛才那不是啟動嗎?”

    “啟動天地碑需要使用特殊方法,具體操作方式已經有暗示存在,本系統不能代為回答。三十分鐘後如玩家依然無法解開迷題,本系統將直接開始頒發獎勵,玩家將無法獲得額外獎勵。”

    提示一結束系統就再也不對我的問題做出任何回應,我只能和魔寵們回到大殿內開始研究那些石碑。系統提示說這里有暗示,可是我把所有的東西都研究了一遍,就是找不到到底哪里算是暗示。

    凌忽然道︰“暗示不一定就是藏在暗處的提示,我們亂翻東西也不一定有用。”

    “那你的意思是?”

    “所謂的暗示可能就在這上面。”凌指的是三大護國神獸雕像下面的基座。這東西的正面到是寫滿了文字,如果暗示真的藏在這里那到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既然想弄清楚這東西到底是不是就是系統提到的暗示,那就得先把文字翻譯出來。鼎文雖然也算漢字,但這東西純粹就是為了祭祀而特別設計的文字,每個字都比畫繁多,比繁體字還要繁體字,而且也不像現在的字體由什麼撇捺橫折組成,這種文字的線條被抽象化的很嚴重,需要聯系前後文連猜帶蒙才能搞清楚大概意思。我和那些已經有了現實中**的魔寵都接受過思維植入,所以各方面的知識都很全面。大家湊在一起花了十來分鐘就把全文給翻譯了出來。

    這基座上的文字似乎是一個小故事,內容大致就是盤古開天闢地的那些事情,其中還提到了女媧造人的內容,但是不管怎麼排列組合也找不到隱藏的意思,更糟糕的是我們到現在都不敢確定這個一定就是那個暗示的內容,萬一它不是我們就等于白在這上面浪費時間了。

    最終我不得不把魔寵和召喚生物們分成好幾撥分頭工作,這樣好歹能最大限度的利用人力資源。俗話說人多力量大,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我帶著這麼多召喚生物幾乎是以平方厘米為單位的逐人分工,很快提示就被找到了,而且那個所謂的提示簡直能把人氣暈過去。要不是其中一個麒麟武士湊巧發現了那尊隱藏在房梁上的雕塑,我們險些就錯過去了。

    之前我就說過,這個大殿里到處都是雕塑,雖然沒有四聖獸和三大護國神獸的雕塑那麼大,但這些一尺到兩米大小不等的雕塑卻到處都是。房梁上的這尊也是類似的眾多雕塑之一,唯一和其他雕塑不同的就是這個雕塑是屬于人類的。大殿各個角落里的這些雕塑全都是各種妖魔鬼怪和神獸,唯有這尊是個人。至于那所謂的提示就是這個胖小子手里的東西。雕塑中的胖娃娃手里提著個籃子,而籃子里則裝了一籃子柿子。以中國人借同音字的習慣,這個提著柿子的小孩就應該被理解為“提示”。

    凌看到這個小雕塑之後立刻抱怨了起來。“真是的,沒想到提示居然在這里,難怪我們扒在這碑文上翻譯了半天也找不到排列組合的規律!原來它們根本就不包含任何別的意思。”

    小純把那個雕塑拿在手里看了半天才問道︰“雖然你們都說這是提示,可它到底在提示什麼呢?”

    “這只是提示的提示,真正的提示應該在它里面。”我上去就是一劍,白光一閃,石像從中間斷成了兩截。然而結果卻讓我傻眼了。“為什麼會沒有?”我趕緊把石像搶過來扔在地上,上去幾十劍,然後石像變成了一堆石頭渣子。

    “看來不能這麼理解。”凌托著下巴思索了起來。“如果說提示不在雕像內部,那就是說雕塑本身就是提示。一個人提著柿子,這能說明什麼呢?”

    小龍女忽然猛的一拍腦袋。“我想起來了。”

    “你想明白了嗎?快說說看。”

    “其實提示很簡單,只是我們把事情給想復雜了。這所謂的提示就是人。”

    “人?”

    “你們看。這最後一級基座內有五行,有兩儀,有四相,有八卦,夜就是說其中包含天地萬物之理法,單獨獨把萬物之靈給弄掉了。而這提著柿子的不是任何神獸妖魔,卻是個人類,所以說提示就是人。”

    “听起來似乎有點道理。那我們就找個人站上去試試。”

    凌拍了拍我︰“說到人,我們這里好象一個也沒有啊?”

