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快劍侯的快劍



    第959章快劍侯的快劍

    一時之間快劍侯臉色是十分難看,他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該如何進退,在場的很多人都看著快劍侯。頂點小說,

    赤天宇雖然十分相幫助自己的師弟,但是,一時間都沒有良策。

    在眾目睽睽之下,快劍侯總不能推翻自己剛才所說的話,否則,丟失了信用只怕未來會被人唾棄。

    快劍侯一咬牙,他將心一橫,緩緩地走向李七夜,在李七夜不遠處站住,他冷冷地說道:“我的命就在這里,你有本事就來拿吧!”

    “怎么,反悔了?舍不得自刎了!”李七夜看著快劍侯,笑了起來,說道。

    快劍侯冷冷地說道:“王者總是有一個王者的死法,自刎,這是羞辱我血魔族的英靈!有本事你殺了我。只要你能取走我的性命,我的性命就是你的!”

    快劍侯是不愿意自殺,所以,他將心一橫,他想出了這樣的計謀,讓李七夜來取他的性命。

    “無恥——”葉初云冷冷地看了快劍侯一眼,說道。

    快劍侯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但是,他當作沒有聽見葉初云的話,對于他來說,自己的性命實在是太珍貴了。

    “葉宗主,以我們純血宗的說法,自刎是不惜自己的生命,就算是下了地獄,也會被祖上英靈唾棄,我們純血宗只有戰死的人,沒有怯戰的人。”赤天宇忙是幫著自己師弟說話。

    葉初云只是冷冷地看了赤天宇一眼,沒有說什么。

    “來吧,我不出手。任你攻擊。只要你有本事。就把我性命拿去吧。”快劍侯對李七夜大聲地說道。

    快劍侯這話說龍臺上不少人相視了一眼,快劍侯這話聽起來是豪爽,但是,只要有點見識的人都能看得出來,眼前的這個李七夜跟凡人差不了多少,就算是修練了,只怕也是道行強不到哪里去。

    而快劍侯可是南赤地年輕一輩出了名的強者,他的速度無與倫比。像他這樣的道行。就算他不出手,任由李七夜攻擊,李七夜也不可能取他的性命。

    李七夜根本就不可能殺死快劍侯,快劍侯那只不過是表面豪爽而己,他已經是算計到了這一步了。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露出了笑容,說道:“說到底,還是不想死。也罷,我這個人喜歡打破別人的幻想,喜歡捏滅別人的希望。你不想死。我偏偏讓你死,而且讓你絕望地死去!”

    “既然你號稱快劍侯。這說明你出劍很快很快,那好。”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說道:“我就站在你面前,讓你先出劍,如果你的劍能快過我,那么,就是你贏了,你不止是能撿回自己的命,還能贏走我的性命。”

    說到這里,李七夜的笑容就像漣漪一樣擴散,笑得很快樂,笑得很溫柔。

    別人看不懂李七夜這個笑容,但是葉初云卻能看得懂,她明白,當李七夜露出這樣的一個笑容之時,就意味著死亡,就像死神的笑容一樣。

    在葉初云看來,當李七夜露出了這樣的笑容之后,不管你是誰,都必死無疑,不管是誰來救你,都一樣必死!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說出來,龍臺上的很多人都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這只怕是他們聽到過最瘋過的話,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家都知道,快劍侯雖然說是道行不如他師兄赤天宇,但是,論速度,就算是他師兄赤天宇也不一定能比他快。

    現在李七夜竟然與快劍侯比速度,這簡直就是瘋了。很多人都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覺得這家伙不是個瘋子就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

    但是,他們不相信,不論怎么樣看都像是個凡人的李七夜會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

    “哈,哈,哈……”此時快劍侯都不由狂笑起來,看著李七夜,他的眼神跟其他人一樣,就像是看著瘋子一樣,大笑地說道:“好,好,好,今天連一個小輩都如此的邈視本座,也罷,既然你有如此信心,那我還能說什么,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到這里,快劍侯雙目虎虎生光,盯著李七夜,說道:“如果我的劍都快不過你,那我無話可說,不需要你動手,我自己跳下巨洞去!”

