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被大地之母坑了



    “這難道是……?”

    我還沒說完靈魂之樹就接口道︰“這不是你想的東西。”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猜你就是想到了半神結晶體。”

    我點點頭問道︰“這個不是嗎?”

    “你難道以為我有那個本事幫你制造一個半神不成?”

    “那這是……?”

    “力量結晶。”靈魂之樹說道︰“你知道在冥界也不是所有生物都只是虛幻的靈體,這里也有地獄本土生物,他們也是有著實際存在的**的。對付靈魂我幾乎是無敵的,但是踫到那些有著強悍**的家伙我就沒轍了。”

    “所以你找到了解決辦法?”

    “沒錯。這種方法就是把自己的能量轉化為物質形態並將多余的能量賦予我轉化後的身體使之具備超強的打擊能力。你的這個魔寵本身就具備物質轉換的能力,我現在把我的這種力量結晶能力賦予了他,相信對你會有用的。”

    靈魂之樹說完之後幻影便自己跑到了我的面前道︰“主人你看。”

    幻影給我展示的是他的屬性面板,我只是簡單的閱讀了一下便明白了所謂力量結晶的真正意義。力量結晶這個名稱其實和這種屬性的實際作用並沒有太大關系,也就是照字面翻譯無法推測其效果。以這個力量結晶的真正能力來看,這個技能其實應該叫做魔力打擊可能還比較靠譜一點。

    我們都知道玩家在戰斗中使用的攻擊方式主要分為物理傷害和魔法傷害兩個類型,至于其他傷害類型,雖然也是存在的,但數量非常少,比如說靈魂攻擊,這就是一種比較常見的特殊類攻擊方式。其實靈魂攻擊相對來說還算比較多的一種類型,真正比較罕見的攻擊方式還有咒殺類和因果攻擊類,那些攻擊方式簡直就是匪夷所思,根本都沒法去計算傷害值什麼的。

    靈魂之樹給幻影的這種能力就是一種將包括稀有類攻擊在內的所有攻擊方式轉化為物理傷害的一種技能,這種技能可以讓受到技能作用的人將自己的魔力傷害或者其他特殊類傷害全部疊加到自己的物理攻擊力上,這樣就可以產生超高的物理打擊能力。

    其實如果僅僅是幻影獲得了這種能力,那到沒什麼,畢竟這個技能只是讓幻影可以把他的靈魂攻擊轉化為物理攻擊而已,可是幻影本身就具備實體化的能力,也就是說他本身就有物理攻擊力,這個技能對他來說雖然可以增加傷害,但卻有些重復,實際上並沒有太大意義。但是,靈魂之樹賦予幻影的並不是那種簡單的好象本體屬性一般的能力,而是一個主動技能,一個需要使用出來才會生效的能力,而且……這個技能可以對別人使用。

    最後這條才是關鍵。幻影是我的魔寵,他的技能可以對別人使用就意味著我和我的其他魔寵都將獲得這種能力,那麼我們的物理打擊能力就將成倍增加。這種技能本來是靈魂之樹創造出來解決自己沒有物理攻擊力這一缺陷的技能,所以對靈魂之樹這種本身沒有物理傷害的存在來說,這個技能只是讓他們多了一種攻擊手段而已。但是,對于我們這些本來就有物理攻擊能力的存在來說,這個技能就有點變態了。

    假設有個低級靈體,因為級別低,所以它不具備物理攻擊力,但是他有五百點靈魂攻擊能力。如果對他使用力量結晶,那麼他就將獲得轉化特殊攻擊為物理攻擊的能力,也就是說他有了五百點物理攻擊力。從這個過程可以看出來,這個轉化能力在本沒有物理攻擊力的靈體身上並沒有什麼特殊表現。但是,當我們把作用對象換一下之後,效果就完全不同了。