    我一下就被講傻掉了。我的召喚生物確實不少,但還就真的是一個人類都沒有,連我自己都是天魔族,後來還混了狼人和吸血鬼的血統進來,怎麼算也不是人族。“對了,可以找行會里的人嗎!”我趕緊啟動了愛之環。“玫瑰。你現在在哪?”

    “艾辛格,怎麼啦?”

    “幫我找個人族。”

    “人族?什麼樣的都行嗎?你要干什麼?”

    “我要啟動一個機關,需要一個人類到祭壇上去。”

    “難道是要用人祭天?那就不能用玩家了!萬一出問題把人家等級搞沒了就完蛋了。”

    “npc也行啊!”

    “可我這沒有啊!”

    “什麼?”

    “你別激動啊!我這里確實沒有。”

    “怎麼可能?艾辛格怎麼會沒有人族npc?難道艾辛格的一千多萬npc都是異類?”

    軍神的聲音突然從愛之環里插了進來。“很不幸,你說的沒錯,而且這也要怪你自己。艾辛格的行會npc超過六成都是天庭的天兵,他們屬于亞神兵,不是人類。剩余四成中亡靈佔了三成,還有不到一成的份額中大部分是人形魔獸,還有些精靈、矮人什麼的,可就是沒有人類。”

    “那自由npc呢?我這個任務不一定要本行會的npc的。”

    “本城自由npc數量約為一千七百多萬,其中九成以上是亡靈,剩余人員中最接近人類的只有十幾個半精靈。純正的人類血統一個也沒有。”

    “怎麼會這樣?”

    玫瑰的聲音再次出現。“別急,我可以馬上去別的城市幫你調一個過來。可是要怎麼送到你那里呢?”

    “把人傳送到流霜城的傳送點,我派人去接。”

    “三分鐘之內送到。”

    “好的。”我切斷聯系後趕緊對飛鳥和晶晶道︰“晶晶你騎飛鳥過去,地點你听到了?”

    “听到了,我這就去。”

    系統只給了我三十分鐘解迷時間,之前找機關就耽誤了十幾分鐘,現在時間也只剩十分鐘多一點,晶晶這一去一會可能又要**分鐘,最後只能剩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萬一解迷方法不對,大概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

    還算好,晶晶回來的很快,手里還提著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人族npc小姑娘。我現在也沒空管帶來的是什麼人了,直接讓晶晶把她帶到基座上去放好。晶晶提著小姑娘剛上到基座上就看到兩側的兩儀鏡上分別射出一道白光將小姑娘照住,然後小姑娘就突然失去了重量一般漂浮了起來。

    “晶晶,退回來。”

    “哦。”晶晶連忙跳了下來。

    只見那個小姑娘慢慢升高移動到了最後那排基座的正中間,跟著前方的兩塊碑突然再次震動了起來,然後兩面碑上各射出一道光芒,分別擊中了兩塊兩儀鏡。第三基座下的五行元素球突然從基座內飛了起來,然後圍著那個人族小姑娘旋轉了起來。

    機關進行到這個時候台上的小女孩卻突然嚇的大聲哭了起來。她只是個自由npc,而且非常的普通,之所以被送到這邊,完全是為了一枚水晶幣的報酬,可是她哪見過這種陣仗,當場被嚇的哭了起來。不過雖然她哭的很可憐,我卻不可能去幫她,因為此時她就是這一串機關的核心,不動她她可能還沒事,萬一把她拽出來還指不定會發生什麼呢!

    就在小姑娘的哭聲中,五個元素球忽然解體,跟著變成了五個美麗的仙女,只是材質依然是那五種元素,唯一的區別就是小姑娘停止了哭泣。五位仙女一起圍著小姑娘轉了幾圈,跟著突然逐個撞向小姑娘並和她融為了一體。在五大元素和體完成後,前方兩座碑突然再次一亮,又發出了更強的光束。後方的基座也跟著一閃,那四枚四相珠突然從基座四角浮了起來,跟著一面金色的八卦陣也從基座下浮了起來。

    八卦陣在空中一翻,把正面對準了我們。四枚四相珠迅速飛了上去瓖嵌到了八卦陣上的四個點,最後兩儀鏡突然再次一亮,小姑娘和五大元素和體後的那個仙女造型突然和後方的八卦陣合並,接著光芒再次一閃,一座巍峨的黑色石碑突然出現在了第三層基座上。

    “皇……天……後……土!這難道就是天庭所說的皇天後土碑?”

