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尋找天命真石



    第五百一十五章尋找天命真石

    “的確,不出十年,虎子必能踏入圣尊境界。”另一個長輩也為之欣慰地說道。

    四道天蘊以上的天命真石會自擇認主,而天命真石認主沒什么特別硬性的條件,也沒有什么特別標準的規則,一般來說,天賦越好的修士就能得到越多天命真石的認同,不過,這只是一般情況下,也不完全是絕對。

    天命真石有靈性,特別是四道天蘊以上的天命真石,更知道怎么擇主,知道怎么樣的主人能讓自己大放異彩。

    見門下弟子在三顆天命真石之間猶豫不知道選擇哪一顆好的時候,身為師父的修士就說道:“虎子呀,選那顆有飛泉天蘊的天命真石,雖然這顆天命真石是五道天蘊,不如那顆六道天蘊,但是,這顆天命真石的天蘊特別適合你的命功,特別是其中那道飛泉天蘊與你的命功結合,絕對是天衣無縫。”

    只要是有見識的修士,特別是身為師父的人,并不會一味讓自己徒弟選擇天蘊更多的天命真石,而是選擇最適合的天命真石。

    對于修士來說,只有最適合自己的天命真石才會發揮自己實力的最大威力。

    聽到自己師父的指點,這個年輕修士選擇那顆擁有飛泉天蘊的天命真石,見這位修士選到了自己的天命真石之后,其他兩顆天命真石雖然對他已經認同,但是它們都不再跳動,回到原位。

    對于修士來說。本命真器是唯一的。所以。修士在選擇天命真石的時候,天命真石也是唯一的。當選擇天命真石的時候,就算能得到好幾顆天命真石的同時認主,但是只能從其中選擇一個。

    當選擇其中一個之后,其他的真命天石就不會再認這人為主,這人也不可能再帶走其他的天命真石。

    同時,當已經擁有本命真器之后,若是新選擇一顆天命真石。那么,在一段時間之內,若是沒有選擇放棄自己的本命真器,那么,被選上的天命真石會飛天遁走,不會再繼續留在身邊。

    當然,這樣的情況只限于大形級與諸神級的天命真石,像四道天蘊之下生靈級的天命真石不會有這樣情況,這樣等級的天命真石想帶多少都行。

    所以,諸多大教疆國寶庫中所存留的天命真石都是生靈級的天命真石。修士想得到更好的天命真石,必須自己到外面去找!

    神龍山上可以說是十分熱鬧。很多人都來撞運氣,那怕已擁有本命真器的修士都想來撞撞運氣,如果得到更好更適合的天命真石,誰都想換掉自己的天命真器。

    李七夜與藍韻竹逗留在山腳下,特別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大家趕來之后,都是直奔半山腰之上,然而,藍韻竹與李七夜卻逗留在山腳下,在眾多的天命真石中挑選,這讓不少修士為之側目。

    大家都知道,山腳下的天命真石不值得花時間,這全部都是四道天蘊以下的天命真石,大家都不愿意在山腳下多停留,更何況這里的天命真石都有噬金蟲看守,更不值得為了這樣的天命真石丟失性命。

    “嘿,姓李的不會是怕丟人現眼吧,不敢上半山腰,怕自己的天賦不行,沒有得到一顆的天命真石的認同,怕被人嘲笑,所以索性停留在山腳下。”有鬼族的年輕修士一直仇視李七夜,所以此時見李七夜待在山腳下,不免出言諷刺地說道。

    “喲,這么說來你是個天才了?”在場立即有人族強者反擊,說道:“你這個天才有什么了不起的戰績呀,說給大家聽聽。雖然說身為我們人族驕傲的李公子天賦不怎么樣逆天,但是,屠鬼族天才那跟屠豬狗一樣,百萬鬼族也被他只手屠光。”

    “你——”這個鬼族的修士頓時大怒,怒視人族強者。

    而這個人族強者出身于大教,也不怕他,冷目相對,冷笑地說道:“怎么,不服氣呀,不服氣就跟李公子比一比。正如你所說,我們人族李公子的天賦不怎么樣,也可以想像一下,你這位鬼族天才一定是能三五招能打敗我們人族李公子了。請這位天才仁兄挑戰挑戰我們人族公子。”

    這個鬼族修士被氣得臉色通紅,但是最后他還是縮了回去。雖然他仇視李七夜,在他眼中人族就是蟻螻,他怎么看李七夜都不順眼,但是,說讓他挑戰李七夜,他還真沒有這樣的膽量,李七夜連圣尊都敢屠,更不要說是他。

    雖然其他人不像這個鬼族修士這樣嘲笑李七夜,不過很多人都奇怪李七夜為什么要逗留在山腳下這么久呢?

