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偽裝



    北極星君離開後我又跑了趟瑤池和玉皇大帝打了個招呼,畢竟之前為了對付飛電把人家的浮山都給撞爛了好幾座,不跟人家道個歉也實在說不過去了。好在玉皇大帝這家伙是財大氣粗,撞毀幾座小型浮山人家根本連眼楮都不帶眨的。

    “既然玉帝不計較,那我這里就先記下了。多謝玉帝這次的幫助,我這就回去主持戰斗了。”

    “客氣客氣。”玉帝異常寬容的說道︰“你抵抗外族入侵,雖然主要是在保衛你自己的利益,但不得不承認,你也在為天庭的利益而戰。被那些俄羅斯人佔領的土地上我們收集不到任何的信仰之力,所以你實際上也是在保衛我們。本來要不是那該死的俄羅斯神族騙我們簽下了那封該死的協議,我們這次就該直接參戰才對,現在任務都落到你們身上了,你反過來還要謝我,這不是讓我更難為情嗎?”

    “不管保衛的是誰的利益,反正玉帝給了我們幫助,這點我紫日記下了。我這人比較直,別人佔我便宜和我搶東西,我絕對和他斗爭到底,死也不讓他好過;別人給我好處,我收著,但我會想辦法在別的方面補償人家,這是我的原則。這次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感謝玉帝的幫助。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真得走了。”

    “那讓太白送送你吧。”

    “不了不了,天庭我也不是第一次來,認得路的。”

    我和玉皇大帝客氣的告別之後便帶著剩下的凶獸玉牌迅速趕回了戰場,不過看到前線的情況後我就有些後悔了。

    俄羅斯人的反應速度明顯比我們預期的要慢很多,也不知道他們內部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總之大潰退雖然停止了,但俄羅斯遠征軍並沒有立刻返回身來進攻我們,而是在他們撤退到的那個地方駐扎了下來開始修建營地,也不知道他們這是打算干什麼。

    “現在什麼情況?”我到前線的時候只有紅月一個本行會指揮人員在前線,其他人似乎都在忙各自的工作,所以我只能問紅月。

    紅月一邊安排手下的人去布置防線,一邊抽空對我道︰“你走了之後不久俄軍就停了下來,不過他們一直沒有要轉身攻擊的姿態,反而修了片營地,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打算干什麼。更奇怪的是他們居然在從附近被摧毀的幾座城市中拆卸建築材料,看樣子他們似乎想在這邊築城。”

    “築城?俄羅斯人腦袋讓驢踢了?這是敵佔區好不好?他們在這里築城?那幫家伙腦袋里怎麼想的啊?”

    紅月聳了聳肩道︰“鬼知道他們怎麼想的,反正我是一點也想不清楚。素美那邊好象正在和軍神一起推算敵人到底打算干什麼,不過目前可供參考的情報太少,所以一直到現在也沒商量出個所以然來。”

    “情報太少?”我略帶驚訝的看著紅月問道︰“我們怎麼會缺少情報?”

    我們行會目前的戰場情報主要有四個來源,第一就是像別的行會一樣做戰場偵察,這個屬于常規手段,所有行會都會做。第二就是間諜送出的情報。我們行會因為有幾個專管情報的附屬行會,所以在間諜這方面做的算是比較超前的,也因此我們的消息一般都很靈通。不過這依然不是我們的主要情報來源。我們行會的第三項情報來源是巴貝爾塔附帶的衛星監視功能,這個就和間諜衛星差不多,再配合上軍神的情報處理能力,效率可以說是非常之高。不過,和前三項比起來,我們行會最重要的情報來源其實還是第四項,也就是巨蚊哨站中的偵察蚊子。

    巨蚊哨站釋放的偵察蚊子雖然在戰略偵察方面幾乎沒什麼用處,但在戰術偵察方面卻是用途廣泛。擁有龐大基數的偵察蚊子配合它們小巧的身體幾乎可以說是無孔不入的,任何戒備森嚴的區域都可以讓它們輕易滲透進去,然後給我們發回仿佛新聞采訪一般的實況信號,不但有圖象還有聲音,特別適合監听敵方會議和觀察敵人的調動情況。

    先不說巨蚊哨站強大的偵察能力,單是前面三項偵察方式所帶來的情報也可以說是海量的,可現在紅月居然告訴我我們的參謀團因為參考信息不足而遲遲拿不出方案來,這怎麼可能呢?

