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歸位的波塞冬



    “五、四、三、二、一……”

    “慢著。”听到對方速度不減的一路數到一,而且手上明顯在加大力量,我只能先喊暫停叫住他先。畢竟只剩二十幾秒了,無論如何糊弄過去就行了,只是讓我驚訝的是對方完全沒有要和我拖時間的意思,居然直接就揮刀砍了下去。

    龜田雖然地位不低,但可惜他是內侍官,戰斗方面的能力幾乎為零,就算是一般敵人他也未必能搞定,何況還是埃克薩斯。按照這個情況,如果我不采取措施,那麼龜田今天就是必死無疑了,不過我是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之前連那些小兵的生命,波塞冬都再三提醒我要注意,這要是把她的內侍官給搞死了,那她一會還不跟我拼命啊?

    眼看對方沒有一點要妥協的意思,我只能采取武力了。右手一抬,手指一伸一縮,手腕上方的復仇者立刻射出一枚短箭直奔埃克薩斯面門而去,埃克薩斯抬手將刀橫在面前輕易隔飛了短箭,不過他剛把刀放下就發現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沖到他面前了。情急之下埃克薩斯連忙將下落的刀身一翻,鋒口朝外就向我的腰部甩了過來,我連忙一個轉身避開刀鋒,右手一伸一把勾住龜田的烏龜殼順手向後一拉。埃克薩斯感覺自己手上傳來一股巨力立刻就想加大力量爭奪龜田的控制權,但是沒想到我的力量遠超出他的估計,不但龜田被我甩了出去,連他自己都因為力量太大而失去重心整個人向我飛了過來。

    沒有龜田橫在中間,我立刻貼了上去,右手一個勾拳自下而上直接命中埃克薩斯的下巴將本就已經離開地面的埃克薩斯直接轟飛了起來,不過沒等他落下我又抬手扔了枚光彈上去,只听轟的一聲,埃克薩斯直接拖著黑煙從煙霧中飛了出來,落地之後一路將地面犁出一道數米長的大溝才翻滾著停了下來,而此時我已經接住龜田將其直接扔進了海神柱內部。

    “還有多久?”扔完龜田我朝堵在門口的侍女大聲喊道。

    “十八秒。”波塞冬的侍女擊飛兩名守衛後出生對我喊道。

    “真慢。”我一甩手抓住最後兩名守衛一轉身就給扔到了廣場外圍,但是還沒等我向另外兩名守衛下手,那邊的埃克薩斯就已經沖了回來,逼的我不得不轉身先擋住埃克薩斯的進攻,不過對方是從遠處沖回來的,力量相當之大,一下就撞的我險些飛起來,不過和埃克薩斯比起來我有個優勢,那就是我有翅膀,在差點離地的時候我直接將翅膀向後一扇便將自己固定在了地面上,而只要腳不離地,就有地方借力。埃克薩斯本來以為可以將我撞飛,結果卻只是將我推開了一段距離就被擋了下來。

    “你這個入侵者,到底想要干什麼?”埃克薩斯一邊和我拼力氣一邊憤怒的問道。

    我知道現在跟他解釋什麼都是白搭,所以我干脆啥也沒說,反正再過十幾秒就可以解釋清楚了。

    埃克薩斯見我完全沒有要回答的意思就知道再問也沒用了,干脆猛然加大手上的力量將我定開一定距離,然後突然收力向側面一閃打算把我晃倒,可惜我反應比他還快,借助他閃身躲避的時候直接拉著他像跳舞一樣轉了一圈跟著往外一帶,埃克薩斯立刻因為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而被我帶著轉了一圈之後直接飛了出去。

    因為我只是將他扔了出去並沒有下重手,埃克薩斯在落地之後立刻又沖了回來。不過出乎我的意料,這家伙竟然沒有馬上開始攻擊,而是停在了我的面前兩米遠的地方轉頭看了眼廣場上的情況,之後才認真的看著我問道︰“你們到底是要干什麼?”

    我看著埃克薩斯依然沒有回答他的意思,但是埃克薩斯卻是自己開口說道︰“你們的實力非常強,我感覺你一個人就可以殺光我們這里的所有人,即便是我也擋不住你。可是戰斗打到現在我們這邊居然沒有一人傷亡,這說明你們是留了手的。既然不想傷人,你們又為什麼非要接近海神柱呢?”

    “沒想到你居然發現了?”我點頭道︰“我們有我們的難言之隱,你只要相信我們沒有惡意就行了。事實上我們是在幫助波塞冬,只是現在沒法證明給你看,不過只要再等幾秒你就能知道真相了。”

    “幾秒?”埃克薩斯一听再等幾秒立刻就暴走了。本來他看我們沒有傷人所以覺得我們不是要干什麼壞事,因此才暫時停止了攻擊,只是我突然告訴他只要等幾秒就可以了,那也就意味著我們的目的只要再過幾秒就可以達成,而他最不希望的就是我們的目的達成。不管我們有沒有傷人,我們反正是強行闖入的,所以怎麼算我們都是入侵者,而入侵者的目的,有幾個防御者希望對方能達成的?

