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意外的特別關卡與槍神的特殊愛好



    伴隨著系統提示音,整個競技場突然被一道白光刷過,原本的各種區段一下就全部消失不見,只剩下了一個深坑。沒錯,就是一個深坑,而且還是一個人工建造的坑。為什麼說它是人工建造的呢?原因就是……你有見過天然形成的,周圍貼著瓷磚的坑嗎?

    在我出現在這個貌似游泳池但卻大了n倍的坑底的同時,參加競賽的其他人卻被分別傳送到了坑的周圍分別站在了五個伸入大坑上方的平台上面。

    隨著所有人都站定,競技場的頂端突然從虛空中降下了一只機械臂,然後那只帶有很多關節的機械臂直接伸到了場外主席台上的黑桃皇後面前。“請競賽者敵對方放置難度追加賭注,本關卡將根據物品價值增加關卡難度,如不放置則不增加任何難度。本關卡結束後,如競賽人員獲得勝利,則雙方賭注物品將自動融合並歸屬對方所有,如對方未放置物品,則物品直接歸屬對方所有。如對方在關卡中失敗,則雙方賭注物品自動融合並歸還你方,如對方未放置賭注物品則直接歸還本物品。”

    “怎麼還有這一說啊?”槍神驚訝的問道。

    黑桃皇後一邊將一塊看起來好象隨處可見的石頭放到了機械臂遞過來的托盤上一邊說道︰“這也是棋盤的一部分,你怕了的話可以認輸。”

    槍神憤怒的瞪了一眼黑桃皇後卻沒說話,而那只機械臂則是將那塊石頭收了回去,然後又伸到了我面前道︰“請競賽人員放置難度抵消賭注,本關卡將根據您放置的物品價值和對方物品價值抵消後的剩余價值降低任務難度,如不放置,則難度不會降低。關卡結束後雙方物品自動融合並歸屬勝利方,如您未放置物品則關卡結束後根據勝敗將對方物品交予勝利者所有。”

    我想了想問道︰“是不是我放的東西價值越高,一會的任務難度就越低啊?”

    “正確。”

    “那我可以放很多東西上去嗎?”

    “賭注物品可以為多件,但必須能被托盤承載。另外,關卡結束後對方物品將與您放置的所有物品融合。獲勝方可以選擇吸收對方還是本方物品的屬性融合到另外一方的物品中。如果您獲得勝利並選擇保留自己的物品,則對方的物品屬性將平均分攤到您的多件物品上且使多件物品產生關聯屬性,因此建議最好放置成套物品,且數量不應過多。如您選擇保留對方物品,則您的所有物品將全部融合到對方的唯一賭注物品之上。請您根據信息自行決定賭注數量。”

    “我能問下那女人放的是個什麼東西,價值如何嗎?”這個賭注貌似可以拿來強化裝備,這絕對是個好機會。要知道強化裝備的機會可是比獲得一件新裝備要劃算多了。比如說你本身有一個屬性很不錯的頭盔,然後再給你一個屬性差不多的頭盔和一次強化頭盔的機會,你會選擇哪一個?當然是強化自己的頭盔了。不管那個頭盔的屬性再好,也是和你帶的這個差不多,你就一個腦袋,要倆屬性差不多的頭盔怎麼用?所以說,強化機會絕對是個好東西。本來游戲里強化裝備的選擇也是很多,但無一例外的都很難遇到,而且就算是遇到了,也未必就是百分百成功。很多強化機會都有失敗率,比較高級的一些失敗了只是損失材料和這次機會,垃圾一點的甚至有連裝備一起爆掉的,所以說像這種百分百保證強化成功的機會可是真的不多見。

    這個關卡系統似乎很有耐心,等我問完立刻回答道︰“對方放置的是一塊完美的神階靈魂核心,內部封印有一只可無限進化的神階器靈,系統價值評分七億五千萬分。”

    “這個分數代表什麼?對應數量的水晶幣嗎?”

    “評分不對應貨幣,僅作為難度增加參考依據。”

    听到系統的回答我立刻試了下鳳龍空間,發現果然能用了,應該是系統方便我拿東西暫時放開了限制。

    直接從鳳龍空間內抽出永恆劍,然後對著機械臂那邊問道︰“我手里這個東西如果做賭注能得到多少分?”

    “器名永恆,規則類武器,評分二十三億九千萬。”

    听到這個提示場外的人群一起發出了嗡的一聲。完美級的神階靈魂核心就已經是價值連城了,而在那東西只得到七億多分的情況下我的永恆居然得到了近二十四億的評分,這價值差距未免也太大了點吧?

    黑桃皇後直接從座位上蹦了起來沖到主席台邊上沖著場內大喊著︰“這不可能!你肯定算錯了,那把劍就算能變形也不至于是我的靈魂核心的三倍多吧?”

    老好人系統立刻解答道︰“再次檢測評分正確。永恆具備切斷規則,可以斬斷任何事物,包括物質、能量、時間乃至因果和存在,其本身已經不屬于一般武器範疇,因此獲得十五億評分。”

    “十五億?那你怎麼說二十三億多?”

