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老匾 今天三更,



    第1234章老匾  今天三更,

    鐵鱗宗幾百個強者如狼似虎一般踩水而來,眨眼之間就登上了百圣堂,這一百多個強者由一個老者率領,這個老者背脊上的鐵甲已經是泛著金色的光芒,這是鐵鱗一族的修士強大到了一定程之后才有的特征。

    而這個背部鐵甲轉金的老者,正是鐵鱗宗主,也是雷羽的父親。

    看到鐵鱗宗一口氣冒出了這么多強者,張百徒一個小修士都一下子嚇得臉色發白,就算他見過不少世面,但是,對于如此強大的敵人,依然是被嚇得心驚膽顫。

    “公子,快走吧,好漢雙手難敵四拳,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此時,臉色煞白的張百徒回過神來,急聲對李七夜說道。

    張百徒雖然道行淺,也看得出李七夜修行強大,但是,眼前鐵鱗宗可是幾百號人馬,就憑李七夜一個人,只怕是孤掌難鳴。

    “放心吧。”李七夜坐在石階上,只是笑了一下,說道:“不知悔改的人,總會需要付出代價的。”

    眨眼之間,鐵鱗宗主帶著門下強者來到了古殿之前,一看到李七夜依然還老神在在地坐在石階上,臉龐扭曲的雷羽指著李七夜厲叫一聲,說道:“爹,就是這個小畜生!”

    鐵鱗宗主站上前來,他雙目一寒,冷冷地看著李七夜,他目光閃爍著可怕的殺機,他冷冷地說道:“是你殺我門下弟子,傷害吾我兒。”

    李七夜坐在石階之上,連多看鐵鱗宗主一眼都懶,笑了一下,說道:“沒錯,是我。你是打算砍下你兒子的頭顱、再砍下自己的頭顱來向百圣堂的冇英靈請罪嗎?”

    “不知死活的小畜生,敢大言不慚,我鐵鱗宗要把你撕得粉碎,還有姓張的老頭,這筆帳也要算到你頭上。”雷羽厲聲大叫道,他雙目噴出了可怕的怒火。作為一個大門派的傳人,他從來沒有受過如此的羞辱。

    “向百圣堂的冇英靈請罪?”鐵鱗宗主不由笑了起來,冷笑地說道:“百圣堂算什么東西?也需要我鐵鱗宗請罪?你殺我門下弟子,傷害我兒,這已經罪不可赦,本座要取你頭顱來祭我門下死去弟子的在天之靈……”

    “……至于張老頭嘛。”說到這里,鐵鱗宗主雙目一冷,森然地說道:“你把百圣堂這座島嶼賣給了我鐵鱗宗,收了我們鐵鱗宗的錢,竟然敢出爾反爾,實為罪該萬死。今日,本座按照契約收回這座島嶼,推平百圣堂。”

    “你,你,你莫血口噴人。”在一旁屏住呼吸的張百徒聽到這樣的話都不由跳了出來,指著鐵鱗宗主說道:“我,我什么時候把這座島嶼賣給你們鐵鱗宗了,你們休得強買強賣!”

    “是嗎?”鐵鱗宗主陰陰一笑,取出了一份契約,說道:“好像這份契約上寫得一清二楚,我相信,等一會兒,上面會有你的手指印,會有你的真命誓言。”

    張百徒被冇氣得哆嗦,他明白鐵鱗宗是要干什么,他不由厲聲地說道:“姓雷的,你休想,就算我自殺身亡,都不會讓你得逞的。這座島嶼,永遠都是我張氏的,你休想強行奪走它!”

    “是嗎?”鐵鱗宗主陰森森地笑了一下,說道:“只怕你們張氏要絕后了,你覺得它還會屬于你張氏的嗎?”

    “你,你,你……”張百徒被氣得哆嗦,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說真的,對于你們海妖我還真的有點失望。”李七夜此時懶洋洋地站了起來,說道:“時間過得太久了,你們海妖沒長得記性,或者,你們已經忘記了,誰可以惹,誰不可以惹。看來,應該用鮮血染紅一下這里,讓你們龍妖海的海妖記得,這里是百圣堂,神圣不可侵犯,這塊地方,受九天十地的諸圣庇護,否則,殺無赦!”說到這里,他雙目一寒,露出了可怕的殺機。

    “哈,哈,哈,受九天十地的諸圣庇護!”雷羽不由狂笑一聲,面目猙獰,狂笑地說道:“九天十地的諸圣在哪里?你是九天十地的諸圣嗎?哈,哈,就憑你一個小輩,也敢稱諸圣?嘿,嘿,嘿,什么神圣不可侵犯,我鐵鱗宗會把這百圣宗踏平,在這里建起我們鐵鱗宗的堂口——”

    然而,雷羽話還沒有說完,李七夜瞬間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五指一張,瞬間已經扣住了他的頭顱了。

