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萬劍之母



    寶寶的甜蜜世界除了可以將各種攻擊無害化之外,還有一個特長就是能讓身處甜蜜世界中的生物緩慢的布偶化。這一過程相當緩慢,但卻是不可阻擋的,即便是神,只要呆的時間足夠長,也是會變成布偶的,所以說這種法則侵蝕根本是無法抵抗的。

    那幫戰士自以為自己的能力足夠出眾,但實際上卻一直在被法則所侵蝕,最終當他們意識到情況不對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變成了布偶。既然是布偶,那就必須遵守布偶的法則,而布偶的法則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絕對別玩火。

    看著下方被燒成飛灰的戰士們,克利斯締娜又丟出了幾個火球將幾個站在外圍僥幸沒有被點燃的家伙也給點著,之後就轉頭對剛剛走過來的我們說道︰“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嗯,差不多應該可以了。”我點點頭朝寶寶那邊看了一眼,寶寶立刻嘟囔著收起了甜蜜世界,然後我們便回到了之前所在的那個比賽場地,只是現在周圍的觀眾席已經基本空了。

    “喂,裁判,我們的任務這就算完了吧?”我對著周圍大喊道。

    裁判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沒有出來和我們說話,只是周圍的環境一閃我們就出現在了一個巨大的傳送陣中,等我們看了下周圍才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居然是艾辛格的傳送殿中的某個傳送陣。

    毫無準備的被突然傳送出了任務空間,這種事情還真是不多見,搞得我們都有點暈乎,還好裁判說話算數,獎品也和我們一起傳送出來了。

    所謂的獎品就在我們身邊的地面上放著。這是一個長條形的木盒子,似乎是某種很名貴的樹種,因為木盒本身不但非常的精美,其上甚至還散發著一種淡淡的香味,更夸張的是在聞到這個香味的同時我們身上的攻擊力和敏捷已經魔法攻擊力等屬性居然都有小幅度上漲。說實話我從來沒想到居然連個盒子都能有這麼牛的能力。

    雖然盒子很精美,但這東西並不是獎品,獎品還在盒子里面。

    我上前拾起了那個盒子,然後將其轉向金幣道︰“這是屬于你的,就由你來開吧。”

    金幣有些激動的走過來小心的掀開了盒子,但是並沒有出現什麼寶光之類的東西。盒子里面只有兩樣東西,一張紙條和一柄劍。那張紙條很小,上面寫了一段話,意思就是這個東西就是合成裝備的那個獎勵。想要使用的時候就將這個紙條扔進合成用的冶煉爐中燒掉,然後這個爐子下一次合成的時候就將有百分百的合成成功率,絕對不存在失敗。

    除了這個合成裝備的獎勵之外,剩下的就是那柄劍了。如果裁判沒放錯的話,那麼眼前這柄插在劍鞘內的寶劍應該就是太極劍了。

    “這就是太極劍?看著貌似不怎麼樣啊?”克利斯締娜有些不相信的看著金幣拿出來的那柄很普通的劍問道。

    被金幣拿出來的那柄劍基本上就是一柄標準的中式古劍,造型接近秦漢時代的青銅劍,而不是後期的那種又細又軟的細劍。劍柄和劍鞘只有黑白兩色,質地看起來像木頭,其上有一些古樸的花紋雕刻,但是並不繁雜,數量很少,也不是很密集。總體來說這就是一柄相當普通的劍,要是放在系統商店里,搞不好會有人以為是白板裝備。

    克利斯締娜那邊說完,真紅就從金幣手里接過了那柄劍,然後一邊左右端詳一邊說道︰“看著挺普通的,不過獎勵上說了是神器,應該只是外表比較迷惑人而已。”

    “這樣是看不出什麼來的。”我一把搶過那柄劍塞還給金幣,然後一點腳下的傳送陣,周圍光芒一閃,我們直接就離開了傳送殿到達了一間巨大的石制建築之中。

    艾辛格的面積非常之大,所以城市內部很多建築都有配備專屬的傳送陣。當然,這些傳送陣都有限制,一是需要行會權限才能啟動,二是無法直接連接別的城市的傳送陣,只能使用艾辛格內部的傳送陣互相傳送,不能從別的城市直接過來。

