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誰漏網了?



    “我掐死你這個混蛋,竟然敢拿我做實驗,你知道我有多疼嗎?”莉莉絲像發瘋了一樣撲向那家伙拼命向掐他,可是那家伙現在已經變成靈魂體了,所以莉莉絲不但沒掐死他,反而從他的身體里沖了過去。

    撲空了的莉莉絲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反應了過來轉身再次撲了上去。和之前不一樣,這次她在自己手上附著了一層藍色的能量層,只要被她撲中,那家伙鐵定是不要指望能活下來了。當然,這麼重要的人才我是不可能讓莉莉絲把他給掐死的。

    “凌。”我向凌使了個眼色。

    凌點點頭轉身向前一指,然後手掌虛空一抓手腕一翻,莉莉絲瞬間便被一只無形的能量手給捏了起來提到了我們面前,盡管她拼命想要抓住那家伙,但能量手的力量太強,不管她如何掙扎都只能眼看著自己被逐漸拉遠根本無能為力。

    “好了莉莉絲,不要鬧了。”我出聲制止了還在掙扎的莉莉絲。“凌,把她放下來吧。”

    凌點點頭將莉莉絲放到了我的身邊,莉莉絲雖然沒有一下來就再次撲過去,卻跑到我身邊抓著我的胳膊一邊搖一邊撒嬌道︰“主人您要為我做主啊!他們之前拿我做實驗,把我搞的那麼悲慘,我怎麼能看到仇人而完全無動于衷呢?”

    “以前他是敵人,你想怎麼折騰他我都不介意,可是從現在開始他就是我們的自己人了。難道你想在行會內部搞分裂嗎?”

    “可是……!”

    “好了好了,大不了我也給你點補償就是了。”

    “補償?怎麼補償啊?”

    “暫時不告訴你,很快你就會知道的。”

    “可是我想要現在知道。快告訴我嗎!”莉莉絲一邊說一邊抓著我的胳膊一通猛搖,晃的我差點沒又躺回地上。之前被那家伙一巴掌拍的我到現在都還沒完全恢復過來呢。

    “好了好了,別晃了,再晃就散了!不告訴你是為了讓你有個驚喜,以後你會知道的。再鬧我可就生氣了。”

    “哼,好吧,這次就相信你一次。”

    見莉莉絲終于妥協了,我便再次轉向那個家伙道︰“好了,現在繼續說你的要求吧。”

    “沒了。”那家伙回答的到是很爽快。“能讓我和我的愛人安全的生活在一起,並且可以讓我繼續我喜歡的實驗,那就是我的最大幸福了,我不需要別的東西了。再說了,難道我有什麼研究成果出來,你會不獎勵我嗎?”

    “聰明人果然是比笨蛋好溝通啊!”我笑著對那家伙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行會的人了,不過這次戰斗你就別參加了。一來你現在連個身體都沒有,想參戰也不方便,二來畢竟都是你以前的同族,讓你們互相作戰,我估計你心里多少總會有些不舒服。你放心,我不是那麼不講情理的老板,你認真工作,我也會盡量為你著想的。哦對了,都還沒問你叫什麼呢?”

    “我叫**夫。”

    “**夫嗎?好奇怪的名字啊!”

    “名字不過是個代號,奇怪一點也無所謂吧。”**夫說著忽然道︰“哦,我想起來了。這次的戰斗雖然我不能參加,但是我覺得我好象也不用閑著。”

    “嗯?你什麼意思啊?”

    **夫說道︰“我們俄羅斯神族有不少人都被你們的人給俘虜了,我看我可以去試著說服他們轉入你們行會的。畢竟我搞研究也不能就我一個人啊!就算是不懂研究的別的神族,能說服的話對行會的將來也是有好處的。我以後就算是冰霜玫瑰盟的成員了,行會強大我就更安全不是嗎?”

