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反差巨大的武器



    听到潘多拉的聲音的時候我其實就已經感覺到背後有東西了,只不過潘多拉的提醒讓我確定了背後確實是出現了什麼危險存在,所以我毫不猶豫的轉身就是一劍切了過去。

    我背後的生物顯然不是啥高級貨色,呼嘯的永恆劍瞬間切過一個障礙物,但是沒有感覺到多大的阻力就切了過去,然後嚓的一聲切入崖壁之中。站在我後面的那個小號牛頭怪看著我不可置信的倒向了平台外,然後一頭栽了下去。

    現在我算是明白這些平台的特點了,在這里不但需要趕時間,更重要的是需要對付這些怪物。當然這個關卡並不是為了讓你去殺怪物的,在這里怪物其實並不是主要敵人,真正的敵人還是時間,怪物只是為了增加難度,讓你的時間變得更加的緊迫而已。

    剛剛干掉了偷襲的這個怪物之後我就向著周圍看了過去,然後很快就現周圍的平台上紛紛出現了一模一樣的那種牛頭怪。這種小牛頭怪和崖頂站著的那個牛魔王差不多的牛頭怪幾乎是一個模子倒出來的,但是兩者的體型卻有著巨大的差距。上面那個大號的牛頭怪身高三米開外,看著跟大地懶差不多。下面這些你頭怪雖然也很強壯,但也就是人類之中的健美先生那種級別的,升高就一米九,四肢比較壯實,但是並不出人類的極限。

    現周圍出現了這麼多的牛頭怪之後我和潘多拉都小心了起來。這些牛頭怪並不是只在某些平台上出現,而是所有平台上都站著牛頭怪,區別僅僅是數量的差別而已。

    面對這些怪物我能做的就是盡量去找那種牛頭怪數量少一些的平台落腳,但是仔細看了一遍之後我就現這個目標貌似不太好實現,因為這里所有適合我落腳的平台上都是有復數的牛頭怪存在,而那些只有一兩只牛頭怪的平台往往位置都很不好。一是不好上,二是距離遠,過去之後就很難找到下一個落點。所以,最終我還是得無奈的頂著那些牛頭怪往那些不安全的平台上跳。不過,真正讓我受不了的是這些怪物的腦子貌似還非常聰明。他們根本不會像那些普通的笨蛋妖怪一樣等我上來再動攻擊,而是現我打算往他們所在的平台上跳的第一時間就開始了阻礙行動。

    這些家伙會使用包括提前佔據我的落腳點以及朝還在半空中的我投擲石塊之類的方式干擾我落地。期間還真的就成功了幾次,逼得我上不去平台,只能半路換目標,朝著下一個平台起跳。好在我的龍筋索不是只有一根,而是有兩根。依靠著交換龍筋索錨泊不同位置的方法倒是勉強可以保證不會掉下去,就是上升的過程稍微有點費勁,好在我們的上升度依然過任務進度的要求,因為下面的碎裂度遠遠趕不上我們的上升度。

    用了不到二十分鐘我和潘多拉就到達了懸崖的頂端,而在到達了這邊之後我就現了一個非常不錯的事情。那個我需要的卷軸居然就在那個牛魔王背後的一棵樹的樹干上掛著。只要拿到那東西就算是任務完成了。

    在看到這個東西之後我完全沒有停頓,直接就沖了上去。這懸崖頂部一共就只有一個籃球場的面積,要解決那個牛頭怪應該不用太多時間。

    在我判定牛頭怪的戰斗力的時候潘多拉也已經到達了懸崖頂部。和我不一樣,潘多拉根本就沒停下來,一上來就直接甩手將手中的魔槍朝著牛頭怪扔了過去。

    牛頭怪一個側身就躲開了潘多拉扔出的長槍,但是就在他剛把腦袋轉回來的時候卻是現潘多拉已經到他面前了。

    別看潘多拉長得秀氣的很,其實人家可是級能打的。沖到牛頭怪面前的潘多拉上來就是一個飛躍,身體騰空的時候翻轉身體變成頭下腳上的姿勢。然後在越過牛頭怪頭頂的時候雙手猛然抓住牛頭怪的兩只牛角,接著身體越過牛頭怪的頭頂開始下落。而她的雙臂則是跟著下落的身體開始力,居然硬生生的將牛頭怪抓了起來借助慣性從自己頭頂甩了過去。

