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

    “芍藥!”

    她撕心裂肺的喊了出來,想要封锁卻已經來不及。

    她連滾帶爬的趕到芍藥面前,見她氣息奄奄,眼睛漸漸失焦……

    她費力的看著溫如歌,又溫柔的看了眼小世子,執著的在溫如歌的掌心留下四個字。

    去找皇上……

    只有這樣娘娘才不會受苦,小世子才不會白白死去!

    芍藥張了張嘴,想要說話,但是舌頭被連根拔掉,她已經吐不出完整了字音了。

    她艱難的從牙縫裏擠出破敗的音節。

    雖然她聽不清楚,但是卻能依稀猜到。

    她說,她要先行一步,不能再伺候自己了。

    芍藥最終還是死了,卻驚動了冷宮前的侍衛。

    侍衛不得已,上報給了北唐修。

    很快德公公過來,要接她去養心殿。

    北唐修召喚自己了。

    “娘娘,請吧?”

    “等一下,我兒的臉受傷了,我都看不出他可愛的模樣了,我給他擦擦臉。”

    溫如歌聲音細細小小的響起,帶著溫柔。

    她拿著乾淨的帕子,怕是小世子臉上的血迹,可是那一條條血痂很厚,根本清洗不完。

    不多時,水盆就變了顏色。

    “德公公,好了。你看看我兒,和我可有幾分相似?”

    德公公看了眼,那是一張血肉模糊的小臉,只能看得出五官,根本看不清容貌。

    這孩子是他親手交下去處置的,皇上動了惻隱之心,放她們母子歸去,但手下人不利索,竟然將爐火打翻,落在了那孩子的臉上。

    這孩子走的很痛苦……

    “的確有幾分相似,是娘娘的神韻。”

    德公公也不願刺激溫如歌,歎息的說道。

    溫如歌聽到這話,臉上揚起淡淡的笑容。

    “其實,他眉毛眼睛像他的父親……”

    她哽咽的說道,隨後將孩子放在芍藥的懷中。

    這個屋裡有四個人。

    兩個活人,兩個死人。

    死去的都是她的最親的人,一個血脈相連,一個主僕情深。

    如今……

    她孤零零一個,好不寂寥。

    她路過梳粧檯的時候,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自己唯一的白玉簪子戴上。

    雖然素樸了一點,但好歹添了一份顏色。

    德公公見此,有些驚訝,喪子之痛,喪僕之情,溫如歌怎麼還有心思戴個簪子?

    他斂了斂神色,沒有多言,領著她來到了養心殿。

    殿內,只有北唐修一人,正在批閱奏摺,看似有些疲憊。

    溫如歌沒有行禮,靜默上前,走至他的身後,就開始幫他揉捏肩膀。

    北唐修有些驚訝,他已經得知冷宮的事情。

    他將孩子交給德公公,讓他送還給溫如歌,並且讓他們出宮。卻不想下人辦事不利,這個孩子枉死了。

    雖不是他一手導致,但畢竟是他疏忽。

    他能體諒溫如歌此刻的心情,本以為她肯定會哭哭啼啼,要死要活,卻不想如此平靜,而且還刻意討好自己。

    他微微鎖眉,冷聲說道:“你已經知道世子的事情了?”

    “臣妾知道了,皇上做得對,那不是龍子,自然不能留著。”

    “你想開了?”他狠狠蹙眉,本還想解釋一番,但聽到這話,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這沒什麼想不開的,芍藥用命換我來見皇上,我總要做點什麼,不然我對不起她的亡魂。”

    “你要做什麼?”

    “討好皇上,唯君是從!”

    溫如歌一字一頓的說道,直接將身上的素帛一件件脫了下來。

    冬日寒冷,即便養心殿架起了最好的炭爐,但依然難以抵擋寒冷。

    她渾身輕輕一顫,藕白的臂膀纏繞在他身上,就為他寬衣。

    北唐修轉過身來看著她,這段時間她被折磨的一場消瘦,只剩下一副骨頭架子,但該圓潤的地方依然圓潤。

    她皮膚依然白皙,卻沒有光澤,泛著淡淡的病態白。

    手感光滑,就像是撫摸一匹上好綢緞一般。

    北唐修眸色微深,不敢相信,她剛剛經歷喪子之痛,怎麼還能爬上他的龍床,想要和他顛龍倒鳳。

    她到底想要幹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