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郝玉珍 今天三更



    第1179章郝玉珍 今天三更

    第1179章郝玉珍

    這個女子就是郝玉珍,她就是與藤齊文爭奪城主之位的最強勁對手,她擁有著古皇血統,這使得她擁有了繼在城主之位的資格。

    郝玉珍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看來藤師兄對你可是推心置腹,把這么多的事情都告訴了你,可要小心了,泄露了天藤城的秘密,那可是死罪!”

    此時,郝玉珍心里面也有其他的想法,想把一些臟水潑在藤齊文的身上。

    當然,對于郝玉珍來說,她不相信李七夜會一眼看穿她的一切,眼前的男人不論是怎么樣看都不足為道,在她看來,這一定是她師兄藤齊文告訴她的。

    “你們天藤城這種狗屁的事情,我是懶得去過問。”李七夜懶得多去看郝玉珍,說道:“你與藤齊文爭城主之位,那只是你們天藤城內部的事情,但是,不要把你的狗爪伸向我,否則,我把你頭顱砍下來掛在天藤城最高處!”

    “你——”郝玉珍臉色頓時難看到極點,她頓時想發飆,但是,好不容易,她忍下了這口氣。現在老zu們都在討論是不是讓李七夜出手治療zu藤,如果她現在對李七夜出手就顯得不明智了,這會給藤齊文抓住把柄!

    郝玉珍冷冷地看著李七夜,說道:“沒那個金剛鉆,別攬瓷器活。治療厄難,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一點小術,休得想治好。若是未能治好zu藤,只怕是諸位老zu震怒,到時候,藤師兄只怕會把你推出來做替罪羔羊……”

    “這么好心,那我就心領了。”郝玉珍還沒有把話說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對于我來說,這種事情,那只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己。這就用不著你去擔心了,天藤葫,此乃是我囊中之物。”

    李七夜這樣一說,郝玉珍不由臉色難看,她是想嚇唬嚇唬李七夜,如果說李七夜被她嚇住逃走了,那就對她是大大有利,她立即能拿這件事情攻擊藤齊文,甚至可以潑臟水說藤齊文泄露天藤城的秘密。

    然而,李七夜根本就不吃她這一套,讓她在做無用之功。

    郝玉珍不甘心,冷冷地哼了一聲,冷聲地說道:“就算你真有那個本事,就算你真的得到了天藤葫,但是,你也應該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世間沒有秘密可言。如果被人知道了你擁有可以續壽的天藤葫……”

    “……那么,你可以想象一下多少老zu會垂涎三尺,不出三天,你會成為所有人眼中的獵物,到了那個時候,你就像就像鯊魚群中的一塊肥肉,用不了三秒鐘,他們就可以把你撕得粉碎……”郝玉珍繼續恫嚇李七夜說道。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這才懶洋洋地看了郝玉珍一眼,不由笑了一下,說道:“嗯,很好,你的忠告我已經收到了。”說完,轉身就往屋里面走。

    郝玉珍臉色很難看,冇冇李七夜這樣的無名小輩竟然如此傲視她,這實在是氣死她了。

    “對了,不要把歪腦筋用在我的身上。”走沒有幾步,李七夜轉過身來,笑了一下,說道:“還是剛才的那句話,敢把你的狗爪伸過來,我把你的頭顱掛在天藤城最高處。”

    “你——”郝玉珍被氣得臉色鐵青,全身哆嗦,如果是不想被藤齊文抓住把柄,她現在就殺了李七夜。

    李七夜懶得再理會她,轉身走入了屋中。

    就在當夜,藤齊文趕回來了,見到了李七夜之后,藤齊文不由問道:“聽門下弟子說,我師妹曾拜見了先生。”

    李七夜看了一眼頗為緊張的藤齊文,不由笑了起來,說道:“那都只不過是雕蟲小技而己,你就用不著去緊張了,如果她都能把我怎么樣,我現在也不會坐在這里了。”

    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藤齊文不由松了一口氣。

    此時,李七夜看著藤齊文說道:“你們天藤城討論得怎么樣了?該有一個結果了吧。”

    提起這事,藤齊文不由干笑一聲,搓了搓手,說道:“先生,我師父已經與諸位老zu商議過,此事那必須得到幾位古zu的同意才行。”

    “你覺得你們古zu會同意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懶洋洋地喝著杯中的仙茗。

    “這個,這個……”藤齊文一時間有些難于答上了,他搓了搓手,說道:“古zu們都是睿智卓見,我相信他們比我這樣的晚輩會看得更遠。”