    再次假設有個低級生物,他的物理攻擊力是四百,魔法攻擊力一百五十,這樣的存在正常來說應該是打不過前面那個低級靈體的,因為他每次只能用一種攻擊方式,而且他的物理攻擊對靈體完全無效。以一百五十的魔法攻擊力和五百攻擊的靈體對拼,勝負很明顯。但是,如果現在給他也加上力量結晶能力會怎麼樣呢?這個低級生物在獲得了力量結晶能力後,其魔法攻擊會轉化為物理攻擊,但是他本來就有物理攻擊力,于是,這兩個攻擊會……疊加。沒錯,就是疊加。原本四百物理攻擊力的生物現在有了五百五十攻擊力,當然他現在依然干不過那只靈體,因為物理攻擊對靈體無效。但是如果他們倆分別對付同樣的兩個可以被物理攻擊傷害的敵人的話,這個原本比靈體要弱的生物就會發揮出比靈體更強的戰斗力。由此可見這個技能雖然是發明出來為沒有物理攻擊力的靈體而服務的,但是其真正變態的效果反而是用在物魔雙修的生物身上才能徹底爆發出來。

    作為一名馴獸師,我的魔法攻擊力實際上遠沒有物理攻擊來的高,但是相對一般玩家來說我的魔法攻擊其實還是很強的。現在突然把我的魔法攻擊疊加到物理攻擊上,那這個實際攻擊力……反正肯定很變態就是了。

    “真是太感謝了,這個技能非常不錯。”我看完屬性後立刻興奮的向靈魂之樹道謝,畢竟這個技能的效果實在是太強了,尤其是對我這種物魔雙攻都很高的人來說,這個技能簡直就是變態級的。

    當然,這個技能也是有缺點的。比如說當我對付的敵人不怕物理傷害時,這個技能就完全沒用了,不過游戲里不怕物理傷害的生物畢竟不多,所以大部分情況下這個技能還是挺有用的。

    在搞定了靈魂之樹的任務後我便收回魔寵們先返回了艾辛格把靈魂之樹讓我抓回來的那個靈體扔給了研究單位,確認他們明白我要他們研究什麼之後我便立刻研究所直接轉道去了大地母神那里。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看到我走進她的神殿,大地之母略帶詫異的看著我問道︰“你不會已經跑完了吧?”

    “難道我快點完成不好嗎?”這次換我詫異了。可沒听說發布任務的人還有閑別人完成的太快的。

    大地之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不是閑你完成的太快,只是我給你準備的任務獎勵還沒抓到呢!”

    “什麼叫給我的獎勵還沒抓到?難道任務獎勵是個活物?”我疑惑的看著大地之母問道。

    大地之母直接點頭道︰“我這次給你準備了一只很不錯的魔寵,即使在我們上位神界那也是一種很流行的寵物,不過這東西非常狡猾不太好抓,我之前就有吩咐人去幫我抓來,只是沒想到那家伙還沒抓到你居然就先來交任務了。畢竟按照你的習慣,我還以為這個任務你起碼要等幾個月才會交上來呢。”

    “正好最近有空,這不就順便跑完了。”我說著便直接把世界樹幼苗遞給了大地之母,同時說道︰“任務我先交掉,報酬你可以晚點給我,我又不怕你賴帳。”

    大地之母笑著接過世界樹幼苗後想了想道︰“要不然這樣你看如何?那種東西其實我知道還有一只現成的,而且等級很高,即使在那東西的族群里也屬于罕見的珍惜個體,只是那東西不在我這里。不過我可以出面和對方的擁有者打個賭,如果賭贏了,那個現成的魔寵就歸你了,如果輸了,我負責支付賭約,但是你的獎品就沒了。你可以自己選擇。是等一段時間讓我的人幫你抓只普通的回來,還是冒險賭一次看能不能贏回這只超強的個體?”

    “賭博內容是什麼?”

    “格斗。”

    “有什麼限制規則嗎?”

    “你可以用任何你擁有的技能和裝備,但是不能召喚任何類型的幫手,不能使用任何一次性物品,包括任何一種藥品和卷軸。”

    “那我的對手呢?場地呢?有時間限制什麼的嗎?勝利規則是什麼?全部擊殺還是別的要求?”

    “你的對手將從和你一樣的冒險者中選擇,數量暫時不確定,畢竟涉及到很多冒險者,我們暫時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參加,但是最後我們會根據情況決定比賽的勝利條件。如果對手很少很弱,那勝利條件可能是無損擊殺目標,而如果對手很多很強,則勝利條件可能是堅持多長時間不死就算你勝利,總之我們會根據你們雙方的實力情況給你一個公平的勝利條件。畢竟我們是上位神,不會坑你的。”

    我點點頭道︰“在信譽方面你們比那幫下位神靠譜多了,所以我相信你們的擔保。那麼賭局什麼時候開始?”