    立在我們面前的這座巨碑正面確實寫著皇天後土的字樣,但它卻不是實體。這整塊碑都是由元素組成的幻象,盡管立在那里,卻有種飄忽的感覺。從這邊看過去,碑身為黑色,看起來像石頭,並不反光。碑身正面的文字是由紅色的火焰組成,而且顏色艷麗的像用血寫成的一樣,而碑身的其他地方則被一層金色的火焰所包裹,看起來非常的威嚴。

    如此華麗的巨碑上除了它自己的名字之外什麼都沒有,實在是讓人奇怪,可就在我們感到疑惑不解的時候,突然碑身再次一亮,碑身正面的文字突然消失了。巨大的碑身中間突然出現了一個帶著淡淡波紋的區域,仿佛水面一樣。通過這個區域我們可以看到其中印出了一些畫面,就像電視一樣。

    “這不是鬼手信長嗎?”凌最先認出了畫面中出現的人。

    “在和他說話的那幾個人是誰?”公主問道。

    凌道︰“正對我們的那個不認識,旁邊那個背槍的是槍神,後面背對我們的這個好象在哪見過,但是看背影一時有點想不起來。”

    “是影舞者。”小純忽然叫了起來。“就是以前老和我們作對的那個中國玩家。好象他以前叫刀大殺人多,後來被逼刪號重練的新號就是這個影舞者。他還有個光明聯盟,是中國境內最大的一股親日力量。”

    “照這麼看來這四個都是我們的敵人了!”

    “要是能听到他們在說什麼就好了。”夜月抱怨著。

    仿佛是听到了夜月的抱怨,周圍突然出現了四個人交談的聲音。

    “槍神,你被紫日打的那麼慘,難道不想報仇?”這是影舞者在勸說槍神。

    鬼手信長也跟著附和起來。“槍神閣下怎麼說也是美利堅合眾國的代表人物,像這樣被紫日騎在頭上,難道你不覺得憋氣嗎?”

    槍神坐在石凳上仿佛絲毫不在意的回答著︰“我們美國的思維你們亞洲人是不能理解的。”

    “我們有什麼不能理解的?”影舞者很著急的追問道。

    “第一,我們不計較誰比誰高出多少。紫日打敗了我,那說明他實力比我強。我要做的就是在提高自己的同時盡量打壓對手,但這個打壓方式絕對不能影響到我自己的提高。用中國人的話來說,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我們是不會干的。第二,你們似乎搞錯了我和紫日之間的關系。”

    “你們能有什麼關系?”說話的是正對我們的那個家伙,只是我們並不認識這個東方人,不過從他的語言上可以判斷出這是個韓國玩家。

    “我們的關系就是對手。”槍神說的很認真,但鬼手信長和影舞者他們三個卻都是一臉的不可理解。槍神看他們這樣的表情立刻又補充道︰“對手不一定就是要至對方于死地,有時候對手也是有利用價值的。既然你們把我請來這里,我也不和你們說繞彎話了。明白告訴你們,紫日確實是我的敵人,但和他打,我們聖槍聯盟可以找到自己的缺點,而且越打越強。這個對手可以激勵我們不斷前進,雖然被壓在下面確實讓我很不舒服,但我遲早會爬上去把紫日踩在腳下。至于你們,只會讓我和我的行會越來越爛,最後淪為二流三流行會。和獅子戰斗,即使失敗了,我也依然是頭獅子,而且隨著戰斗經驗的累積,我還會越來越強。和你們這些膽小怕事的兔子為伍,遲早我也會變成一只溫順的兔子。很抱歉我的目光暫時還沒短淺到那個地步。”

    “你……!”鬼手信長當時就拍桌子站了起來。

    槍神依然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坐在那里。“老實說你們從一開始就不該找我,我們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單純的戰術計劃你們可以找我合作,戰略結盟就不要找我了,我沒興趣。”槍神說完也不等他們翻臉,直接就站起來轉身走了出去。畫面中的那個房間中只剩下了三個氣的快爆炸的家伙在那里不知道該找誰發火。

    艾美尼斯看到這里居然看的笑了起來。“哈哈,沒想到打了這麼多次,槍神和我們的關系居然比和鬼手信長他們還要好。”

    凌搖了搖腦袋。“這不是槍神和我們關系好壞的問題,而是槍神很聰明。他知道逆境可以磨練人的意志,而且他也做的很好。聖槍聯盟和我們戰斗了這麼多次,確實沒有被打趴下,反而越來越強。”