    紅月作為本行會的副會長,我們行會的偵察手段有多發達她自然是清楚的,所以她也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大反應。“我知道你驚訝什麼。這次不是我們偵察的問題,而是俄羅斯人的問題。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後方運了台大型防護罩發生器過來,現在整個俄軍營地都被保護在了防護罩中。俄軍現在除了采集建築材料的人之外限制任何人外出,所以我們派出的npc間諜很難送出情報來。那個防護罩頂上還有一層淡淡的藍光,把整個營地都給罩住了,巴貝爾塔的監視能力也徹底用不上。”

    “不是還有偵察蚊子嗎?”

    “最可氣的就是這個。”我不說還好,一說紅月立刻就變的異常激動,好象要爆發了一樣。“那個該死的防護罩竟然有篩選通過物體的能力,根據我們的npc間諜送出的有限情報,我們得知那個防護罩只允許輸入過目標信息的東西通過。比如說他們可以設定空氣是允許通過的物質,那麼防護罩就不會擋風。他們還可以輸入聲音是可以通過的能量,那麼那個防護罩就不隔音。那該死的防護罩可以單獨設置任何東西被允許通過或者不允許通過,所以……”

    雖然玫瑰沒說完,但我已經明白問題所在了。那東西顯然是只允許被設置了例外規則的東西通過,就好象電腦上裝的防火牆一樣,第一次裝機完成有些防火牆會詢問你某某軟件試圖訪問網絡,你要是允許,那此軟件以後就被歸類到例外規則中,也就是以後只要這個軟件訪問網絡,防火牆都不會管它,但只要軟件不在這個規則中,防火牆就會將其擋下來,不讓其和網絡連接。現在俄羅斯人的這個防護罩顯然也有著類似于防火牆的特性,它只允許被設置了例外規則的物質或者能量出入,沒有設置的一律別想通過,而俄羅斯人顯然不會為我們的偵察蚊子設置例外規則,所以我們的偵察蚊子就理所當然的被擋在了防護罩外面根本就進不去。

    “這麼說來我們豈不是只能靠偵察小分隊混進去偵察了?”

    “混進去?”紅月沒好氣的回答道︰“想的容易!我們的玩家和npc也都是限制之外的東西,你說怎麼進去?”

    我想了一下之後問道︰“你們有試過從地下或者用傳送技能嗎?”

    “地下試過了,那防護罩連底下都包起來了,根本沒有漏洞。傳送技能我們也試了,根本沒用。啟動傳送後會在防護罩的邊緣被彈回來,根本進不去。”

    “這樣啊?”听了紅月的話我又開始沉思了起來,過了幾秒便再次問道︰“你說他們有派人出來收集建築材料,出來的是玩家還是npc?”

    “都有。怎麼了?你不是想混進收集隊伍里去吧?他們的材料收集隊中有玩家負責監管,而且出入都要登記,人數和職業什麼的有一點差錯也會被發現的。”

    我沒管紅月的問題,而是繼續問道︰“能不能混進去是我的事,你告訴我他們進出靠的是什麼?設置例外規則然後直接穿過防護罩還是有專門的出口?”