    現在我們所使用的這個傳送陣就是艾辛格的戰術訓練場的傳送陣,這地方也算是行會會員集中地地方,畢竟我們行會的各中功能建築比較多,經常會給會員發點福利。為了盡快適應自己新得到的能力,玩家們就會選擇來這里測試,畢竟在這種地方測試不會無故喪命損失裝備,所以相對安全一些。

    一從傳送陣中出來我就直接招呼金幣她們去定了一個測試場地,這種測試場地是由超空間支撐的獨立空間,不是在建築內部建立的場地,所以可以盡情的破壞,而且保密性很高,不用擔心被別人發現你的絕招什麼的。

    我們進入了新開的一個獨立空間後我就讓金幣把太極劍拔出來看看,結果金幣抓著劍柄一使勁,居然沒抽出來。

    “咦?”金幣愣了一下,隨後就開始加大力量,但是費了半天勁那個太極劍卻是紋絲不動。

    真紅看的著急,干脆上去搶過寶劍自己試了幾下。本來她以為自己的力量絕對可以輕松將這個劍抽出來的,誰知道不管試了幾下居然和金幣一樣。寶劍紋絲不動,一點也沒有要出來的意思。

    “你們別在那用蠻力了。這個東西應該是加了封印之類的,搞不好需要滴血認主。畢竟是神器,應該有一定的限制。”克利斯締娜提醒道。

    金幣點點頭上前拿回太極劍,然後咬破手指將血水滴在了劍身上。就在那滴鮮血落在劍身上的同時,劍鞘之上立刻亮起了一些綠色的線條。這些線條迅速的從血液滴入的位置擴散了出去,瞬間就流過了整個劍身,隨後劍鞘和劍柄之上便裂開了一層好像漆殼一樣的東西。等這些漆殼全部脫落之後,劍身已經從之前的木制紋理變成了一層青色的玉質結構。劍柄的部分玉色略深,劍鞘顏色稍淡,不過都是一樣的水潤圓滑,讓人看了就想上去摸一下。

    “哈哈,果然是這樣。我就說嘛,神器怎麼可能這麼土?”克利斯締娜說著有對金幣道︰“快點試試把它拔出來。現在應該能用了才對。”

    金幣點點頭,然後左手握住劍鞘末端,右手握住劍柄,接著稍稍一用力。沒有任何阻礙,只听到一陣龍吟呼嘯一般的聲音,太極劍的劍刃終于從劍鞘之中被抽了出來。

    “咦?這是什麼玩意啊?玻璃劍?”看到被拔出來的劍刃,克利斯締娜和真紅都愣了一下,我也是有點驚訝。

    這太極劍的劍刃居然不是金屬,也不是和劍柄、劍鞘一個系列的玉,而是一種不知道什麼材質的透明物質。這東西的透光性非常好,在訓練場的模擬陽光下居然還能反射出鑽石一般的火彩,遠遠看上去就好像劍刃在燃燒一般,而且那火焰還是七彩色的。

    “哇,果然是寶貝啊!”克利斯締娜有些激動的說道︰“好漂亮的劍刃。”

    真紅倒是沒有克利斯締娜那麼興奮,而是很謹慎的問道︰“這個劍刃應該不會是玻璃吧?萬一很脆怎麼辦啊?”

    “神器怎麼可能脆?”克利斯締娜反駁道︰“只要別去和老大的永恆對砍就不會有事的。”

    我打斷她們兩個到︰“別管什麼脆不脆的了,金幣需要的又不是這柄劍本身。金幣,你快看看這個太極劍是不是和任務介紹中說的一樣是萬劍之母。”

    “萬劍之母?”克利斯締娜是被我們後來拉入任務的,所以她不知道這個太極劍的性能說明,听到我的話還有些驚訝。

    金幣倒是沒有因此耽擱,而是直接將手中的太極劍指向頭頂,然後念道︰“太極分兩儀。”隨著她的念誦,太極劍忽然一震,然後我們就看到在金幣高舉的太極劍兩側各出現了一柄懸浮在空中的寶劍。

    “兩儀劍!這太極劍果然是可以分裂子劍嗎?”我說著又對金幣喊道︰“別停,繼續分。”

    金幣點點頭,然後再次念道︰“兩儀生四象。”嗡的一聲金鳴,在兩儀劍的外圍突然又出現了四柄飛劍,這次不用問,出來的一定就是四象劍了。不過,金幣的動作並沒有停下。只見她繼續念道︰“四象衍五行,五行化**,**陣八卦,八卦定乾坤,乾坤環宇內,天下皆吾劍。”