    我也贊同的拍了拍凌的肩膀。“凌說的很對。我們行會從第一次和聖槍聯盟交手到現在,實力已經膨脹了無數倍,然而我們和聖槍聯盟的實力對比卻依然沒怎麼變化。這說明什麼?這說明聖槍聯盟的實力增長速度和我們不相上下。我們在變強,他們也在變強,根本沒有被戰爭拖跨,反而越來越有經驗,越來越強大。”

    小龍女也認真的道︰“鬼手信長和那個影舞者都一樣,目光太短淺,可能這和他們的偏執狂性格有關。他們的勢力在和我們的戰爭中不但沒有提高,反而越打越爛。想當初影舞者還是刀大殺人多的時候幾乎可以和我們正面對陣,如今卻淪落成了流亡行會的會長,連我們行會的二線玩家都打不過。鬼手信長也差不多,最早還是松本正賀領導日本玩家的時候他們比我們的實力還要強很多,我們當時也只能借助國戰系統沒有開放,他們無法大面積參戰的情況去騷擾他們,而如今卻變成了我們可以完全壓制他們的實力。這個變化就是雙方的出發點不同造成的。槍神每戰之後總想著強化自身,而他們卻想著怎麼削弱我們。”

    凌總結道︰“事實證明與其成天想著如何讓敵人變弱,還不如專心研究怎麼讓自己更快的變強。”

    “這麼說來槍神的反應其實應該說是很正常才對。”艾美尼斯說道。

    “等等,別吵,看看鬼手信長他們還要商量什麼。”

    皇天後土碑上的畫面發生了變化。槍神離開了那個密談的房間之後外面又走進來一個人,只是我們都不認識這個家伙。那個家伙在槍神之間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然後看了看門外,直到另外一個白人從門口把頭伸進來點了點之後他才回頭對鬼手信長他們問道︰“怎麼樣?他沒答應吧?”

    “還真讓你猜對了。”那個我們不認識的韓國人開口說道︰“槍神並不願意和我們發生戰略級別的合作,他說我們道不同。”

    “其實我也覺得我們確實是道不同。”說話的還是這個白人。“槍神在我們國家怎麼說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即使敗在紫日手下他也還是高手,但你們需要明白一點。你們日本人在我們美國人的心中甚至還不如中國人地位高。”看到鬼手信長要說話那個家伙立刻搶先道︰“別激動,我說的這也是事實。雖然美國人一直把中國人當成一個威脅來看待,但就評價上我們美國人還是很看重中國人的,至于你們日本人,表面上我們確實是盟友,關系走的也很近,但除了把你們當成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屏障之外美國人根本就看不起日本人。槍神和紫日開戰,不管是勝是敗都符合美國人的思想,這樣美國人就會把他看成是英雄,因為他在攻擊的是美國人認為的敵人。而一旦他宣布和你們合作,那情況就不一樣了。美國人會認為他和一幫不中用的人混在了一起,這對他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那你為什麼要和我們合作?”鬼手信長略帶憤怒的問道。

    “我和槍神不一樣。他的地位太高,用中國人的話說就是站在風口浪尖之上。處于他這個地位其實很尷尬,雖然很多事都能得到國民的支持,但一旦他犯了什麼錯誤,指責會和之前的支持一樣多到讓他頭疼的地步。公眾人物就是這樣,有利也有弊。至于我嗎……在美國並沒有多少人知道我的行會。雖然我們人權管理局實力不弱,但我們之前的行動一直很低調,只在最近才開始逐漸被外界知曉,所以我們並不是很在乎輿論問題。我們最需要的是實質上的支持,而不是單純的人氣。”

    “我大概是明白一點了。”那個韓國人忽然摸了三本資料出來分別扔給了其他三個人。“這是最近我們從樸銀那里搞來的東西,那幫白痴簡直都是豬腦子,中國人擺明了是在坑我們,他們居然還往坑里跳,我實在讓他們氣的沒辦法!”

    “哈哈,有了這東西你們韓國人的行會損失也不算白白浪費了,至少我們知道了冰霜玫瑰盟的第一手資料。”影舞者得意的翻著資料邊看邊贊揚著那個韓國人。

    鬼手信長邊翻邊道︰“我一直覺得冰霜玫瑰的很多行動都精確的可怕,現在看來之前我還是低估了他們的實力。你們看這里,他們在每次戰爭之前進行的兵力調動和物資調動幾乎都是正好的,也就是說他們從不會為一場戰爭投入任何一個不需要的士兵和任何一個不需要支出的銅板,如此可怕的計算能力,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誰在幫他們做戰爭預算?”

