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變態的隱藏獎勵



    “你把我們忘記了。”鬼手信長的聲音突然插入了我們的對話,緊跟著就見這家伙的身影逐漸從我們面前浮現了出來。“你難道不記得之前系統說的獎勵嗎?我們這邊每個人可都是有兩條命的哦。”

    “兩條命又怎麼樣?真紅一個人就讓你們團滅了一次,看完新的戰力榜你們難道覺得自己還有反敗為勝的希望嗎?”

    “之前我是不覺得,但是直到剛才我才發現原來系統給的獎勵還不止是之前說的那麼一點。”鬼手信長忽然信心滿滿的看著我說道︰“我們剛剛才發現,原來我們還有一項隱藏獎勵。”

    “隱藏獎勵?”我略帶驚訝的看著鬼手信長,但眼角余光卻一直盯著松本正賀,直到他微不可查的點了下頭我才確信鬼手信長不是在誆我。

    “是的。”鬼手信長相當得意的說道︰“就在剛才,我才知道原來我們還有一項隱藏獎勵,不過我是不會告訴你具體是什麼的。想知道的話就要靠你們自己去體會了。”

    “狹隘的家伙。”我故意擺出一副很鄙視的樣子看著鬼手信長說道︰“你難道認為你不說我就看不出來嗎?不管獎勵內容是什麼,只要你在戰斗中表現出來,我馬上就會知道,你這樣不告訴我除了顯示你的小家子氣之外根本沒有任何其他用處。”我嘴上諷刺著鬼手信長,手上也沒閑著。單手背在身後迅速的給真紅她們打了個手勢讓她們趕緊幫我問下松本正賀到底怎麼回事。

    看到我的手勢真紅她們立刻動了起來,首先是玫瑰假裝去檢查真紅的情況,實際上卻是背過身去開始用通訊器聯絡起了松本正賀。我這邊和鬼手信長的互相諷刺還沒結束真紅那邊就問明白了情況。鬼手信長說的確實是實話,就在剛才鬼手信長他們全部掛掉之後松本正賀突然听到了系統提示告訴他們,從第二次死亡開始,現場每個戰死之人的屬性都會平均分配給還活著的人。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我們每殺死一個在場的日本玩家,其他的日本玩家就會變強,而且隨著人數減少,之後的強化會越來越明顯。畢竟包括松本正賀在內日本玩家這邊一共有二十二個人,當第一個人死亡時,他的能力將要平均分給二十一個人,這二十一人的實力上升肯定不會太多。但是,隨著人越死越多,剩下的人數變少,其實力提升就會越來越恐怖。而且這里面還有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那就是這種實力繼承並不是只繼承死亡人員自己的實力,而是會連那個人之前繼承的實力也一起繼承下來。打個比方,假設第一名戰死的櫻花小組成員的戰斗力是兩千一百,當他死亡後其實力將被分給剩下的二十一個人,也就是每人一百點。這個時候第二名櫻花小組成員正好死亡,而他的戰斗力則是兩千。如果不考慮他繼承的戰斗力,那麼實際上剩下的人應該會均分這兩千戰斗力,也就是一人依然分到一百。但實際上因為這個繼承系統會連之前分到的繼承戰斗力也一起分出去,所以實際上剩下的這二十人分到的數值根本不是一百,而是一百零五。

    在人數多的時候這種連繼承點一起繼承的繼承方式看起來似乎影響不大,畢竟數值只差了五點。但是,隨著參加繼承的人數逐漸減少,這種情況就會變的越來越危險。因為在這種繼承系統下櫻花小組的總戰斗力並不會因為人員死亡而下降,所以當隊伍里只剩最後一個人的時候,整個櫻花小組的所有成員的戰斗數值都會全部疊加到這一個人的身上。想象一下那會是個多麼恐怖的事情?就算我的實力比一般玩家高很多,也沒夸張到達到人家二十多倍的地步吧?但是如果眼前的這些家伙全部死光,那麼最後剩下的那個家伙的實力絕對將變成天文數字一般的東西。幸好我們還有松本正賀這招暗棋,就算數值全部集中到他身上我們也可以隨意控制戰斗結果。不過,以上情況只是建立在松本正賀是最後剩下的那個人的前提下的,畢竟實力這麼繼承下去,不用死到最後一個人,估計最後只剩五六個人的時候那些人在屬性值差不多就已經能和克利斯締娜她們持平了,而人數下降到三人以內的時候估計連我都不一定擋的住了。當然,這個只是數值上的屬性,畢竟實際戰斗結果還得看戰斗素養,不是說誰屬性值高誰就贏的,要不然大家也不用戰斗了,見面比下數值算了。

    不管怎麼說這個繼承系統將成為我們的大麻煩,至少以我們目前受限後的實力想要搞定他們肯定得費一番工夫了。

    “紫日,你不要真以為你的實力就真是天下無敵了。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一下,你也有不如人的時候。”鬼手信長說完便雙手往前一揮,跟在他身邊的櫻花小組成員立刻便一起沖了上來。不過這幫家伙目前實際上已經不到十八人了,因為之前在真紅釋放那個大招之前就已經有人被干掉而使用了一次復活機會,現在實際上除了紅蓮鳳凰他們之外那十八名櫻花小組成員就只剩了十三人,也就是說現在這些人已經不是之前的實力可以衡量的了。就算現在死的人還不多,他們分到的實力不會很明顯,但總歸是提升了一些,至少不會像之前看起來那麼弱了。

    看著沖過來的那群櫻花小組成員我到是沒有急著沖上去和他們戰斗,而是迅速摸到了手上的邪龍守護戒指。盡管因為系統限制的原因,我暫時無法召喚斑儂枷蘭助戰,但邪龍守護可不是只能用來召喚斑儂枷蘭。

    隨著我的手指轉動,大量紫色的迷霧迅速以我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擴散了開來,而那幫沖上前來的櫻花小組成員則全部被迷霧遮擋了視線,一時之間別說攻擊,他們連移動都不敢了。要知道我們腳下可都是熔岩。剛剛真紅大爆發之後熔岩已經重新充滿了整個河道,所以他們不想燒死的話就必須先找到落腳點再移動,現在啥也看不見就亂蹦的話,掉進熔岩里可就成燒豬了。

    趁著迷霧的遮擋,我趕緊將真紅她們全部拉到了後方,然後說道︰“我們現在得計劃一下。不能隨便攻擊他們,不然萬一最後剩下的是小鳩健次郎或者鬼手信長我們可就麻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