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童話中的糖果屋



    干掉了冰拳之後剩下就是需要找到魔力甜點師了,不過雖然從冰拳那里已經大致知道了魔力甜點師就在這附近,但是因為沒有具體地點,所以尋找起來可能還得費點勁。

    要想知道魔力甜點師的具體L恢米詈玫陌旆 比徊皇親約喝遙 欽胰巳剩 淙荒 μ鸕閌Φ牟嗇湮恢檬粲諉孛蓯孿睿 鶉瞬豢贍苤 濫 μ鸕閌Φ木嚀呶恢茫  獾胤郊熱皇峭婕揖奐  敲慈俗勻緩芏啵 艘歡嗑禿苣巡刈:孛埽 蛐礱蝗酥 濫 μ鸕閌Φ木嚀嗇淶氐悖  潛厝揮瀉芏噯酥 酪恍┬ 柯砑# 皇且蛭 恢 勒廡┬畔 磣攀裁矗 悅蝗嗽諞舛眩  牽 抑灰 蓯佔 廡┬勇業男畔  右隕稈。 敲春芸煬湍 業僥 μ鸕閌Φ囊恍┤咚鰲br />

    首先,魔力甜點師絕對不會在人口密集區,所以練級區的主要區域都不用找了,那種地方早被人挖地三尺了,真要有啥秘密也肯定翻出來了,所以我直接找了幾名在這邊練級的玩家打算詢問下這里有沒有什麼人跡罕至的或者隱秘的地方,反正只要是未知區域,那就可能使目標。

    “未知區域麼?”幾個被我詢問的玩家互相看了看,然後一直搖了搖頭,其中一個家伙出聲說道︰“童話森林也算是世界著名景區加練級地了,要說未知區域當然是有,不過那都是在童話森林的深處了。”

    “童話森林?”

    “你沒听過?”對方顯然很驚訝。

    我搖了搖頭道︰“听到只听過,只是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個位置,那個,請問一下我們現在具體在什麼範圍?”

    “範圍?”

    “就是大致位置。”

    “位置的話,我們應該算是在法國和比利時的分境線上吧,畢竟童話森林和黑森林是連著的,只不過黑森林大部分都在德國境內,童話森林則大部分都在我們法國境內,不過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比較深入童話森林,因為這附近有個中型城鎮,內部自帶傳送陣,所以大家都通過這里進入童話森林練級。”

    我點點頭道︰“那麼,可以告訴我一下,童話森林的深處,也就是那些未知區域具體包括那個範圍麼?”

    “這個你要我們說,我們也沒法說啊。”

    我直接把一張地圖遞了過去,對方看到之後顯然驚訝了一下,然後很寬反應過來開始在地圖上標記了幾個地區。

    這些地方並不是連接在一起的,而是分成一塊一塊的,其中大部分在法國境內,少量在比利時,還有一部分分布到了德國和瑞士甚至是意大利境內,從這個就能看得出來,童話森林其實非常的大,面積跨越了好幾個國家,當然,和黑森林比起來他還是略小一些的,只不過黑森林是接近于橢圓形的分布範圍,看著不大,其實面積不小,而童話森林則是長條型的,乍一看覆蓋面積很大,其實總面積並不是很夸張。

    本來有了大致坐標我就打算去看看來這,不過想想還是隨口問了一句,“那個……不知道這附近你們又沒有听說過有會做帶屬性的糖果的人?”

    “帶屬性的糖果?”幾個人都愣了一下,然後開始思考了起來,在其中大部分人都搖頭表示不知道之後,卻突然有一個玩家站出來說道︰“要說帶有特殊效果的甜品倒確實是有那麼一個,但那東西也不是玩家能采集的啊?”

    “真的有?”我本來也就是隨口問一句,沒想到居然還真有人知道。

    對方貌似不太確定的樣子說道︰“我也不知道你要找的是不是就是我知道的那個地方,不過那邊真的是有一種帶有特殊屬性的甜品,之前我還曾經看到過一個玩家不小心中招來著。”

    “中招?”我一直以為魔力甜點師是個野外npc,畢竟要限制玩家的人身自{墑嗆芾 訓模  翹秸飧 婕業慕檣埽 苑矯菜隻瓜 鞁鸕耐婕遙 欽庋道炊苑驕筒皇且巴pc,而是……怪物麼?