    “說起來這個到是非常的奇怪。”那個韓國人道︰“之前冰霜曾和我們韓國的一些親中勢力行會聯合打擊過美國行會和你們日本行會的登陸作戰,那個時候冰霜的計算能力其實已經相當可怕了,我們這邊參戰的人都說從來沒見過這種精確到單兵的指揮模式,整場戰爭簡直就像事先排練好的大型舞台劇,到哪一部該哪個敵人倒下根本都是在戰斗開始前就已經完全計算好了的,據說一些和樸銀走的很近的會長還看到過冰霜玫瑰盟關于戰役的提前預算報告,那上面居然連傷亡補給都已經提前列好了。說實話這些數據的計算量即使是台計算機都會死機的,他們覺對不可能用人腦算出來。”

    “不是人腦那就還是電腦。”影舞者道︰“也許……我只是說也許。冰霜可能存在著一種類似超級計算機的設備,這東西是一種行會裝備,其功能大約等于一台戰場指揮計算機。”

    “你們不用猜了。”那個美國人道︰“根據我們的內線報告,冰霜美國盟有個叫做軍神的家伙常年呆在一間裝備了特殊指揮儀器的房間里指揮著全行會的運做,而且據說他幾乎是不下線的,不管什麼時候聯系他他都在線,而且比電信服務台反應還要快。他們行會那麼多人,居然沒有誰說過請求他的指揮時有等待情況,也就是說這家伙能同時對幾萬人進行點對點的應答服務。這根本就不是人類所能做到的事情。我們的人分析後認為軍神這個玩家其實根本就不存在,它只是個代號,是紫日他們虛構出來用于保密的虛假人物。他的本體就應該是我們猜測的那台行會裝備,而且他的功能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強大而可怕的多。”

    “這麼說來我們這麼久以來一直是在和一台計算機在作戰?”影舞者張著嘴巴很驚訝的問著。

    事實上他們的話也把我嚇了一跳。看來這個世界上的聰明人還是非常多的,鬼手信長他們居然就憑一點模糊的數據就能把軍神的身份猜個**不離十。盡管就系統而言軍神這個玩家確實存在,但軍神的本體確實就是台超級戰場管理計算機。這些家伙能猜到這些固然有軍神做事太計較精確的原因,但也不能忽視他們本身的推理能力。放在別的地方這些可都是人才,只不過這些現在都是敵人,而敵人的人才就是首先應該消滅的存在。

    我正在思考著如何把這幾個人找出來殺回新手村,忽然又听到那個美國人看著資料叫了起來︰“咦?”這個家伙激動的把資料拿到那個韓國人面前然後指著上面問道︰“這是真的嗎?”

    那個韓國人伸頭看了一下。“當然,這又不是什麼秘密。”

    “難怪了!原來是這個原因!”那個美國人自言自語的說了起來。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影舞者問道︰“你想到了什麼了?”

    “我終于知道聖槍聯盟和自由聯盟的那份莫名其妙的協議是怎麼回事了!”

    “什麼協議啊?你到是說清楚點啊!”

    “自由聯盟你們知道吧?”

    “知道,就是你們美國人的一個行會聯盟,好象是自由女神教主持的,槍神的聖槍聯盟不也是它的下屬組織之一嗎?怎麼啦?他們出什麼事情了嗎?”

    “也可以這麼說吧!槍神的聖槍聯盟本來只是這個組織的一個分支,但是最近情況有逆轉的狀況發生,槍神好象是快要控制這個組織的全部勢力了!”

    “為什麼會這樣?”

    “原因就在這里了。”那個美國人把資料上的那條指給他們看了一下。

    “紫日的魔寵?”鬼手信長把自己的資料也翻到了同樣的位置。“小貓?這個魔寵難道是自由聯盟的鎮山之寶嗎?”

    他們這麼一說我我們這邊也立刻把目光都集中到了小貓的身上,可是小貓卻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們。“你們看著我干什麼?我真的不知道我對他們這麼重要!我只知道自己很早之前就被自由女神控制住了,之後被轉給了誰我又不知道!”

    我們本想繼續詢問小貓,可是看畫面上那個美國人又說話了,只好先忍住停他們怎麼說。

    “其實這個小貓是獸人始祖,她的血里混有十大上位神的血液,也就是說……她是真正的神族後裔。”

    公主和夜月都驚訝的扭頭看向了小貓,公主更是摸著小貓柔軟的耳朵道︰“真沒想到我們兩個居然有著共同的祖先。”

    夜月剛想上去說點什麼就听那個美國人又說了起來︰“其實小貓是十位上位神為了向創世之心表示互相合作的誠意而創造的合成生命體,她的體內有著十位上位神的誓約之血,可以說她就是這些上位神的誓約。因為十位上位神各自掌管著不同的能量,所以小貓體內的能量處于一個平衡狀態,所以她什麼魔法都用不出來。但反過來想,她體內雖然成能量平衡狀態,但畢竟是神之血制造的生命體,其**強悍程度你們自己去想吧!”

