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打情罵俏



    第五百二十章打情罵俏

    現在李七夜倒好,竟然一口氣帶走大量的天命真石,這樣的奇跡完全打破所有修士的常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這、這怎么可以這樣!”此時,不知道是誰凄厲地尖叫一聲,無法面對這樣的一幕,這樣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會發狂!

    世人都知道,只有天命真石選擇主人,不是修士挑選天命真石!現在李七夜就像挑選大白菜一樣,此時此刻,他好像站在一大堆白菜的菜攤前一樣,挑三揀四,最后一部分天命真石就像大白菜一樣被他挑走。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個人竟然一口氣帶走這么多的生靈級以上的天命真石,這根本不可能發生!

    “我的媽呀,這究竟怎么了,賊老天今天瘋了嗎?竟然可以讓這么一個人帶走這么多天命真石。賊老天究竟有沒有長眼睛!”此時有修士心臟受不了,受到很大的刺激,尖叫道。

    此時此刻,心臟受不了的已經不止一個修士,而是一大群修士,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多少修士受到刺激。

    這就好像大家都喝粥,而李七夜卻是龍肝鳳膽吃不完一樣,這怎么不讓人嫉妒得發狂呢!

    眼前這么一幕完全打破了所有人常識,很多人都不敢相信,以為自己是做夢,但是,這絕對不是做夢,這是真實無比的事情!

    “怎么會這樣?”李七夜關系如此之好的藍韻竹都難于相信。這件事情已經無法用打破常識形容,這件事情鬼詭到一塌糊涂,若不是天青白日,她都會以為這是見鬼了。

    “因為我長得帥。”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當然,真正的原因他不會說出去,里面的原因也只有他知道。

    “帥個鬼!”藍韻竹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現在有什么詭異的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她都不會吃驚了,再詭異的事情會比眼前這事那么詭異嗎?

    此時,李七夜在眾多的天命真石中挑出一塊,扔給了藍韻竹,笑著說道:“你運氣不錯,我說的那塊天命真石還在,送給你吧。”

    當藍韻竹一接到手中這塊吞吐著神光的天命真石時,她頓時無語,這么好的天命真石他竟然像送一棵白菜一樣送人了。

    但是,更讓藍韻竹無語的是,這塊天命真石竟然不樂意跟著她,反而往李七夜身邊跑去。

    這頓時讓藍韻竹氣得牙癢癢的,指著這塊天命真石罵道:“小樣的,本姑娘好歹也是雙圣之資,天之驕女,竟然這么看不起我,小心我扒你的皮!”此時,她也不顧淑女形象。這事讓她大受打擊,連天命真石都往李七夜身上蹭,好像李七夜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美男子一樣!

    李七夜不由得為之莞爾,一拍這塊天命真石笑著說道:“這丫頭很不錯了,雙圣之資,而且以天命秘術筑基。放心,以后這丫頭有我罩著,你肯定不會吃虧。”

    最后,這塊天命真石心不甘情不愿地落入藍韻竹手中,這讓藍韻竹徹底沒了脾氣。這家伙太詭異了,邪門透頂。

    “你怎么會受到這么多天命真石的歡迎?”藍韻竹完全搞不懂,忍不住說道。這樣的事情說起來完全沒有道理。

    “因為我長得帥,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說的就是我。”李七夜笑著說道。

    “嘔——”藍韻竹做了一個嘔吐的模樣,沒好氣地說道:“你長得帥,天下男人都是美男子,都帥得一塌糊涂了。”

    李七夜不由得笑了起來,說道:“想聽正經一點的理由嗎?很簡單,因為九天十地唯我獨尊,萬世古今,唯我橫掃!”

    “喲,大叔,吹牛皮不打草稿。”藍韻竹白了他一眼,說道:“你說未來你獨尊,我還相信一點,說萬古你橫掃,那明顯是吹牛皮。你才幾歲,小屁孩而己。”

    對藍韻竹的話,李七夜不由得莞爾一笑,說道:“好吧,說真正的原因。那是因為我打算建一個石頭幫,以后這此天命真石就是就是我的天兵天將,它們有我罩著,那就是天下橫行,受天地之華,納九界之精,承萬世之泰!”

