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有感情的怪物



    將突擊步槍收回普通模式,我一扭頭就看到個傻愣愣的看著我的人,當然遠處還有更多目瞪口呆的人。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一把看起來也就跟普通機槍差不多大的步槍居然能發射出那種好像空大炮一樣的粗壯光束,而且之前那看起來威風無比的竟然連抵抗一下都做不到就被秒了。聯想一下,這東西的該有多恐怖?

    “別發呆了,趕緊去避難,這里不安全。”對那個人說了一聲之後我就轉頭找了一下我的槍。步槍雖然拿回來了,但是手槍不知道飛哪去了。還好,手槍沒丟,只是被一個年輕人撿到了。不過讓我相當的是,那個年輕人發現我看著他之後第一反應居然不是把槍給我,而是往背後藏。你說你個在校生要槍干什麼啊?再說韓國也是禁槍的國家啊!

    &n/ ;沒有去管對方的眼神,我直接啟動電磁控制,那家伙手中的槍一下就從手里飛了出來,然後被我抓住塞進了槍套。不過還沒等我轉身去找其他人就突然發現旁邊傳來了同伴的信息,趕緊一把推開那個年輕人,下一秒那家伙背後的牆壁就被擊穿了一個大,然後就看到一個大塊頭從里面滾了出來。

    這個不是我的同伴,而是那個全身青灰色好像鋼鐵一樣的小巨人,而且這家伙的拳頭特別的大,看起來就好像倆錘。這東西從牆里出來的時候身上還在冒煙,顯然是被打過來的。不過沒等這家伙爬起來我就已經將步槍對準了他的身體扣動了扳機。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那家伙的胸口就多了一個拳頭大的血窟窿。龍族專用步槍的反裝甲彈藥抵近射擊,就算是我們自己的身體也是擋不住的。這家伙的基因本來就出了問題,雖然防御力有所上升,但還沒有到逆天的級別。

    怪物被打了個窟窿。立刻就沖我怒吼著想要報復,但我回答它的就是又一發穿甲彈,這次怪物知道我手里的武器相當厲害,立刻就向旁邊一個翻滾,但是彈還是擦到了它的手臂撕掉了一大塊肉。

    “呦,不錯。會躲了嗎。”我說著就將槍管側面的開關向下撥了一檔,接著右腿略微向後撐住身體,舉槍用肩膀抵住槍托。“既然你會躲,那就來試試這個躲不躲得掉吧。”我說著就扣下了扳機。突擊步槍瞬間便出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密集的彈幕直接追著那怪物打了過去。怪物拼命的左右閃避,但彈密集,還是被頻繁命中,最終也沒能幸免,被打斷了一只腳歪倒在地之後就失去了活動能力。瞬間就被密集的彈幕打的爬不起來,雖然他的身體能抵抗一定的,但被密集的彈幕如此近距離的攻擊,再強的身體也頂不住啊,很快就被撕碎了主要身體結構失去了能力。當然,以龍族的細胞活性,不管的話他是會很快再生的,所以我毫不留余地的從身上摸出一管綠色液體倒在了它的身上。瞬間那個怪物身上就冒出了大量膿包,然後破裂化水。不到一分鐘整個怪物就成了一灘液體。

    “這樣就沒問題了。”看著地上的液體我放心的說道。

    “主人原來你搞定了啊?”玲玲扛著大劍從廢墟一半的房里鑽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地上的一灘液體,然後就問道。

    我點點頭問道︰“其他怪物呢?”

    玲玲敲了下陽穴側面,然後在心靈網絡中打開了附近的戰區地圖,很快就在上面看到了標記的信息。

    “已經被干掉一只了。加上你解決的兩只,還有只,目前就在這幾個位置上。”玲玲一邊看著地圖一邊給我說道。

    我們跟著地圖信息追過去的時候剩下的人又解決掉一只怪物。也就是最先襲擊我的那只怪物。現在總共也就只剩下了兩只怪物而已。

    最後剩下的兩只怪物分別是那個沒有皮膚的大狗,以及那個長了一身外骨骼的女戰士一樣的東西。

    我們找過去的時候這倆怪物正在一條商業街上肆虐,凌和小純他們正在圍追堵截,但是這倆怪物各有特點,都不好對付。那個女戰士一樣的東西戰斗力很強。不但力量超大,反應也特別快,居然可以輕松閃避彈,更要命的是它的鎧甲硬了,除了使用特殊彈藥,一般武器完全拿它沒轍。但這里是商業區,到處都是人,如果使用特殊彈藥的話,威力大,萬一沒打中目標,彈就可能連續穿過好幾道牆壁,這就會造成大面積的人員傷亡,而這正是我們需要避免的,因此我們不能用特殊彈藥,只能和這個女戰士一樣的怪物拼近戰。

