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群情奮亢



    第五百四十七章群情奮亢

    看著這么多的鬼族大教疆國站出來討伐李七夜,神燃鳳女不由得松了一口氣,露出淡淡的笑容,此時她勝券在握,她不信李七夜能活著離開。

    在神燃鳳女看來,李七夜難逃一死,今天有這么多的鬼族強者在這里,圣尊圣皇皆有,而且還有一些不愿意露面的大教老祖也來了,更能給李七夜致命一擊的是像巨闕圣地、蟲皇帝統的老祖也在這里,只要這些躲在幕后的老祖愿意出手,李七夜難逃一死。

    現在,局勢正往她所需要的局面發展,所以,神燃鳳女在心里信心十足,今天她絕對不會讓李七夜活著離開,不論怎么樣,她都要為她夫君帝座鏟除李七夜這樣的頭號強敵!

    對于群情激動,李七夜根本不放在心上,依然閑定自在,依然從容不迫,他看著一個個大教疆國的大人物站出來討伐自己,他莞爾一笑。

    李七夜咳嗽了一聲,看著這些激動而興奮的鬼族大人物,慢條斯理地說道:“不管你們用什么借口,說我有陰謀也好,說我要滅你們鬼族也罷,隨便你們說。你們想要與我為敵,我不在乎再屠三、五萬甚至是三、五十萬的人,你們怎么樣選擇,我隨便你們,是活著離開這里,還是在這里死無葬身之地,這看你們自己的決定。”

    說到這里,李七夜頓了一下,從容不迫,他的目光一下子鎖定了神燃鳳女,笑著說道:“不過,今天,就算你們有百萬雄師都阻止不了我。她,必須死!”

    被李七夜目光一鎖定,神燃鳳女心里一寒。李七夜的神態出乎她的想像,換作任何人,被鬼族如此之多大教疆國討伐只怕是慌了神。

    未有膽識的人只怕被嚇得不知所措。而就算是有膽識有魄力的天才,面對整個鬼族之時,也不免進退兩難,甚至選擇退讓妥協。

    然而,現在李七夜根本不當一回事,哪怕鬼族有萬教百國討伐他。他都風輕云淡,根本沒放在心上。或者,李七夜根本沒有將鬼族放在心上,哪怕是百萬雄師他也未多看一眼。

    這讓神燃鳳女心里有了不祥的預感,她不知道李七夜從何而來的自信。但是,這一刻,她明白,沒有人能阻擋李七夜的步伐!

    此時神燃鳳女被李七夜的目光鎖住,她心里為之一寒,似乎在李七夜眼中,她已是必死無疑。這一刻,神燃鳳女甚至已經不為自己的生死擔心。她只為帝座擔心!

    有李七夜這么可怕的敵人,她不由得為她夫君帝座的未來擔憂起來。

    “若是以我的死能喚醒鬼族的警惕與醒覺,那么我也死得其所!”被李七夜盯住。神燃鳳女還是沉住了氣,緩緩地說道。

    這一刻,神燃鳳女在心里已經有了最壞的打算,她神態鄭重從容,她沉聲說道:“你欲屠滅鬼族未來、你欲毀滅鬼族希望的陰謀絕對不會得逞!哪怕是我一死,都會盡最大的全力制止你的陰謀。都會為鬼族盡最后的一份努力。”

    見神燃鳳女那如從容就義的神態,連藍韻竹都不由得輕嘆一聲。喃喃地說道:“這女人心機了不得,帝座若是有她相隨。未來只怕能掃平幽圣界!”

    藍韻竹也是個天才,明白神燃鳳女這一手段的可怕,哪怕她真的做好了死的準備,但是這不是為了鬼族,而是為了帝座!

    “想殺少夫人,必須先問過本座才行!”此時,如巨人一樣的青銅皇沉聲地說道。他的話鏗鏘有力,大義凜義。

    “沒錯,絕對不能讓人族的陰謀得逞,想殺鳳女,從我們尸體上踏過!”鬼族不少熱血的修士、特別是年輕一輩的修士一下子被神燃鳳女那從容就死的姿態煽動,一時之間,這些年輕修士不由得熱血沸騰,他們忍不住高呼道:“為了鬼族,絕對不能讓人族兇人傷害鳳女一絲一毫!”

    “沒錯,絕對不能讓人族的陰謀得逞,我們鬼族絕對不允許姓李的肆意屠殺我們鬼族子弟!”趁著群情激奮,許多大教疆國的大人物紛紛煽風點火,他們需要借別人的手鏟除李七夜,不論為了什么!

    “好,我隨便。”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誰想先來,那我就成全他,我不介意從他的尸體上踩過。”

    “第一個先問過本座!”青銅皇大吼一聲,如同巨人一樣的青銅皇雙手封天,狠狠地砸了下來,這個時候,巨人一樣的青銅皇血氣淹沒,這一擊天地震動。

    這一擊不只是青銅皇本人的最強大一擊,也是無數青銅甲蟲族弟子的全力一擊!