    “切,鬼才相信呢。”藍韻竹白了他一眼,磨牙齒,揚了揚粉拳,頗為張牙舞爪的模樣,說道:“大叔,如果你想讓我相信,就說點正經的,否則,看我收拾你。”

    見她這番模樣,李七夜不由得莞爾,然后攤了攤手,慢條理斯,說道:“說正經的?好吧,我們說點正經事。丫頭,妳不要忘記了我們的賭約,記得今晚脫光光讓我好好欣賞欣賞,看一看妳的身材是不是一流。”

    “死色胚!”一聽這話,藍韻竹又羞又氣,粉臉通紅,啐了一聲,說道:“你想得美——”轉身就跑了。

    “丫頭,做人要言而有信,要記得,君子一言,重若神山!”李七夜悠閑自在,跟在藍韻竹的身后。

    “呸,我不是君子,我是小女子是也。”藍韻竹粉臉通紅,一溜煙逃了,李七夜笑了起來,追了上去。

    在神龍山上,所有人都靜靜目送著李七夜離開,沒有人吭一聲,所有人都傻了,在很多人眼中,這家伙就是妖孽,邪門透頂!

    “天殺的,我的天命真石呀,我還要想得一塊九道天蘊的天命真石呢。”李七夜走了很久之后,不知道是誰尖叫了一聲,悲慘無比。

    看著光禿禿的山頂,此時,不知道多少老一輩都開始同情起想來這里撞運氣的年輕人了。與李七夜這樣妖孽同一個時代,實在太悲哀了。

    挑天命真石如同挑白菜,這樣的事情如同風暴一樣席卷整個第一兇墳,五大域一下子傳遍這件事,這件事在所有修士、傳承之間炸開,震撼著所有人!

    “不可能——”一聽到這樣的消息,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疆國的大人物被嚇了一跳,就算是大教老祖都不相信這樣的事情。

    “老祖,此事弟子親眼所見,而且師父也在場。”有弟子向自己教中老祖匯報這件事情,信誓旦旦地說道。

    “這、這、這小子也太邪門了吧,這樣的事情怎么可能呢?這,這,這簡直就是打破常識。”這件事得到證實之后,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大人物為之失神,不知道有多少修士為之發狂。

    這樣逆天的事情也傳到那些天才耳中,像巨闕圣子、鬼蟲魔子這樣的天才,徹底地蔫了,他們這些天才在心里不由得恨到發狂,不除李七夜,只怕他們永無出頭之日。

    在土域,帝座一聽到這樣的消息,一下子站了起來,瞬間血氣爆發,他血氣爆發之時,恐怖無比,天地為之黯然,日月為之顫抖!

    “好,我正需要這種絕世無上的天之驕子作為我通往仙帝之路的墊腳石!”帝座站起來,虎目盼顧天下,霸氣無比,沉緩地說道:“我本欲在未來斬天輪回,以作我通往仙帝之路的墊腳石,現在看來,我有了一個更好的獵物。”

    身為鬼族另一個巔峰的天才,天輪回一聽到這樣的消息,整個人隱藏在神秘氣息中的他竟然神秘地笑了一下,他的一雙眼睛一下子顯得妖異,笑著說道:“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說完之后,天輪回閉上眼睛,一副超然世外的模樣,似乎一切都與他無關,或者,這并不是與他無關,而是他已經智珠在握。

    而身為人族年輕一輩天才的另一個巔峰,仙凡聽到這個消息,他為之動容,說道:“這家伙竟然成功了,我能得到五行仙甲的認主,卻未能得到這塊石頭的認同,這家伙竟然得到這塊石頭的認主,這也太邪門了吧。”

    連仙凡都失神一會兒時,他回過神來,最后感嘆地說道:“好家伙,一山還有一山高,看來未來仙帝之路并不寂寞。”

    如此震撼的消息,人族也好,鬼族也罷,就算是其他種族也都被震撼,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天才為之黯然失色。

    這件事傳出去之后,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捶胸頓足!

    李七夜一個人帶走這么多的八、九道天蘊的天命真石,這能叫人不捶胸頓足嗎?特別是對于年輕一輩來說,年輕一輩還有很多修士沒有煉造自己天命真石的人,就算煉祭了,也有很多修士想得到更好的天命真石。

    對于修士來說,年輕時換天命真石還來得及,年老之后就不行了,因為年老之后誰都舍不得將大量的生命力用在祭煉本命真器之上。

    不知道多少年輕一輩的修士還渴望去神龍山得到九道天蘊的天命真石,現在李七夜帶走這么多九道天蘊天命真石,這簡直讓他們夢碎,這怎么不讓人郁悶抓狂呢?

    論郁悶,還是非鬼族莫屬!鬼族最近實在郁悶到極點了,幽圣三杰一直以來是鬼族的驕傲,也可以說是鬼族的未來。現在倒好,殺出一個李七夜還不夠,又冒出一個仙凡,現在李七夜竟然風頭壓過帝座、天輪回,這讓鬼族年輕一代黯然失色!再這樣下去,鬼族年輕一代會被人族壓得喘不過氣來,這怎么不讓鬼族郁悶呢。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