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意外順利的談判



    “變革之路總是要有些坎坷的,你們這點小困難就受不了了?”突然的聲音讓我愣了一下,回頭看到走過來的人之後趕緊立正敬禮。

    “首長。您沒回去啊?”居然在白宮見到了一號首長,我還以為他們提前回去了呢。

    一號首長搖頭道︰“還有些事情沒有談完,你們倒是肯能比我們先回去。好了,我還有事,你先去忙你的吧。”

    “是。”

    目送一號首長離開之後我才轉身走向白宮正門,這邊有幾個美國政府的工作人員已經等在那里了。看到我們過來,那幾個工作人員連忙小跑著過來攔住我道︰“您好神林將軍,總統和你們的見面地點有所變更,請跟我來。”

    我點點頭帶著凌和小純、夜月向里走,依佛里特則是在車邊等待。他這個身材有點大,進屋不太方便。

    白宮其實並不是只有一座白色建築,它是一個建築群,後面其實還有別的建築,只是電視上一般不會出現這些建築,所以很多人以為白宮就是一座房子立在一大片草坪上,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我們被帶到了側後方的一座分建築所在點,然後從正面進入之後卻是直接向下進入了地下掩體。白宮的整個地下都是一個巨大的軍事指揮部,我們現在進入的地方算是核心區了。

    從大門進入之後這邊有一個安檢通道,不過我們過去的時候安檢員的表情就跟吃了蒼蠅一樣。想想也不奇怪,我們不但一身的鎧甲,體內還有機械骨骼。以金屬探測器來說,我們就是個巨大的違禁品吧。當然,這邊的人顯然是被打了招呼的,所以雖然面前的電腦顯示器幾乎都快被紅色的警告標志蓋滿了,那家伙也只能在那里裝沒看見了。

    進入大門之後我們一路向前。路過的工作人員看到我們都忍不住回頭多看了兩眼,畢竟我們的裝備造型實在太奇怪。知道的這是動力裝甲,不知道的還以為在玩cos游戲呢。conad1();

    跟著這三個帶路的人我們七拐八彎的終于到了一間會議室,不過稍微有些意外的是我們進去之後里面卻不是只有總統在等著,而是坐滿了一屋子人,看那一大片的金星就知道這些人全都是軍方高層。至于穿西裝的那些,估計都是政府高官了。

    會議室四個牆角站著的四名保鏢看到我們進來都是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不過因為我們沒有奇怪的舉動所以他們也沒動手,只是繃緊的肌肉告訴我們他們很緊張。

    美國總統之前應該是正在開會,看到我們進來之後便對其他人說道︰“先生們。讓我們稍微休息一下吧。”

    眾人點點頭紛紛站了起來,美國總統也跟著站起來離開了座位走上邊緣的扶梯來到二樓我們所在的入口位置。這個房間實際上是一層半的結構,會議室位于下方比較深的地方,入口這邊比下面要高半層。

    美國總統上來之後一邊和我們握手一邊說道︰“听說你們一路過來不太順利?”

    “幾只蒼蠅而已,已經拍死了。”

    “我喜歡你的樂觀。”美國總統說完之後便邀請我們進入了側面的一個門。

    這道門是防彈玻璃的,上面沒有任何開關和把手,不過門里還站著個人。美國總統走過去之後那個人立刻用身上的一張識別卡在門里面的一個刷卡器上刷了一下,門上的紅燈立刻跳成綠燈。接著美國總統單手在門上按了一下,一道綠色的識別光束掃過他的手掌,接著防彈玻璃向兩邊打開。門內的軍官迅速向總統敬禮。總統抬手示意了一下便迅速進入,我們則是跟著一起進入到了這個通道中,帶路的工作人員則是退了出去。

    這個通道有三四米長,盡頭位置還有個拐彎,轉過去之後可以看到另外一道防彈玻璃門,不過這次不用刷卡。門里面有個辦公桌正對大門。桌子後面還坐著個軍裝美女。看到總統出現對方站起來敬禮,大門也自動滑開。conad2();

    這道門里面的房間右側是一道防彈玻璃牆。牆壁後面則是三台武裝機器人。這個房間顯然是特制的,它比外面的通道要寬大。也就是說外面的重型裝備能通過通道的話其體型就肯定沒有這三台機器人大,而如果比它們大,那就根本進不來。所以在技術差距不大的情況下這三台機器人在這里就是無敵的。畢竟外面的通道相當的窄,火箭筒進來都需要豎著拿,否則根本伸不開。單兵武器要威脅到這種等級的機器人實際上相當困難。