    果然,那個玩家出聲說道︰“不知道你又沒有听過一個叫做《糖果屋》的童話故事?”

    “糖果屋?”我先是跟著念了一下,然後突然恍然大悟。“你說的不會是那個老巫婆用糖果制作的小房子吧?我好像記得是有兩個小孩子吃掉了糖果屋的一部分建築材料,然後中了魔法被老巫婆關了起來,之後老巫婆天天為兩個小孩子吃雞腿,打算等他們長胖了就把他們吃掉是吧?”

    那個玩家點頭道︰“這個是世界著名童話故事,被改變過很多種版本,你說的和原著有些區別,但大致上就是這樣的,不過,你知道問什麼我們現在所在的這片森林叫做童話森林麼?”

    “該不會是……”

    “沒錯,這片森林幾乎包含了世界上所有著名的童話故事的劇情內容,而且每個童話故事都附帶一片小地圖一樣的副本,糖果屋的故事在這里也有對應的副本區域。”

    听到這個玩家的解釋我似乎是想到了一些什麼,糖果屋中的老巫婆既然是用糖果制作了一間房子,那這個巫婆也勉強可以算是甜點師吧??而且,童話中的那個糖果屋本身就是有魔力的,也就是說,那其實是魔力甜點,那麼,【以下狗狗手打,a6代發】

    這樣說來的話??????難道我要找的魔力甜點師其實就是這邊的一個boss級怪物?我暈,冰拳那家伙是怎麼讓boss給他提供魔力甜點的呢?至今為止,世界各地出現的boss除了對與自己屬性完美協調的玩家會表現出一些諸如不主動攻擊之類的優待之外,我還沒听說過有哪個boss會去和玩家合作。當然,我確實干過類似的事情,但那是因為我的威壓和魅力屬性的雙向效果造成的。再說了,和我合作的boss們都是黑暗系的,本事和我屬性契合,所以好感度初始值就很高。可是,冰拳那家伙貌似並不具備類似的能力才對啊?

    雖然想不明白,但我還是決定先去看看那個會做糖果的老巫婆再說,不管怎麼說,這個boss設定已經非常接近魔力甜點師的特征了,所以那個老巫婆很可能就是所謂的魔力甜點師。當然,萬一那個老巫婆真的是魔力甜點師的話,那麼之後如何讓她提供魔力甜點給我,估計會變成一個很艱難的任務,因為不管怎麼看,那個會做糖果的老巫婆也不像是黑暗系的存在,這樣的話,單憑我的親和力和威壓屬性,恐怕還不能使其懾服。當然,暫時我還不用管這些,能不能最終控制這個boss,也得等我確認了對方是不是魔力甜點師再說。

    “感想你們的幫助,這是一點謝禮。”我隨手從鳳龍空間拽出了一張弓遞了過去,然後說道︰“最後麻煩告訴我一下怎麼才能找到那個糖果屋。”

    對方大方的接過了長弓之後,幫我在之前的地圖上一個圈旁邊標記了一下,顯然這個糖果屋是緊挨著其中一片未探索的區域的。不過,幸運的是這地方距離這邊並不遙遠。當然,這也正好證明了我之前的猜測。冰拳那家伙不用傳送陣而是要費勁的鑽地道,為的就是去找那個魔力甜點師。當時我就猜測這地方肯定是靠近,魔力甜點師的居住地不然,冰拳絕對不會大老遠的跑到這地方來。現在看來,糖果屋居然距離這里這麼近,那就更加證實了我之前的猜測。

    告別了那幾個玩家之後,我立刻開始向地圖上標記的糖果屋的位置前進。一路上也能看到不少玩家隊伍在練級,不過數量更多的是旅游團。

    《零》並不是單純的戰斗游戲,如此之高的玩家保有量可不是因為大家都喜歡打打殺殺。

    《零》之所以能有那麼多的玩家保有量,最大的原因在于她得兼容並包,而不是戰斗系統的完善。戰斗系統做的再好,只能吸引喜歡戰斗的玩家,但有些東西卻是可以吸引任何人的,比如說——旅游系統和睡眠輔助系統。《零》中的世界非常的美麗,不但有現實中的自然奇景,更增加了很多神話中的夢幻場景,而且這個神話系統本身也是取材于現實中各地的神話故事,所以文化底蘊非常的濃厚,即便是喜歡深究的人也可以在這里得到滿足。正因為這些富有各地文化氣息的神話故事場景多如牛毛,所以才促成了《零》中那巨大的旅游市場。