    “大概會安排在今天晚上,你可以先去忙你的事情。”

    “行,那我先走了,準備好了通知我。”

    在離開大地母神那里的時候我並沒有想到一個簡單的賭約會演變成世界性的盛會,而等我知道的時候已經什麼也改變不了了。

    “紫日你怎麼突然想起來接受全世界玩家的聯合挑戰的啊?”突然看到玫瑰用愛之環直接傳送到我面前的時候我也給嚇了一跳,不過玫瑰的話卻是更讓我吃驚。這個時候正好是我答應大地之母參加賭戰之後的兩個小時。

    “你在說什麼啊?”我詫異的看著玫瑰問道。

    听到我的話玫瑰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直接道︰“你馬上下線連接論壇看一下就知道了。”

    看玫瑰這表情我就知道不是小事,趕緊連接論壇看了起來,幾分鐘後我便知道了玫瑰到底在說什麼了。“你先別急,我去找大地之母問個清楚,事情是她跟我約定的,我沒想到會發展成這樣。”

    再次找到大地之母的時候她正在操縱著一堆泥土在空中組成一道道算式正在計算著什麼,看到我之後她立刻笑著說道︰“我就知道你要來找我。”

    “那個挑戰賽是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大地之母解釋道︰“我們利用自己的能力在所有冒險者出現的大型城市發布了通知,內容是招募志願者參加對你的戰斗力考察。本來我們是打算招個三五十人來和你對抗的,不過沒想到你在人間的影響力這麼大,消息一發出去不到兩小時就有一億多人報名,真是盛況空前啊!”

    “你們不會全部接受了吧?一億多人別說打了,一起沖過來擠也把我擠死了!就算他們不沖過來,全部仰著脖子讓我殺,砍光一億人也足夠把我累死了。你們這是要我命啊?”

    大地之母笑著道︰“我們又不傻,怎麼可能讓你挑戰一億人?不過報名的人太多,我們也不好再保持原本的計劃了。最後我和另外幾位上位神一商量,決定把挑戰人數設置成了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一萬人參戰,失敗條件是你被殺,勝利條件是殺死八成以上的敵人,也就是至少干掉八千人。”

    “八千?一秒一個那也得砍上兩個多小時,你們沒有搞錯吧?”

    “你別急啊!還有第二個方案就是一千個敵人,失敗條件是你被殺死,勝利條件是殺光全部敵人。”

    “一千也太多了啊!”

    “其實你根本沒辦法決定用哪個方案。”大地之母在我說完便接著說道︰“我們已經宣布出去了,會在比賽開始時由你自己抽簽決定對戰人數和作戰環境。”

    “每法改了嗎?”

    “已經宣布出去了要怎麼改?不過你別擔心,以你的戰斗力,這兩種方案都是有勝算的,畢竟就算有十萬人攻擊你,真正能同時攻擊到你的也不會超過八個人,你的勝算其實還是很大的。”

    “那什麼,我可以問下對方有什麼限制嗎?他們不會完全沒限制什麼招數都能用吧?”

    “那到不是。”听到這話我才剛緩了口氣,沒想到大地之母的下一句話就把我的心又給提了起來。“他們的限制就是所有同種藥品只能用一次,還有就是不許用卷軸和行會級戰爭武器,其他的都隨便。”

    “這麼說來他們可以召喚魔寵和雇佣npc保鏢?”

    “當然。”

    “靠,那不是說人數還不止一千或者一萬?”

    “那是肯定的。”

    “天哪!你們直接殺了我得了!”

    “你也別灰心嗎,相信我,我給你準備的那只魔寵絕對對的起你的付出。”

    “但願吧。”我無奈的坐在地上問道︰“比賽什麼時候開始?”

    “還有四十分鐘。”

    “該死!”

