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意外的秘密發現



    “你為什麼會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

    “因為我們是被硬拉進來的。”

    “什麼叫硬拉進去?”

    瑞貝卡有些無奈的解釋道︰“我們本來正在跟蹤維納斯,但是她傳送到了一個巨大的遺跡附近,然後我們也跟了進去,可是這里面跟迷宮一樣,我們跟著跟著就不知道轉到哪去了!”

    “迷宮?遺跡?你們該不會是在巴黎城外的那個滿是瑪雅文字和植物蔓藤的潮濕遺跡里吧?”

    “誒,主人你怎麼知道的啊?”

    “暈!你別著急,我知道你們在哪了!”搞了半天我派人跟蹤的維納斯居然反過來跟著我們進了那座西格瑪海族城市上方的遺跡之中,折騰了半天我還得往回跑,真是郁悶!

    當我重新回到西格瑪海族的城市時這邊已經變成了一片忙碌的大工地,無數水下生物和各種大型機械正在忙著施工,盡管裝了幾台強力過濾器依然把整個城市里的水都絞的渾濁不堪,基本上二十米以外就什麼都看不見了,不過為了快速施工暫時也管不了水質問題了,了不起以後把整個城市里的水都換一遍。

    沒有和這里的負責人打招呼,我直接找到了西格瑪海族的元老,見到我去而復反他們都很詫異。“您還有什麼事嗎?”幾個元老看著我問道。

    “我想問下上方地面上的建築是你們修的嗎?”

    “地面上的建築?”其中一個元老疑惑的回答道︰“我們西格瑪海族又不能離水,怎麼可能去修地面建築?就算建起來了又給誰用呢?”

    說的也是啊!西格瑪海族又不象人魚族還能上岸,他們可是徹頭徹尾的水生物種,修個陸地建築干什麼?“這麼說來上面的建築並不是你們修的嘍。那你們是怎麼跑到這來的啊?看結果這里似乎是上面那個建築的地下部分啊!感覺兩邊像是統一的整體結構,並非令加的啊!難道說是你們是後來搬進來的?”

    “是啊!”那個元老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和人魚族失散後我們找到了這個地方,之後誤觸機關將這里永久的封閉了起來,然後我們就出不去了。不過說起來也滿奇怪的。”

    “奇怪?哪里奇怪了?”

    “我們當初是在海底逃跑來著,後來發現了這麼一個跟山洞一樣的東西就鑽了進來,之後觸動機關誤封了出口。我們當時還覺得滿高興的,畢竟出口被封就等于敵人也進不來了。可是時間長了我們也不能老呆在這里不是?後來我們就制作了一種鑽探設備打算打個洞出去看看情況,結果洞是打穿了,結果卻讓我們驚訝無比。我們原本進入的時候是在海底,也就是說我們周圍應該都是水,可是我們穿透了這個東西之後卻發現外面全都變成了岩石和泥土。開始我們還以為是挖的方向不對,于是就往上挖,結果有一只鑽探桿居然打穿了頂棚看到了天空,也就是說我們的位置變到了陸地上。”

    我立刻明白了西格瑪海族元老要表達的意思。“你是說在你們進入後這個遺跡整體移動過?”

    元老點了點頭。“更讓人驚訝的是在移動過程中我們居然沒有人知道它是什麼時候移動的。”

    在听了元老的話之後我突然想到了一個相當荒誕的可能性。這座遺跡該不會是艘飛船吧?或者說它是座類似艾辛格移動要塞一樣的會移動的城市,而且這個東西至少還裝有空間跳躍器,否則不可能從海底移動到法國境內的陸地上卻完全不產生震動之類的運動變化。不管再怎麼穩定的運輸裝置,只要發生了物理平移肯定會有加速或者減速的過程,運動狀態的變化是很容易感覺出來的。再說這麼大個東西從海底爬到陸地上再開進巴黎附近的叢林地帶,這得壓出多寬一道大溝來?這麼大動靜怎麼可能沒人知道?唯一的解釋就是這東西能進行空間跳躍,否則不可能做到無聲無熄的從海底移動到陸地上。再說這玩意表面的浮雕,一看就知道是瑪雅文明的產物,也就是說這東西搞不好最初就不是在海底的,它可能一開始就是在南美叢林中的,後來不知道怎麼的移動到了海底,之後又莫名其妙的帶著西格瑪海族一起跑到了陸地上。當初進入這里之前我觀察過這個遺跡的大小,這東西應該比艾辛格移動要塞小不了多少,甚至可能是差不多體積的東西,這麼大個家伙要真是個能動的要塞那價值可就不是一般二般的了。不行,這個不是小事。

    “快停工。”

    “啊?”

    “馬上停工,快去叫設計人員過來。”

    “為什麼?”

