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強攻



    雖然我們之中確實有些人和斯哥特一樣對救援日韓突擊隊有些不理解,但大家至少知道這個事情是非干不可的,所以也沒有故意磨洋工,嘴上抱怨歸抱怨,動作可是一點都不慢。[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日韓突擊隊負責的這邊情況和我們那邊有點不一樣。我們之前是秘密潛入,目的是不被發現,然後安然的控制住計算中心和動力裝置,所以我們的裝備選擇是以輕便為主的。但是,日韓突擊隊已經完全暴露,滲透作戰變成了攻堅戰,所以我們也就不需要做什麼隱蔽了。

    在前往這艘飛船的路上,我們的後援團也已經趕到。換掉之前的普通護甲,穿上和游戲里的鎧甲造型一樣的動力裝甲,將原本的手槍全部換成了長槍,然後帶上了和運輸隊一起趕到的小不點和小白,當然還有大量的機器狗。這些家伙造價低廉戰斗力卻不錯,尤其是狹窄區域,比普通士兵戰斗力強多了。

    因為這邊的行動暴露,所以外面的部隊沒等里面的日韓突擊隊控制住飛船就開始強攻發射平台。當我們到達這邊的時候基地外圍已經被美軍徹底控制,大量美軍正在侵入基地內部進行最後的清掃,不過交火並未停止,因為對方的人員正在發射平台附近頑抗。

    美軍因為怕誤傷飛船,所以不敢用重武器,對面的人本來就不少,火力也足夠強大,所以一時半會還真的是有點無從下手的感覺。好在美軍也不是完全沒辦法。雖然重武器不能用,但他們還有非殺傷性武器,例如震撼彈之類的東西,可以讓敵人短時間失去反抗能力。再說美軍雖然沒重武器,但一般的槍支還是能用的。移民船的外殼需要經受太空中的惡劣環境考驗,堅固程度絕對不比坦克差,所以槍是肯定大不壞主體外殼的,最多能弄壞一些外部天線或者感應器之類的東西。不過那些玩意都是可以更換的,所以也沒人在乎。

    美軍能用的戰術就是震撼彈覆蓋,震暈一幫人之後就以此為突破口往前沖。當然效果並不理想。因為美軍的震撼彈還沒有多到可以覆蓋整個陣地的地步,所以每當這邊的人被震暈之後周圍的敵人就會過來增援,而美軍又不是神風敢死隊。他們所謂的突擊並不是端著槍往前瘋跑,而是一群人在前面舉著防爆盾。然後一點點的向前挪。這種速度當然沒有人家的增援過來的快,所以每次都會被打回來,根本沖不上去。好在對面也沒多少重武器,所以傷亡不算太大。

    我們要登船當然就需要從發射平台上去,所以這邊的戰線肯定需要先打穿才行。前面的美軍指揮人員顯然是早知道我們要過來。看到我們之後了就跑過來給我介紹起了情況,不過我伸手打斷了他的介紹。“來的路上我已經看過戰場態勢分析了。我們會打開一個突破口,讓你的人跟上來準備好擴大戰果。具體戰術安排女媧會告訴你們。”

    “好的。”

    確定了計劃之後我們就走到了美軍剛剛搭建的一小段防護牆後面,從這里可以看到對面的守衛人員正在和這邊的美軍交火,但是雙方的攻擊幾乎都在盲射,看著子彈亂飛,其實也沒打中幾個人。

    大概確定了一下現在的情況之後我向前一揮手,碧姬絲和依佛里特向前一步,然後背後的投射裝置瞬間彈出,接著就看到一個個黑色的罐子畫著拋物線飛了過去。對面當然也看到了這些慢速飛行的物體。但是要憑借手中的武器攔截這東西顯然可能性不高,所以這些東西最終都安全落地了。

    那些罐子落地之後並未爆炸,而是突然開始噴出大量的白色煙霧,同時罐體在高壓煙霧的幫助下開始自轉了起來,不但讓煙霧擴散的更快更均勻,而且導致沒有辦法將其撿起來扔掉。

    隨著煙霧撒開,我再次一揮手,小白率先跳出了防護牆沖向對面的陣地,而在他的背後則是十幾條機器狗。

    雙方交火的距離其實並不遠,兩邊的人員相隔距離還不到一百五十米。這種距離對小白和機器狗來說也就是幾秒的事情,幾乎是眨眼之間小白和機器狗就沖進了煙霧之中。雖然敵人有朝著這邊開槍,但看不見的情況下就沒有辦法瞄準,護欄射擊的子彈只有極少數命中。而機器狗本身就是防彈的,只要不被連續命中就沒多大問題。