    “你,你要干什么?”李七夜突然出現,雷羽被嚇得駭然,想往自己父親身后躲,但是,一切都遲了。

    “嗤——”的一聲,雷羽的頭顱連著脊骨,瞬間被李七夜抽了出來,鮮血淋漓。

    “不——”此時,雷羽的嘴巴還動了一下,大叫一聲,但,已經死亡了。

    “小畜生——”鐵鱗宗主想救都來不及了,他看到自己兒子慘死,他不由吐了一口鮮血,瘋狂地怒吼道:“殺死他,把他撕成粉碎!”狂吼著,他自己就抽刀撲了上來。

    “小輩,受死。”此時,在場的鐵鱗宗長老以及所有的強者都怒喝一聲,全部人都瞬間出手,欲以多欺少,斬殺李七夜。

    “砰——”的一聲撞擊聲響起,接著聽到一陣陣的“喀嚓”骨碎聲響起,緊接著,才是“啪、啪、啪”的倒地聲響起。

    在這個時候,鐵鱗宗主和鐵鱗宗的所有強者全部同時倒地,他們仰面倒地,如同一朵鮮花怒放一樣。

    無聲無息,慢慢地,鮮血從他們的體冇內浸透出來,慢慢地染紅了泥土,染紅了石板,一切都是那樣的無聲無息。

    錢鱗宗主他們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們至死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樣被殺死了,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們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這——”好不容易,張百徒回過神來,他都被嚇得打了個哆嗦,不由后退幾步。作為修士,雖然他也見過殺人,但是,像如此慘烈的屠冇殺,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怎么不把他嚇住了呢。

    此時,李七夜又再一次慢慢地坐在了石階之上,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把他們都吊在樹上。”李七夜淡淡地吩咐地說道:“讓天下人知道,百圣堂,這里是冇英靈之地,誰都不可以侵犯,有些人,該長長記性!”

    “這,這不好吧,鐵鱗宗會發瘋的。”張百徒不由猶豫了一下,說道:“這,這,這樣不止是向鐵鱗宗示威,這,這,這只怕是向海妖示威。”

    “你照做就是。”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什么鐵鱗宗,什么海妖,都是浮云,如果海妖的那些巨頭明白百圣堂這地方意味著什么的話,就給我夾著尾巴做人!”

    張百徒沉默了一下,他沒有再說什么,就按照李七夜的話去做,把尸體一一地吊在樹上。如此多的尸體被吊在最顯眼的地方,這簡直就是向敵人示威。

    張百徒把事情都做好了,回到了李七夜身邊,不由問道:“現在該怎么辦?”

    “能怎么辦?滅掉鐵鱗宗唄,我言出行,行必果!”李七夜一笑,站了起來,看著掛在百圣堂上的那面老匾。

    “轟——”的一聲,此時那面老匾上的那只烏鴉好像是活了過來一樣,一雙眼睛突然睜開,在這瞬間,老匾噴涌出了無窮無盡的光芒,恍然間,老匾像是沖出了一支無敵的鐵騎一樣。

    “轟——”冇的一聲巨響,滔天狂霸的氣勢肆虐九天十地,老匾瞬間飛了出去,擊碎虛空,一下子出現在了鐵鱗宗所在之地的上空。

    “發生什么事了?”突然無敵的氣勢肆虐著天地,籠罩著整個鐵鱗宗,鐵鱗宗的諸位老祖不由駭然。

    “錚、錚、錚……”的一聲金屬聲響起,老匾好像是瞬間組合一樣,瞬間如同一尊巨冇大無比穿著神甲的神靈一樣從天而降。

    “轟——”的一聲,天搖地晃,海浪沖擊上了天穹,億萬丈之高,整個龍妖海都被震得搖晃起來。

    這張老匾就像是一支無敵鐵騎的無上意志,瞬間擊穿了鐵鱗宗的祖地,鐵鱗宗的祖地就算是有著一層層的防御,都一下子被擊穿,根本就不堪一擊,整片祖地粉碎。

    “不——”在祖地被擊穿瞬間,鐵鱗宗有老祖忍不住慘叫,但是,這一切都遲了,在這一擊之下,鐵鱗宗完全崩碎,鮮血染紅了海水。

    如此突然的變化,很多人都感受到了,無數人被震撼,就是最近的洞庭湖也一下子被驚嚇了,但是,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

    一支鐵騎的無敵意志貫穿天地,不知道讓多少生靈為之顫抖。

    這樣的動靜一下子驚動了真正無上的存在,在彩虹城的最高空,在那云端之上,有一個人突然站了起來,他都不由大吃一驚,雙目燭照天地。

    “是哪個不長眼睛的蠢貨去動百圣堂了!”這個人都為之動容,緩緩地說道:“這是九天十地圣賢庇護之地,究竟是哪個蠢物去褻瀆冇英靈!這是自尋滅亡!”

    至于其他的門派,其他的傳承,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只有過了很久之后,有一些真正古老的存在才回過神來。

    月底了,今天三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