    剛剛埃克薩斯雖然停了下來,但卻並不是希望我們完成自己的目標,他只是沒想到我們只要這麼點時間就能搞定,所以才做出了錯誤判斷。不過,他即便是不判斷錯誤,估計也一樣那我們沒轍,反正他打不過我,那幫衛兵一時半會也沖不過波塞冬那位侍女的防線,至于我們之中唯一沒有戰斗力的龜田,這回已經被我扔進海神柱了,所以說堅持三十秒對我們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突然得知時間無多的埃克薩斯立刻放棄了和我的對話,向側面一閃就打算繞過我去沖海神柱,但是我卻用和他相同的速度向著同一方向同步移動了過去,結果埃克薩斯之好突然反向加速企圖晃過我的阻擋,當然結果依然是被我看的死死地,根本就沖不過去。本來因為我們之前那段話,時間已經只剩幾秒而已了,這來回兩下一晃又過去兩秒多,埃克薩斯急的眼楮都紅了。

    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何況埃克薩斯比兔子可是凶殘多了,于是乎這家伙直接就一個野蠻沖撞朝我沖了過來。

    看到跟頭公牛似得沖過來的埃克薩斯,我壓根就沒打算和他硬踫硬,直接一個後跳,同時一個巨大的黑影邊出現在了我的身下,然後一頭和埃克薩斯撞在了一起。至于結果嗎……我身下的黑影反正是沒啥變化,不過埃克薩斯就跟炮彈似的直接飛出了廣場,然後在撞穿了一層牆壁之後飛到了外面的馬路上,就算他完全沒受傷,估計等他回來,即使我不攔他,他也趕不及阻止波塞冬的計劃了。

    “干得不錯坦克,順手讓這幫家伙也安靜一下。”我站在坦克的背上指揮著坦克的行動,而剛剛撞飛了埃克薩斯的坦克則是立刻原地轉身,然後將兩只前肢高高舉起,跟著對著地面猛然砸下。只听到轟的一聲響,一圈藍色的沖擊波瞬間擴散開來,原本圍在海神柱大門口的阿幫守衛瞬間便被震得人仰馬翻,等他們暈暈乎乎的爬起來,時間已經只剩下兩三秒而已了。

    雖然我知道時間差不多了,但是那些守衛並不知道,外面被撞飛的埃克薩斯也不知道,因此守衛們堅持著又爬了起來,而外面的埃克薩斯也沖了回來,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們準備和我們拼命地時候,海神柱的大門口卻突然走出了一個女人,而那女人的頭頂還懸浮著一枚表面布滿伸縮不停的小光刺的巨大光球。因為神魂的聯系,在場的不管是守衛還是埃克薩斯全都意識到了那是什麼東西。這玩意根本就是他們海神系的神力核心,而且此時它正處于激活狀態。

    神力核心實際上有很多種狀態,而且不同神族的神力核心可能擁有的狀態種類也不一樣,這個主要是跟控制神力核心的主神的能力有直接關系。但是,不管是哪個神族的神力核心,只要它是神力核心,那就一定會有三種基本狀態。第一是凝聚態,這個是吸收信仰之力的時候所處的狀態,此狀態下神力核心會非常的不穩定,必須嚴格保護,因為此狀態下的神力核心只要被外力稍微影響一下,都有可能對整個神族產生致命影響。第二個基本狀態就是靜默狀態。這個狀態是神力核心的主要狀態,當神力核心沒有受到控制且附近沒有信仰之力吸收的時候,它就會處于這種狀態,而大多數時間神力核心都應該是這樣的。至于第三種,自然就是現在埃克薩斯他們看到的他們海神系的神力核心所處的狀態了。

    作為一個神族維系存在和發展狀大的核心所在,神力核心的功能可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我之前就一直說,各神族的主神幾乎是不可戰勝的,不是說他們的實力真的強到我完全打不過的地步。如果我進入完全狀態,並且不惜工本的把身上的所有一次性裝備以及各種行會資源都利用上的話,可以說現在所有已知神族的最高主神,我都有一戰之力。但是,如果真發生那種事情,我其實一個也打不過。不是因為我們之間的實力有多少差距,而是因為他們背後的神力核心。

    神力核心由各神族的主神親自操縱,而且其內部蘊含的力量是無法估計的。並且,由于神力核心的特殊性質,你不能單單把它當成一塊能量電池來看待,這個東西實際上除了可以為操縱它的主神進行大量補魔之外,還可以直接化身為武器參與攻擊,甚至于可以將其能量化附著于主神的身體之上,使之本身的實力得到數倍乃至于幾十倍的強化。

    一個主神就夠要人命的了,你能想象幾十倍實力的主神是個什麼概念嗎?所以說,連接了神力核心的主神幾乎就是無敵的。就像現實世界中已經證明的道理一樣,很多武器的克制者恰恰都是其自身。就好比世界上最好的反坦克武器就是坦克這一被公認的推論一樣,在《零》中也存在一個被公認的推論,那就是能夠戰勝掌握神力核心的主神的只有另外一名掌握了神力核心的主神。其他人,哪怕他是神族,哪怕他也是主神級,主要他不是本神族的最高主神,無法連接神力核心,那他就不可能戰勝掌握了神力核心的主神。

