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盟友都是騙來的



    因為發生了空襲事件,所以王都的城防一時之間變得異常的緊張,我們在飛出了王城守衛的視線範圍之後又利用長槍的飛行能力玩了一個大迂回,以貼著樹梢的高度圍著王城繞了半圈,然後從另外一個方向改成地面坐騎接近王都。

    果然,這樣的安排確實是省了不少麻煩,因為我們重新回來的方向和之前從空中離開的方向不一樣,所以這邊的城衛兵們在檢查方面做的也不是很嚴格,當然我們胸口掛著的職業徽章也起到了很大作用,畢竟那玩意上面有著代表職業等級的星星標志,而我們的徽章全都是一大圈星,看的那群守衛直冒冷汗。

    進入城市之後老法師也沒耽擱時間,直接帶我們去見了王都的鑒定所負責人。我們之前所在的那座要塞城市作為抵抗黑暗聯盟的前線基地,其本身的行政級別也算是相當高了,能在那種地方擔任負責人,老法師的地位自然不會太低。以他的身份要想見總部的負責人自然是很容易的,所以我們連通報都省了,和門衛打了個招呼就直接進去了,而且一路上看到的總部負責人見到老法師都紛紛給他行禮,顯然大多數人都認識他,畢竟他身上也沒有帶徽章或者別的什麼身份證明,可是那些人卻是一副相當尊敬的樣子,這只能說明人家本來就是認識他的,而且也知道他的身份地位。

    跟著老法師很順利的進入到鑒定所總部的後院,在這邊有一棟比前院的法師塔要低矮很多的建築,不過雖然高度要低矮一些,但是面積卻大很多,只是因為沒有使用壓縮空間技術所以實際容積還是趕不上法師塔。當然一般來說這已經算是很大的建築了。

    在進入這座建築後我們就跟著老法師一路上到了建築的頂樓。和下面幾層完全不同,這層的樓梯盡頭是一塊四方形的空間而不是一條走廊,在這個空間的兩邊各有一個櫃台,其中一邊坐著一個女孩子正扒在桌子上寫著什麼,而另外一邊的桌子後面卻是坐著四個戰士正在一起玩一種紙牌游戲,當然在看到我們出現的時候他們立刻就站了起來,不過在看到老法師之後其中三個就又坐了回去,只有一個人走了過來。

    “副會長您怎麼回來了?”

    我早就猜測這位老法師的地位不低,只是沒想到他居然是鑒定所的副會長,看來之前還是低估他的級別了。

    老法師對那名守衛笑了笑,然後指了指我們道︰“發現了幾位特別的朋友,他們有些事情需要會長幫忙。”

    首位之前雖然也謹慎的注意過我們卻沒是在防備我們動手,現在听他們副會長這麼一說才想起來認真打量我們的外貌打扮,結果這一打量立刻就看到了我們胸口掛著的職業徽章,于是他立刻忍不住倒抽了口涼氣。法戰雙職業也就罷了,居然還是雙神級別,更恐怖的是我們幾個全是這種級別,這就比較嚇人了。

    “副會長你從哪找來這麼多牛人的啊?”

    “嘿嘿,意外驚喜。”這個守衛看起來地位也不低,要不然老頭應該不會和他廢話這麼久,不過在說完這些之後他還是客氣的和對方暫停了對話帶我們走到樓梯前面的大門前敲了兩下。

    “別敲了,你剛到樓下我就聞到你身上那股味了。”大門在一段話語中自動打開了,一張巨大的辦公桌就正對著大門,只不過距離門這邊起碼有三十米遠。不用說這里又用了超空間技術。

    老頭見門開了也就不再客氣,直接招手帶我們走了進去,然後大門在我們背後又自動關了起來。

    這個房間與其說是辦公室倒不如說是圖書館更合適。除了正對大門的辦公桌到大門的這條直線通道是空曠地帶之外,大門兩側卻是一排排延伸出去的整齊書架,整個房間內除了那張辦公桌之外到處都是書,整個就是一個私人圖書館的感覺。