    這段咒語雖然長了一點,但是隨著金幣的念誦,周圍的寶劍也是翻著翻的越變越多,當最後一聲念完之時,周圍我們目力所及的範圍內已經被一片密密麻麻的飛劍給完全佔滿了。別說什麼千把萬把,我估計這里的飛劍數量恐怕連十萬柄都不止了。如此多的飛劍密密麻麻的懸浮在空中,那個氣勢真的是非常驚人,連我們都有種想要找地方躲避的想法。

    “哇哈哈哈……”金幣看到漫天的飛劍終于狂笑了出來,同時大聲說道︰“老娘終于不用再攢錢修劍啦!啊哈哈哈……”

    看著金幣在那里發瘋,克利斯締娜忍不住過來拉了拉我問道︰“金幣不會瘋了吧?”

    “估計是高興過頭了。”真紅在旁邊感嘆道。

    我也點點頭道︰“你們這些不燒錢的職業是不會體悟到金幣之前的痛苦的!”

    “拜托老大,你說真紅不燒錢還好說,我可是燒錢燒的厲害。你不知道我們法師的開銷很大的嗎?”克利斯締娜抱怨道。

    “你就拉倒吧。別人可能不知道,我們怎麼可能不清楚你的情況?”真紅說道︰“你有魔力源泉,還有那麼多的回魔裝備,只要不把大招當魔法飛彈扔,啥時候耗得完你的魔力?要說別的法師缺錢我信,你我是打死都不會信的。”

    “喂,金幣你笑笑也就差不多了,趕緊把這些劍收起來吧?看著怪滲人的!”克利斯締娜轉移話題對那邊的金幣叫喊道。

    金幣也感覺這樣狂笑有點丟人,所以便停止了瘋笑,然後舉著那柄太極劍喊道︰“回來。”

    就仿佛是听到主人呼喚的小狗一般,周圍的飛劍突然嘩啦一聲整齊的一掉頭,然後全部沖金幣高舉的太極劍沖了過來。看到這個萬劍歸巢的架勢,我和真紅他們趕緊往後閃,免得殃及池魚。不過還好,這些劍飛回來的時候準頭很好,全都是沖著太極劍去的,而且在撞上太極劍的瞬間就會立刻融合到劍身中去,除了留下一陣叮當亂想之外倒是沒有傷到我們。

    用了五六秒周圍的飛劍終于全部回到了太極劍之上,而金幣則是興奮的撫摸了一下那亮晶晶的劍刃,接著才問道︰“老大,我是不是應該用那個合成機會把太極劍和我的天尊劍合並成一柄劍啊?”

    “喂。你都有這麼好的東西了,那個合成機會應該讓給我吧?”克利斯締娜忽然出聲說道。

    金幣反駁道︰“這個任務本來就是為我準備的,任務里得到的東西自然都是我的,你就不要搶了。你說是不是啊老大?”

    我稍微想了一下便搖頭道︰“金幣,這個合成卷軸還是留給克利斯締娜吧。”

    “啊?為什麼啊?”金幣明顯不太舍得。

    我解釋道︰“你的誅天劍陣依靠的是一柄劍指揮一群劍,而這些被指揮的劍都相當于是你在裝備著。也就是說你實際上等于是可以一次性裝備幾萬把劍。既然你有這麼多武器位,那為什麼還要融合天尊劍和太極劍?只要你手握天尊劍,然後把太極劍也容到劍陣中,當成一柄飛劍來用,不就可以同時使用這兩柄神劍了嗎?所以說這個百分百的合成機會給你用的話價值太低了,還不如貢獻出來讓別人利用一下。你要知道我們這些玩家,即便是使用雙手劍,那也不過是裝備了兩柄武器而已,因此對我們來說,單獨某一柄武器的屬性很重要,而你就不用擔心這個,反正你可以疊加裝備屬性,有那麼多空位,你想怎麼疊加都行,沒必要和我們搶這個份額吧?”

    “說的也是哦!”金幣听了我的話終于無奈的承認了我說的對。

    看金幣點頭了,我便將那個紙條交給了克利斯締娜道︰“這個歸你了,但是不要急著用,等我給你找點好東西再合並。百分百的融合率可不是經常能踫上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