    在這個房間的左側還有一道小門,門邊站著兩名軍官,都帶著槍。看到總統帶我們過來便各自拿出一張卡片在門邊上一刷,大門叱的一聲滑開,顯然里面之前是加壓的。

    大門打開後我們魚貫而入,大門重新閉合。這里面是一個辦公室,面積倒不是很大,但是相當的精致,而且科技感十足,感覺就像是在飛船上一樣。

    我的腦袋里才剛剛有這種想法就突然一愣,隨後電磁掃描啟動,接著就發現大量反監測設備,但我的輸出功率顯然比多數設備要大的多,所以我還是隱約掃描到了這下面的情況。

    剛剛只是這麼想了一下,沒想到還真中標了。這居然還真他爺爺的是飛船上的一個艙室,只不過不在飛船里面而已。

    事實上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辦公室就是一間特殊艙室,它是安全艙,也是小型飛船,同時還是逃生艙。這個小飛船實際上包括我們剛剛路過的那段通道以及外面的那個會議室都是它的一部分。

    如果白宮遭到襲擊,那麼這個部分可以和地下基地分離,然後進入一條下降軌道,通過一台鋪設有鐵軌的地下通道被專用傳送底盤送到地下的一個巨大的秘密基地之中。而在這個基地之中就听著一艘移民船。在這艘移民船上有個開口,正對著下降通道的出入口。這個小飛船只要掉下去就會融入大移民船的體內,然後大移民船包裹住小飛船之後就可以立刻發射。可以說這就是個緊急逃生艙。如果大移民船在航行中出了問題,這個小飛船還可以脫離出來依靠自身動力航行。

    進入這個房間之後美國總統示意我們坐下,然後自己也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conad3();之後才說道︰“我知道你們來找我有什麼事情,我一會還要開會,所以我就直說了。梅琳的基地你們可以帶走,但是資料我希望你們可以復制一份留下來。”

    我毫不猶豫的點頭︰“沒問題。這本來就應該算是美國政府的財產。”

    見我這麼上道,美國總統也是笑著說道︰“你就不要吹捧我們了,進了這道門就不用說那些虛偽的套話了。另外。關于那些外星人的問題,我還在和那些家伙扯皮,不過你們可以先把人帶走,我用了我的權限給你們拿到了暫時借調研究的許可,所以你們可以先把人帶走。至于什麼時候還的問題……這個不重要是嗎?”

    我微微一笑點頭道︰“是的,那不重要。”

    美國總統再次微笑著說道︰“那麼告訴我你們還有什麼需要嗎?”

    我想了想說道︰“還有兩件事情需要和您溝通一下。”

    “請說。”

    “第一件事情。關于我們在路上踫上的那些蒼蠅的問題……”

    美國總統制止了我繼續說下去。“你們龍族或許在智力上要超過我們人類,但一種行為是否合理與智慧的關系並非絕對的。一只老年黑猩猩在叢林生存方面的智慧要遠超我們最好的叢林戰專家,但他顯然不可能比我們的專家更聰明。”

    “您的意思是經驗有時候比智慧更重要是嗎?”我認真的說道︰“我贊同您的觀點,那麼我想知道,您依靠經驗得出的結論和我單純依靠智慧得到的結論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

    “我就說你們是聰明的,看來和你們溝通要比那些老頑固簡單多了。”美國總統開了句玩笑,然後說道︰“我的經驗告訴我。你不可能讓所有事情都變的那麼絕對化。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張白紙,如果你覺得它是白色的,那一定是你看的不夠細。放大了之後你總能找到不一樣的顏色。但這並不妨礙使用是嗎?如果一味的追求這張紙絕對的純白,不能有任何一個污點,那麼你在這張紙上花費的力氣將耗盡你畢生的精力,而這顯然是不合適的。”

    “您是在告訴我,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是嗎?”

    “對對對,我听過你們中國的這句話。就是那個道理。不得不說你們的語言真的很了不起。”

    我稍微想了想點頭道︰“事實上我也只是希望提醒一下你們,具體決定權依然在你們自己手中。畢竟我是外人,這種事情我是沒有決定權的。不過等我回國之後。如果再有人向我伸爪子的話……”

    “听說你們中國有一道美食叫做‘鳳爪’是嗎?我不介意偶爾嘗嘗的。”美國總統微笑著說道。

    我也立刻微笑著回應︰“我明白了,感謝您的深明大義。那麼,還剩下最後一個問題。”

    “你說。”

    “去年年初的時候,我們雙方曾經發生過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這個您還有印象嗎?”

    美國總統稍微想了一下就點頭道︰“我記得,為了那個球是嗎?”

    事實上當時我們爭奪的是三台超級量子芯片,不過有一個只剩下碎片了,另外兩個之中有一個是可以運轉的,一個有輕微損壞,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主要就是搶那個能用的芯片,而那玩意除了是半透明的之外,看起來真的很像保齡球,上面還有三個洞,就和保齡球一模一樣。

    “您記得就最好了。但是您知道,那東西是怎麼來的嗎?”

    美國總統再次點頭。“是日本人……”話說到一半美國總統突然卡住了,因為他終于明白我要問什麼了。“那些外星人,就是那些朝聖者,他們和你們說了什麼是嗎?那些事什麼人?不會是創造者的人吧?”