    “咦?這幾位是……?”一直坐在辦公桌後面的會長之前都沒抬頭看過這邊,顯然他的工作還挺忙的,不過當我們走近之後他明顯的感覺到了什麼不對,于是便抬頭看了一眼,結果發現除了他的副會長之外旁邊居然還跟著幾個人。

    “你好,我們是來自一個很遠地方的旅者,可能的話我們希望能夠見一下國王。”我搶在老法師之前說出了這番話,主要是想看看這個會長到底是個什麼類型的人,畢竟如果是老法師自己說出來,會長必然會先考慮對方的面子問題,然後才會考慮其他,這樣我就不能確定他到第是對我們的真實觀感了。

    我們身邊的老法師看了我一眼,隨後便沒再說話。他的主要任務就是引薦,本來他也想幫我們說點什麼,但是既然我搶先了,他也就沒有再開口。

    對面的會長饒有興趣的將目光在我們身上來回掃視了很長時間才對我點了點頭。“雖然我暫時還沒搞清楚你們的目的,不過我覺得在這種時期,你們能跑到這來,應該不會是對國王有什麼不利才對。”

    “你很有觀察力。”我出聲說道。

    “不,這不是觀察力的問題,而是因為你們身上的氣息。”會長並沒有在那里裝高深,他直接說出了事情的真相。原來他也不是會看相識人,只是因為感覺到了我們身上明顯的黑暗氣息。

    我們四個人中夜之子石正牌的亡靈法師,紅月是標準的黑法師,至于我就更不要說了,畢竟連我身上這套龍魂套裝現在都被歸類到了冥界聖衣的分類之中,可見我們幾個身上的黑暗氣息是多麼的純粹。相比之下櫻雨神雛倒是我們之中唯一的一個帶有光明氣息的存在了,不過她也不是純粹的光明屬性,而是在光明屬性之下還帶著嗜血與狂暴屬性,可以說她就是個殺戮天使,雖然是天使,但並不能歸類到普通天使的範疇中去。

    那位會長本身就是非常強大的法師,雖然和我們還是不能比,但是他的實力至少足夠他感覺到我們身上的氣息了。也正因為感覺到了我們身上的氣息,所以他才認定我們不會對國王有什麼不良居心,畢竟現在他們這邊是光明教廷的神權在和王權較勁,而光明教廷和所有黑暗屬性的人都是天然死敵,按照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觀點,可以說我們和國王應該算是天然盟友了。之前國王會偷偷的資助和保護亡靈法師也是出于這種想法的考慮,畢竟亡靈法術也是人,國王資助了他們,他們總不能反咬一口吧?那不成神經病了嗎?再加上光明神殿與亡靈法師的敵對狀態,因此國王保護亡靈法師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正因為這位會長知道國王的觀點,所以他才知道我們是黑暗屬性的戰斗人員之後第一時間久放松了警惕。

    相比之帶我們來的這位老法師,這邊的正會長實際上還要更年輕一些,所以他還帶著一些年輕人的性格特征,比如說做事情比較雷厲風行。在答應了我們的要求之後這位也不去準備什麼,直接把手里的東西往桌子上一放,然後讓老法師幫他頂一回,接著就走過來叫上我們一起去了皇宮。

    說實話我也沒想到這位這麼輕易的就相信了我們,本來還計劃著要和他好好說道一番來著,沒想到全都沒用上,而且居然直接就把我們拉到皇宮里來了。

    職業鑒定所既然能夠秘密的幫助國王資助和幫助亡靈法師,就可以看出來這個部門實際上是有著非常高級別的部門了。也正因為如此,所以職業鑒定所的會長在王宮里居然也享有非常高的待遇。王城最外面的三道防線居然都沒有人問他一聲,甚至于我們幾個明顯是陌生人的樣子那些守衛也沒做過多的詢問。當然這種狀態也不可能一直維持下去的,最終在第四道防線上終于有守衛出來攔截了我們。他們雖然依然對這位會長異常的尊敬,但卻把我們攔了下來。

