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藥城



    第七百二十九章藥城

    藥城,放眼望去,乃是起伏無盡的山巒,渾雄無比的巨岳,有銀蛇一般的江河,在這里,一切都是生機盎然,在這里,天地精氣彌漫,在這里,芝草叢生,靈藥灼灼。

    整座藥城,乃是一片山河,沒有城墻,也沒有界限,眾山之中,有高樓聳立于巨岳之上,直入云霄;在神峰絕壁之上,有小廟懸掛;在深谷之中,有古殿沉浮……

    在這片山河之中,樓宇古殿出沒,有神橋橫跨千里,從一座山峰上橫跨到另一座巨岳之上,虹霞出入其中,讓人看起來宛如仙境一樣。

    傳說,藥城在很久以前不叫藥城,它被人稱之為鳳凰城,具體藥城為什么被稱之為鳳凰城,在后世,能說得清楚的人,寥寥無幾,就算是藥國皇室本身,也難于說得清楚有著于藥城在很久以前為什么叫鳳凰城。

    關于很久以前藥城被稱之為鳳凰城,有著很多的說法,但是,很多說法本身就是無稽之談,經不起推敲考究。

    不過,有一種說法是比較靠譜,傳說,在古老的歲月里,在藥城這片天地間沒有人居住,不論是石人,還是妖族,都并不在此居住,甚至是無法跨越這里半步。

    因為在這里曾經有一株神樹,在很古老的歲月之中,這株神樹扎根于這片天地之=一=本讀=小說=間,庇護著這片山河!

    后來有一只鳳凰來到了這里,擇神木而居,就這樣,鳳凰居于神樹之上。凌駕九天。任何修士都不能靠近這片天地。

    但是。不論是鳳凰,還是神樹,那怕它們再無敵,它們再神奇,都有壽元干涸的那么一天,都有死去的那么一天。

    傳說,在那一段歲月之中,不論是鳳凰。還是神樹,都不甘心死去,欲重生再世,所以,鳳凰點燃了神樹,以無上的神火沐浴,欲借此槃涅,欲借此重生。

    可惜,不論是鳳凰,還是神木。最終都沒有成功,最終。都失敗了,而無上的神火,在這里足足燃燒了萬年之久,燃盡了一切!最后只留下了灰燼!

    不過,鳳凰終究是神禽,而神木更加不用說了,雖然鳳凰與神木最終被燒成了灰燼,但是,它們所留下的灰燼卻是把這片天地化作了一片肥沃無比的神土。

    從此之后,短短千年之前,這里生長出了無數的靈藥寶樹,無數的瑞獸珍禽居住在這里,甚至有傳言說,在這片地下最深處還藏有鳳凰還沒有燃燒完的鳳骨與神樹之根!

    千百年過去,當世還記得藥城叫鳳凰城的人已經不多了,但是,這片天地依然是生機盎然,依然是充滿了活力。

    李七夜他們來到了藥城之后,并沒有直接去藥國接待之處,而是李七夜在藥城偏僻的地方選中了一座高大的山峰,在這里居住下來。

    在藥城有樓宇古殿很多,而在這片山河之中,山峰巨岳就更多了,很多山峰巨岳是無人居住的地方。

    甚至可以說,不論是誰,來到這樣的地方,都可以選一座山峰住下來,但,只能是偶爾居住一下,不能長住。

    在藥城,能在這里建根基,能在這里立門戶,只有得到了藥國皇室批準的人或者傳承,而且,能得到皇室批準在藥城建根基立門戶的人或傳承,不是藥國的諸王就是藥國皇室的旁支,外人是不可能有這樣好的事情!

    也有外人偶爾來藥城的山峰幽谷居住,但是,那只是短暫的停留而己,沒有人敢久居,這是挑釁藥國的神威,在石藥界,是沒有幾個人敢挑釁藥國神威的。

    李七夜挑選了一座山峰住下來,而且是一座巨大的山峰,是一座高大入云的山峰,但是,這么一座山峰,看起來卻是破舊無比,似乎,這座山峰曾經被人裂開一樣,似乎,這里曾經被烈焰焚燒了一樣。

    在這里,寸草不生,整座山峰是干烈無比,宛如是一片焦土,站在這么一座山峰上,讓人感覺干燥的氣息撲面而來。不論是誰,讓在這里的時候,都有一種煩躁的感覺。

    這么一座頹壞的山峰,雖然是巨大,雖然是高聳入云,但是,它與這片天地的生機盎然、與這片天地的蔥茂是格格不入。

    “這座山的天地精氣就好像被抽干了一樣。”站在這座山峰之上,紫煙夫人都不由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李七夜站在最高的山峰之上,環眺四周,什么話都沒有說。

    而鐵蟻看著四周,遠眺百里天地,見這座巨岳四周的樹木生長并不茂盛,天地靈氣并不充盈,就說道:“這何止是抽干了這座山峰的天地精氣,看來,這座山峰周圍也是受到了影響。”

    收回了目光,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我們就暫時住在這里吧。”

    紫煙夫人不由奇怪,問道:“少爺,這一次藥師大會,藥國在藥城之中設有大殿,專門接待來自于下各方的藥師,我們為什么不入住大殿呢?”