    “等人到齊了我再解釋,現在先把工作都停下來,幸好主體工程還沒開始。”

    雖然不知道我什麼意思,但我現在是這里的新主人了,我的命令西格瑪海族的元老們還是立刻執行了下去,很快施工隊全都停了下來,而各部門主管也被我叫到了一起。看著眼前的一屋子的人我開始解釋。“讓你們停工是有原因的。我剛剛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座遺跡很可能是類似艾辛格移動要塞一樣具備空間跳躍能力的大型浮空要塞,甚至于它可能就是艘城市級飛船。”

    我的話一出下面立刻就變的一片混亂,連西格瑪海族的人都開始激烈的討論了起來。接下來的事情也不必多解釋了。能當上主管的都不是笨蛋,如果這里真的是移動要塞,那麼在這里建設水下建築顯然就不太合適了。空間跳躍是按質量換算的,也就是說如果帶著這麼多的水一起跳躍要平白多消耗很多能量,這就太不換算了。而且一旦這個東西真的能動,那麼它肯定會被作為一線戰斗主力投入戰場,而西格瑪海族顯然不是主戰種族,帶著他們上前線明顯不是好主意。這樣推論下來大家都明白了我為什麼不讓他們繼續施工了。萬一我的猜測是真的,那麼現在的施工成果最後還得拆掉重來,與其那樣浪費不如一開始就別造。

    “可是會長。”一個我們行會的設計人員問道︰“我們現在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你們不用等。”不等他們發問我就直接解釋道︰“方法很簡單。不管是作為移動要塞還是不能動的固定都市,這里肯定都是需要一些基礎設施的,所以你們可以先對這些東西進行施工,而且我覺得你們完全可以搞出兩套方案來,把兩個方案中一定會用到的東西先搞起來,等我確定了這里的情況之後你們再進行專項施工。”

    “會長。你的辦法雖然可行,但是兩種結構的設計風格會有很大不同,相同的東西應該也不會太多,所以頂多我們也只能先干一小段時間,要是時間太長我們就必須停下來了。”

    “能爭取一點時間算一點時間吧!實在不行了你們先停下也沒什麼。”

    “既然您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先這麼辦吧。”

    本行會一直以來奉行的精英政策帶來了良好的命令執行率,任何事情都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快速得到執行。不用進行馬拉松式的會議,大家都是聰明人,幾句話之間已經把大部分問題都敲定了,剩下的先干起來再說,不行了回頭再商量著辦。

    雖然計劃只能先這麼進行,可是我這邊的壓力就變的相對要大一些了。原本以為只是個簡單的事情,現在看來遠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而且因為不想耽誤施工進度,所以我的行動還必須快。這樣說來光靠我一個人就有點不靠譜了,必須想辦法再叫上點人。可是現在我又開始犯難了!我們行會現在可還在戰爭狀態,我不在戰場上就已經很不得了了,要是再從行會里抽人那就要影響到我們的整體戰略布局了。這兩邊孰輕孰重我還是掂量的出來的。可是我到底要上哪去搞那麼多人呢?總不能光靠我的召喚生物吧?

    考慮了半天我突然想到了本地的地頭蛇。這鬼地方好歹算是法國境內,歐洲光明神殿雖然因為上次和我們行會的戰爭被迫一分為二,但是現在已經基本把勢力都整理清楚了。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光明神殿在法國的勢力可謂是根深蒂固,修養了這麼一段時間抽點人幫我做任務應該沒問題吧?

    想到辦法之後我立刻就打算去找光明神殿借人,不過我這邊剛準備走就被人拉住了。“紫日會長,總算找到你了!”

    “是你啊!”拉住我的原來是之前的那個女箭手,不過後來看到了西格瑪海族之後我一激動就把她給忘到九霄雲外去了,要不是我現在回來了她還不知道要怎麼辦呢。這地方的生物她都叫不動,我不在根本沒人理她。

    “總算見到你了。”女箭手趕緊向我訴苦,我也只好連聲道歉,畢竟是我把她給忘記了嗎!

    “不好意思,像我這樣的人有時候一忙起來就容易疏漏些事情,真是不好意思。既然你在這,干脆跟我一起去趟光明神殿吧。”

    “光明神殿?去那干什麼?”

    “去借人。”

    “借人?光明神殿的人也能借的嗎?”女箭手滿臉的不相信。

    “你是不行,但是我可以。”

    “哦。”

    我拉上女箭手直接走進了傳送陣,點選巴黎城內的光明神殿內部傳送陣編號,跟著就看到了需要認證的信息,我將自己的魔力印記往上一貼,認證立刻通過,光芒一閃之後我們已經出現在了光明神殿大殿中的傳送陣中。女箭手一出來就驚訝的四處亂看起來,畢竟這地方是光明神殿的大殿,一般人是不被允許直接傳送到這里的,別人都只能傳送到殿外的草坪上的那個簡易傳送陣,再徒步爬上那近千級的台階上到神殿上來,我們卻直接就到了大殿內部,連門衛都沒經過。

    “你怎麼進來的啊?”

    “傳送進來的啊!”

    “我知道,只是……!”