    “因為永恆同樣具備器靈,雖然等級不如你拿出的器靈,但也價值六億評分,剩余部分為永恆所附帶各種屬性的評分,最後總評分二十三億九千萬。”

    听完系統解釋,我立刻笑著把整套神龍套裝都拿了出來,然後問系統︰“這套裝備值多少評分?”

    “九十八億一千萬。”

    轟。觀眾席再次炸窩。這個評分簡直高的嚇人,九十八億多,這都快一百億了,和這一比黑桃皇後的那個完美靈魂核心簡直可以扔了。

    得到確切評分後我又問道︰“如果我把永恆和神龍套裝一起放上去,假如我贏了,並且選擇保留我的裝備,會強化出什麼效果?”

    “對不起,因為融合本身具有隨機性,所以無法在融合完成前知道具體結果,但可以完全確定,不會造成負面效果,最糟糕情況無非是出現了幾條無效或重復屬性,不會降低原裝備使用效果。”

    听到系統這麼保證,我立刻便毫不猶豫的把永恆和神龍套裝一起小心的放到了托盤上。之所以要小心是因為這個托盤實在是不太大,這麼多東西如果不放好很容易就會掉下來。放完東西想想我又忍不住問道︰“那個,我可不可以再放點東西上去用于我獲得勝利後融合到我的套裝和劍上啊?”

    “不可以。融合只能以一方添加物品為原料融合到另外一方的全部物品上,無法自由指定原料和被融合物。”

    “那就這樣,趕緊開始吧。”

    “明白,賭注確認接收。”那只機械臂迅速收回了頭頂的虛空之中,然後我就莫名其妙的被一股力量給托了起來,飛到了與另外五位站的平台一樣的高度上。不同的是他們腳下有平台,而且是位于這個大坑的邊緣,而我卻是懸浮在空中,而且是在大坑的正中間。不過話說回來,這坑雖然怎麼看都有點像個圓形的游泳池,可這面積和深度絕對不比某些大型人工湖小。

    就在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被托起來後,系統提示再次響起。“按基礎難度,開始布置環境,填充有毒污水。”隨著提示結束,我們腳下的池底突然就出現了大量的渾濁污水,而且水面還在迅速上升,幾秒之內就漲到了我們的腳下,不過污水在到達我們腳下的高度就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往上漲。

    在水面停止上漲後提示再次響起︰“污水填充完成。低級污染度,能見度兩米,輕量毒素,可造成生命值緩慢下降,預計連續接觸一小時後可致人死亡。下面開始載入怪物。”

    呼啦一下我們周圍突然就多了一群面相丑惡的恐怖怪魚。雖然這東西體積到不是很大,但卻密密麻麻足有好幾萬條,而且看它們暴露在嘴外的大牙,不難想象這些東西的習性。

    果然,系統在怪魚出現後立刻道︰“魔化食人魚載入成功。數量︰兩萬條。下面開始追加任務難度,根據敵對方賭注物品評分追加任務難度。變更有毒污水為劇毒泥漿,能見度零,劇量毒素,接觸後立刻產生劇烈疼痛,七分鐘可致死。”

    隨著系統提示,池子里那些原本灰黑色的液體突然一下就變成了黑色的泥漿,而且還不斷的翻著泡泡。污水雖然也能毒死人,但好歹有一個小時時間,而且在水里還能游泳前進。現在這個就完蛋了。劇毒啥的就不說了,無非是縮短了任務時間,關鍵是這個泥漿屬性。在水里只要你會游泳還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早泥漿里就完蛋了,管你是花樣游泳冠軍還是國家跳水隊的,進了泥潭除了一沉到底保證不會有第二種情況出現。

    這邊我還沒適應這個環境變化,那邊系統提示又響了。“變更怪物數據,強化魔化食人魚為深淵食尸蟲。”這次提示剛一結束,我們周圍那些被懸浮在半空中拼命掙扎的食人魚突然一下就全部變成了一種體長八米多,粗如水井,表皮漆黑還長滿肉刺的惡心生物。不過,最嚇人的還不是它們的外表,而是這些家伙嘴里的那八圈牙齒。沒錯,確實是八圈。這些家伙的嘴里長了八圈好象粉碎機一樣的尖牙,估計被它們咬上絕對不是什麼讓人愉快的事情。

    把食人魚變成大蟲子還沒完,系統又提示道︰“追加怪物數量,目前數量兩萬,增加至四萬。”不用說,系統剛一說完那些大蟲子立刻就全體來了次分裂生殖,然後兩萬條蟲子就成了四萬條,最變態的是它們分裂完居然體積都不變的,還是那麼大。

    看到這些怪物,黑桃皇後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點,但是,她的笑容還沒來及展開,就突然僵在了臉上。因為,系統提示還在響著。“難度增加賭注已完成,現在根據競賽人員賭注物品評分削減難度。變更劇毒泥漿為普通河水,能見度八米,無毒性,浸泡十小時以上可能致命。”隨著這聲提示,我們腳下那惡心的泥漿唰的一下就變成了一種有點像淘米水顏色的液體,雖然並不清澈,但起碼看起來沒啥危險,而且也沒有之前那泥漿的怪味道了。