    “住在外面,殺起人來更方便。”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對于這樣的理由,紫煙夫人也不由苦笑了一下,沒有什么理由比這個理由更讓人無語的了。

    紫煙夫人說道:“少爺要殺人,也應該選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這個地方讓人煩躁不安,實在不是什么好地方,讓人覺得心慌,或者,這里是不祥之地。”

    “你說對了。”李七夜笑著說道:“這里的確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卻是一個殺人的好地方,就住在這里吧,會有好戲看的。”

    紫煙夫人不再說什么,立即祭出寶樓,眨眼之間,一座清致雅氣的四合院落在山峰之上,庭院帶有流水,不然,這座山峰的干燥讓人有些受不了。

    在紫煙夫人忙著為布置居住起屋之時,李七夜吩咐鐵蟻說道:“你在藥城多逛一逛,看有什么好消息。”

    “公子爺需要怎么樣的消息呢?”鐵蟻立即來精神,忙是問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你不是很擅長揣測別人的心思嘛?你覺得我需要怎么樣的消息呢?”

    “好咧,我辦事,公子爺你放心。”鐵蟻話一落下,立即轉身就走。

    “怎么,你不鉆地下了。”李七夜打笑地對鐵蟻說道。一直以來,鐵蟻都是從地下行走的,常常往地下鉆。

    “爺,你這是開玩笑了。”鐵蟻干笑了一下,說道:“藥城地下兇險,鉆過的人都知道。再說了,公子爺選這樣的地方,我哪里敢輕易往地下鉆,最多也就是淺層的泥土下走動一下,更深處,我就不敢去了,萬一有什么東西把我這老骨頭吃掉了,那就慘了。更慘的是,一旦觸及了藥國地下的禁制,那我豈不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這么說來,你是鉆過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鐵蟻干笑一聲,什么都不敢說,轉身就離開了,走得十分快,有點逃之夭夭的味道。

    當紫煙夫人為少爺弄好起居之后,她來到庭院之中,才看到少爺在弄一些盆盆缽缽的東西,而且還把一些藥粉之類的東西灑在地上,在這座山峰上,他少爺留下了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

    “少爺,這些是什么東西?”看到這些盆盆缽缽,甚至少爺所筑的一些小水池是散發出了刺鼻無比的味道,這讓紫煙夫人都不由為之奇怪。

    李七夜一邊忙著,一邊說道:“準備準備唄,殺人,總是需要有準備。最近手有點癢,有些手段很久沒玩過了,所以,玩點新鮮的花樣,老是一出手就把人捏死,這就太沒意思了。”

    “少爺這是是殺人的手段?”紫煙夫人看著這些盆盆缽缽,這里很多東西以前她都沒見過。

    “正確地說,這是藥道的一部分,藥道,不止是養藥煉丹,更不止是除病治傷,藥道,是一門深博之術,其中包括了御蟲驅獸,借劫偷天……”李七夜笑著說道。

    說到這里,李七夜瞇了一下眼睛,說道:“既然說,藥國乃是藥道的典范,來到了藥國,也應該玩玩藥道什么的,這才能有點品味,你說是不是?老是用武力,用多也有點膩味了。”

    紫煙夫人也看不出自己少爺的是什么手段,過了好一會兒,少爺的那些盆盆缽缽終于弄好了,這些東西形形色色,稀奇古怪,完全讓紫煙夫人看不懂。

    好一會兒,李七夜弄好了之后,拍了拍手,笑著說道:“很久沒有折騰這些玩意了,不夠有所手生,還好,千松樹祖的庫存是讓人眼前一亮,正好有我需要的東西,不然,要我自己一一收集材料,這也是麻煩。”

    在來藥國之前,紫煙夫人也知道自己少爺去了一趟千松樹祖的寶庫,原來是弄來了這些藥材之類的東西。

    “少爺,這此東西有什么用處呢?”紫煙夫人完全看不明白,她也不去猜想,問李七夜說道。

    “很快你就會明白的。”李七夜笑著說道,然后瞇了一下眼睛,說道:“希望敵人不要讓我失望,不然,玩起來就太沒意思了。”

    兒子感冒,折騰到現在才有空上來更新,今天三更,請大家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