    “有出口。”紅月回答道︰“防護罩的例外規則不能精確到某個人,如果設置了玩家可以通過,那就會整個防護罩都擋不住玩家。他們在防護罩上留了三個出口,每個出口就只有一個三米寬兩米高的缺口。缺口處不但有多重反隱形保護,還有重兵把守,有嗅覺和靈覺靈敏的魔獸看護,想隱身進入是不可能的。”

    “誰說我要隱身了?”我說著突然打了個響指,跟著我自己便從上到下閃過了一道光圈。“怎麼樣?我這個技能還挺實用的吧?”

    紅月嘴巴張的老大,目瞪口呆的一只手指著我一只手捂著自己的嘴半天說不出話來,結果還沒等她恢復過來,到是有第三個人先說話了。“紅月會長,這是剛剛到位的物資,你看要怎麼分配啊?我……”剛從臨時指揮所外面進來的是本行會的一個高級玩家,他本來是來請示事情的,誰知道一進來就看到倆紅月面對面的站在一起,然後他就傻在了那里伸著個手指一會指我一會指紅月。“這……這……這什麼情況啊?”

    “沒事,這是紫日。他在向我表演他的偽裝技能。”我用和紅月一模一樣的聲音說著,並沖那名玩家伸出手道︰“報表呢?拿來我看。”

    “哦。”那名玩家直到這個時候才好象突然醒過來一樣走到我面前把報表遞到了我手里,然後他便走到紅月面前圍著紅月一邊轉圈一邊上下打量了起來。最後他竟然湊到紅月身邊故意避開我小聲問道︰“紫日會長你這偽裝技能也太牛了吧?這要是想要誰的裸*照,豈不是只要變成她的樣子再來個自拍就行啦?那什麼……有空給我弄幾張紅月姐的大尺度照片哈?我用東西換怎麼樣?”

    “你個白痴給我去死!”紅月剛剛是因為看到我居然冒充她並騙過了會里和我們都很熟的會員而驚訝的忘記了回應,這會居然听到有人跟自己說要自己的大尺度照片,作為女人,這種時候不發飆更待何時啊?瞬間進入暴走狀態的紅月拿著法杖當棍子追著那家伙開始滿屋子跑,而我則是笑的差點肚子抽筋。

    “哈哈哈哈……你小子牛,居然敢當面跟我們的紅月副會長要她的裸`照,你還是趕緊準備後事吧。”

    這個時候我已經取消了偽裝技能,那小子自然知道上當了。他一邊跑一邊苦著個臉在那叫著︰“老大你害我!”

    “我又不知道你有那方面想法,誰叫你小子色膽包天?”我笑完又對紅月道︰“好了好了,你也別打了,他這不是沒拿到嗎?咱們還是辦正事要緊。”

    紅月听到我的話猛然加速一腳將那家伙踹飛了出去,門外的守衛看到那家伙從門里直接飛出來都給嚇了一跳,其中一個還跑進來想看看到底出了啥事。紅月走到我身邊一把搶過那份報表看了一眼,發現我都批完了之後便走到門口把報表往那家伙腦袋上一拍。“趕緊去辦事。”說完還不忘又對著他的屁股又補了一腳,然後在氣洶洶的走了回來。

    “好了好了,不要生氣了。有人想要你照片你應該高興才對啊。難道你想自己變成那種沒人願意看的老巫婆嗎?人家想要至少說明你很有吸引力嗎。”

    “哼。”紅月生氣的從鼻子里哼了一聲,然後便對我道︰“你這個偽裝能被識破嗎?”

    “只有一種技能能識破我的偽裝術。”

    “什麼技能?會的人多嗎?”

    “鑒定術。”

    “鑒定術?”