    此時,赤天宇也都露出冷冷的笑容,剛才快劍侯還是騎虎難下,進退兩難,現在倒好,李七夜自己傻到為快劍侯解除了困境,而且還自己來送死。

    與他師弟比快?赤天宇冷冷一笑,李七夜自尋死路,他是求之不得。

    半月公主看著李七夜,也像是看著瘋子一樣,這小子不會是瘋了吧,竟然與快劍侯比快?半月公主她當然不希望李七夜死了,但是,現在她不好開口說什么,否則會招來赤天宇的不高興。

    在眾人中,只有白劍靜靜地看著,他認真地看著,似乎他要捕捉這其中的絲毫的變化一樣。

    “就不知道你到時能不能爬起來跳下去。”李七夜笑了笑,走到快劍侯面前,說道:“出手吧,希望你的劍能像你稱號那樣的快。”

    被李七夜如此的看輕,快劍侯臉色難看到極點,如果說像葉初云這樣的大賢邈視他,還能說得過去,像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無名小輩竟然敢如此邈視他,這讓他在心里面恨到抓狂,甚至想把李七夜撕裂。

    “鏗——”快劍侯緩緩地抽出自己的神劍,劍身磨擦著劍鞘,劍吟聲不絕于耳。

    劍出鞘,快劍侯冷冷地盯著李七夜,森然地說道:“你可做好準備了,我一出手,只怕你連怎么樣死去都不知道。”

    “難道你的劍就像你這樣磨磨蹭蹭嗎?”李七夜沒有多看他一眼,懶洋洋地說道。

    快劍侯臉色大變,瞬間,他雙目一寒,他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李七夜,他的目光瞬間鎖定了李七夜,在石火電光之間,他可以捕捉李七夜的任何變化。

    雖然快劍侯不把李七夜放在眼中,但,他終于是出身于大門派,一旦是臨敵對敵,他就會瞬間捕捉敵人的一舉一動,給敵人致命一擊。

    此時,其他人也都不由屏著呼吸,快劍侯聲名在外,他的劍之快,在場的不少人都是親眼看到過的,劍出必見血,往往是一劍斃敵。

    寒光一閃,石火電光之間,快劍侯出劍了,這一劍太快了,追光奪電,快到讓人難于看清楚快劍侯是怎么樣出劍的,一劍奪電,直取李七夜的喉嚨!

    在石火電光之間,所有人都是心臟跳了一下,這一劍之快,換作他們也不見得能躲得了。

    剎那之間,時光像停止了一樣,似乎,畫面停留在了這一格,所有人都眼睛睜得大大的,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兩只手指夾著劍身,快劍侯的長劍此時被李七夜的兩只手指夾住,看起來輕輕松松,但是,快劍侯卻無法抽動自己的神劍絲毫,宛如是被兩座泰山壓住一樣。

    所有人都看到了快劍侯出劍,但是,卻沒有人看到李七夜出手,沒有人看清楚李七夜是怎么樣夾住了快劍侯神劍的。

    葉初云只是搖了搖頭,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像快劍侯這樣的水平,在李七夜眼中那簡直就跟蟻螻一樣。遙想當年,在天道院的時候,他一舉之力就殲滅了眾多老祖,區區一個快劍侯,在李七夜眼中甚至連蟻螻都算不上。

    “喀嚓——”的一聲響起,所有人還沒有回過神來,骨碎之聲響起,接著,鮮血濺射。

    “啊——”的一聲慘叫,痛徹心靡的慘叫聲直上云霄,此時大家看清楚之時,只見快劍侯的雙手雙腿已經被李七夜捏碎,他倒在地上顫抖起來,痛苦不堪。

    “這樣的水平也能稱快劍?”李七夜一腳把地上的快劍侯踩住!悠然地說道。

    所有人都不由為之一窒息,李七夜的動作太快了,他捏碎了快劍侯的四肢,沒有人看到,甚至沒有人看到這是怎么樣發生的。

    雖然李七夜的道基被箍鎖住了,但是,他的四大仙體還在,比速度,世間還有比飛仙體更快的嗎?

    “休得放肆——”見到快劍侯被李七夜踩在腳下,赤天宇臉色大變,立即上前,沉喝道。

    “你想干什么?”赤天宇站了上來,葉初云臉色一冷,沉聲地說道。

    赤天宇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盯著李七夜,緩緩地說道:“如果可以,我純血宗愿意贖回我師弟的性命,你開個價吧。”

    他們的確是兄弟同心,作為師兄,赤天宇也不愿意看著快劍侯慘死在李七夜的手中。

    “你純血宗這樣的小門派能什么寶物讓我心動的。”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既然今天我要他的性命,那么,他的性我就是要定了。”

    “你可要三思了!”赤天宇沉聲地說道:“若是我饒了我師弟一命,你會獲得豐厚的回報。若是你執意殺了我師弟,只怕這是要與我純血宗為敵,與我血魔族為敵!”

    赤天宇這話一出,只怕會有不少人會忌憚,純血宗在南赤地是大門派,而血魔族更不用說,號稱是南赤地的第一大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