    “成全你!”見青銅皇雙臂如同兩條粗大的山脈一般砸了下來,李七夜沒有絲毫的退避,迎了上去,千手萬臂浮現,一個個大千世界被這千手萬臂托起。

    在這一刻,李七夜的千手萬臂化作一對手臂,在這瞬間,千手逆九界的威力發揮到極致,隨著李七夜這一雙手臂狠狠砸下,可以砸碎大地,可以砸碎星辰。

    “轟”的一聲巨響!李七夜與青銅皇雙雙硬碰,硬撼了一擊,然而雙方都咚咚咚后退了好幾步,在大地上踩下深深的腳印。

    “這小子真的只有圣尊的實力嗎?”看到以硬碰硬,李七夜與青銅皇雙雙后退好幾步,這讓很多鬼族強者都抽了一口冷氣。

    要知道,青銅皇本身的道行就已經是圣尊了,而且,此時是無數的弟子與牠化作巨人,可以將所有弟子的血氣、力量化作己用,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竟然與李七夜不分勝負,這太逆天了吧。

    而且,聽到“喀嚓”的聲音響起,只見青銅皇的粗大手臂碎裂了一片又一片,如同巨人一樣的青銅皇全身似銅鑄一樣,但是此時與李七夜硬碰,竟然粗大手臂有一大片一大片的面積碎裂。

    當這粗大手臂有大片大片面積碎裂的時候,這個時候大家才看到那是一只只如同青銅一樣的飛蟲被砸碎,這就意味著,在這一擊之下,有不少的青銅甲蟲族的弟子被砸碎。

    然而,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這些碎裂的一只只青銅飛蟲竟然從碎裂的身體里爬出一只只幼蟲,這一只只幼蟲顏色也如同青銅一般,只不過色澤更淺,看起來更弱而己。

    這么一只只從尸體中爬出來的幼蟲瞬間恢復了碎裂的手臂,碎去的尸體紛紛掉落,看起來就像死去的皮屑從巨大的手臂上掉落一樣。

    這樣一幕讓很多沒有見識過青銅甲蟲族的人不由得為之毛骨悚然。青銅蟲明明被砸碎殺死了,竟然還能從尸體中爬出幼蟲,這樣的鬼族未免太可怕了吧。

    “傳說青銅甲蟲族每一個弟子都有三條命,難道這是真的?”看到這一幕,有人打了一個寒顫,心里發毛。

    任何人遇到這樣的對手都會心里發毛。這太恐怖了,從自己尸體上重生,這是何等邪惡的事情!

    “人族小輩,本座是永遠殺不死的,本座擁有無數弟子的庇護,我族弟子永遠都殺之不盡。”青銅皇冷喝道:“現在,該是你死亡的時候了。”

    隨著青銅皇一聲巨吼,巨人一般的他竟然一下子化作一座巨大無比的山岳,這么一座巨大無比的山岳挾著無盡的重量、挾著磅礴無窮的力量向李七夜鎮壓而來,如此巨大的山岳鎮壓下來,似乎要將李七夜壓成肉醬。

    青銅皇由巨人變成巨岳,瞬間的轉變讓很多人都看得傻眼。青銅甲蟲族的手段這也未免太詭異了吧?

    “是嗎?”對于巨大的山岳以無與倫比的速度鎮壓下來時,李七夜不動絲毫,連眼皮都未眨一下。

    “鏘——”在這瞬間,李七夜身體如同一個巨鎖鎖住一樣,瞬間,他全身浮現一道道的精火法則,這一道道的精火法則鎖住李七夜的周身。

    在這瞬間,九輪太陽從李七夜身后冉冉升起,宛如這九輪太陽乃是被鎖住樣,被粗大的精火法則從湯谷中拖了出來。

    “砰”的一聲巨響,九輪太陽瞬間炸開,在這剎那間,李七夜所在之地化作火海,在這瞬間,李七夜整個人宛如化作湯谷一樣,無窮無盡的太陽精火肆虐著天空,要煉化天地萬物!

    “不——”就在這無窮無盡的精火瞬間包裹鎮壓而下的巨岳時,一聲聲慘叫聲響起,此時,鎮壓而下的巨岳就像散架一樣,就像無數的沙子紛紛墜落一下,再也無力鎮壓李七夜。

    在這瞬間,無數的青銅甲蟲被燒死,在九陽鎖天功的精火下,哪怕青銅甲蟲的身體是青銅所鑄,也瞬間被燒死,在被燒死的蟲尸內爬出一只只幼蟲,但是,這爬出來的幼蟲來不及逃走,瞬間被燒毀。

    “嗡——嗡——嗡——”也有不少強大的青銅甲蟲在瞬間沒有被燒死,所以這眾多的青銅甲蟲如同一窩蜂一樣散去,欲往四面八方逃走。

    但是,在無盡的精火中,瞬間無數細如絲的精火神鏈如同閃電一樣射出,“嗤、嗤、嗤”的破空之聲響起,一道道精火神鏈瞬間射穿逃走的青銅甲蟲,瞬間燒毀這一只只逃走的青銅甲蟲。

    今天五更,個人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