    不過呢,戰斗類玩家還好說,直接花點錢穿越國境到達目的地再進山探險旅游也就ok了,但問題是《零》中還有很多的非戰斗類玩家。這些人在城市內會得到系統額外的保護,只要不發生攻城戰,他們幾乎不可能被傷害。但是,在野外就不行了。系統設置中對于野外環境設置了公共區和戰斗區。那些公共區只有觀賞性生物,所以非戰斗類玩家可以自由活動,但問題是真正值得一看的景點全都在戰斗區域,所以非戰斗類玩家要過去就要有人保護,這也促成了旅游團的興起。

    一群旅游目標相同的人組成旅游團,然後聘請一些戰斗玩家充當護衛兼職導游,這樣,就組成了一只旅游團。

    童話森林既然是以現實中的童話故事為藍本建立的,那麼自然會吸引無數的玩家前來觀光旅游,這些人中不僅有大量的戰斗類玩家,更多的是非戰斗類玩家,尤其是小孩子特別多。

    《零》這款游戲並不限制兒童進入,只要有監護人許可才行,畢竟《零》中還有很多對小孩子很有好處的東西,比如說兒童課堂什麼的,可以在線接受一些自然科學的教育,不但可以作為課堂教育的補充,更重要的是豐富孩子的事業並培養他們喜歡探索的性格。這些東西都是學校無法給與的東西。當然,更主要的是因為小孩子都喜歡《零》中各種魔幻設定,畢竟比起大人來,孩子們的想象力更加豐富,夢幻化的游戲世界自然對他們更有吸引力,加上又能順便學到很多東西,家長們自然也不會反對。

    像是童話森林這樣的地方,因為各類童話的原因,那自然更是孩子們向往的地方,各國的小孩子往往會在父母的陪同下來這邊觀光游玩。想象一下,在小矮人的矮人屋中過夜,到森林里和小動物一起采蘑菇。這些東西對孩子們有多大的吸引力?即便是小紅帽那樣的故事也可以參與,反正游戲里有回城卷軸和城內呼叫系統,家長們也不用擔心小孩子走失什麼的。不少勇敢的小孩子甚至會幫助小紅帽一起打狼。當然,這畢竟是戰斗區域,這里的狼可不是孩子們能打死的,不過也不用太擔心,畢竟童話森林地位特殊,這里對來觀光的人員,尤其是小孩子會有特別保護,碧土說存在感忽略值設定。在這里,孩子們即便是主動攻擊那些通話中的壞蛋,對方也不會優先攻擊小孩子,而是會先襲擊那些戰斗玩家和童話中設定的善良陣營npc,只要當以上人員死光了才會輪到小孩子。而且,就算是襲擊小孩子,這些怪物也會用特殊的攻擊方式,會讓小孩子感覺到打擊感,但不會有後續的疼痛感,即便是致命傷也只有輕微疼痛,反正小孩子們是不會因此受到驚嚇什麼的。

    這些人性化的設定使得大量不同實力的玩家在這片森林中可以同時娛樂,對戰斗類玩家來說怪物依然很強大,並沒有別削弱,而對孩子們和那些只是來陪同的沒有戰斗力的家長們來說,怪物又不施特別的可怕,反正大家都可以玩的開心,不用擔心什麼。當然,這個只是限于某些兒童童話,有些比較夸張的故事還是比較危險的。比如說龍與公主的那個故事,內容就是公主被惡龍給搶走,然後勇者殺死惡龍搶回來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個童話型的故事雖然勉強也算是童話,但真的不是什麼人都能來參與的,畢竟這里有龍出現,而《零》中的巨龍就沒哪個是好對付的。一出殼就是兩百級怪物,成長期能從二百級升到兩千級,成年體泉都是兩千級以上,而且各種屬性全面超越同級怪物,屬于怪物中的戰斗怪,最討厭的是還容易扎堆,一不小心就惹出來一大群,坑死人沒商量就是他們的主要特征。因此,凡是涉及龍的任務都屬于高危任務,包括有巨龍出現的童話故事也一樣。

    雖然有些童話故事不適合旅游,但是糖果屋的故事貌似不在此列,至少我覺得應該是這樣,因為這一路過來看到的旅游團數量非常的多,而且其中很多都帶著很多小孩子,要是真的很暴力肯定就不會有這麼多家長帶孩子來了。

