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助人為樂



    “其實我的要求也不算過分,就是希望紫日會長能帶一群玩家去做一個任務,而且還要答應給這些玩家一個面試冰霜玫瑰盟會員的機會。當然,要你親自面試。”

    “任務內容,這群玩家的信息,這些東西需要提前告訴我我才能回答你。至于說面試機會,我可以給,但我不會放水,對方不合格我是絕對不會讓他加入的。”

    大媽立刻點頭道︰“當然不是讓你開後門,就是讓你答應給他們一個公平的機會。不過,其中有一個成員你必須讓他加入冰霜玫瑰盟成為你們的會員,不過你可以在三個月後開除他。”大媽說到這里表情有些不太對勁,看起來好像隨時都會哭起來的樣子。

    我帶著疑惑的表情問道︰“先告訴我一下那些人的信息吧。”

    “就是這些孩子。”大媽直接遞給我一個水晶球,然後我輸入魔力之後就看到水晶球中投影出了一大群玩家的身影,不過在看到這群玩家之後我直接就愣住了,因為這畫面中的玩家數量巨大多達三十多人,而且全都是孩子。其中年齡最大的一個大概有十四五的樣子,做小的可能才四五歲。

    “我靠!你這是要讓我們會長轉職做保姆啊?”血晶花也能看到畫面,所以她立刻就叫了起來。

    大媽一改之前的樣子,流著眼淚說道︰“我自己辦了一個孤兒院,這些都是我收養的棄嬰,為了減少開銷,我就帶著這些孩子進入了游戲里,因為一直呆在游戲里的話外面的設施就可以簡化,能省不少錢。而且,我們都是戰斗系玩家,如果節約一點,其實還能多少賺一點錢貼補開銷。他們之前在論壇上知道了你的存在,都特別崇拜你,一直就想見一見你。我答應了孩子們要讓你去見他們的,雖然當時只是個善意的謊言,但是沒想到前段時間意外得到了這個裝備,所以我就想把這個東西賣點,然後花錢請你去看望一下他們。”

    “你之前說的那個要我一定要收下的也是這其中的孩子嗎?為什麼其他的可以面試,這個一定要收下?”

    大媽的回答果然和我的猜測一樣。“那個孩子天生內髒發育不全,醫生說最多還能撐兩個月。所以……”

    “所以你說三個月之後可以開除他?”

    大媽點了點頭,同時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我之前本來是打算賣了裝備再去找你的,沒想到你居然自己找來了,所以請一定要給孩子們一個機會。雖然你答應我的條件的話我也不能將這個裝備白送給你,但是我會按照市場價賣給你,不會亂開價的。畢竟對孩子們來說這筆錢也是很重要的。”

    “如果是一般人,我肯定不會同意這個交易,但是看在孩子們的面子上,我答應你了。告訴我裝備的真實價格,我們現在交易。”

    大媽本來還有點猶豫,怕我拿了裝備就不認賬了,不過想想我是一會之長,應該不會隨便說謊,所以還是答應了下來。交易完成之後我直接將那個爪子丟給了血晶花,然後道︰“夜之子會帶你去選魔寵,然後你可以去找真紅,我已經和她說了,接下來一段時間她會負責指導你的格斗技巧。我先去把你這個裝備的債還了再說。”

    血晶花想了想問道︰“需要我一起嗎?”

    我搖了搖頭,然後稍微想了想趕緊接通了軍神那邊的通迅。

    “會長什麼事情?”

    “克利斯締娜在哪?”

    “就在艾辛格移動要塞上,怎麼了?需要她幫忙?”