    埃克薩斯原本還指望能沖過來破壞我們的計劃,但是現在一看見神力核心就徹底軟掉了。能夠連接神力核心移動的只有主神級的存在,而能操縱神力核心的就只有本神族的主神。眼前的女人能把他們海神系的神力核心帶出原本的海神柱,這就說明對方能夠操縱海神系的神力核心,這說明什麼?這說明神力核心認可眼前的女人就是還神族的真正主人波塞冬。

    “你……你……”埃克薩斯現在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不是他精神脆弱,而是眼前的這一幕實在是太驚人了。

    波塞冬看著周圍完全傻掉了的守衛,然後又瞄了眼埃克薩斯,最後才緩慢的伸出一只手向著頭頂的那個神力核心輕輕一點,周圍立刻想起了一陣叮當亂響,那些守衛的武器瞬間便全部掉在了地上,而埃克薩斯則是單膝跪倒在地拼命支撐著才沒倒下去,不過從他急促的喘息就可以看得出此時他也是極端的辛苦的。

    “海……海皇大人……我……我們……”埃克薩斯艱難的說出了這麼幾個字後突然感覺身上一輕,壓力瞬間就消失了,結果反而搞得埃克薩斯有些不知所措了。“海皇大人……我們……”

    波塞冬掃了一眼埃克薩斯,然後緩慢的開口道︰“你現在明白了嗎?”

    埃克薩斯搖了搖頭,然後趕緊解釋道︰“雖然不太明白您這是……怎麼回事,但是我可以確認您就是海皇大人沒錯。”

    波塞冬點了點頭,然後又看向那些守衛道︰“那麼你們呢?”

    那些守衛一下子也是連連點頭道︰“我們可以確認您是海皇大人,只是您的樣子怎麼……?”

    “我的這個外表暫時沒空跟你們解釋,等事情全部結束之後我會專門和你們說清楚,你們現在只要知道我還是那個波塞冬,你們的海皇大人就行了。

    另外,以後不要驚訝,我這個其實才是真身,之前你們以為的我,不過是我用神魂操縱的水傀儡而已。”

    雖然听到這個話下面的守衛和埃克薩斯都有點騷動,但是卻沒有質疑波塞冬的身份。神族和人類畢竟不是一類生物,相比之依靠眼楮去判斷事物的人類來說,神族更相信神魂的判斷。剛剛波塞冬用神力核心傳達的那些信息已經足夠證明她的身份了。就好像如果你的親人某天嗓音突然變了,你並不會因此就懷疑他是別人冒充的一樣,對神族來說只是外貌變了根本不是什麼大事,只要神魂還是那個神魂,別說波塞冬只是從男人變成了女人,哪怕她就是變成個兔子或者一只蟲子,在別的神族看來那依然還是波塞冬,只不過是換了個外殼而已。

    就像我們之前預計的一樣,對于神族來說只要神力核心到手,其他什麼都好說,只要比對一下神魂,根本就沒人懷疑波塞冬的身份。而且,因為波塞冬本身就是真的波塞冬,所以在得到初步認可後她又和幾個親信說了些平時生活中的瑣事並讓對方隨便提問一些別人不可能知道的事情,這樣很容易就確認了波塞冬的身份真實性,而在這些人認可了波塞冬之後,我們的下一步計劃也就可以開始了。

    按照計劃我們雖然暫時恢復了波塞冬的身份,但是暫時還不能讓海神族叛逃,因為我們這次的目的可不只是海神系的那些神族而已。宙斯的天神系我們也要下手,而且還要大挖特挖。曾經網絡上有個葷段子說︰只要鋤頭揮的好,就沒有挖不倒的牆根。我看這句話用在這里也挺合適。何況現在的奧林匹斯神族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強大的奧林匹斯神族了,這座大廈早已經千瘡百孔四處漏風,就算我不去挖,它離倒塌其實也已經不遠了,我不過是順手推他一把而已。

    雖說波塞冬這次的自我證明行動規模稍微有點大,但是因為事情都發生在海神殿內部,所以我們咱還也不擔心宙斯能馬上知道真正的波塞冬回來的事情。雖然這種事情不太可能瞞太長時間,但是只要采取一定的措施,隱瞞幾天還是沒問題的。而我們需要的也就是幾天時間,反正幾天之後我們就要個宙斯攤牌了,到時候就算他知道也晚了。

    “那麼,你的安排是怎樣的呢?”波塞冬和七海神柱的七位守護神以及新加入的海神殿這邊的三位老大此時正一起坐在波塞冬原本的辦公室內听著我安排任務。

    在听到波塞冬的訊問後,我直接將一張地圖鋪在了波塞冬的那張可以當雙人床使得超級辦公桌上,跟著就見波塞冬他們一起圍了上來仔細的研究了起來。

    我對照著地圖給他們講解道︰“你們的任務其實很簡單,這張圖上都有詳細介紹,具體內容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