    “原來你是神造生物啊?”夜月看著小貓道︰“怪不然你的記憶亂七八糟的,原來是根本就沒有記憶。”

    “等等,听他們說什麼。”凌出聲讓大家安靜。

    那個美國人還在說著︰“其實光是力量強的話這個小貓還沒什麼重要的,畢竟對一個大型行會組織來說這點戰斗力哪都能補的回來,關鍵問題是小貓的血是可以用來制造強力戰斗生物的。”

    “制造強力戰斗生物?難道她的血里有病毒?”影舞者驚訝的問道。

    “你以為在拍生化危機啊?什麼病毒,那是神之血,只要一點就可以同化任何生命物質的神之血。當然,直接接觸是無法完成改造的,需要進行簡單的篩選和誘導才有效果,而且神之血的改造並非使生物狂化,而是強化生物本體,也就是說它不會破壞生物原先的智能。”

    “不會破壞生物智能?那是不是說可以用在玩家和本行會的npc身上?”

    “正確。”那個美國人道︰“根據我知道的情報,好象原本自由聯盟是打算把她的血用在本行會的自由npc身上的,這樣不但節約成本,還不用擔心數量供應問題。想象一下,如果你的所屬城市中的自由npc都變成高級戰斗npc會怎麼樣?”

    鬼手信長立刻接口道︰“那將是一座不可能淪陷的城市。”

    那個韓國人不冷不熱的道︰“這確實是個不錯的戰斗力提升方式,只是還沒到不可陷落的地步。冰霜玫瑰盟的移動要塞你們又不是沒看過,那東西底下裝的那門魔晶輻射炮簡直比原子彈還要厲害,管你有多少人都得被轟成渣。”

    “說到那東西,我這里到是有個情報。”影舞者道︰“按說移動要塞這麼厲害,冰霜玫瑰盟完全應該可以使用它挨個摧毀所有的敵人,可實際情況卻是他們很少使用那東西,原因相信各位也猜到了。”

    “那東西的攻擊要花錢?”鬼手信長猜測性的問道。

    “不錯。據可靠情報,那東西每次發射的費用都是個天文數字,所以很多時候冰霜玫瑰盟寧可用人攻擊城市都不用那玩意,僅有的幾次發射也就是為了為大型戰役中震懾敵人而進行的發射,而且還人為限制了威力。另外那個移動要塞的空間跳躍能力似乎也有類似情況,就是不知道每次到底要用多少錢而已。”

    鬼手信長皺著眉頭說道︰“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們知道的東西其實已經不少了,可是為什麼每次戰斗我們總被紫日牽著鼻子走呢?”

    “看下最後一頁。”那個韓國人說道。

    “最後一頁?”鬼手信長他們立刻把資料翻到了最後面,跟著就全都驚訝的問道︰“這是真的嗎?”

    “絕對是真的。”那個韓國人又拿了張紙出來遞給了其他三個人。“這是前天剛剛弄到的。”

    “我早知道他們有天庭的直接幫助。”影舞者非常氣憤的把那張紙拍在了桌上。“他們到底有什麼好,為什麼天庭只願意支持他們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這次鬼手信長到是變聰明了。“你想想各國的神教都是干什麼的?”

    “管理國家的唄!”

    “只要是管理就涉及到政治,所以天庭可以被看成一個政治實體,而冰霜玫瑰盟都做了什麼呢?”

    “他們一直在對外擴張。”這是那個美國人喊出來的。

    這下連影舞者都反應過來了。“你們的意思是因為冰霜玫瑰盟一直在對外擴張,所以變相擴張了天庭的領土,因此天庭才對他們如此的支持?”

    “要是有群人幫你擴張領地你也會義無返顧的支持他的,這只是一種利益交換,在我看來再正常不過了。”美國人說完又對鬼手信長道︰“現在我們掌握了冰霜玫瑰盟這麼多的東西,是不是能想出什麼對付他們的辦法呢?用中國人的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知道這麼多總該能想出整治他們的辦法了吧?”