    順著還算寬闊的道路一路前行,戰斗類玩家數量開始下降,旅游團數量倒是一點不見少。畢竟系統給他們做了特別優待,所以這地方對旅游團的威脅沒有戰斗類玩家那麼大。況且戰斗類玩家也不是到不了這里,他們不來主要是因為這邊的怪物對他們來說等級太高,雖然能打得過,可是練級的時候需要的是速度,每次拼個兩敗俱傷才能干掉一只怪物,那種事情推boss的時候還好說,對付普通怪物顯然就不劃算了,所以練級的時候大家只會找平均經驗獲得速度最快的怪物,而不是等級最高的怪物。

    走了一段路之後,前方出現了一個岔道,而且是五岔口,除了我過來這條路,前面居然還分出了四條路。這個地方貌似是個小型**點,附近有一大片空地,很多玩家在這里做最後的休整,還有人在旁邊的地面上擺攤販售一些補給品。

    夜影停在了岔道口轉頭問我該走哪條路,我也不記得具體路線,只好把地圖翻了出來進行對照。這地方的地圖我雖然有,但那是我們行會的圖書館自動更新的,不施我自己探索出來的,所以雖然有地圖,但我卻不知道路,只能對著地圖自己找。

    “讓我看下路。岔道岔道哦,找到了,右邊第二條路。”夜影听到我的話就開始轉向,但是我們才剛轉身就被一大群人圍住了。

    “請問您是不是要去糖果屋啊?”一個玩家搶先對我說道︰“和我們拼個團吧?待遇從優。”

    在旅游景區附近拼團是很常見的事情,因為有很多玩家都是自己過來的,他們可能是因為各種原因沒有事先找好旅游團,都是到了這邊再組團。這種組團方式的好處是便宜,缺點是可能需要耽擱點時間等人。

    “抱歉,我有事情。不方便帶團。”

    “哦,那就算了。”帶隊的人也部糾纏,迅速的離開了我這邊跑去了其它路過的看起來很厲害的玩家拼團,不過,他雖然離開了,也帶走了不少人,有些人卻還是沒走。

    “那個,請問可不可以幫個忙找下我的孩子?”一個男人站在夜影身邊抬頭看著我問道。我剛想拒絕,他立刻便繼續道︰“求求你了,他已經走丟快6個小時了,我們實在沒辦法了!”

    雖說是走失了6個小時,但是男人到底表現卻不施非常著急那種,畢竟游戲里即便是死亡了也會回去復活的,不是說人真的丟了。再說需要大人陪同旅游的小孩子肯定都還不是戰斗職業,這種人員死亡根本就不施問題,反正他們又沒有戰斗等級,死掉也沒懲罰。當然,即便是游戲內的小孩子丟掉了也沒事,但畢竟人物賬號還是關聯這很多東西的,所以也不方便經常刪號,而不刪號又找不回在游戲內的身體,那樣的話會影響很多事情,比如說要去別的地方旅游就不行了,畢竟帳號對應的任務不回來也就沒法去其它地方。所以,這個男人雖然不施很焦急,卻是一臉郁悶,畢竟這也算是個麻煩。

    听到這個男人的話,我稍微想了想說道︰“我有自己的事情,沒空幫你找孩子,但是如果半路遇上,我會把他帶回來。你有孩子的照片發一張給我。”

    “真的嗎?太感謝了。”那個男人听到之後立刻遞過來一小塊水晶,這是游戲內專門用來記錄圖像和視頻的載體,屬于記憶水晶的存儲單元,就和數碼相機的存儲卡是一個東西。

    我接過水晶直接往手腕上一插,立刻就看到一大幅照片彈了出來。“哪個是你兒子?”突然打開的照片不是單一某個人的,而是一張合影上面整整有二十多個小孩和六個大人。

    听到我的詢問,那個男人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既然您願意幫忙,是不是可以順便看一下其他孩子?”

    “其他孩子?”