    “嗯,不忙的話讓她來找我。”

    “馬上到。”

    交代完這些之後我就將血晶花和夜之子給打發走了,然後轉向那邊的大媽問道︰“好了,現在可以履行合約了。我這個人說話算數。”

    “真是太感謝你了!”大媽激動的說道︰“孩子們看到你肯定會非常開心的。”

    “那我們就快點吧。”我說著就直接讓大媽帶路,同時問了一下她的稱呼。這個大媽的游戲名比較個性,叫做兒童團長,不過想想她帶著一大群孩子,這個名字倒是還真貼切。

    有些出乎意料,這幫小孩子居然不在城市里,而是在離艾辛格很遠的一個地區的某處練級點外圍。她們之所以會在這里是因為這里可以讓他們賺錢。

    這個地方的練級點入口是個巨大的迷宮,而且里面有很多的特殊材料產出,所以每天來這里尋找特殊材料的人非常多。因為特殊材料都是修理裝備或者合成物品時出現的需求物,所以本身就相當于是一種任務道具,因此別人沒有辦法幫本人采集,也就是誰需要,誰才能找得到這個東西,別人是不可能找到這些材料的。

    正因為不能代為開采,所以沒有專門的采集人員在這里挖東西,只有那些需要材料的人來這里找需要的東西,這就造成了來這里的人全都是生面孔。他們往往是第一次或者第幾次來,反正就是不熟悉這里的環境。因為不熟悉,所以那個迷宮就會成為大家頭疼的問題,而這些孩子就在這里發現了賺錢的機會,他們在這里幫人帶路,每次只收一個金幣。雖然價錢不高,但是因為這個迷宮雖然復雜,但路程很短,所以進出一次其實非常的快,而且因為這邊的人流量很大,所以他們一天還能掙到不燒錢。

    事實上除了帶路之外,小朋友們還會順便在這邊賣一些補給品,更夸張的是其中有個小孩子居然還輔修了鐵匠職業,雖然不能鍛造武器,但卻可以幫人修理裝備提升耐久度。挖材料的那些小鋤頭因為是一次性裝備,所以耐久都不高,接任務的時候只能裝備一把,要是耐久度提前用完還沒有發現東西就必須回去重新買一把,可是來回跑很耽誤時間,于是很多人就在這個小朋友那里修理,反正價格不貴而且速度快,生意居然非常紅火。

    不得不說,小孩子認真起來其實也很厲害的。

    “會長,叫我來干什麼啊?”我們這邊還沒有到地方克利斯締娜就先一步追了上來。因為我不知道位置,只能讓那個兒童團長大媽帶路,所以我們是步行的,大媽並沒有裝備坐騎。克利斯締娜是追著我的坐標一路追上來的,她有坐騎,我們徒步,當然很快就追上了。

    看到克利斯締娜出現大媽明顯愣了一下,不過我立刻解釋道︰“這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台柱子之一,你應該知道吧?”

    大媽看到這個金發碧眼的小姑娘稍微有些緊張,可能是不經常接觸外國人的原因。不過克利斯締娜畢竟不是那種凶神惡煞一樣的人物,很快就和大媽熟絡了起來,當然更主要的原因則是我告訴大媽克利斯締娜是幫我來一起帶孩子們完成任務的。

    大媽之前給我看的那些小孩子足有三十多個,就算他們是孤兒,和一般家里嬌生慣養的孩子不一樣,比較懂事,比較听話,可他們畢竟都是孩子。這些孩子不可能老實的全都聚集在我的身邊,而且即便他們不會亂跑,我也不知道自己一個人能否照顧的過來這麼多人。正因為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搞的定,所以我只能叫上克利斯締娜幫忙了。不管怎麼說她這個炮台在人群中壓制的話,我們應該可以將危險攔截在比較遠的位置上,而且我認為大媽應該也不會讓我去完成那種很夸張的任務。

    大媽叫我來其實就是為了讓孩子們見見我而已,這個一起做任務其實就和一起去兒童公園差不多,不可能是那種非常夸張的任務。當然,有克利斯締娜這個雙保險就更可靠一些了。

    “好了,沒面就是了。”

    隨著大媽的聲音,我們立刻就發現了前方的一小片森林空地邊緣有一個小小的簡陋鐵匠鋪,這個鐵匠鋪得頂棚就是茅草的,下面的火爐是用泥土烤制的,破破爛爛的看起來好像隨時會壞掉的樣子。此時正有兩個十一二歲的小孩子在火爐邊上忙活著,另外一個稍微大一點的孩子拿著個和自己完全不相稱的巨大鐵錘在一下一下的敲打著一柄鐵劍,看起來還真的有那麼點樣子。