    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身高三米開外的牛頭怪竟然被身高不足一米七的潘多拉硬生生的砸在了地面上。

    驚愕的看著倒在地上的牛頭怪,我吞了口口水之後趕緊沖了上去。那牛頭怪剛好從地上撐起上半身,我沖上去就是一個踢擠直接將其從地面上踢得橫飛了出去。這還不算完。在那牛頭怪支撐著要再次爬起來的時候我已經跳到了這個家伙的背上。手中永恆瞬間貫穿這個家伙的脖頸從前面的咽喉位置穿了出來。

    牛頭怪瞪著巨大的牛眼不可置信的捂著脖子,但最終也沒堅持多久便撲倒在了地面上。

    盡管這個任務在我們的設置下加大了難度減少了時間。但因為目標本來就不是那種特別逆天的東西,所以我們付出的戰斗代價也不是很大。在牛頭怪被干掉之後我們就拿到了那個卷軸。從進入任務開始計算到現在都還不到十分鐘,這個恐怕也是歷來的任務完成度之最了。

    拿到卷軸之後我們就自動被傳送了出來,而外面的玩家都還沒散開。一看到我們出現,其中一個玩家立刻興奮的大喊著什麼沖到其他人面前叫嚷著︰“快給錢給錢。我說用不到半小時吧?看,才九分半鐘,十分鐘都不到。”

    沒想到外面的這幫混蛋居然拿我們來打賭,但是我現在也沒空去找這家伙的麻煩了,帶著潘多拉直接用傳送的方式離開真理之門,然後直接出現在了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動力核心最近的傳送陣中。

    從這個傳送陣到達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動力核心倒是沒用多長時間,很快我們就在這見到了之前被我安排過來建造能量管道的那個玩家,人家此時正在忙碌的指揮者一群玩家安裝連接設備。

    能量管道這玩意可不是電線或者液體管道那麼簡單的東西,能量傳輸線路的生產都是一次成型的,線路中間一般不會有接點,並不會像是電線一樣隨便的連接。說起來能量管道可能更像是現實中用的光縴。

    知道光縴技術的人可能知道。光縴的連接並不像普通線路那樣一插就通,這個玩意的鏈接是有講究的,要是一根光縴在半路端掉了,重現連接的話就需要專用設備才能將其重新接回去,遠不是電線那麼簡單直接搭個頭就完事了。

    能量管道的連接和光縴的感覺差不多,也是那種絕對不能斷線的東西。而光縴斷裂頂多就是造成數據外泄無法傳輸信號,而能量管道一旦出現問題,那就不是簡單的無法傳輸能量那麼簡單了。這個東西一旦泄露就會在泄露點位置產生高的能量浪涌,輕則起火爆炸,重則產生能量沖擊波引爆整個能量傳輸系統。

    正因為這些能量管道如此的危險和重要,所以大家都是小心翼翼的,就怕搞出點什麼問題來。

    看到我出現之後這邊的那個負責管理的技術人員立刻就跑了過來。

    “會長?你是來視察進度的嗎?”對方看到我之後就問了起來。我直接將自己來這邊的目的說了一下,對方听說是需要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動力核心產生的能量,于是立刻就開始命令手下的那些人幫忙專門給我們打開了一個能量端口。這本來是測試用的端口。是生產的時候用來檢查動了核心的極限輸出和穩定性問題的,但是現在正可以給我們用。

    有了這個固定的能量端口之後我們這邊就立刻開始啟動卷軸,接著凌感應到了我的信息開始進行反召喚。因為凌那邊有初級級航空戰艦上面的太陽爐作為能量輸出,所以凌使用的反召喚能量也不是特別的少,只是不足以完成召喚而已,但是依靠這些能量打開一個通道口還是不成為的。

    在凌支撐的通道口打開後我這邊的卷軸立刻開始揮作用,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的動力核心產生的能量開始補充到這個通道之中,接著下一秒就在我身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空間通道口。

