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白劍真的三劍(上)



    第二百一十五章白劍真的三劍(上)

    白劍真擋道,一時之間引起了不少人的圍觀,特別是年輕一代修士,更是興趣盎然,不知道有多少出身大教疆國的俊杰天才心里面暗爽,他們都樂意看到李七夜惹上這樣的殺神。最近李七夜風頭太盛了,不單是辱圣天道子,還斬了圣天道子,挑戰青玄古國,威名聲噪一時,氣勢直追年輕一代天才,這怎么不讓許多大教疆國的巨子皇子視為竟爭對手呢!

    此時,連寶柱圣子、南天少皇、秀色公主等等中大域赫赫有名的年輕一輩天才都紛紛遠觀。

    “劍神圣地的傳人又找人比劍了!”看到白劍真擋道,有人喃喃地說道。

    一時之間,不少人竊竊私語,因為最近劍神圣地傳人的白劍真四處找人比劍,不論是老一輩的古圣,還是年輕一輩的天才,只要是在劍道上有所造詣的修士,她都會找上門來比劍,至于一些沒有修練劍道的天才,她連正眼都不看一下。

    白劍真也不愧劍神對地的傳人,劍道無敵,殺伐無情,與她比劍的對手,絕大多數都是負傷而退,甚至是被她斬于劍下,在她的黑劍之下,極少人能全身而退,她的殺伐太恐怖了。

    李七夜瞇著眼睛看著擋道白劍真,笑盈盈地說道:“俗話說得好,好狗不擋路!我不管你是什么巨子,什么傳人,擋我道,就滾一邊去!”

    李七夜這樣粗魯的話,頓時讓許多旁觀的修士無語,這小鬼不愧是小惡魔,對誰說話都是如此的囂張。白劍真乃是劍神圣地的傳人,她本人更可怕,如一尊雙手染滿了鮮血的殺神,劍出無情,殺伐絕戶,任何人見到她這尊殺神,說話都客客氣氣的,盡量不去惹這樣的殺神,但是,這小鬼一開口,盡是把白劍真給得罪了。

    “紳士一點!說話太粗俗了!”陳寶嬌作為女孩子,輕嗔一聲,千嬌百媚,對李七夜說道。

    至于白劍真,連一個表情都沒有,冰如劍,冷如鐵,如出鞘的血劍,殺意森然,鮮血淋漓,擇人而噬!她看著李七夜宛如看著死人一樣,她自己又何嘗不是如同死人一樣!

    “出劍——”白劍真冰冷,她本是十分悅耳的聲音現在卻變得冷凌無情,如玄冰刺入人的心臟一樣,讓人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白劍真本是美麗如寶石一樣的秀目卻冷冰冰地看著李七夜,冷冰無情說道:“你接得下我三劍,我便讓你過去!”

    李七夜瞄了她一眼,說道:“你說我出劍我就出劍,那忌不是很沒面子?你算老幾?我為什么要出劍!”

    “你不是目中無敵嗎?怎么,今天突然不敢應戰了?是不是技不如人了?”而在這個時候,在一旁觀看的南天少皇冷笑一聲,緩緩地說道。

    南天少皇的話,在場的人都聽到了,一時之間,不少人看著他們,氣氛變得更冇詭異。

    南天少皇,欣修俊雅,貴氣逼人,出身于皇族的他,的確是天之驕子。雖然南天少皇不像圣天道子那樣風頭極盛,但是,他在中大域依然是享有盛名,更可怕的是,傳說他乃是天生圣輪,修練了帝法,戰斗力極為讓人忌憚。

    南天少皇在一旁煽風鼓火,李七夜橫了他一眼,說道:“我出不出手,關你屁事,有本事你滾過來,看老冇子宰了你不!就跟宰了南天豪一樣!”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這是李七夜的風格,南天少皇敢惹他,他就絲毫不給情面,立即反擊挑釁。

    南天少皇本就有與李七夜為敵之意,一聽李七夜的話,頓時臉色一寒,一步踏來,氣勢浩瀚,血氣無窮,冷視李七夜,殺意頓起,說道:“既然你找死,我便成全你!”

    “他是我的!”白劍真殺意如霜,冰冷無情,就算是南天少皇,絲毫不給情面,根本就未多看南天少皇一眼。

    “好,既然白仙子要斬這小鬼,我不與白仙子爭。”南天少皇見白劍真殺意如霜,也是忌憚,止步站在那里,但是,雙目依然冷視李七夜。

    “出劍!”白劍真目光如血劍,讓人不寒而栗,一個美麗無比的少女,卻偏偏殺意逼人,讓人畏懼!

    “要比劍,何需我們公子親自出手,我陪你便是!”李霜顏應戰,霸氣十足。

    李霜顏應戰,讓不少人都為之動容,任何人都不敢輕視李霜顏,五宮王侯,大道侯,這是絕對有資格叫囂天下人杰的天之驕女!

