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8章進入八角塔



    第1378章進入八角塔

    道封夢鎮天,看到這樣的一幕很多人都被震撼了,夢鎮天是怎么樣一個級別的人物?在天靈界的無數人心目中他就是無敵的存在。都市'文學

    現在李七夜一出手,就是道封夢鎮天。雖然說,李七夜這是借用了禁區的力量,但是,這種力量,不是誰都能借的。

    “可惜,你師父救不了你。”李七夜看著曹國劍,淡淡地說道。

    此時整個場面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家都可以想象曹國劍將會怎么樣的下場。

    此時,不管有誰與夢鎮天有怎么樣的交情,只怕都沒有人敢站出來為曹國劍說情,更是沒有人敢站出來出手救下曹國劍。

    曹國劍此時臉色也是灰白,他知道此時如何他師尊分心來救他的話,只怕承受著不小的危險。

    在這個時候,曹國劍也不指望自己的師尊冒著危險來救自己,他冷冷地說道:“姓李的,成王敗寇,沒有什么好說的,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倒是有幾分骨氣。”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那我就成全你。”

    “喀嚓——”的一聲骨碎聲響起,此時怒狂神捏碎了曹國劍的脖子,曹國劍頭顱一歪,一命嗚呼。

    看到曹國劍死了之后,很多人都不由心里面發寒,作為夢鎮天的徒弟,而夢鎮天就在這塊大陸上,然而,夢鎮天未能救下他。

    這樣的一幕是何等的震撼,一時之間,不知道讓多少人脖子是冷颼颼的,很多人都不由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不管你是怎么樣的實力,不管你有怎么樣的靠山,要與李七夜為敵的時候,都必須掂量掂量自己,甚至是有作好死亡的準備,說不定,你再強大的靠山都救不了你。眼前的曹國劍就是一個例子。

    此時不少人心頭一緊,曾經有多少人自認為出身于帝統仙門、海神傳承,曾經有多少人自認為自己老祖乃是縱橫九天十地的無敵之輩,他們自認為有了強大的靠山。不管是誰都要給自己三分情面,都不敢拿自己怎么樣。

    但是現在李七夜不管你是什么出身,不管你是有怎么樣的靠山,說殺就殺,海螺號也好。夢鎮天也罷,都無法阻止他殺伐的步伐。

    在場的很多人,目光都不由跳動了一下。沉海神王更是如此,他那深邃而凌厲的目光更是變幻了一下,他可是曾與李七夜有著仇恨恩怨,但是,他最終是沒有對李七夜出手,沒有為自己的小妾報仇。

    在此之前,沉海神王他看不出李七夜的深淺,他自認為不是李七夜的對手。現在看來,當時的看法是多么的富有遠見,李七夜的強大與可怕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或者,當世之中,也唯有夢鎮天才有資格與他為敵!

    速道天神此時也是目光跳動了一下,此時,他也不得不承認,當今天靈界,只怕也唯有夢鎮天才有資格與李七夜為敵了!

    速道天神也是自視甚高的人,他自認為。再給自己幾年時間,他一定能追上夢鎮天,現在看來,天命之爭上。不止是有夢鎮天這樣一個強勁無比的敵人,還有李七夜!

    “好了,還有誰對我有看法呢?”李七夜笑了笑,站了起來說道。

    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起來,誰都不敢再說話。此時,不管是誰,都不敢說對李七夜有意見了

    “沒有就好。”李七夜環視了在場的眾人一眼,笑了笑,跨步踏上了祭壇,看著祭壇上沉浮的兵呂,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看著祭壇上沉浮著的一件件由奇光所化的兵器,過了好一會兒之后,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這樣的一個地方,還能存在多久呢?”

    此時,李七夜所站的地方,正是剛才陸皇所占的地方。大家都知道,這個地方能進入祭壇,搭乘著小舟,可以抵達八角塔。

    但是,現在李七夜站在這里,沒有任何人敢跟他爭,不管是誰,就算再想進去,都必須是乖乖地站在一邊。

    所有人都屏著呼吸,看著祭壇,大家都等待著那葉小舟出現。當然,就算是這一葉小舟出現了,大家也只能是干睜著眼睛在一旁觀看了,大家只能說是等李七夜走了之后,看有沒有機會進去了。