    那位會長大概也知道不可能這樣直接把我們帶進去,所以就告訴守衛我們是重要的客人,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同時告訴我們在這里先等著,然後他就自己一個人先進入了防線內部去面見國王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神權帶來的壓力使得這個國家的王權體系有著巨大的危機感,反正這個國家的王權體系完全沒有一般官僚機構的那種遲滯感,所有事務的處理速度都高的驚人。那位會長剛進去不到五分鐘就見一名穿著長袍的法師帶著兩名內侍官跑了出來通知國王讓我們進去。守衛在看到了對方出示的令牌後便立刻放行,畢竟他們本來也只是盡下義務,也沒真的認為我們是入侵者,畢竟職業鑒定所的會長身份在那里擺著,沒什麼人會認為他有反叛的企圖。

    那為迎接我們的法師看起來比帶我們來王都的那個老法師還要老,肉眼看出來的年紀可能已經超過八十歲了,而且這還是個不確定數字,畢竟按照一般規律,修習魔法的強者生命會有所延長,可是這個家伙還是老成了這樣,說明他的實際年齡恐怕還不止八十歲。

    雖然看起來年歲不小了,但這位的精氣神卻是出奇的好,起碼比帶我們過來的老法師要好很多。剛一把我們引進防線內,他就立刻開始一邊帶路一邊說道︰“你們幾位真的是從外地來的?”

    我很疑惑的反問︰“這個很奇怪嗎?”

    “那倒不是,我只是听說你們是自己找到鑒定所去的,說起來你們幾個黑暗氣息如此濃郁的職業者在大街上這麼光明正大的行走,難道不怕光明神殿嗎?”

    “你說的是那些穿著銀甲的騎士?”紅月問道。

    老法師道︰“那是光明騎士團,光明神殿的主要戰斗力量,不過神殿之中還有更加強大的強者存在。”

    紅月點點頭道︰“怪不然呢,原來是雜兵啊。”

    老法師似乎听出了紅月話里的意思,然後驚訝的看著我們問道︰“你們和光明騎士團的人發生過沖突?”

    我接過紅月的話頭承認道︰“我們在來這里的路上在森林之中發現了一個村莊,當時村子里的人已經被殺光了。根據我們的觀察,村子里的都是普通平民,而屠村這種事情即便是在黑暗系成員之中也算是違反道德準則的事情,所以我們覺得襲擊村莊的一定是壞人。”

    “你們不會就這麼追上去和他們理論了吧?”老法師一副吃驚不小的樣子。

    “事實上我們認為能干出這種事情的人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了,所以我們根本沒有打算和他們談判,直接就把他們全部殺光了。”

    “你們殺光了光明騎士團的人?當時有多少人?一個小隊?”老法師驚訝的問道。

    “我不知道他們的編制,但是那隊騎兵人數有兩百多。”

    老法師听到這個人數之後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們愣了好半天才問道︰“你們在哪殺的那些人?”

    “就在森林那邊的城市外圍。”

    “森林?你指的是無盡樹海?”

    “我不知道那地方叫什麼,不過那邊的樹林確實不小。”

    “那應該就是無盡樹海了。”老法師說道︰“如果是在那邊的話倒是沒什麼問題,反正光明神殿在那邊也經常被襲擊,只是一次損失了一個騎士大隊動靜確實不小。”老法師這邊才剛說完忽然又道︰“不過你們當時有留活口嗎?”

    “有留了兩個,但是他們沒見到我們本人,只看到了攻擊和我朋友召喚的僵尸,我們四個從頭到尾都沒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

    “那就好,只要不被看到就沒什麼大問題。”老法術說完忽然想起來國王的召喚連忙道︰“對了,我們還是趕緊過去吧,不要讓國王陛下等急了。”

    本來一听到國王這倆字,在我們的腦海中冒出來的就是一個身高一米六,體重一百六十公斤,頭上頂個黃金王冠的矮胖子形象。但是,最終進入我們視線的國王稍微讓我們有些意外。

    第一,這位國王不但一點也不矮,反而還有點偏高。一米九十幾的身高搞得我們幾個都不得不仰視他。第二,這位國王的體重也沒有一百六十公斤那麼夸張,實際上人家的身材相當的好,看起來就跟州長大人一樣,充滿了力量感。第三就是這位的長相和年齡了。我本來以為這位會是個歪瓜裂棗一般的老頭來著,結果看到的卻是個陽光大男孩。沒錯,就是個陽光大男孩。他們所謂的國王陛下現年才二十二歲,而且長得特別顯嫩,一頭閃亮的金發配上那張陽光型娃娃臉,真的是個大號正太。