    其實我能理解大地之母他們把挑戰時間安排在四十分鐘後,因為那個時間剛好是在線率最高的時間段,不過對我來說這個時間就太緊了些。要不是玫瑰通知我,這會我還不知道一會要跟一千多乃至一萬多生物對戰呢。不過幸好還有四十分鐘。

    因為規則限制,所以我不能帶別的任何幫手,但是規則沒限制我提前給自己刷屬性。

    “快快快,你們有什麼輔助技能全給我準備好,等我上場前都給我刷一遍,好歹讓我在開場之後先多干掉幾個人減少下敵人的數量。”

    為了這次賭約我可是把行會里練輔助技能的人都召齊了,當然我的魔寵以及行會里幾位大神也不能放過,尤其是星火和孔雀。星火以前在佛門的時候可是觀世音來著,她的輔助技能可是出了名的多,不好好利用一下純數浪費。至于孔雀,她的輔助技能到是不多,但是有一個特別實用的技能叫做多彩霞光。這個技能可以把我整個人變成一個人形霓虹燈,而是是十萬瓦的那種,整個人站在那里就會好象正午驕陽下的銀鏡一般閃閃發光,別人雖然能看見我在哪,但是卻沒法直視我,因為我太亮了。盡管這個技能看起來很簡單,但效果卻是出奇的好。除非對手帶了墨鏡,否則啥也別指望看見了。而且,就算他有濾光的墨鏡可以擋住耀眼的強光也只能是部分削弱這個技能的效果而已,因為這個技能不是讓我整個人都發光,而是讓我身上出現很多交替的閃光點,如果對方帶了墨鏡,那麼他雖然不怕閃光了,卻有可能無法看清我的動作,結果和無法直視我也差不了多少。

    雖然召集了大量會輔助技能的幫手來幫忙,但刷狀態還是得等上場前再刷,畢竟大部分輔助技能的有效時間都不會太長,而就算我僥幸抽到的是只要對付一千人,那點時間也是絕對不夠打完全場的。因此我必須在最後一秒刷上技能,這樣才能盡量多使用一段時間。

    召集人群加上準備一些戰斗中需要用到的輔助裝備一共用掉了半個小時,等我全部準備好之後就被系統直接傳送到了臨時開闢的比賽場內。從我所在的位置往四周看,這里簡直就是個古羅馬斗獸場,不過我知道最後的戰斗不大可能在這里進行,畢竟以這地方的面積,別說一萬人,就算塞進一千人也會擠成沙丁魚罐頭一樣,那就不用戰斗了,直接一個技能刷屏就完事了。

    隨著我被傳送到這個斗獸場一般的區域中,周圍的看台上瞬間便爆發了一陣歡呼聲,不過我總感覺喝倒彩的人似乎比較多。對于這種情況我一向是比較理解的,畢竟人性如此。不管對方善良與邪惡、寬容大度或小肚雞腸,那都不重要,只要對方富裕或者強大,那都是可以仇恨的對象。至于為什麼恨對方,難道想恨一個人還能找不出理由來嗎?仇強仇富本來就是一種很大眾化的人性特征,以我世界戰力榜第一的身份,沒人往台上扔臭雞蛋爛柿子我就已經很欣慰了。當著我的面雖然沒人敢得罪我,像這種我無法報復的機會大家可是不會錯過,畢竟這種機會可是絕不多見的。

    在我出現後,一名系統設置的主持人便走到了我的身邊,然後宣布了比賽安排。按照支持人的介紹,我首先進行了對戰人數選擇,結果還算比較幸運,我抽到了一千人挑戰而不是一萬。當然,這個結果引來了場外一片噓聲。

    在主持人的安排下我接下來又抽取了對戰人員列表。因為最開始不知道我會和對少人對抗,所以系統最初選擇了一萬名在報名人員中實力靠前的人員作為備選,之後在我抽到了只與一千人對抗後,這一萬人便被系統隨機分成了十組,至于具體和哪組人戰斗則是由我抽簽決定。不過因為人員分組是隨機的,所以抽到哪一組對我來說都差不多。

    選定完交戰人員後那一千人便直接出現在了斗獸場中,效果也確實和我之前想的一樣,整個場地擠的滿滿當當的幾乎沒有一絲縫隙,好在我是站在一處浮空平台上的,不用個他們擠。

    等這些人出現後主持人又讓我抽簽決定使用的戰斗場地,結果我抽到的場地是一座城市。這座城市的面積雖然趕不上艾辛格,但絕對算的上是特大型城市,而且其中的建築也相當的漂亮。不過,這座專門為我們比賽而由系統生成的城市實際上是座空城,雖然城市里的建築和建築內的各種雜物都很齊全,但是這里卻一個活物也沒有。別說市民,連老鼠、蟑螂都沒有一只。