    “我有特權,所以可以直連這個內部傳送陣,一般人必須是達到一定級別的光明系的法師或者牧師,當然如果你是光明祭司,不管你是什麼級別都可以用這個傳送陣。好了,現在先不要問東問西的,跟著我別走丟了。”

    我說完就開始往大殿後面走,而大殿內的人看到我之後都是趕緊讓到兩邊給我讓出一條通道來,就連那些npc光明騎士看到我也都趕緊讓到了路邊。女箭手看到這一幕下巴差點沒掉下來,不過她還是忍住了沒問出來。我們穿過大殿到達了通往後院的大門口,四名一看就不是等閑之輩的光明聖殿騎士把守著大門,那身驃悍的盔甲加上身上的聖光看起來相當有氣勢,女箭手看到之後立刻就有些害怕的拉我的胳膊希望我別過去,畢竟這可都是一千級的高等守衛,傳說中能秒任何玩家的高級npc,放在怪物區那就是boss級的存在,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小boss。不過我可沒她那麼膽怯,直接就走了過來,而讓女箭手驚掉下巴的是看到我過來那四個騎士不但沒問什麼反而啪的一聲立正行了個騎士禮,禮畢之後靠門的兩個騎士還主動幫我把門給打開了,至于我則看都沒看他們一眼直接就走進了後面的院子。

    都穿過那道門走了好遠女箭手才鼓起勇氣問道︰“我一直只以為你是戰力榜第一,還有你是那個很厲害的冰霜玫瑰盟的老大,但是我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強大。那些守衛為什麼對你那麼尊敬?”

    我腳下不停,嘴里則解釋道︰“如果英國首相到你們國家來,你們國家的政府保衛人員見到他會怎麼樣?”

    “當然會非常恭敬的迎接了!”

    “我到這里也一樣。”

    “啊?”

    “可你只是……”

    “一個行會的會長是嗎?”女箭手沒回答,但是她的表情顯然是默認了我的說法。“雖然我只是一個行會的會長,但是我們行會擊敗過光明神殿。”

    “什麼?你們擊敗過嗚……”

    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你叫那麼大聲干什麼?我們中國人有句話叫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你這里亂吼難道想讓光明神殿的人殺你滅口嗎?他們怕我可不怕你。”被我一嚇女箭手果然立刻就安靜了下來。“好了,給我老實跟著,別再說話了。一會我們要見光明女神,你這個樣子我很丟臉的!”

    “光明女神?”女箭手剛叫出四個字就想起來了要禁聲,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我不出聲,我不出聲。”

    我回頭看了她一眼,看她一副小媳婦的樣子也沒好再說什麼,反正她又不是我手下,我也沒資格教育她。“好了,跟上吧!”

    我們一路前行,沿途又遇到了一些高手祭司和侍女,而路口的位置則會有更高級的天使守衛存在。不過在這里他們對我都只有一個態度,那就是恭敬。所有人見到我之後都會立刻閃到一邊讓出道路,而我則根本不去看他們一眼。穿過大部分宮殿之後就到了神殿山的後半部分,在這邊基本上已經沒有普通的人類npc了,放眼望去清一色的全是天使,就連侍女都是天使族的。

    在一道非常華麗的大門前我們終于停了下來,這里的大門裝修明顯和外面不一樣,其華麗程度連女箭手這個法國本地人都覺得實在是太奢華了,不過她依然牢記著我不要開口的要求,所以什麼也沒說。大門外面站著六名金色鎧甲的天使族神將,這些家伙全都穿的非常之華麗,要不是知道他們是級別夸張的高級npc,你都會以為他們穿的是藝術品而不是盔甲。

    “女神呢?”在人家地頭上我自然得留點面子,不好直接叫菲林迪爾的名字。

    “請讓我們通報一聲。”其中一個天使回應了我之後立刻轉身進入通報了起來,不過他很快就又跑了出來說菲林迪爾請我們進去,畢竟也就是走個形式,菲林迪爾可不敢不見我。現在的歐洲除了她的神殿外可還有一個瑪利蓮的光明神殿,只要我的立場向哪邊一傾斜,另外一邊肯定沒的混了。

    天使出來回應我之後其他幾個天使立刻上來幫忙將大門給推開了,我和女箭手則直接走了進去。大門在我們身後轟然關閉,女箭手因為門內的光線太強一時有些不適應。“這里怎麼這麼亮啊?”

    “拜托,人家好歹是光明神來著。既然是光明神殿,自然是不能有黑暗存在的,所以這里被加持了永久性的光亮術,光明無處不在嗎!不過我個人覺得還是黑暗神殿比較環保,起碼人家知道隨手關燈。”女箭手顯然被我的話逗樂了,但她又不敢笑的太夸張,結果是憋的滿臉通紅。“想笑就笑吧!到這里了反而不用裝了,這里沒別人,不用在乎禮節。”

    “真的嗎?”

    “當然。”我說著已經走到了房間的中央,而前方的一面紗帳之後則端坐著一個身材曼妙的女人。“菲林迪爾,你的宮殿可是越來越豪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