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玲瓏世界的來由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玲瓏世界的來由

    “我從你的身上,感應到了萬里河山圖的氣息,沒想到這件上古神物,居然被你得到了,而且你居然也把它完全地融合了。”那個聲音頗為感慨地說道。

    聶離暗自心驚,沒想到蕭語的父親,居然連藏匿在聶離靈魂海中的萬里河山圖都能感應得到。

    “我女兒血脈中的力量一旦釋放,就會擁有我們生前的修為,天衍之術的氣息就會曝露,被圣帝探知到,所以我想請你在我女兒血脈中的力量尚未覺醒之前,令她進入萬里河山圖之中,這樣她就能逃過一劫了!”那個聲音說道。

    “不就是讓她進入萬里河山圖嘛,這個沒問題!”聶離拍了拍胸脯說道,“請問蕭語什么時候血脈中的力量才能覺醒?”

    “要么是她自身的修為達到了武宗級,要么是……她身為人婦的時候。”那個聲音遲疑了一下,最后說道。

    聽到這話,聶離明顯呆愣了一下,臉上閃過一抹怪異的神色。想了想,達到武宗級應該是不難的。

    “萬里河山圖確實是一件驚人的寶物,在里面可以自成一個小世界,當年萬里河山圖,引發了連番的爭斗,其中有一次,兩位巔峰強者為了避免萬里河山圖落到圣帝的手里,不惜以命相搏,把萬里河山圖藏匿了起來,最終全都死在了圣帝的手里。”那個聲音嘆息了一聲說道。

    這里是圣帝的時空領域,凡是能夠威脅到圣帝的存在,不管是人,還是某件寶物,一旦被圣帝得知,就會被圣帝清除出去。

    萬里河山圖也是圣帝要除掉的寶物之一!

    只是萬里河山圖還是被某些仁人志士拼命地保留了下來。

    “當年為了對抗圣帝,無數的強者隕落,直至今日,只留下了一種手段,能夠稍微制衡一下圣帝。那就是集合無數大能強者創造的天神祖地,鎮壓了圣帝的一道魔骨,令圣帝暫時無法動用全部的力量。圣帝只能用他的分身,掌管這一片時空,這個分身的實力,僅僅只是他本尊的十分之一而已,所以給了我們一些機會。否則的話,只怕附近的幾十個界域都已經寸草不生。全部被圣帝煉化了。”那個聲音感慨著說道。

    聽到那個聲音的話,聶離心中凜然一驚,原來圣帝的魔骨,被天神祖地鎮壓了。前世那一次決戰,聶離覺得圣帝出乎意料地弱,看來那時候的圣帝,還沒有恢復巔峰時期的實力!

    而據聶離所知,前世圣帝突然間變得行事無忌起來,是因為天神祖地的圣女。突然失蹤了,天神祖地也被一道金色火焰毀于一旦。許是天神祖地被毀之后,圣帝還沒有來得及恢復實力。

    這一世,這個局該如何化解?

    聶離沉默了許久。

    “雖然圣帝很強,但是你也不必過于悲觀,有很多大能強者,隱藏在各個界域的角落。他們努力地修煉著,隨時準備跟圣帝對抗。龍墟界域之中的小玲瓏世界,是一位大能死前布置的,小玲瓏世界的封印,就連圣帝也無法破開,那位大能在小玲瓏世界中藏匿了很多寶物。如果你能從中取到那些寶物,或許會對你很有助益!”

    “小玲瓏世界的封印極其強大,只有不定可以幫到你!”那個聲音說道。

    聽到蕭語父親的話,聶離總算是明白了小玲瓏世界封印的來龍去脈,原來這就是小玲瓏世界的由來!

    蕭語父親并不知道的是。聶離也來自小玲瓏世界!

    不知道小玲瓏世界之中,到底藏匿了何種寶物?

    時空妖靈之書、天隕神雷劍和夢魘妖壺,應該也算其中之一吧,雖然聶離也找到了綠毒珠之類的物品,但是綠毒珠之類的寶物,跟時空妖靈之書、天隕神雷劍和夢魘妖壺這些上古神物相比,就遜色太多了。

    沒想到小玲瓏世界那么重要,只有小玲瓏世界的土著,可以自由進出,難怪妖神宗要在小玲瓏世界里培植勢力,不顧一切地要讓妖獸一族掌控整個小玲瓏世界!

    想明白這些之后,聶離心中的很多迷霧,終于漸漸地散去,原來如此!

    等到下一次小玲瓏世界的入口開啟,就一定要盡早地進入小玲瓏世界!只有這樣,才能搶在妖神宗的強者之前,得到小玲瓏世界藏匿的寶物!

    雖然重生一次,聶離覺得自己懂得的事情已經很多了,但還是有很多無法破解的謎團。就比如那位神秘的空冥大帝,不知道又是何人,現在究竟身在何處。

    “接下來我女兒,就拜托給你了!”

    “前輩放心,只要我在,沒有人會動你女兒一根寒毛,當然我死了,我也就不能保證了!”聶離聳聳肩說道。

    聽到聶離的話,那個聲音輕笑了一聲,道:“你們能躲得過便躲,躲不過,那也只是命數了!既然如此,你就先回去吧……”

    那個聲音漸漸地遠去,漂渺無蹤。

    聶離的意識慢慢地抽離了出來,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面,他右手捏了捏,一種奇怪的感覺傳進了掌心之中,那豐滿和柔軟,一只手都握不過來。

    這是什么?

    啪的一聲脆響。

    聶離頓時感覺到了火辣辣的疼痛,臉上那是著著實實地挨了一記,睜開眼睛看向前方,只見蕭語已經把衣服都穿了起來,正怒視著聶離。

    “流氓!”蕭語不禁啐了一聲,她臉頰依然滾燙。

    聶離的意識進入蕭語的身體過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蕭語身上的穴位已經自動解開了。

    只是,剛才那手感是怎么回事?

    聶離朝蕭語的胸口看了看,明明很平啊,難道是他的錯覺?可能是自己睡昏沉了?

    聶離聳聳肩說道:“我又不知道你是個女的,誰讓你一直扮成男人!”

    “你……”蕭語郁悶極了,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她全身都被聶離給摸遍了,可是,這錯確實不在聶離身上,誰讓她一直扮成男人呢?想到自己剛才被聶離放倒在地上全身扒光了按摩,蕭語臉頰宛如火燒一般。

    “算了,今天的事情,你就當什么都沒發生過!”蕭語甩了甩手,有點憤懣地說道,雖然明知道吃虧了,可是她又能把聶離怎么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