    然而,白劍真卻未多看李霜顏一眼,聲音冰冷如劍鳴,冷冰冰地說道:“你的劍陣,我沒興趣!”

    毫無疑問,白劍真是沖著李七夜而來,當日在天古朝的時候,李七夜對姬空劍出劍,劍出殺伐,天道無情,這頓時讓白劍真把李七夜當作了下一個對手!

    這也不足為奇,劍神圣地,以修劍為主,他們的始祖夜啼仙帝更是以劍證道,以殺無敵。白劍真乃是劍神圣地的傳人,自小醉心劍道,自小培養了無上的劍殺之心,一旦見到劍道強橫的修士,必會見獵心喜。

    “想比我的三才劍法。”李七夜悠然地看著白劍真,說道:“你們夜帝仙帝的殺劍之道,一向不招我待見!你們劍神圣地的殺劍之道,雖然是無敵,但在我眼中,也算不了什么絕仙之道!”

    “這小子夠狂,連仙帝之道都敢放肆評論!”有人喃喃地說道。

    也有年輕一代的天才不屑地冷笑地說道:“無知小兒而己,焉知天高地hòu,仙帝之道,焉是他能評論的!”

    “三才劍法——”白劍真冷視李七夜,聽這名字,她雙目立即吞吐著劍意,一道道的劍芒浮現,演化著無上的劍道,在頓時,她的秀目之中出現了天才之劍,天道無劍,一劍絕殺!

    “以目演道!”一見白劍真的情況,所有人都為之動容,白劍真還未窺李七夜的三才劍法全貌,但,一聽名字,立即就推演李七夜的劍道,這種人太可怕了,似乎她的眼睛可以推演天地間的所有劍道一樣!

    見白劍真秀目演劍道,不論是南天少皇,又或者是寶柱圣子,都不由為之忌憚,若是找白劍真對決劍道,這絕對是自尋死路。

    “了不得——”見白劍真以眼演道,就算是一向囂張的李七夜都不由贊了一聲,點頭說道:“那怪神劍圣地的那群老怪物會選你為傳人,你天生就是劍道!”

    “出劍——”白劍真冷冰無情,說道:“三劍便可!”她是見獵心喜,欲一窺李七夜的三才劍法的全貌。

    對于自己的三才劍法,李七夜有著足夠的信心,他不是第一次悟道,三才劍法,也不是他人生所創的第一門劍法!此劍法得六道蓮、蒲魔樹的無上大道所淬取出來,絕世無雙,若是他日他成就仙帝,他自信這一門劍法絕對能在世間的劍法列入前茅!

    李七夜瞇著眼睛,看著白劍真,悠然閑定地說道:“我這個人對決斗沒什么興趣,與我為敵,我就殺了你!不過,你我沒有什么恩怨,今天我要出手殺你,實在是興趣缺缺!”

    “嘿,好像你能穩贏白仙子一樣!”在一旁的南天少皇冷笑地說道:“若論劍,白仙子無人能敵!”

    雖然南天少皇這樣的話值得商榷,但是,卻也不少人在心里面暗暗認同,白劍真的殺劍的確是可怕。

    “關你屁事。”李七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說道:“大爺我說話,少在旁邊插嘴,別整天跟長舌婦一樣,讓人看了都眼煩!”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把南天少皇氣得哆嗦,臉色鐵青,冷視著李七夜,森然地說道:“小鬼,死到臨頭還敢囂張!”

    李七夜懶得理他,看著白劍真,然后笑了一下,悠然地說道:“既然你們劍神圣地對自己的劍道如此有信心,也罷,我就陪你玩一趟。不過,我可是有個條件,如果你輸了呢!”

    白劍真的目光如劍芒一樣直視李七夜,她的目光冰冷犀利,刺得人發痛,讓很多人都不敢直視她的目光,她冷冰冰地說道:“你必敗!”

    “夠自信的,我喜歡。”李七夜笑了起來,迎上白劍真如劍芒一樣的目光,從容不迫地說道:“這樣吧,我如果道不如人,被你斬了,那我也無話可說,如果你輸了,就歸順我吧。”

    “我身邊正好缺一個暖床的丫頭,雖然你是冷得像一塊冰,但,看你天生劍道之種,我也是勉強勉強收你為暖床丫頭了。”說到這里,李七夜悠然閑定地說道。

    在他口中說出來,似乎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說起來白劍真好像是普通人家的女兒一樣,想收為暖床丫頭就收為暖床丫頭。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在場許多人無語!白劍真可是劍神圣地的傳人,乃是修道天才,她本身的道行已經足夠強大可怕了。

    然而,眼前這小鬼卻開口就要收人家為暖床丫頭,這也太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