    大概是之前鑒定所的會長跟國王介紹過了我們幾個人的實力,所以對方並沒有坐在位置上擺譜,而是在我們一進入房間之後就立刻伸著手向我們迎了過來。不過是實話,考慮到他的身高,我其實更願意他坐在那里別起來。

    “你們幾位就是我的秘密情報官說的高級職業者吧?”對方非常熱情的走過來向我們問道。

    我和紅月他們都是微微向他彎了了下腰算作行禮,然後便開門見山的說道︰“您好國王陛下,我想關于我們的來歷和實力您已經听您的部下匯報過了,所以我們在這一點上就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我們這次前來見您,主要是想和您討論一下關于光明神殿的問題。”

    國王雖然是年輕人,但也沒想到我們這麼直接,不過只是稍稍驚愕了一下他便緩了過來點頭道︰“你們的處事方式果然是非常的直接。既然你都說的這麼明白了,那我們就坐下來談吧。”

    由于這里本身就是王宮中的一處類似于密室的地方,所以國王完全不擔心安全問題,讓房間內的幾名侍衛去外面守住入口之後他便招呼我們全部坐到了位置上,然後國王才開始問道︰“不知道你們想和我說些什麼有關神殿的事情呢?”

    我向紅月遞了個眼色,紅月立刻會以的代替我說道︰“國王陛下之前可能听說了我們是從很遙遠的地方來的旅行者,雖然這也不算錯,但卻並不完全。事實上我們不是隨便閑逛到這里的,而是帶著任務專門前來的。”

    一听我們是有目的的,那邊的幾位立刻就緊張了起來,尤其是鑒定所的會長和國王身邊的老法師,不過那年輕的國王倒是很有膽色,伸手就制止了已經準備隨時出手的老法師,然後用眼神示意我們繼續。

    紅月在接到提示後才接著說道︰“事實上我們和光明神殿的那些人差不多,我們也侍奉著一支神族,一支比光明神殿所侍奉的神族更加強大的神族。”

    原本還挺鎮定的國王听到這里也明顯有些不太安定了,不過他還是忍住了沒有亂插話。

    紅月看過對方的表情後又繼續道︰“事實上,你們這里的光明神殿所侍奉的神族,根本就不能稱之為神族,他們的實力可能和我們也就在一個水平線上。可以毫不夸張的說,我們具備弒神的能力。”

    “什麼?”原本一直強作淡定的國王在听到弒神兩個字之後直接從座位上蹦了起來。想象一下,他現在所面對的危機不過是光明神殿的神權與他的王權之爭,而光明神殿靠的是什麼?還不就是那些神族?但是,現在我們居然說自己有直接干掉神族的能力,那麼,如果我們說的是真的,而且我們真的把那些神都給干掉了,那光明神殿還有存在的可能嗎?也許有,但絕對沒法像現在這樣了。可以說,如果紅月以上的話屬實的話,那麼我們就具備了從根本上解決國王的麻煩的能力,這怎麼能不讓他激動?

    見國王反應這麼大,我伸手制止了紅月繼續說下去的打算,然後自己接過話題說道︰“就像我的同伴說的,我們幾個已經具備了和你們這里的光明神殿所謂的神靈同樣的實力,而由此你就可以想象的到我們所侍奉的神靈是什麼級別的存在了。”

    國王听到我的話之後便開始皺著眉頭沉思了起來,不過我這次並沒有給他思考的時間,因為我知道他肯定想歪了,所以我不想讓他浪費時間思考。

    “您不用擔心在我們的幫助下趕走了光明神殿所侍奉的神靈之後又引來了更厲害的神靈,事實上我們到達這里並不是為了佔領這里的信仰領域。說句你可能不高興的話,我們的神靈根本看不上這里。他看上的只是這里的神靈,而且不是作為手下,而是作為獵物。我們這些人在我們所侍奉的神靈那里還不是值得信任的存在,所以我們的神打算給我們一個機會證明自己的能力。”

    年輕的國王反應很快,總和我們之前說的內容,立刻搶先猜測道︰“你們的神靈讓你們推翻光明神族來考驗你們?”