    水面剛變化完,系統提示立刻又道︰“變更怪物數據,削弱深淵食尸蟲為有毒水母。”我們周圍那些體長八米多粗的跟水井一般的怪物突然一下就全部變成了一種不到隻果大小,身體半透明,體表有很多紅色和藍色點點,長的好象帶觸手的蘑菇一樣的毒水母。在這些東西出現後系統解說道︰“毒水母,一種有毒生物,無智慧,不會主動攻擊,但接觸到別的生物時會用有毒的觸手纏繞對手發動攻擊。毒素有輕微麻痹效果,連續蟄刺十五分鐘可致人死亡。”

    听完這個數據,黑桃皇後再次進入了瘋狂狀態。雖然十五分鐘就能毒死人也滿厲害的,可系統說的是連續蟄刺。一般人難道會被蟄了都不管,然後讓那些家伙繼續把自己活活蟄死嗎?顯然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以這些小東西的體積,只要被蟄的時候用力打兩下就能把它們殺死,然後蟄刺就會停止。至于其它的毒水母,反正這些小東西是被動攻擊型,只要小心點也不至于踫上太多吧?所以說,這些小東西與其說是很毒,到不如說是完全不具備攻擊性來的更恰當些。

    仿佛是覺得黑桃皇後還不夠氣憤,系統在公布完毒水母的數據後竟然又繼續道︰“削減怪物數量,目前數量四萬,削減至兩千。”唰的一下我們周圍的小東西就少了一大片,原本看起來很密集的水母群一下變的只剩了小貓三兩只。這兩千只水母每個還不到隻果大小,這個池子的面積又堪比大型人工湖,就算這些水母全飄在水面上也休想封住整個池子,更別說把它們分散懸浮在不同深度的水中了。可以說兩千只毒水母撒進這個池子,只要小心躲避,被踫到的概率幾乎為零,況且就算踫上幾只,以它們的毒性也完全不致命。雖然現在還不知道任務是啥,但是觀眾們已經明白了一件事——這個任務必過了。

    事實也和大家想的差不多。之後系統公布的任務完全成了兒戲。任務要求是讓我到水底打撈兩把鑰匙,然後幫助被鎖起來的兩名同隊人員解開手銬,之後只要游到那三名敵對人員邊上把他們挨個推下水就算過關。本來照最初的任務難度,要在能見度只有一米的水中找到鑰匙,還要對付時刻不停發動襲擊的食人魚,然後再去救人與推人,雖然不是絕對無法完成,但也夠難的。之後被加強難度那個就更別提了,要在這麼大池子泥漿里找鑰匙,就算沒有那些蟲子也鐵定不可能,別忘了泥漿是有毒的,我在里面只能呆七分鐘。但是,現在的任務簡直變成了兒童游戲。

    兩千只水母扔進池子里確實是超級稀疏,平均兩只水母之間的間隔都在兩米以上,這麼大縫只要小心點完全可以輕松穿過。找鑰匙這個部分本來也挺難的,但是現在因為池水的能見度高達八米,所以這個任務也變的簡單了很多。這整個池子一共也就八米深,潛到離池底兩米的深度後我的目光依然可以覆蓋一大片水域,隨便游幾圈就找到了兩只鑰匙。最後的開手銬和推人下水那個就不用說了。不過是水中障礙游泳而已,稍微小心點輕松就能到打目標點。至于對方人員反抗的問題……貌似我身上的武器可還沒丟呢。

    “恭喜您完成特別關卡,全部關卡取消,您獲得了最終勝利。按照約定,賭約物品將融合,請問提取哪一方屬性融合到另外一方物品中?”

    “提取神階靈魂融合到我的神龍套裝中。”

    “裝備融合完成,為了您的**,裝備已自動移交您之前的儲物空間,請在之後自行查看屬性。”

    隨著提示結束,我和羅根他們唰的一下就全部被傳送到了主席台上,而對方的人員也一起被傳送了出來,下面的競技場自動恢復到了黃沙組成的斗獸場模式。

    槍神這家伙對于我們的回歸都還沒來及祝賀就興沖沖的跑到了黑桃皇後面前叫喊著︰“現在我勝了,可以隨便提要求了吧?”

    “不可能,這不可能!”黑桃皇後瘋狂的叫喊著,也不知道是不能接受還是想裝瘋賣傻趁機賴賬。

    槍神一點面子也不給,直接吼道︰“喂,老太婆,你要發瘋能不能先把我們的帳清了?”

    “不,我們再來一次。”黑桃皇後抓著槍神的肩膀激動的說道,看那樣子十足一個輸紅眼的賭徒。見槍神不為所動,她又道︰“這次你要贏了我的一切都歸你,只要我有的,包括我的手下和我自己,都是你的。”

    槍神一把推開黑桃皇後道︰“你個老太婆,我要你干什麼?別惡心人了好不好?我只要她。”槍神突然一指一直跟在黑桃皇後身後的那個斗篷人說道。

    “噗……”听到槍神的要求,正在喝水休息的我一口將嘴里的水全噴了出去。“我靠,槍神你口味也太重了吧?你花那麼大代價請我來幫忙就為了找個男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