    另外一只好像沒有皮的大狗一樣的怪物相對來說戰斗力就要弱很多了,但恰恰是這個玩意牽制了我們大量的人員並造成了重大的平民傷亡,因為這個大狗的速快,即便是我們都跟不上這個東西的速,以至于總是被牽著鼻走。而且這個大狗特別喜歡鑽人群,每次在人群中蹦來跳去的就會順便放倒幾個人,反正對它來說平民就像是紙糊的一樣,擦著就傷踫著就亡。

    看到我們出現,正在和那個女戰士對峙的凌立刻對我們道︰“主人你去追那條狗,玲玲過來幫忙。”

    我們來之前本來是晶晶和凌在圍困這個女戰士,現在加上玲玲就是對一了。這種比例之下她們這邊理論上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了。畢竟凌可不是好惹的。

    另外一邊那個大狗正在周圍的建築上狂奔。對,你沒看錯,就是在建築上。這玩意是徹底將不走平常的概念演繹到家了,它幾乎不怎麼落地,就憑借自己的速和強健的四肢在周圍的建築外牆上蹦來跳去,而我們這邊能對其進行有效追擊的居然只有小白和白浪。另外夜月因為那條的原因,也確實是佔據了一定的主動性,可以跟著那變異狗一樣的玩意上躥下跳,至于其他人就只能跟著吃灰。

    “跑的倒是挺快。”

    看著那東西始終在附近區域來回的兜圈。我就知道這個大狗其實是有部分智力的。對方的目的應該是為了掩護那個女戰士,雙方應該是有一定關系的,反正這個大狗始終不離開那個女戰士周圍一定範圍,即便現在也只是帶著大家兜圈,就是不離開。其實以這條大狗的速,真要全力逃跑的話。不借助飛行器我們追起來還真的不是很容易。不過這玩意既然不往遠處跑,那就省事多了。

    “有人帶繩網了嗎?”我在心靈網絡中問道。

    “沒帶,之前又不是捕獲任務,帶那玩意干嘛?”小純回復道。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用點此武器了。”我說著便將步槍重新掛在了背後的掛架上,然後伸手從腰間摸出一個好像手雷一樣的東西。看著那個怪物兜了個圈再次朝著我這邊靠近,我果斷的轉動那個手雷一樣的玩意,然後朝著怪物即將落腳的位置扔了過去。

    那枚被我扔出去的金屬物體確實是個手雷,但並非爆炸式手雷。這玩意撞上建築外牆之後立刻啟動,直接在周圍形成了一個半徑一米多的黑色球體。然後一閃就徹底消失了。和這枚手雷一起消失的還有被砸中的牆壁以及里面的東西。這個大樓的正面被開出了一個直徑兩米多近米的大洞,而這個洞內的一切都不見了,切口光滑平整,感覺就好像被什麼東西啃了一口一樣。

    實際上那些東西並沒有消失,只是看不見了而已。這枚手雷實際上是一種外星人技術遺留下來的東西,而且和很多外星人技術一樣,都是那種我們知其然,但是不知其所以然的那種科技。我們可以按照外星人的這種手雷仿制出一模一樣的手雷。威力也差不多,但是我們至今也不知道這個東西具體是怎麼產生這種效果的。我們知道的反正就是這玩意可以在啟動後將半徑一米五範圍內的一切物質粉碎到原形態。也就是說這東西的攻擊效果類似質射線,可以摧毀分結構,讓物質崩解。