    過了許久之后,終于,有一道奇光落下,“嗡”的一聲,這道落下的奇光化作了一葉小舟,飄浮在那里。

    此時,李七夜跨步走了上去,坐在小舟之上,接著,小舟載著李七夜往八角塔飄泊而去。

    此時,就是柳如煙和卓劍詩都不由屏住呼吸,她們都希望李七夜能成功,因為她們無垢三宗的“追風擊”就在里面。

    終于,小舟載著李七夜飄泊到了八角塔之前了,此時李七夜毫不猶豫從小舟中跨了下來。

    “轟——”的一聲響起,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天降八角小塔,鎮壓而下,當這八角小塔鎮壓而下之時,有著鎮壓諸天神靈之勢,來勢兇猛,似乎不論是誰前來都會被這八角小塔所鎮壓。

    看到八角小塔鎮壓而下,有些人甚至是失聲驚呼一聲,在這個時候,很多人才明白,不管你是從哪里下船,只要靠近八角塔,這座八角小塔都會鎮壓而下。

    面對鎮壓而下的八角小塔,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衣袖一卷,五指一張,在這剎那之間,李七夜的五指就已經是變換了幾十種結印,手法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就算是以純陽子這樣的天賦,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都無法窺視李七夜手法的玄妙。

    “錚、錚、錚……”一陣陣兵鳴之聲響起,本是沉浮在了祭壇上的所有兵器竟然再一次化作了一縷縷的奇光,這一縷縷的奇光沖起,宛如噴涌的泉水一樣。

    “砰”的一聲響起,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這宛如噴涌泉水的奇光竟然是一下子撐住了鎮壓而下的八角小塔。

    八角小塔沉浮在噴涌不止的奇光之間,十分的美麗,看起來像是一座噴泉景觀一樣。

    看到這樣的一幕,大家都傻眼了,沒有人知道沉浮在祭壇上的兵器是這樣用的,大家登上祭壇,都是直接攻擊這些兵器,又有誰能想得到,這些兵器竟然是用來化解八角小塔的鎮壓。

    可惜,李七夜這種化解的手法,實在是太快了,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沒有人能看得懂,也沒有人能看得明白。

    當這如噴泉一樣的奇光托起了八角小塔之后,他就沒有再多看一眼。李七夜他知道這樣的手法,這并不足為奇,因為他不止一次來過這里,他曾經帶仙帝來此參悟過大道。

    站在八角塔之前,此時李七夜手掌放在塔門上,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的手掌游動著一條條大道法則。

    這樣的一條條大道法則如同流水一樣流入了塔門之中,過了好一會兒之后,塔門上竟然浮現了一個個古老的符文,這古老的符文玄妙無雙,時而像鯤鵬沉海,時而像鯤鵬躍空,靈活靈現,惟妙惟肖。

    隨著李七夜的手掌移動,這些玄之又玄的符文竟然組成了一個光盤,這個光盤好像是星辰天盤一樣,上面出現了點點繁星,似乎,每一點的繁星就是一個世界,在這里面蘊養有著千百萬的生命。

    “軋——軋——軋——”當李七夜轉動著星辰天盤的時候,塔門緩緩打開了,李七夜一步走了進去。

    當李七夜走進去之后,一陣沉重的“軋、軋、軋”聲響起,塔門又再一次關閉。

    此時所有人都目送著李七夜的背影消失在了八角塔之中,看著李七夜的前影消失在八角塔之后,在這一刻很多人才明白李七夜在此所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在此之前,李七夜曾經說過,他是唯一有資格進入八角塔的人,很多人以為李七夜狂妄自大,要獨占八角塔。

    在這一刻,大家才明白,李七夜這話并非是這個意思,大家才知道,就算你能安全抵達八角塔了,但是,如果打不開塔門,你也永遠進不去。

    “師兄,我們古純四脈有這樣的記載嗎?”看到李七夜的背影消失在八角塔之后,沉海神王低聲問純陽子。

    純陽子沉吟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輕輕搖了搖頭,說道:“不是很確定,從我們古純四脈浩瀚的宗門卷軸記載來看,我們先祖宴世仙帝曾經留下過一卷關于骨海的古冊,不過,后來這卷古冊好像是隨一位老祖消失了。里面具體記載得是什么,后人也不清楚。”

    像古純四脈這樣的傳承,他們的宗門記錄可以說是卷帙繁浩,除了有宗門的各式各樣的功法之外,還有數不清的諸位先祖的游歷手扎,或者是一些見聞古冊。

    在這樣的繁浩卷帙之中,想尋找一條見聞,那差不多是大海撈針。

    不過,純陽子天賦極高,可以說,他是古純四脈中閱讀過最多古籍秘卷的人,他不止是修行實力在年輕一輩中最強大,也是在年輕一輩中見識最廣的人。

    也正是因為如此,心高氣傲的沉海神王往往遇到一些不解的事之時,都是向純陽子請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