    順利的沖入對方陣地之後機器狗和小白立刻開始了屠殺。我們就看到機器狗和小白剛消失在煙霧中,那煙霧之中立刻就傳來了慘叫聲,白隨著還有槍口閃光和槍聲,但慘叫並未減少,反而是越來越多。突然。一具尸體被從煙霧中扔了出來,落地的時候尸體已經快喲看不出形狀了。

    煙霧中的小白發來了信號,我直接站起來帶著手下開始往前沖,對面已經幾乎沒有子彈朝著我們這邊飛來了,陣地被機器狗突破的敵人根本無暇防守,只能在陣地中和機器狗廝殺。

    早已將視網膜調整到紅外模式的我們沖入煙霧之中開始對守衛進行點殺,這麼近的距離壓根不用瞄準,我們幾乎是頂著那些人的腦袋扣的扳機,就看到一個個守衛迅速的倒下。雖然兩邊陣地上的人在過來增援,但有機器狗擋著根本過不來,我們這邊則是在殺光了這一段的守衛之後立刻朝著後面發了信號,于是美軍開始全線突進。

    因為陣線遭到入侵,防御節奏被徹底打亂,這次敵人的火力變的稀疏而凌亂,根本就擋不住美軍的突進,很快美軍就全部殺入對方的掩體之中開始最後清剿,而我則是已經帶著凌他們從下面的登船口進入到了飛船內部。

    登船口的艙門剛一打開我們就受到了熱烈歡迎,迎面就是一發火箭彈飛了過來。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火焰沿著我面前的強磁力場分散向兩側,當我從火焰中走出來的時候里面的人都嚇呆了,甚至那個門口的家伙都忘記了扣動扳機。他肩膀上本來已經換好了一支新的火箭筒,可是因為我們的表現而完全忘記了這個事。

    雖然他愣住了,我可是沒有發呆的習慣。抬手就是一槍給那家伙腦門上開了個大洞,然後兩步沖上樓梯從並不大的艙門沖了進去。

    艙門里面當然全都是守衛,我剛一進來就立刻遭到集火,但是我根本就不怕子彈。龍魂套裝外形的動力裝甲有著完美的防護力,我甚至都沒有展開防御場就硬扛了所有子彈的攻擊。當然,我也不是站著挨打,而是和對方展開對射。五秒之後對面的人就全都躺在了地上。而我這邊滿地都是扁掉的彈頭。

    “清除。”

    听到我的聲音外面的人立刻跟了進來,接著我們開始向主通道前進,但是才剛走了不到兩米遠就看到前面的主通道入口突然打開,然後一只手突然伸了進來。我反應最快,迅速舉槍對準那只手就是一槍。正中手腕位置。特殊設計的爆裂彈頭將那家伙的整只手都給打了下來,同時掉落的還有一個圓滾滾的東西。

    “張開力場。”伴隨著我的大喊晶晶迅速上前撐起了一面磁能護盾,緊跟著就听到轟的一聲,前面的通道口瞬間被火焰和煙霧吞沒,不過因為通風系統都在工作,所以很快煙霧就被抽走,而周圍的牆壁上也沒有太大問題。

    對方也不想炸毀飛船,所以使用的都是進攻型手雷。這個進攻型手雷和防御型的最大不同就是沒有預制破片,純粹只靠爆炸產生的沖擊波殺傷敵人。這樣做的好處就是不容易誤傷自己人,但缺點就是威力不夠大。不過在這種地方。這些缺點反倒是變成了優點,畢竟這種地方誰也不敢胡亂破壞,所以威力較小的進攻型手雷反倒是可以無所顧忌的隨便使用。

    對方的手雷本來應該是打算扔到我們這邊來的,只是他們沒想到我們反應這麼快,居然能打中伸進來的手臂,一般來說開門扔個手雷還不到一秒的時間,正常人都反應不過來,而我不但反應過來了,而且還打中了那人的手腕。

    爆炸之後大門正在緩慢關閉,我和其他人一起迅速沖到了大門邊上。斯哥特和玲玲動作最快。直接將手里的步槍一扔就蹲了下去,雙手扣住門的下緣用力向上抬阻止閘門重新封閉。這道是高壓防爆門,硬度驚人,所以一旦封閉要再打開可就費勁了。