    雖然有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動力核心和初級級航空戰艦上面的太陽爐提供能量。但問題是能量是要錢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快。在空間門打開的瞬間我就拉著潘多拉一個分身撲了進去。凌非常準確的在我們進入通道後就切斷了練級,而此時我和潘多拉剛好從另外一側的空間門中摔了出來。

    “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把潘多拉帶回來的!”沃瑪看到我之後立刻高興的走了過來。只要潘多拉在這邊我們就等于是有了一座跨位面的信號塔,這樣位于主位面的艾辛格移動要塞上的跨國傳送陣就可以對我們這邊進行定位並送能量補充我們這邊的能量不足了。

    潘多拉在看到沃瑪之後立刻就開始詢問起了她要干什麼,而我則是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接著就現了幾箱子那種在武器庫之中找到的所謂神族的武器,也就是那種威力低到幾乎打不死人的激光槍。

    這玩意其實並不是真的激光槍。說它是激光槍只是一種形容。這東西的工作原理我們其實並不清楚,目前唯一知道的就是這個東西還能用,它需要高級魔晶石能量,然後可以將其轉化成攻擊性的能量束射出去。這些能量束的飛行度還達不到光,但是正常人的反應神經是絕對跟不上這個度的。所以對普通人來說這就是無法閃避的攻擊。

    當然。攻擊度再快也不能改變這個東西威力不足的毛病,別說是對我們,這東西就算是打中自由npc起碼需要連中十次才能奏效。這樣的威力對玩家和那些戰斗生物來說簡直就是在撓癢癢,畢竟自由npc就已經是最弱的存在了,游戲里除了觀賞性動物大概也就這幫自由npc都不能做到一槍打死,拿這玩意對付怪物一半的玩家們豈不是等于是用牙簽和別人拼刺刀?不是每個人都是獨孤求敗的,牙簽在多數人手里就是牙簽,那種可以摘葉飛花傷人的都是極端罕見地個體。不是大眾可以做到的。

    本來這東西的威力很爛,所以我們就對這個東西已經放棄希望了,之前讓沃瑪無論如何都要去那個武器庫看一下是為了讓她去看看那些模型和圖紙來著,但是沒想到沃瑪雖然听話去了,但卻把這些玩具槍一樣的東西給弄了回來。這實在是讓人有些失望。

    “你把這些東西弄回來干什麼?”看著那些武器我皺眉問沃瑪。

    沃瑪之前似乎是忘記了這個事情,突然听我提起才一下子反應了過來。趕緊跑過來說道︰“我還沒說你逆呢。這麼牛的設計樣品,你怎麼不給我帶一些回來啊?”

    “牛?”我驚訝的看著沃瑪問道︰“你試射過了嗎?這玩意連自由npc都打不死,這也算牛?你說的是蝸牛吧?”

    沃瑪沒好氣的說道︰“不懂別亂說。你就光是試射了幾就確定這東西不行了嗎?”

    “不然呢?要是很牛的話,我試射的時候就試出來了啊。”

    “那行,跟我來。”

    沃瑪從身邊一個部下那里要過來一支這種“激光槍”,然後硬拉著我去了地面上。在村子大門口不遠處沃瑪現了一塊大石頭,于是她將這個石頭作為目標直接斬在五百米之外對準石頭就是一槍。伴隨著轟的一聲巨像,那塊石頭瞬間四分五裂,一圈肉眼可見的氣浪瞬間擴散開來將附近的煙塵全部吹散。我甚至都沒怎麼看到攻擊彈藥的軌跡。不過這不奇怪。因為這個東西射的是光束,在光線好的地方反而不容易被現。

    雖然沒有看到彈藥軌跡並不奇怪,但是這個威力實在是……

    “你這把從哪找到的啊?”盡管看起來沃瑪手里的這柄“激光槍”和我之前找到的那些看起來是一模一樣的,但是這兩者的威力未免也差太多了吧?之前那個只能灼傷普通人得皮膚,某些強光探照燈在近距離的時候只要連續照射一分鐘也能做到類似的效果。由此可見這種“激光槍”的威力有多麼的糟糕。但是,沃瑪使用的這個“激光槍”雖然和我之前看到的那些表面看起來一樣,但是內在卻是完全不一樣。