    “不,不是推翻,而是徹底抹除。”我斬釘截鐵的說道︰“我們的神靈說這里的這幫偽神實力剛剛好達到他對我們的實力預期,所以如果我們可以干淨利落的徹底清除這里的神族,那我們就等于是具備了我們的神靈所需要的實力,因此,我們的任務就是干掉這里的所有神靈。”

    听著我們的豪言壯語,國王和他身後的兩位現在都已經完全傻掉了。原本他們只是以為我們要對付光明神殿,結果沒想到我們的目標居然是光明神殿背後的光明神族,這個衛星放的實在是有點夸張。

    不得不說年輕人的適應力就是比較好一些,在痴呆了好半天之後年輕的國王第一個反應了過來。他有些不太確定的問道︰“如果說幾位真的具有挑戰神靈的能力,那你們為什麼要找我們呢?連神靈你們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了,光明神殿更不可能是你們的對手吧?按照你們的說法,直接殺過去就是了,干嘛還要找我們商量?”

    “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我故意笑的很邪惡並同時說道︰“陛下在和某人戰斗時也不會希望對方身邊還跟著一群狗在旁邊幫忙吧?即便以你的實力,殺掉那些狗不過是舉手之間的事情,但與同級的敵人戰斗時有這麼幾條狗存在也是很煩人的。”

    國王他們三個都不是笨蛋,一听我的話也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我們雖然有和那些神靈抗衡的力量,但勝負也不是那麼確定,要是對方身邊再有人幫忙,哪怕只是一群很沒用的貨色,但只要對方稍微影響我們一下,我們這邊的勝算立刻就會降低很多。這就好像大家經常說的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樣,雖然說這根稻草很輕,但沒有它駱駝就是站著的,有了它駱駝就倒了,可見一根稻草有時候也會成為關鍵因素。而光明神殿就算再垃圾也比稻草強多了,所以,這種存在必須被提前清理掉。

    國王他們在理解了我們的意思後便湊在一起小聲的商量了幾句,不到一分鐘他們就商量出了結果,然後由年輕的國王說道︰“如果說我們相信了你們,並且在戰斗中幫忙拖住光明神殿的話,你們有幾成把握?”

    “那得看你們的辦事效率了。”

    “為什麼?”國王相當不解。

    我直接說道︰“第一,我們被派過來參加測試的不是四個人,而是二十四個人,其中有四位已經和我們取得了聯系,但是剩下的人員目前下落依然不明,所以我們需要國王陛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幫我們重新聚集起來。”

    “這個應該問題不大,只要他們在我的國家範圍內,應該很容易就能找到。”

    我點點頭道︰“第二個事情。我們的神靈並沒有多好的耐信,所以他只給了我們四十八個小時的時間完成任務,而且現在已經過去了好幾個小時,因此一切的事情必須在後天清晨八點之前完成,否則超過時間我們就會被強制傳送回去。”

    國王皺著眉頭道︰“這個時間有點緊,不過趕一趕應該也還來得及。此外你們還有什麼要求?”

    “最後一個要求就是在我們找到對方神族所在地並與對方開戰之後幫忙拖住光明神殿了。”

    國王點頭道︰“這個沒問題。”

    “如果這三件事都能圓滿完成,那我們就可以保證八成以上的成功率。”

    听到這個數字國王和他的兩位手下都是松了口氣。八成的成功率已經是相當之高了,絕對值得賭一把了。雖說萬一要是失敗的話,他的王國絕對要跟著完蛋,但是現在可以說王權已經隱隱有被神權壓制下去的趨勢了。年輕的國王知道,如果放棄了這次機會,他們也遲早淪為神殿的奴僕,區別僅僅是時間的問題,而如果去賭一把的話,很可能就會徹底戰勝神殿恢復完整的王權。如此誘惑又有哪個國王忍的住?何況八成的勝算已經不低了。

    在綜合分析了利弊之後,國王終于下了決心。“這些事情全都交給我們來辦,你們只管最後解決掉光明神族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