    剛剛那個怪物明明是算好了落點的,但是因為我的這個手雷直接把落點周圍一大片區域都給炸沒了,所以那個東西就一下撲了個空,然後一頭撞上大坑對面的牆壁翻滾著摔了下來。

    我要的就是這個機會。在那怪物滾下來的過程中我就已經沖了過去。並且手中的長劍已經被我舉了起來。

    那怪物摔倒在地立刻就是一個翻滾想要站起來,但是我速更快的兩步沖到它的跟前,然後手起劍落,照著那個怪物的腦袋就劈了下去,但是就在我即將砍下那怪物的腦袋的時候。心靈網絡中卻突然傳來了同伴的警告,然後我就趕緊收劍後撤,下一秒一個銀白色的玩意帶著一股狂風擦著我的臉飛了過去,然後轟的一聲擊穿了大樓外牆的一根承重柱,接著又穿了過去,將這個商業大樓內的一名韓國人和一個外國游客給串了糖葫蘆,接著帶著兩個人一起釘入了對面的一面牆壁才算是徹底停住。

    剛剛這東西的飛行軌跡,我要是不停止劈砍動作,這一下就應該結結實實的招呼在我的身上了,不過對方的意圖也很明顯,就是為了逼我躲避,然後救下那個變異狗。

    我這邊剛剛閃開,那個女戰士就已經突破了凌和晶晶玲玲組成的封鎖線朝著我這邊沖了過來,這意圖實在是再明顯不過了。

    很顯然,這女戰士和這條變異狗和之前的怪物並不一樣,它們的智力保留量明顯比其他的怪物要高很多,而且還有一定的感情存在,至少這只狗之前的行為和那個女戰士剛剛救下這只狗的動作都不是簡單的戰術配合而已,這應該是情感帶來的救援行動。

    看著那個女戰士沖過來,我干脆抽身後退了一段距離,沒有同時和它們兩個交手。那女戰士沖到大狗身邊之後立刻就擺出了戒備的姿勢對準了我這邊,顯然對方已經將我認定為具有較高威脅的存在了。

    “這兩個看起來有點智力啊。”發現這兩個怪物和其他怪物不一樣的顯然不光是我,凌和小純他們都發現了問題。

    我看了眼凌那邊,然後在心靈網絡之中說道︰“這應該是運氣好完成的轉化比例較高的,不但保留了部分智力,戰斗力也比那些變異方向出問題的要好很多。”

    “不管它再怎麼,也還是不完美進化,肯定不是我們的對手。”玲玲說道。

    “對,它們不是我們的對手,但是我擔心附近的人員傷亡問題。”看了眼四周之後我便對凌他們道︰“還是盡快解決這兩個怪物吧,不能再出現誤傷了。”

    確定了行動目標之後我們這邊突然就再次動了起來,不過不是沖上去戰斗,而是全部拿出了步槍。

    這倆怪物的戰斗力都很強,所以追上去戰斗的話難有點大,但是我們人多,利用武器的優勢佔便宜就容易多了。

    所以說,這有腦的生物就是比沒腦的要難搞。我們這邊剛一舉槍那邊的倆怪物就反應激烈的開始向外沖。被作為突破口的位置是霜雪那里,不過霜雪反應很快,迅速的丟下武器雙手在面前撐住,然後就看到她面前的那片空間迅速出現了一大片白色的霜,而我們這邊的武器則是跟著那倆怪物的行動一掃了過去。

    那倆怪物雖然被打中了一些彈,但都是小傷,沒有影響到它們的戰斗力,但是這倆怪物卻沒想到,正是它們選的突破口對它們造成了很大影響。

    雖然這倆怪物成功的從霜雪這里跳了出去,但是它們落地的時候卻是突然發現自己的四肢僵硬,居然沒辦法做出靈活行動了。不過,我們可沒打算給它們緩沖時間。這倆怪物剛一落地背後破風聲就跟了上來,接著就是嚓的一聲,那個大狗的身體就被一剖兩半,血水灑了那個女戰士一身。但是,這個結果卻是讓我們都驚訝了一下,因為我原本是打算兩個一起砍的,可是那個大狗卻突然撲上來,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我的攻擊,結果它被一切兩半,而那個女戰士卻獲得了緩沖時間一個翻滾和我拉開了距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