    在我抽完作戰地圖後主持人便開始宣讀規則。按照規則,比賽開始後我和那一千人會被隨機傳送到城市里的任意位置,傳送完成後立刻就可以開戰。城市外圍的城牆屬于隔離帶,比賽範圍就是城牆內的部分,而城牆上面是根本上不去也完全無法破壞的。比賽中的限制和大地之母說的差不多,我不能用藥品,不能帶魔寵,不能用一次性裝備,其他東西都不限制,但是我的敵人們的限制卻比我寬松很多,他們可以召喚魔寵甚至還能帶npc保鏢,最重要的是他們可以用藥品,幸好每種藥物只能用一次,不然還真麻煩了。

    宣讀完規則後主持人給了我們一分鐘準備時間,我當然是立刻讓大家把早就準備好的輔助技能給我全部刷滿,一瞬間就感覺我整個都都變成了一個小太陽,身上各種光芒一通亂閃,最後在觀眾們無比詫異的目光中我就像個人形大燈泡一樣又回到了賽場上。

    相比于我的準備工作,那一千人的準備可就要簡單多了。事實上不是他們沒準備,而是早就準備好了,這一分鐘無非是再堅持次裝備而已。

    隨著系統確認時間到,那一千人瞬間便和我一起消失在了斗獸場中,而那個斗獸場也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全息投影顯示出了作戰用城市里的情況。當然鏡頭是以我為中心顯示的,隨著我的移動鏡頭就會跟著移動,而其顯示範圍也就是整個斗獸場的面積,對周圍玩家來說這個面積足夠看到我的整個戰斗過程了。

    “你們覺得會長的勝算有幾分?”見我們都進入城市後大鍋飯出聲問道。

    紅月、玫瑰和素美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必勝。”

    大鍋飯詫異的反問︰“你們怎麼這麼確定?老大雖然很牛,可是不能召喚魔寵,還無法使用藥品,對手又是全世界範圍內挑選出來的最強的一萬人中的一千人,就算戰力榜上的高手沒有全部報名,其中也肯定有很多高手。老大一個人挑一千,勝算應該很渺茫才對吧?”

    素美一副你很白痴的表情看了一眼大鍋飯道︰“如果是在一片平整的擂台上對抗,即使把人數削減一半,紫日哥哥的勝算也只有五成而已,但他抽到的可是城市地圖。在如此復雜的環境下對手很難形成合圍。以紫日哥的戰斗力,百人以下根本就只能被屠殺,對方只要無法聚集,遲早被殺光。所以紫日哥必勝,就算出意外也頂多是平局。”

    “為什麼出了意外也只能是平局?難道不會輸嗎?”

    玫瑰看大鍋飯還沒反應過來便出聲解釋道︰“紫日有個自爆技能,半徑兩公里範圍內寸草不留,如果真不行了他肯定選擇自爆。”

    “那技能不是用一次掉一百級嗎?為了個魔寵自爆不劃算吧?”

    “如果只是為了魔寵自然不劃算,但現在全世界玩家都在看著,哪怕為了保住他在世界玩家心目中的威懾力也他也絕對不能輸。”

    “原來如此啊。”

    在大鍋飯他們討論我的勝算之時,我卻是已經出現在了城內,不過讓我比較郁悶的是我出現的位置實在不匝地,因為我居然掉在了城市廣場的中央水池中,而整個廣場上起碼有一百多人,他們顯然全都發現我的存在了。

    “靠,這不明擺著坑我嗎?這麼大個城市居然把十分之一的人都隨機到一個廣場上,這作弊也作的太過了吧?”

    對于我的抱怨那些看熱鬧的玩家可是不會贊同的,而那些挑戰我的人也不會贊同。一個離我比較近的玩家一看到我便興奮的說道︰“哈哈,紫日,看來連系統都看你不順眼了,居然把你扔到我們的人堆里來了,這次看你怎麼死。”

    “白痴,就算他們有可能干掉我,你也是第一個死的。”我說著便直接朝那家伙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