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葉傾城的手段



    第840章葉傾城的手段

    狴犴獸土,一開始它是無主之地,它每一次出現,都是因為各各的機緣,到了后來,神獸天域橫空而出,他們稱霸了石藥界好幾個時代。

    在那段歲月,狴犴獸土的每一次出現,都是由神獸天域掌握,所以,在那段歲月,其他門派傳承想登上狴犴獸土,那都必須是經過神獸天域的允許才行。

    事實上,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神獸天域也很想入主狴犴獸土,把他們的根基建在狴犴獸土之上,把狴犴獸土成為他們真正的私產,但是,神獸天域作了很多嘗試都未能成功。

    后來,神獸天域被滅之后,狴犴獸土再也沒有出現過,后世雖然有很多人尋找狴犴獸土的存在,但,一直以來都沒有成功。

    這一次,狴犴獸土突然出世,這怎么不引起石藥界的轟動呢,這對于很多門派來說,這一次狴犴獸土的出世乃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機遇,所以,一時之間,石藥界很多門派傳承得知是狴犴獸土出世之后,紛紛都是整裝待發,準備登臨狴犴獸土。

    在一座山峰之上,葉傾城盤坐在那里,他是神光吞吐,諸圣加持,眾神庇護,似乎,他是眾神之主,諸圣之子,整個人看起來神圣不可侵犯,他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人為之敬畏。

    當神光沖天而起,沖入天宇深處之時,葉傾城臉色一變,吃驚地說道:“這究竟發生什么事了?”

    此時,葉傾城頭額晶瑩,在這一刻,他的頭顱骨好像是成了一面鏡子,在這一面鏡子里,似乎是時光流逝。

    葉傾城此刻運轉功法。手捏法印,演化道一道又一道玄妙無雙的法則,這一道道的玄妙法則似乎是化作了古老的章序。

    在此時。葉傾城是在推測過去,演算未來。似乎,在此時此刻他看到了過去的時光,看到了未來的景象。

    “好一個李七夜!”當葉傾城作了一番推測演算之時,臉色大變,喃喃地說道:“李七夜,你究竟是怎么樣的來歷,本座竟然推算不了你!”

    一時之間,可謂傾城絕世的他都不由為之失神。因為他能算天下,很多事他都能推算一二,但,他卻無法推算李七夜。

    “了不得,李七夜,你能讓狴犴獸土現世,本座竟然無法推處你的腳根!”葉傾城臉色一沉,緩緩地說道。

    想到這里,葉傾城霍然起身,神態凝重的他踏空飄然而去。

    在獸域的一個偏僻之地。在這里,人煙罕至,甚至是鳥蟲絕跡。在這里,可謂是一片廢蕪,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就是這個偏僻之地,在某一個地方有著一個山谷,這個山谷無人能看透它的全貌,整座山谷乃是霧氣彌漫,似乎,在這樣的一個山谷之中隱藏著驚天的秘密。

    這個神秘的山谷只有一個入口,這個谷口是一個狹小的長廊。站在這樣的谷口就給人一種感覺,似乎走進了這個谷口之后。就再也無法走出來。

    神谷,就是眼前這個山谷的名字。至于為什么稱之為神谷,很少人知道。

    事實上,神谷的存在,在石藥界也很少人知道,知道神谷存在的人,那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要么是大教老祖,要么是不可一世的大人物。

    神谷,是一個十分神秘的地方,很少人知道神谷里面居住的是何方神圣,很少人知道神谷究竟是什么來歷。

    但是,真正知道神谷的人,都對它忌憚三分,傳說連帝統仙門都是十分忌憚神谷,具體原因,沒有人愿意去多談。

    在過去,曾經有仙帝來過神谷,像蹄天谷的麒麟仙帝與金蛇仙帝都來過神谷,至于為何而來,后世之間并不清楚。

    此時葉傾城來到了神谷之外,他整個人在神光的包裹之下顯得特別的超凡脫塵,正如他的名字一樣,傾城絕世。

    葉傾城一到了神谷之外,看了一下神谷,然后是毫不猶豫地踏入了神谷。

    “膽子不小,竟然敢獨闖神谷。”當葉傾城踏入神谷之后,一個沉冷而古老的聲音響起。

    “在下此舉也不算是闖神谷,在下對于諸祖而言,也不算是外人。”那怕是獨入神谷,葉傾城那話中透露出了自信。

    “有點意思,有點石鋒仙帝的當年風采!”沉冷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他那聲音讓人無法聽出是從哪里傳出來的,他是冷冷地說道:“你來我神谷,有什么事?”