    男人迅速伸手點了其中的幾個孩子,然後說道︰“這都是和我們一起的孩子。”

    “全都走丟了?”我驚訝的問道,因為他點的幾個孩子加一塊已經有八個人了。

    對方點點頭道︰“他們八個一起走丟的,我們猜測想一些本來我們不打算帶他們去的防腐,不過我們八個孩子的監護人中只有三位戰斗玩家,而且他們已經去找了,我們這些人都進不去,也找不到他們,只能在這里等。拜托您如果看到把他們送回來。”

    我點點頭道︰“如果我看到了會把他們帶回來的,不過我不會去特意尋找他們,所以你也別報太大希望,實在不行用頭盔呼叫鈴把他們叫下線,問清楚情況再派人找會容易些。”

    “好的,如果實在找不到我們會使用呼叫鈴的。”

    我點點頭記住了那幾個孩子的樣子,然後和這個父親告別驅動夜影進入了森林之中。

    從岔道開始向前路線就變的越來越狹窄了起來,而且越是往前道路的痕跡不越稀少,最後幾乎都看不到路了,你不得不在那些森林和亂石之間挑選落腳點前進,連我都不得不收起了夜影徒步前進。倒不是說這里的道路會影響到夜影行動,畢竟夜影是會飛的,地面狀況對他根本沒有絲毫的影響,關鍵是這些地方的樹木太茂密了,橫生的枝杈擋在空中,我騎在夜影總是會撞到這些枝杈,沒辦法之下只好下來步行。“這鬼地方。”用力將陷入泥沼中的一條腿拔出來之後我忍不住抱怨道。

    自從道路消失後這地方的地面就開始變得越來越難走,泥沼什麼的都還算是比較好的,最麻煩的是這地方竟然盛產食人藤,這些藤條分布在地面的腐爛樹葉之下,你根本看不見,但只要一踩上去,那些枝條立刻就會抬起來將你卷過去,然後拉向那些巨大的食人花或者食人樹,反正等著你的絕不是美女。

    在樹木之間艱難的前行了一段之後我實在受不了這個該死的路況了,干脆一狠心把霜雪叫了出來,然後一切就都變的簡單多了。

    白色的道路瞬間出現在我們的腳下,而且隨著我們向前,道路也自動向前延伸,所有的枯枝敗葉泥沼深潭都被厚厚的冰層所覆蓋,除了稍微有點滑之外,再沒有任何東西會影響到我的前進。至于那些擋路的樹枝……在極寒之下早就凍的像脆餅一樣一踫就碎,根本起不到任何攔截作用。

    通過這種方法我總算是很快的通過了這段極端難走的路程,然後前方的森林忽然發生了一些變化。從某個位置開始,周圍的樹種似乎是出現了混雜的情況,一種更加高大挺拔,看起來也清新很多的樹木逐漸秦代了那些長得歪長扭八難看的要命的古怪樹種,而地面上的泥沼和爛葉層開始越來少,地面逐漸變得堅實而安全。

    既然沒有討人厭的泥坑我也就收回了霜雪,畢竟冰雪之徑這個魔法也是挺耗魔的。

    隨著我的繼續前進,周圍的樹木終于完全過度到了那種比較正常的狀態再也看不到一棵奇怪的樹木,而且周圍森林中的光線也開始逐漸恢復正常,有些地方還能看到一些比較可愛的小動物時不時的從遠處冒出個腦袋,然後又迅速的縮了回去。

    看著周圍的變化,我也大概猜到我是進入了所謂的童話副本區域了,因為周圍的東西明顯變的越來越漂亮了。很快,我的推測就得到了證實,因為就在我繞過一道小土坡之後,前方出現了一條蜿蜒的小溪,而在那溪水之後則是一片草地,一座五顏六色花哨無比的小房子就坐落在那片草地的中央,而在水上房子的背後就是一顆閃耀著七色光芒的彩色大樹……

    事實上在看到這房子的第一眼時,我就猜到了這個八成就是糖果屋了,因為那鮮艷的顏色明顯就是糖果色,自然界雖然也有鮮艷的顏色,但通常不會這麼艷麗。

    既然糖果屋出現了,那就意味著魔力甜點師可能就在附近,左右掃視了一圈,確認沒有什麼人在附近後我就直接一步跨過小溪朝糖果屋走了過去。

    本來我是打算先到屋子里去看看情況再說的,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正當我走到門邊,抓住站上的把手往外輕輕一拉之後,那道對我來說略微有點矮的廈門竟然就這麼直接朝外倒了下來。看著手里的門把手和門內正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臉上好像小丑一般滿是秀色糖漿的一群小孩,我直接傻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