    “沒你們想的那麼簡單。”鬼手信長把資料往旁邊一扔。“光知道這些還不夠,我們還需要知道更多。冰霜玫瑰盟的物資產出你們知道嗎?他們的戰斗動員令到底能發動多少戰斗力你們知道嗎?他們的指揮系統響應時間是多少你們知道嗎?他們的特殊戰斗人員都是誰,有些什麼技能你們知道嗎?這些都是關鍵問題,我們一個都不知道。”說著他又拿起了那些資料在手里揚了揚。“這些東西還只是基礎,我們需要更深入的情報。此外要想策劃一次讓冰霜玫瑰盟傷筋動骨的戰斗最起碼還需要讓他們先參加一場需要全體動員的戰爭才可以。”

    “原來你請槍神來是希望借助他的力量發動這次戰場是嗎?”影舞者總算是明白了之前請槍神來的目的。

    “也不完全是,但主要還是希望他來頂這個缸。說實在的,冰霜玫瑰盟已經不是以前那幾萬人的小行會了,雖說現在也才十幾萬人的正式會員,但他們行會一項走的就是精英路線,這十幾萬人得當做一百幾十萬人來看。不是我漲別人志氣,冰霜玫瑰盟隨便拉出個戰斗人員我們都得出十倍的人數才能搞的定,這樣密集的戰斗力分布,實在不是我們能進行牽制的。”

    那個美國人有些興奮的道︰“鬼手你的意思是不是讓槍神和冰霜玫瑰盟打起來,然後我們趁級偷襲冰霜玫瑰盟的後方?”

    鬼手信長點了點頭。“對,我就是這麼想的。也只有這樣的戰斗才能達成我們的最初設想。”

    那個美國人想了想問道︰“這個方法好是好,可是有很多問題你是否想好了呢?”

    “什麼問題?”

    “首先是這戰爭的地點問題。先不考慮槍神是否參戰的問題,這個我到是有辦法讓他出戰,但你們怎麼知道紫日一定會讓冰霜玫瑰盟來打這場仗呢?如果他們不上套怎麼辦?”

    “這個簡單。”鬼手信長道︰“我們大和民族有著很多輝煌的文化遺產,其中有一條就叫做攻敵之必救,你們認為冰霜有可能不參加嗎?”

    “這句話我怎麼好象記得是我們韓國人的名言啊?”那個韓國人反對道。

    “管他是誰的,說的有道理就行了。”那個美國人重復道︰“攻敵之必救。還真是經典。你們東方人在搞理論方面的確比我們白種人強些。不過,就算你們讓冰霜玫瑰盟參戰了,那剩下的問題呢?你們打算怎麼讓冰霜玫瑰盟傷筋動骨?難道你們要攻擊艾辛格不成?”

    “錯,我們要攻擊的是這里。”鬼手信長撲開了一張地圖,然後在上面指了一下。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那是鋼城所在地。

    “這是哪?”那個美國人顯然並不認識這里。

    影舞者道︰“這是鋼城,冰霜玫瑰盟的戰略制造基地和物資集散地,絕對是中樞的中樞。”

    那個美國人恍然大悟似的說道︰“原來是重工業基地,哈哈,如果真能把這里毀掉這次就真的發了,不過我還是有問題。”

    “你還有什麼問題?”

    “你們都知道,即使冰霜玫瑰盟派人打了那場戰斗也不大可能把人都派上去,鋼城肯定還是會留下一些必要的防御人員的。也就是說我們想要攻進去就得準備足夠多的人員,可是你們認為以冰霜玫瑰盟的情報網絡有可能讓我們把大批部隊運到中國腹地而完全一無所知嗎?”

    “當然有可能,只要他們不知道我們有這個。”影舞者突然把一幅游戲立體截圖顯示在了四個人的中間。

    “這是……傳送陣?”那個美國人不太確定的問道。

    影舞者點了點頭。“跨國傳送陣,這是跨國傳送陣。”

    “和冰霜玫瑰盟的那個一樣?”那個美國人帶著欣喜的聲調問道。

    “不。”影舞者回答道︰“我們這個沒有冰霜玫瑰盟的那個那麼大,它的傳送受體積限制,每次最多只能有不超過十噸的物體發生傳送,不管是傳送物資還是活的生物都一樣,超過十噸就無法傳送。不過幸運的是我們的戰斗器械最大的也才九噸半,剛好可以傳送。至于人員,我們也沒必要一次性都送過去,只要把這東西搬到鋼城附近,然後再找個臨時隱蔽點,幾個小時之後我們就能對鋼城發動突然襲擊了。”