    “在下想告訴諸祖一個消息,狴犴獸土已經出世,狴犴之門即將打開。”葉傾城依然是十分鎮定地說道。

    “這對于我們來說,不是什么消息,神光沖天,我們已經知道狴犴獸土出世。”沉冷的聲音是冷冷地說道。

    “諸位老祖難道不想再登狴犴獸土。”葉傾城緩緩地說道。

    “嘿,嘿,嘿,小輩,這個問題就不需要你來替我們神谷操心了,你若是石鋒仙帝還能替我們操心,可惜,你并不是。”沉冷的聲音一聲冷笑響起。

    葉傾城淡淡地笑著說道:“我想諸祖也應該知道我的出身,若是諸祖登臨狴犴獸土,只怕是需要在下的地方。并非是在下自夸,以在下的腳根而言,沒有人比我更了解狴犴獸土了。”

    “好大的口氣,你可知道我神谷的真正來歷。”沉冷的聲音冷冷地說道。

    葉傾城一點都不驚慌,說道:“諸祖對于狴犴獸土的確是比其他人還要了解,但是,諸祖不要忘了,我的出身決定了一切,說不定,未來可是我入主狴犴獸土,說不定我成為狴犴獸土的主人。到了那個時候,我想,諸祖是需要我的幫助。”

    “有點意思,有點意思。”沉冷的聲音響起,緩緩地說道:“你想要什么,不妨說來聽聽。”“在下想要的,對于諸祖而言,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葉傾城緩緩地說道:“我要一個人的頭顱!我相信,只要諸祖出馬,那是手到擒來。”

    “沒問題!”對于葉傾城這樣的要求,沉冷的聲音一口就答應下來了,冷冷地說道:“只要不是仙帝,取一個人的頭顱,這又有何難?”

    “多謝諸祖。”葉傾城拜了拜,最后飄然離開了神谷。

    李七夜他們一行人在在天域廢墟小住,接下兩天來李七夜都沒有動靜,這讓四眼龍雞不由奇怪地問道:“我們呆在這里干什么?”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看能否穩定下來,如果穩定下來,打開狴犴獸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如果不能穩定下來,就麻煩了。”

    “怎么樣才算是穩定下來?”四眼龍雞不由看著天域廢墟說道。此時,天域是神光騰騰,看不出什么其中端倪。

    對于這個問題,李七夜并沒有回答,他只是笑了一下。

    在第三天的時候,天域廢墟依然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但是,李七夜他們所居住的地方卻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李七夜,出來。”在此刻,門外響起了一個女子的聲音,這個聲音似乎充滿了磁性一樣。

    “壞了,不好了。”一聽到這個充滿磁性的聲音,四眼龍雞臉色大變,立即躲了起來。

    “看一看是誰來了。”聽到門外的喝聲,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帶著箭無雙、龍驚仙走了出去,而膽小的老龞在身后遮遮掩掩的。

    在門外站中一個女子,這個女子無法看出她的年齡,原因很簡單,雖然她是人身,但卻是雞首,從她的雞首看起來,她像是一只母雞。

    這個人身雞首的女子穿著一身碎花裙,看起來十分的俗氣,但是,不管她看起來是多么的俗氣,沒有人敢輕視她,甚至是讓人敬畏。因為她身后是萬域沉浮,似乎她是開辟了一方大世界一樣。

    這個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人感到敬畏,似乎她是妖神一般,特別是她那雙眼睛,似乎是充滿了無心的魔力,好像能把人的靈魂都吸進去一樣。

    這個女子人身雞首,與四眼龍雞同出一族,但是,卻與四眼龍雞又不同,四眼龍雞是四只眼睛,而她只有兩只眼睛。

    “龍雞尊者!”看到這個女子,箭無雙不由驚訝。

    龍雞尊者,在石藥界可以說是赫赫有名的天才,她與御獸城的龍虎君王被人稱之為上一代最了不起的天才,特別是她龍雞族的石化本能,更是被她修練得爐火純青,就算是老一輩的大教老祖,都對她豈憚三分。

    龍雞尊者威名赫赫,不過,現在她在帝疆梅傲男座下效力,成為梅傲男座下的強大戰將,為梅傲男立下了不小的功勞。

    “李七夜,交出我的弟弟!”龍雞尊者一看到李七夜,雙目一寒,如同兩道利刃迸射而出一般。

    雖然說,龍雞尊者長得并不漂亮,但是,她的聲音卻十分好聽,充滿了磁性,如果你只是聽她的聲音的話,還會讓人以為她是一位絕世美人。

    “你的弟弟?”李七夜看了看龍雞尊者,露出笑容說道:“你說的是那四只眼的龍雞嗎?”

    “沒錯!”龍雞尊者沉聲地說道:“我已經聞到他氣息了,他就在你這里,休得狡辯,識相的,就立即放了他,以免自尋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