    我之前看到的那種“激光槍”的威力就不說了,頂多能算強光探照燈。但是現在這個已經可以算是一種炮了,因為威力明顯非常大。那塊被擊中的石頭起碼有一部老式蒸汽火車頭那麼大。這麼大個的石頭居然被一槍轟的粉碎,這東西的威力已經足以威脅到大多數玩家的生命安全了。如果有個稍微強一點的火槍手使用這種武器,估計那就直接可以成為一方豪強了。

    兩種武器的威力差距這麼大,顯然不像是一種武器。

    此外,還有個更嚴重的漏洞,那就是毀傷模式。

    我管之前現的那東西叫做“激光槍”不是沒有原因的。雖然不知道那個東西的內部構造,但是那個玩意射的是一種光束是肯定的。這種光束很像激光,所以會產生灼燒效果。如果有辦法提升這種武器的威力,那麼當它擊中石頭的時候正常的表現應該是在石頭上打穿一個融化的大洞才對,但我們看到了什麼?石頭整個爆炸了。

    射線類武器命中目標之後應該是只會產生細微的穿透痕跡。但是這個東西卻好像實體炮彈一樣將目標整個轟碎了,這明顯連工作方式都不一樣了。這要是還能被當成同一種武器那才叫奇怪呢。

    沃瑪看我不相信就直接說道︰“這就是你之前拿到的那種武器,不信你可以去找一把和這個一樣的武器過來我現場拆開給你看一下你就知道了。里面的構造完全一樣。”

    “那為什麼兩種武器的威力差別那麼大?而且連毀傷特性都生改變了?”

    “原因很簡單。”沃瑪說道︰“放了幾千年的武器,你覺得它還能剩下多少能量?”

    這個道理很簡單,但是突然听到這樣的答案我還是愣了一下,因為我之前完全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種可能。

    “誒,不對啊!”我突然反應過來了。

    沃瑪看著我問道︰“什麼不對啊?”

    “我之前是給這個東西充過能的啊!”

    “那你有給彈藥充能嗎?”

    “彈藥?這不是能量武器嗎?”

    “誰告訴你這是能量武器的?”

    “可是射出來的明明是一道光束啊!這還不算是能量武器?”

    “那是因為你根本就沒裝彈藥啊!”

    那一瞬間,我突然就明白為什麼同樣一把武器前後差距這麼大了。這把槍可能是使用能量作為射動力。而彈藥則是另外一種東西。我之前只是給作為射動力的能量儲存器充能,沒有裝入彈藥,就好像古代的大炮,裝入了火藥但是沒放彈丸,點火之後大炮依然會射出火光出轟鳴,但因為沒有彈丸。所以實際上根本沒有威力,除非有人站在炮口附近會被噴出的高壓氣體傷害到,否則就不會產生殺傷力。

    我之前的操作就是這種情況。因為不了解這種武器,所以在拿到這個東西之後我主觀的認為這是和我們的武器一樣類型的東西,所以在現了一個能量填充口之後我就認為這是使用能量彈的能量武器,于是加滿了能量之後試射了幾次,現完全沒有殺傷力,我就認定了這個東西就是這樣的,是一種威力很小的武器。

    但是。實際上當時那支武器就是像沒裝炮彈的前裝大炮一樣,能打響,但是完全沒有殺傷力。

    剛剛沃瑪還告訴了我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激光槍”不是能量武器,它射的是實體彈藥,所以才會出現毀傷模式生改變的情況,因為殺傷方式生改變了。

    “你在哪找到子彈的?”

    “那條河里到處都是。”

    突然听到沃瑪說“那條河”,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很快我就意識到了,沃瑪說的就是那條滿是魔晶石的地下河。那條河里的魔晶石簡直就和一般河流之中的鵝卵石一樣多。而如果沃瑪說的是那條河,那就是說這種武器射的彈藥是——魔晶石?

    “這東西用魔晶石作彈藥?”