    李七夜啜了一口仙茗,笑了一下,說道:“人,總會怕死的,當你位高權重之時,活得越久,就會越怕死。萬古以來,真正能看透生死的人,并不多。能看透生死的人,都是了不起的賢達,都能流芳千古。”

    對于這樣的話,藤齊文一時之間也答不上話來,事實上,藤齊文心里面也沒有底,畢竟,對于他們古zu而言,沒有誰比他們更需要天藤葫了。就像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人總是會怕死的,特別是強大的存在面臨死亡那一天,只怕都會不惜一切代價給自己續壽。

    “我相信古zu們都是真知灼見之輩。”藤齊文忙是說道:“先生只需要耐心等待,古zu們一定會給先生一個滿意的答復。”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這一套我比你清楚,一個個塵封的老東西如果想小心翼翼地挖出來,沒有一年半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可沒有這個閑情去等他們,等你們能作出決定,只怕黃菜花都涼了。”

    “先生的意思——”李七夜的話讓藤齊文不由為之一怔,奇怪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伸出手指,淡淡地說道:“兩天,我給你們天藤城兩天時間,兩天之后,我必須拿到天藤葫。”

    “先生,這樣的要求未免是太過于強人所難了吧。”藤齊文這個人脾氣很好,也能禮賢下士,但是,李七夜這樣的要求,就算是對于他來說,也是無法接受。

    李七夜笑了起來,點頭說道:“是,我的確是強人所難。跟你說白了,我沒有時間耗在你們天藤城,兩天之后,我必須拿到天藤葫,你們天藤城同意也好,不同意罷,我都需要拿到天藤葫!”

    “先生,你的意思是強買強賣嗎?”藤齊文頓時臉色大變,說道。

    李七夜緩緩地把手中的茶杯擱下,笑了一下,說道:“你可以這樣理解,我也沒有什么必要瞞著你,反正天藤葫我是要定了,你們給也好,不給也罷,我都必須要天藤葫。”

    藤齊文想到了一點,不由駭然,后退了一步,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喃喃地說道:“一開始先生就打我天藤葫的主意,至于為我zu藤治療,對于先生而言,那只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己。我,我這是引狼入室!”想到這一點,他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你這話說得對,也說得不對。”李七夜看著神態駭然的藤齊文,說道:“你的確是成為一城之主的人。天賦,你不算是最好的人,但,你并沒有被自己高貴的出身、尊貴的身冇份蔽閉你的雙眼。對于你這樣出身的人來說,沒有自傲自滿,也是不容易的事情。雖然有天才表現得豁然大度,但,心里面依然是高傲自負,在這一點上,你比很多人都強。”

    “先生如此贊,那我應冇該冇引以為榮才對。”此時藤齊文明顯露出敵意。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你的心情,我也是能理解的。你也說得對,沒錯,我一開始就是打了你們天藤葫的主意。這件事,我也沒有必要去瞞你,因為天藤葫對于我來說很重要,想要給朱雀樹續壽,最好有天藤葫,少有東西能代替你們的天藤葫。”

    “我就知道,就知道會這樣。”藤齊文不由喃喃地說道,在剛才他就猜到了,現在李七夜親口承認。

    “你也可以認為自己是引狼入室。”李七夜笑著說道:“不過,我是不這樣認為的。”

    “先生一開始就謀我天藤葫,難道還不是引狼入室嗎?”藤齊文不由冷下了臉說道。

    李七夜笑起來,說道:“難道說我治好了你們的zu藤,你們會翻臉不認帳不成?你們就不給天藤葫了嗎?既然不論怎么樣的過程都是給天藤葫,你覺得我一開始打你們天藤葫的主意就有罪嗎?如果我不想要你們的天藤葫,你覺得我會坐在這里跟你們天藤城浪費時間嗎?”

    “這,這,這不一樣。”藤齊文一時間都有些答不上話來,他說道:“先生現在所做,是要強買強賣。”

    “對,我就是要強買強賣。”李七夜笑著說道:“但,你覺得你們的zu藤重要,還是區區一只天藤葫重要?沒有了zu藤,你們一無所有,你們天藤城什么都不是!”

    藤齊文的臉色一時青一時白,一時之間,他都不知道該如何措辭好,最后,他只能盯著李七夜說道:“這么說來,先生是有百分百的把握治好zu藤了。”

    “你覺得朱雀樹嚴重,還是你們zu藤嚴重?連朱雀樹我都能為它續壽,你覺我不能治好你們的zu藤嗎?”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