    本來這種閘門封閉的力量可能高達好幾噸。別說是人,就算是墊上一支氧氣鋼瓶也絕對會被夾斷,但斯哥特和玲玲竟然愣是依靠蠻力托住了閘門,伴隨著一陣難听的機械摩擦聲,那倒大門開始顫抖著被一點點的向上抬了起來。

    外面的人本來以為大門會落下來,這下我們肯定進不去了。沒想到閘門居然下降到還剩不到二十公分的時候突然又開始上升,那邊的幾個人抓著控制桿拼命的向下拉,但閘門就是下不來,還在緩慢的升起。

    那邊的人驚訝了一下之後立刻反應了過來,于是又是兩枚手雷打算仍過來,結果手雷飛到門下的縫隙之中的時候卻好像是撞上一道無形的牆壁一樣又彈了回去,接著就是一陣手忙腳亂,然後轟的一聲,外面的人瞬間倒了一大片,不少人都暈乎乎的躺在地上抱著腦袋直哼哼,但是更多的人卻是一點反應也沒有了。

    “幫忙。”確定外面沒有什麼人有反抗能力之後我迅速的和身邊幾個魔寵一起搭手向上抬那個閘門,本來就已經在緩慢上升的閘門一下就被直接拉了起來,後面的人迅速的沖了進去,而閘門此時已經完全失去了上下開閉的能力,里面的驅動裝置已經被徹底扭斷了。

    進入主通道之後我們就發現這個地方好像比想象中的還要大一點點,這個和一般飛船的主通道設計不太一樣,至少和圖紙上以及我們剛剛完成鎮壓的那艘飛船都不一樣。我們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但是既然已經進來了就不能在這里耽擱。

    “向上。”我說著帶頭開始向上攀爬,但是上面的氣密閘門卻是封閉的,我們到了旁邊之後不得不手動打開閘門,不過大門的另外一邊照例有守衛把守,只不過和之前的兩撥人不一樣的是這邊的守衛超級沒膽,我們剛打開閘門就听他們大喊著投降向我們主動投降了。

    將這些人全部麻醉後仍在下面的通道中,美國人會跟在後面收攏俘虜,我們只要一路向前就行了。

    這道閘門之後就沒有遇到什麼守衛了,估計大部分警衛人員都被倒霉的日韓突擊隊人員吸引到了計算中心的外面,我們一直到了計算中心外圍區域才再次遭遇攔截,而且這次一上來就是一群人,並且全都拿著大口徑武器。

    這種大口徑武器顯然是為了這個地方的戰斗專門設計的。大口徑意味著彈丸更重,在降低初速的情況下依然能達到同等或者更高的槍口動能。當然,大口徑武器的彈丸動能衰減也很快,但這里是飛船內部,交戰距離絕不會超過五十米,大多數情況下雙方可能就隔著五六米在對射。這種情況下子彈的動能損耗完全是可以不用考慮的事情,而大口徑低出速的彈丸對人員的殺傷力更大,但對船體內部結構這種硬質材料反倒是威力很小。所以這種武器在增加了對人員殺傷力的同時還降低了對飛船本身的傷害,可以說是飛船內的最佳武器。

    不過可惜,這些設計武器的人雖然是武器專家,但卻不是國家級的專家,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各國在研究的秘密項目。他們如果知道的話就會明白,出了這麼大的事,來的肯定會是我們這種特殊部隊,而我們這種特殊部隊就和裝甲部隊一樣,反人員武器對我們其實根本沒有意義,所以對方應該做的不是降低穿甲能力換取殺傷力,而是應該反其道行之,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對我們構成傷害。

    我們這邊剛一沖出來就遭到眾多火力集火攻擊,但是就像我之前說的一樣,這種大口徑彈藥刻意降低了初速以降低對牆體的損害,結果就是這東西打不穿牆壁也照樣打不穿我們的裝甲。

    我們一群人就好像不死金剛一樣端著槍也不躲對方的子彈,就這麼站在那里和他們對射。當然,結果就是幾秒之後我們依然還站著,對方卻是全都掛掉了。

    “渣渣。”夜月不屑的踢了一腳腳邊的死尸,然後看了眼上面的氣閘道︰“老大,這邊好像被焊死了。我們怎麼上去啊?”(未完待續。)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