    “居然真的有個鐵匠鋪啊!”克利斯締娜看到這個茅草搭建的鐵匠鋪立刻就不淡定了。這種修在練級區入口的鐵匠鋪可是很罕見的,畢竟要知道魔獸們可沒有固定的圍欄,他們的活動範圍有時候也是會覆蓋到練級區周邊的地區的,這些地方的玩家要是稍微不小心就會被練級區中游蕩出來的怪物襲擊,所以在這種地方建立永久性的建築顯然是不正常的行為。

    大概是知道我們在糾結什麼,大媽主動解釋道︰“這個鐵匠鋪是我們這里的一個孩子的技能修建的,用的材料很簡單,都是附近收集的,有怪物破壞的話我們就重建,反正不要錢,而且因為等級低,所以修起來很快。這里的怪物也不是經常出來,我們這樣反復的修也能正常使用。”

    “你們還真是有毅力。”克利斯締娜感慨了一句。

    “我們過去吧。”我說著就要帶頭往那邊走,可是突然就听到一聲喝罵,接著就是一番爭吵的聲音。

    本來在我身邊的大媽听到這個聲音立刻就沖了出去,而且速度奇快,我很懷疑她的那個身材是怎麼移動這麼快的。

    看到大媽的反應我就知道大概是孩子們遇到了麻煩,所以我也招呼上克利斯締娜趕緊跟了上去。不過我們沒有立刻走到他們身邊去給大媽撐腰,因為我暫時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需要先熟悉下情況。

    “你們憑什麼不給錢啊?”一個稚嫩的聲音喝問著。

    “救你這個技術,差點把我們的裝備弄壞,居然還要錢,不讓你們賠我的裝備就不錯了。對了,這地方是我們罩著的,你們幾個在這里擺攤和我們打過招呼嗎?”一個長得尖嘴猴腮的家伙看著對面的幾個孩子說道,在他的身後還跟著五六個玩家,一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看了下那邊的情況之後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其實說起來也簡單,不過是正常的搶生意而已。那些人也不一定就是要賴賬,他們只是找個借口引發沖突而已。孩子們的這個賺錢的地方可以說是非常不錯的,這些人可能是也看到了這里面的商機,所以就打算把這個地方給霸佔下來。當然,和孩子們一起經營也是可以的,只是我估計小孩子們比較單純,不會願意和別人一起經營,而這些人顯然也不是會和別人共享利益的那種人,所以,沖突在所難免。

    “你們想干什麼?欺負一群孩子你們很牛氣嗎?”大媽沖到孩子們面前好像老母雞一樣護在那里,然後對著對面的那群人叫喊著。不得不說大媽突然沖出來的氣勢還是不錯的,而且她的一身裝備確實是很有沖擊力的感覺。

    對面的人顯然是早就踩過點了,對大媽的出現一點也不覺得意外,立刻就說道︰“孩子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告訴你們,這里是我們的地盤,你們要在我們的地盤上做生意就要給錢。要不然就滾蛋!”

    大媽立刻說道︰“你們收的保護費那麼夸張,我們怎麼給得起。我告訴你們,我們是不會離開的,你們也別想從我們這里收到保護費。”

    “你還硬氣起來了,是不是想要我們動手啊?”那個帶頭的家伙囂張的說道。

    我在旁邊看到大媽投來求助的目光就知道該我們出手了,大媽之前的硬氣也是因為知道我們在這邊不可能不伸出援手。畢竟我會答應來看孩子們就說明我是個有同情心的人,所以這種事情我是不會看著不管的。

    我雖然打算管這個事情卻沒有打算出手,而是直接走到了那邊的孩子們前面站到了大媽的身邊,然後對對面的那群人說道︰“我怎麼不知道這地方有主人了啊?”

    “你他媽的算老……”那家伙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個同伴給捂住了,然後那個人在他耳朵邊上說了幾句,那家伙的眼楮立刻瞪得老大並在我身上上下打量了半天,之後才小心的問道︰“您是紫日會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