    當初我們爭奪的那三塊芯片其實並不是遺跡。而是一群外星人開著飛船帶到地球上來的。但是呢,中間發生了一點小意外,那艘外星人飛船在穿越大氣層的時候遭到了日本方面發射的導彈攔截,結果被打了下來。

    可能很多人會非常驚訝的問︰“怎麼可能?外星人連穿梭宇宙都能做到,會被地球上的防空導彈打下來?你騙小孩呢?”

    是的。這個事情我們也覺得不可思議。並且百思不得其解,但問題是那艘飛船真的被打下來了。你要問我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我只能說只有天知道了。反正在我的理解中,地球人的防空導彈擊落了外星人飛船這種事情,就好像是某天新聞里報告說,有一架美國人的戰斗機被土著部落的人用弓箭射下來了一樣不靠譜。但現在的事實就是土著真的射了一箭。而且確實是命中了飛機,然後飛機真的掉下來了。雖然不能確定掉下來的飛船是不是因為導彈攻擊在墜毀的,反正它就是掉下來了。而且確實是被擊中之後才突然失控的,如果說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一點,可要說是真的被擊落了……反正我是想不通原因。

    當然。現在不是討論外星飛船為什麼會神秘墜毀的時候。

    “總統先生。根據我們接觸的這些朝聖者們提供的情報,被擊落的那架飛行器並非創造者所建造,而是來自于他們所不了解的文明。”

    “他們知道那件事?”

    “是的。他們在那個封閉的房間中其實有辦法偵察到一些外部信息,只是他們自己出不來而已。在那次墜機事件中他們也收集過一些情報。根據他們提供的信息,可以確定這艘飛船不是他們所知的任何勢力建造的,因為技術水平低了很多。我懷疑這也是那艘飛船被擊落的原因。”

    “你是說被擊落的飛船來自一個技術實力並不多高的文明,所以才會被擊落嗎?”

    “可能有這種原因在里面,但不排除人家本來就是技術故障。或者駕駛員因為突然遭遇襲擊導致的操作失誤,反正這都不重要。”

    “那麼什麼是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就是我們需要那艘飛船的殘骸,還有幸存者。請不要辯解。我知道當時是有幸存者的。”

    美國總統稍微沉思了一會之後確認道︰“你的情報沒有問題,確實是有幸存者,但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們具體在哪。”

    “您的現在也不知道他們具體在哪是什麼意思?意思是您不知道還是美國人不知道?”

    “是美國人不知道。”美國總統說道︰“飛船被擊落之後其實最先下手的是日本人,這個你們知道吧?”

    我听到之後僅僅愣了一秒,和凌他們在心靈網絡之中快速的交換了一下信息,然後我才開口。“您的意思是日本政府並未將幸存外星人移交給你們而是藏了起來?”

    “是的。”美國總統點頭道︰“日本政府方便一口咬定沒有幸存者。這種事情又是非常緊密的,我們不好在這種事情上大規模的動作。即便是施壓也要找其他借口。但是你應該知道,我國的政體決定了我們這里的很多事情都不能由某個人決定。所以辦事效率方面會稍微有些問題。”

    “明白了,看來這個事情我是找錯了人了!”

    美國總統點頭道︰“如果你們需要的話,我的權限內可以做到的最大支持就是我能以美國官方的名義給日本方面施壓,並表示你們代表著你們自己和我們雙方的,這樣的話,日本政府應該會對你們稍微重視一點。”

    我稍微向了想便拒絕道︰“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這種事情上您最好不要說話。”

    美國總統愣了一下,隨後就明白了。“我懂了。那好,你們自己去處理。不過我覺得你們可以試試你們中國的那個三十六計。”我疑惑的看著美國總統等待他的解釋。美國總統也沒讓我久等,立刻說道︰“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美國總統的這句話是用中文說的,他本人就是個中國通,畢竟目前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是非常高的,作為美國總統如果對中國的了解僅僅浮于表面,那他就是個不稱職的總統。

    听到美國總統用中文說出來的計謀,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現在相信您之前的說法了,經驗有時候確實是比智慧更加重要,尤其是在情報不對等的情況下。”我說完之後補充道︰“那麼,按照您的好意,展示給我們看吧。我完成了這邊的交接工作就會立刻前外日本處理這件事情。”

    “最遲今天天黑前我會把事情辦好,你們可以放心。”美國總統知道沒什麼需要再談的了,已經站了起來。我和他再次握手,然後表示感謝。

    這次談話時間不長,但卻敲定了相當多的東西,恐怕這也是歷史上最迅速的一次談判了。不過仔細想想其實也是情理之中,畢竟出讓的不是美國政府的利益。拿別人的東西做人情,美國人才不會心疼呢。(未完待續)

    print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