    “你到是聰明。好吧。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能說服多少是多少,至于條件嗎……這個你可以讓他們提。我一會會給你一個通訊器,里面有人會告訴你哪些條件能接受,哪些不行。”

    **夫點點頭退到了一邊表示接受了我的提議,而我則直接用水晶通訊器聯絡了軍神讓他派人給**夫送了個通訊器過來,另外還要引導他去看押俘虜的地方。說實話俘虜被關在哪里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呢。

    在擺平了這邊的事情後我便又和魔寵們投入了清掃高級神族的工作中去了,不過接下來踫到的都是些比較次一點的神族,很快便被我解決了大半。時間進行到深夜,整個戒律之城中最後就只剩下了一名俄羅斯神族還在作戰,而我們行會的人員則大部分都結束了戰斗,有些人甚至都開始清理在戰斗中被摧毀的街道了。

    由于我們利用俄羅斯神族限制神力的計劃反過來陰了他們一把,所以戰斗可以說打的是異常的輕松。盡管按陣亡次數計算,今天我們行會所有參戰的玩家幾乎都掛了兩次以上,但考慮到對手是神族的話,這個傷亡還是可以接受的。而且,由于神族的經驗值超多,雖然平均下來我們行會的所有參戰人員都掛了兩次以上,但他們也平均每個人都升了二十級以上。要知道這可不是一個玩家升了二十級,而是我們行會所有參加了這次計劃的精銳人員都剩了差不多二十級,個別運氣好的升三五十級都有。在現在普通玩家普遍都超過九百級的狀態下,能連升二十級,那可是比以前連升二百級還要夸張的事情啊!這等于是把我們行會的整體實力都往上拉了一截。不過這次的等級大提升,卻也給我添了點興奮的煩惱,而這個煩惱就是那些沒參戰的人要怎麼辦?一個行會里的玩家雖然不一定要全都一個級別,可等級明顯脫節,這個貌似也不是什麼好事啊!看來回頭要找機會組織本行會玩家來個集體大練級了。不行就把這次獲得了經驗值的高級高級全都分派出去幫沒來的人練級,這樣應該可以快速把那些人的等級拉上來。

    “那邊怎麼還沒搞定?”本來我都已經在考慮戰後的事情了,可是想著想著一抬頭卻發現最後那處戰場上居然還是電閃雷鳴的,明顯就是戰斗還在繼續。本來我在消滅完了大部分高級神族後就注意到了那個戰圈,不過因為當時就剩那一個戰團了,而是我看到克利斯締娜和真紅、金幣她們都趕了過去就沒進去攙和。

    真紅和金幣那一身國器咱就不說了,等閑三五百高手都近不了身的人。克利斯締娜那更是人形炮台,一個人能壓制住整個法師團的魔法機關炮。可以說除了我和已經不怎麼參加戰斗的紅月之外,她們三個基本上就算本行會的戰力三巨頭了。可就是她們三個在聯手的狀態下,還加上一群人輔助,居然還是打到現在都沒分出勝負,這被圍的人未免也太牛了點吧?

    看我在盯著那個方向看,剛剛處理完事情走過去的紅月便說道︰“著急你就去幫忙唄。”

    “怎麼?你不想試試身手?老不動身體可是會生銹的哦。”

    “我哥說讓我學斯文一點,免得以後嫁不出去,所以我現在盡量不攙和戰斗的事情。”

    “別人說這話我信,至于你嗎……!”我故意壞笑著搖著頭擺出了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紅月笑著錘了我一拳,然後道︰“你不就是想激我出手嗎?好,我去搞定還不成嗎!”說著紅月便猛的跳了起來。一道黑影突然閃現,卷上紅月的身影便朝對面的戰團直沖了過去。看紅月已經過去了,我便也張開翅膀追了上去。

    被克利斯締娜她們三個包圍在中央的並不是一個神族,而是兩個,而且這倆好象還是對姐妹花。俄羅斯神族中的女性神族數量比別的神族要少很多,難得能看到兩個就夠稀罕的了,沒想到還這麼能打。