    “他們要干什么?”有見識的修士,哪怕是鬼族修士,都不敢看輕李七夜,更何況與李七夜同行的還有藍韻竹這樣的天才,像李七夜、藍韻竹絕對不是蠢才。

    “或者,正如世代所說那句話那樣,只有最適合的天命真石,沒有最強大的天命真石,對于有些人來說,天命真石有幾道天蘊不重要,重要的是適合自己。遙想在古冥時代,步戰仙帝的步戰戈也是以一道天蘊的天命真石所煉化而成。但是,試想一下,當年步戰仙帝一步一戰,笑傲九天,他手中那把步戰戈殺得萬界失色,在他這支步戰戈之前,多少仙帝真器、多少無敵之兵,都一樣黯然失色。”

    “說的也有道理,或者這對于那些妖孽來說是這樣。”對于這種理論,也不是所有修士是認同,有老修士摸了摸下巴說道:“我自己個人來說,當然是天蘊越多,那就越好,我是渴望得到一顆九道天蘊的天命真石,試想一下,諸神天蘊是何等的威力,簡直就像諸神駕臨一樣。”

    “這不一定,就算得到九道天蘊的天命真石,就算這塊天命真石中有一道是諸神天蘊了。但是,你覺得你有那個實力駕馭諸神天蘊嗎?你沒修練帝術,只怕無法催動諸神天蘊這樣的神通,所以,換一句話說,在你手中,諸神天蘊也跟廢物一樣。”也有一位大人物不認同這樣的觀點。

    “那不一定,沒有嘗試又怎么知道我不能駕馭諸神天蘊呢?”這個老修士不服氣地說道。

    一時之間,這兩個老修士在這個理論上吵了起來。

    事實上,關于天命真石這個理論一直都爭吵不停,有人贊同只有最適合的天命真石,沒有最強大的天命真石,但是有人卻反對這樣的觀點。

    而李七夜跟藍韻竹在山腳下尋找很久,李七夜卻沒有找到適合藍韻竹的天命真石,不過,李七夜倒挑到幾塊天命真石。

    “這塊也不錯。”這個時候,李七夜看中一塊看起來像碧玉一樣的天命真石,俯身拾了起來。

    “嗡”的一聲,李七夜撿起天命真石的時候,頓時有一只噬金蟲從地下鉆出來,向李七夜飛去,噬金蟲速度快,李七夜的速度更快,噬金蟲還沒有靠近李七夜,瞬間被李七夜兩只手指夾住,聽到“喀嚓”一聲,一下子將這只噬金蟲捏死。

    “你修練的是什么體?”見李七夜輕松捏死噬金蟲,藍韻竹瞅了李七夜一眼,說道。別人或者知道,但是藍韻竹卻知道李七夜絕對修練了仙體術!但是,李七夜的仙體給她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她有些分辨不出李七夜修練的是什么仙體。

    當然,藍韻竹做夢都沒有想到李七夜修練了兩門仙體術,這種絕對不可能的事情,藍韻竹想不到。

    “這個嘛,以后妳就知道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說著,他將選擇到的天命真石收了起來。

    “你覺得這幾塊天命真石真的能天蘊合道?”藍韻竹見李七夜挑了幾顆很特別的天命真石,她知道李七夜要干什么。

    “不一定是我。”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我不一定適合天蘊合道,但是,如果找對了人,那有很大的機會,說不定我能創造奇跡。”

    藍韻竹沒有再說什么。天蘊合道,這在世人眼中只不過是紙上談兵的事情,甚至很多修士連天蘊合道都沒有聽說過。

    李七夜與藍韻竹差不多看遍了山腳下的天命真石,都沒有尋找到一塊適合藍韻竹的天命真石。

    “算了,上山看一看。”李七夜抬頭看著神龍山,瞇著眼睛,說道:“妳以命河天回筑道基,據我所知,山上有一塊天命真石很適合妳這樣的情況,單修天命秘術,我想,那塊天命真石絕對適合,就不知道那塊石頭還在不在。”

    “什么,你知道山上有一塊適合我的天命真石竟然不告訴我?害得我在這里傻傻地陪你尋找天命真石!”一聽李七夜這樣的話,藍韻竹頓時兇巴巴的瞪著李七夜。

    “喲,丫頭,注意風度,妳是千鯉河的仙子,大家都知道妳是超凡脫俗的大美人、大淑女,妳這像母夜丫的模樣,不怕有損妳的名聲嗎?”李七夜看著她兇巴巴的模樣,調侃地笑著說道。

    “你——”藍韻竹被他氣得吐血,牙癢癢地說道:“你這個死人頭,總有一天我會好好收拾你。”

    對于藍韻竹的威脅,李七夜一點都不放在心上,悠然說道:“丫頭,我是為妳好,給妳留點面子。若是在這里能找到適合的天命真石,那最好不過。萬一我先告訴妳,妳上去的話,沒能得到那塊石頭認主,不是很丟面子的事?大家都知道妳是天才,是仙子,連一塊石頭都搞不定,不是有損妳的顏臉?”

    _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