    鑒定術可以說是鑒定師的必備技能,而且作為一種非常實用的輔助職業,游戲里很多人的輔助職業都是選的鑒定師,所以說會鑒定術的人不是多,而是非常多。不過,雖然會鑒定術的人非常多,但是這個技能平時是用來鑒定物品和生物的,根本不會有人想到把它往人身上扔,所以說我這個偽裝術雖然誰都可以破,卻幾乎沒人想的到要怎麼破。

    紅月顯然也想明白了我的這個技能幾乎不會被識破,所以她很快便道︰“那正好,趁俄羅斯人還沒動,你就親自跑一趟幫我們摸摸情況吧。”

    “放心,這種事情我最擅長了。”

    在和紅月商量好之後我又和軍神知會了一聲,這樣別人找我的時候能方便點,而且我還得軍神提供情報支援。雖然在那個防護罩里面軍神無能為力,但外出的建築材料收集隊卻是在軍神的全面監控之下的。

    外出的建築材料收集隊保衛工作做的比想象中還要嚴密,本來我是打算直接混進去的,但是最後我還是改變了策略。雖然暫時不知道俄羅斯人收集材料到底是想干什麼,但既然是他們要做的事情,那就肯定對我們沒好處,所以破壞他們的收集行動肯定沒錯,而我也正好趁這個機會混進去。畢竟一旦打起來,場面亂了之後他們就沒辦法監管戰場上的每個人了。

    在和軍神協調好之後我便跟著一支襲擊隊伍一起埋伏在了一隊俄羅斯人的收集隊即將回營地的路上。我們才剛埋伏好不到兩分鐘,前方的收集隊就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中。等那支隊伍經過我們身邊之時,我們這邊的玩家和npc猛然同時跳了起來殺向了那支車隊。為了保證俄羅斯人不會懷疑,這樣的襲擊還在出來的所有所有俄羅斯搜索隊身上發生著。我們同時襲擊他們的所有搜索隊,這樣我混進去的那個隊伍就不會顯得太特別,免得到時候把我給查出來就麻煩了。雖然他們之中沒誰能限制我的行動,可刺探情報的工作也會因此失敗,小心點總沒錯。

    眼前這支返回的俄羅斯隊伍突然遭到襲擊,那些人員立刻就亂了套。說實話這些出來收集材料的人根本就不是什麼高級玩家,他們的工作無非就是監管npc干活,防止有人混入npc隊伍而已,這樣的工作如果都派高級玩家出來,那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玩家隊伍實力低下,加上我們這邊的都是高手,所以戰斗幾乎是一面倒。不過為了裝的像,我們這邊的高手都刻意限制了自己的實力,所以戰斗雖然是一面倒,卻沒有閃電般結束。趁著他們都在混戰,我迅速的指揮開拓者在地面上挖了個洞,然後玫瑰藤閃電般將一名剛好踩到洞口的npc給拖入了地下,早就準備好的我在那個npc被拉下去之後的瞬間就從洞里跳了出來,然後加入到了俄羅斯人的陣營中開始和幾名本行會的玩家對戰了起來。當然,此時我已經偽裝成了那名npc的樣子。

    實際上我選擇的這不是一個一般npc,而是這支隊伍中的npc首領。選擇這樣的人物好處在于可以發揮比較強的實力,要不然模仿一個低級npc,卻老是在我們行會玩家的圍攻中怎麼都死不掉,那未免也太假了點。但是我現在變成了高級一點的npc,這樣那些俄羅斯人就不會懷疑,畢竟我偽裝的身份本身就應該很強,多堅持一會也可以理解。

    在我冒充了那名npc之後,我們這邊的玩家立刻開始加強了攻勢,對面的俄羅斯玩家突然就意識到了自己這些人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于是對方的首領立刻果斷的下令撤退,我在听到這個命令後立刻向對面的本行會玩家悄悄比了個手勢,然後裝做突然出擊,對面的本行會玩家立刻捂著脖子倒下裝死,而我則跑到一名俄羅斯玩家身邊和他聯手“逼退”了一名本行會玩家,接著拉上他一起跑路。

    有這名被我救下的俄羅斯玩家存在,我的身份就更安全了,畢竟他可是看著我和冰霜玫瑰盟的人戰斗來著,這就叫人證。下面需要做的就是跟著他混進去而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