    這兩名女神一個穿了一身輕巧的藍白色水晶甲,另外一個則是穿了一件純白的法師袍,分工相當明確,而且由于她們是雙胞胎,似乎在配合上也比一般人要好很多。我站在旁邊看了一小會便發現了克利斯締娜她們三個久攻不下的關鍵所在了。其實問題不在于這倆姐妹的戰斗力,而在于她們的完美配合。她們兩個幾乎就像是一個人一樣的戰斗協調性可以將她們的攻擊和防御全部集中到一個點上,所以別人在對付她們的時候感覺她們的實力就好象一個超級強悍的高等神族一般,但實際上這兩位的實力在俄羅斯神族中也就是中等偏上而已。

    “完美的配合嗎?”在我看出其中關鍵的同時,紅月也似乎無意識的嘟囔了一句,顯然她也發現了關鍵所在。

    我笑著轉頭看向她問道︰“有辦法搞定嗎?不行還是我來吧。萬一真傷到你,風尹飄渺還不找我拼命啊?”

    “你能不能別拿我開玩笑了。”紅月說道︰“對付她們根本就不用我們出手,你把剛才看到的說出來就行了。”

    我雖然拿紅月開玩笑,但也沒真打算讓她上場,所以在她說完之後便轉而對戰場中的克利斯締娜她們說道︰“你們三個別和她們拼配合,這方面你們就算再加強也比不上人家一半。把握戰斗節奏,發揮你們自己的特長就好了,別去管她們怎麼應對。”

    能被稱為冰霜玫瑰盟的三大戰力,克利斯締娜她們的戰斗意識自然是不低的,之前不過是身在廬山中,看不清全局而已。現在經過我這麼一提醒,利馬就反應了過來。幾乎就在我說完的同時三人的戰斗節奏立刻為之一頓,對面的兩姐妹似乎注意到了她們的變化空當,立刻搶上前來打算佔點便宜,不過就在兩人的攻擊即將鎖定金幣之十,旁邊卻突然猛的一閃,跟著就見無數暴雨一般密集的魔法飛彈轟了過來,硬生生的將兩人的攻擊姿態給逼成了防守姿態。

    之前因為要注意不能誤傷真紅和金幣,所以克利斯締娜一直沒能完全發揮自己的速度優勢。她每次釋放魔法都要先算好路線,要鎖定敵人又不能傷到自己人,這無形中就增加了她的思考時間,而時間一拉長,攻擊頻率自然就下來了。原本的克利斯締娜號稱魔法機關炮,現在連單發步槍都比不上了,那還有什麼威力可言?

    真紅和金幣的情況其實也和克利斯締娜差不多。金幣的法術威力都很大,而且說是單體攻擊,打不中的時候卻很容易誤傷自己人,所以到現在她一直都不敢放那些大威力的道術,搞的自己實力發揮不到一半,這樣的狀態怎麼可能打的贏?至于真紅。她到不擔心傷到自己人,可是她卻要擔心自己被克利斯締娜和金幣傷到。真紅的戰斗力主要就體現在那種一往無前一力破十會的氣勢上,現在一邊打著一邊還要注意背後,哪還有一點霸氣可言?大威天龍拳講的就是個霸氣,沒有霸氣那就不是龍,而是長蟲了。

    經過我這麼一提醒三位總算都反應過來了。首先真紅和金幣後退給克利斯締娜讓出了攻擊通道,不用再顧及同伴的克利斯締娜立刻便火力全開。原本半天一發的小步槍瞬間變身金屬風暴,強悍的火力像暴雨一般砸的兩名神族姐妹花抬不起頭來。雖然克利斯締娜的攻擊法術單體威力都很低,但以她這個攻擊頻率,就算每顆魔法彈只計算一點強制扣血,有個三五分鐘她也能把對方活活耗死。