    “當然。”沃瑪點頭道︰“這種武器的設計非常的獨特,其中的技術其實並不比我們高明多少,甚至有些方面還不如我們。但是,他們的想法實在是太精妙了。這種武器的射艙會將魔晶石粉碎,然後將魔晶石碎片送入射管。接著用填充好的能量作為動力將魔晶石以高射出去。在這個過程中魔晶石會被激活,使其進入不穩定狀態。當命中目標的時候魔晶石碎片就會爆炸。但這種武器的強大之處並不止于此。關鍵在于他們在魔晶石碎片上還附著了一種臨時加上去的魔法陣。這個魔法陣是在槍里完成的,射前魔法陣就已經被激活了。

    表面上看開槍時射出去的是魔晶石,但其實被射出去的是一個已經完成的能量矩陣,也就是魔法陣。這把槍可以將完成的魔法陣和魔晶石一起射出去。而魔晶石在此期間一直充當著維持這個魔法陣的能源。當彈藥撞擊障礙物,也即是目標的時候,這個魔法陣會因為結構改變導致它自動由激活狀態轉入工作狀態。此時魔法陣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徹底釋放魔晶石之中的能量並以魔法陣的設定將能量釋放出去。”

    沃瑪這麼一解釋我就明白為什麼這個東西的威力這麼大了。

    魔晶石爆炸的時候威力雖然很大,但其實這是一種浪費。爆炸中魔晶石的能量大部分都被浪費掉了,而如果換成用一個爆裂魔法陣來釋放這個魔晶石的全部能量,產生的爆炸力將會是魔晶石自爆威力的好幾十倍。

    這把槍就是利用了這種原理。被射出去的魔晶石雖然本身能量不多,但如果它是作為一個可以產生爆炸的魔法陣的能量基礎被激,那麼最後的威力就會相當可觀了。

    在想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我也突然明白為什麼之前不裝魔晶石的時候這把槍會出光束來了。

    那其實根本就不是光束,而是這把槍打出去的魔法陣。這個魔法陣應該是一種火焰系的魔法陣,但是因為沒有魔晶石作為能量,所以魔法陣擊中目標的時候只能用自身循環中的能量引火系能量,于是就會產生類似于燒灼的效果,畢竟魔法陣本身的能量不會太多,所以這把槍之前表現出來的就是一種威力很低的光束武器的特征。

    徹底搞清楚這個玩意的特點之後我算是徹底明白這個東西為什麼前後差距這麼大了,搞了半天之前一直在放空槍。

    “這麼說來我們這次豈不是賺大了?”我激動的看著手里的武器說道。

    沃瑪點頭道︰“比你想的還要賺。”

    “嗯?”

    “你是不是在想得到這麼多槍里武器可以武裝我們行會的普通npc了?”沃瑪問道。

    這種武器的威力雖然還算不錯,但這其實只是相對之前來說的,說真的,這東西現在也就是從之前的玩具槍升級到了普通武器的地步而已,因為像是之前那種巨石,任何一個普通玩家的單體技能其實都能產生類似的破壞效果,也就是說這個武器的威力無非就是能達到普通玩家的殺傷力而已。當然,因為這個是遠程武器,而且射比弓箭要快一些,所以實用性更好。但這依然不能擺脫普通武器的範疇,只要有個強力玩家就可以輕易接近到使用這種武器的人身邊殺死他,從而讓這個武器失去作用。所以,這個東西說起來是還不錯,但是遠沒有達到能改變戰場格局的地步。而且,即便是我們行會學會了里面的技術,我們也至多只會少量仿制。這種東西的威力決定了大量生產其實沒有太大實際意義。

    我承認了沃瑪的猜測,說道︰“我就是這麼想的。這東西難道還有可展的空間?”

    “不但有,而且非常大。”

    “怎麼說?”

    沃瑪說道︰“這種武器本身的價值其實也就這樣了,但是這里面的幾種技術卻是有著巨大到你難以想象的價值。”

    “這里面的技術?”我又不是笨蛋,之前只是沒有仔細想,現在得到提醒之後我當然是立刻就想到了沃瑪說的是什麼意思了。“啊!我明白了!你說的是那個可以射的魔法陣技術。仔細想想這還真是個寶貝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