    “哈哈,真沒想到你們居然有這種東西,實在是太棒了。”那個美國人興奮的問道︰“你們有多少個這東西?給我們幾個吧?我們可以擺到冰霜玫瑰盟的各個勢力範圍附近,然後發動突然襲擊,搞的他們顧這頭顧不了那頭,拖也拖死他們。”

    “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影舞者道︰“我們行會的這個東西是做特殊任務搞回來的,只有一對,一個放到了鬼手信長君那邊,另外一個在我們手里,再多就沒有了。我們這種傳送陣唯一的好處就是不象冰霜玫瑰盟的傳送陣必須固定地點,它可以隨時移動,想帶到哪里都可以。不過這東西自己不能使用傳送陣傳送,所以搬運它本身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鬼手信長補充道︰“另外還有個不太好的情況就是這個傳送陣無法摧毀也無法關閉,如果其中一個被冰霜玫瑰盟奪過去,他們完全可以通過那頭的傳送陣反過來攻擊我們的總部。”

    “這還真是個問題。現在看來也只能是加強對傳送陣的保護了,幸運的是目前冰霜玫瑰盟的人還不知道我們有這東西,所以不會專門來搶。”

    听著這個美國人的話,我和凌他們已經在旁邊笑了起來。他居然說我們不知道那東西,可惜我們已經听到了。

    皇天後土碑上顯示的畫面中鬼手信長正在對身邊那個韓國人道︰“現在計劃就是這樣,由影舞者君將傳送陣秘密送到鋼城附近,同時我們三方各自組織起自己能動員的力量到日本來集合,之後一起傳送過去發動突然襲擊。至于槍神那邊……”

    “槍神就交給我了。”那個美國人道︰“我會讓槍神去幫助我們給冰霜玫瑰盟搗亂的。”

    “那好,大家各自去辦自己的事情,之後回來這里匯合。”

    皇天後土碑上的畫面到這里就突然中斷了,我和魔寵們到這個時候也算是明白了這面碑真正的用處。天庭一直以來就有個關于無字天書的傳說,但是隨著我和神族勢力的接觸也漸漸發現無字天書似乎並不是一本書,而是這塊皇天後土碑的另一個名字。現在看到實物我才終于確定這東西就是無字天書,因為它會顯示所有和擁有者有關的關鍵性畫面,這就等于讓你洞曉了天機,而無字天書的功能就是預知後事。雖然實際上這塊碑顯示的並不是以後的內容,而是正在發生的事情,但很多事情的發生都是由一連串事件引出來的。皇天後土碑顯示的這個畫面無疑就是以後我們行會被偷襲的前提條件,如果我們能就此掐斷事件的聯系,之後的偷襲就不會發生,所以說皇天後土碑等于已經是在預知後事了。

    “好一件神器。”凌看著這塊皇天後土碑感嘆道︰“我覺得這東西雖然只能顯示一些事情,但卻比艾辛格下面裝的那件城市級武器還要厲害。”

    “那當然。事事都比別人快一步,這可不是武器能夠平衡的差距。再厲害的武器沒有使用的機會也是白費,看來這次鬼手信長那些人要倒大霉了。不如我們反過來聯合槍神再陰他們一次如何?”這是小純在說話,最近她的性格是越來越像凌,以前的一對死對頭現在卻有向一個人進化的趨勢,都變的一樣的壞。

    我略微想了想,然後對大家道︰“所有人都馬上出去,把這座青玉宮殿給我搬回艾辛格去,有了這東西我們就再也不用擔心被偷襲了。”

    當我們離開大殿之後我的幾個巨型魔寵立刻開始幫忙搬運起了這個大家伙。雖然我的魔寵很多,但這東西畢竟是個房子,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大,重量自然也是輕不了。動用了大量魔寵和麒麟武士居然也只能勉強移動它,只是這個速度實在是慢的嚇人。按這個速度至少需要一個月才搬的回去。

    凌拉著我道︰“主人,這樣不行啊!這種速度要抬到什麼時候啊?”

    “算了算了,你們先放下。”我對魔寵們下達命令。“你們先在這幫我看著,別讓別人踫這東西,我回去把巨蝶都市調過來把它空運回去。”

    交代完魔寵們之後我立刻把自己傳送回了艾辛格,離開傳送陣之後我剛想去找軍神幫我招回巨蝶都市,誰知道系統提示卻先響起來了。“恭喜玩家紫日完成挑戰任務之全部內容,作為第一個到達一千級的玩家接受並完成了挑戰任務,現在將頒發系統獎勵,請先于以下三種獎勵中任選兩項,之後系統再頒發神秘獎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