    兩女也知道不能這樣讓克利斯締娜硬砸,于是她們果斷的放棄了防守,拼著硬挨了一百個飛彈的代價猛沖到了克利斯締娜面前指望將其瞬間擊斃,誰知道就在那個戰士系的女神沖到克利斯締娜面前之時,早就續力多時的真紅突然化身一條金龍,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咆哮著沖了過來。只要那位女神還想干掉克利斯締娜,她就必須做好被真紅擊斃的準備,這根本就是一命換一命的打法。神族不會和玩家換命,那不值得,他們也根本換不起,因此那名女神在發現真紅沖過來之後便果斷的放棄了攻擊克利斯締娜的計劃轉而進入了防御狀態,而她的姐妹則將原本準備丟給克利斯締娜的魔法轉到了真紅的身上,希望能逼迫真紅放棄攻擊的打算,至少也要讓她的攻擊威力下降。不過,就在她的法術即將完成之時,她卻突然感覺到了一古巨大的能量出現在了自己的附近。顧不得保護姐妹,她趕緊轉身再次更換目標將早就準備好的魔法向金幣扔了過去。

    本來她以為金幣會躲開那道攻擊,並放棄攻擊她的法術。因為她認為金幣打她一下不會致命,自己卻能一次干掉金幣,所以她判斷金幣不會和她硬拼,只是她卻搞錯了一點。她確實可以一擊干掉金幣,但金幣的攻擊對她也同樣致命。作為法系職業者,不管你是凡人還是神族,防御力永遠都是不能和戰士比的,因此金幣和那名女神實際上都有直接殺死對方的攻擊力,只不過之前金幣怕誤傷,一直沒有威力全開,所以才會造成對方誤判。但是這次不一樣了。真紅和克利斯締娜都不在這個女神身邊,金幣根本不擔心誤傷,加上之前退開之後她馬上便開始準備起了法術,這麼長時間準備出來的自然不會是那種瞬發的小法術。這種大威力法術雖然準備時間長了點,但一旦釋放出來,那個威力也絕對小不了。

    “寒冰爆裂”“萬劫天雷”

    女神和金幣的法術幾乎同時發動,只見一枚橄欖形的白色光彈從那名女神的手中電射而出,瞬間跨越了兩人之間的距離撞到了金幣的身上,而金幣也在被命中的瞬間變成了一尊冰雕。不過,在金幣被凍結的同時,天空之中也是一陣烏雲翻滾,緊跟著便是一道紅色的劫雷劃破漆黑的夜空瞬間落在了那名女神的身上。在過電的瞬間那名女神幾乎變成了一個人形的大燈泡,將周圍照的一片通紅,跟著只听轟的一聲她整個人居然爆成了漫天血霧,而就在她消失的同時,金幣也碎裂成了無數塊碎片散了一地。

    沒有了別人的干擾,兩人最終拼了個同歸于盡,不過金幣是玩家,死了復活就是,掉一兩級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神族是npc,掛了可就是真的掛了,沒有第二條命給他們復活用。

    兩邊各少一個人,但是我們這邊卻還有一大群人,而對方就只剩下了一個人,戰斗結果自然不用說了。沒有了默契的配合,那名本來實力就不怎麼突出的女神立刻便被真紅給壓制住了。在連續對拼了幾招之後雙方來了個兩敗俱傷,不過真紅身邊有一大群自己人,受傷了也有人保護,可那名女神就不一樣了。重傷之下戰斗力大減的她被克利斯締娜用強力魔法壓的毫無還手之力,最終無比郁悶的掛掉了。

    看到兩人掛掉,紅月便笑著對我道︰“好了,最後一名抵抗的俄羅斯神族也被干掉了,這次任務可以結束了。”

    “不對。”紅月剛說完我便意識到了情況不正常。

    “什麼不對啊?”紅月他們疑惑的看著我問道。

    我一臉緊張的解釋道︰“如果俄羅斯神族都被制服了,那我為什麼沒收到經驗分成呢?”

    被我這麼一說紅月也立刻驚叫了起來︰“不對,附近肯定還有漏網的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