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3章奪取輪回九葉草 ,繼續



    第1503章奪取輪回九葉草  ,繼續

    “嗡”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生長在了老根之上的輪回九葉草一下子亮了起來,整株輪回九葉草似乎一下子得到了三千世界的生命力一樣,雖然它沒有動,所有人都感覺得出來,它的每一片葉子都好像是在舒展開來一樣。

    當輪回九葉草吸收了精血之后,精海的精血似乎在葉脈之中奔騰一樣,就像是一條條寬大的江海!

    “不——”在這個時候,有人不由慘叫一聲,面對死亡的時候,不管你曾經有多么強大,此時都忍不住恐懼,此時都忍不住駭然尖叫,在死亡面前,再強大的人都會顯得軟弱,都會簌簌發抖。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許多修士強者都不由毛骨悚然,眼前的夢鎮天,眼前的暗黑古王子,眼前四大軍團的千軍萬馬,此時他們全部被成了白發蒼蒼的老翁,他們血氣被抽干之后,他們就不再是當年叱咤風云的無敵之輩了。

    遙想當年,夢鎮天是何等的無敵,遙想當年,暗黑古王子是何等的讓人忌憚,遙想當年,龍竹亞zu是何等的八面威風……但是,在今天,在李七夜面前,他們也只不過是砧板上的魚肉而己。

    又有誰會想得到,曾經無敵的夢鎮天他們會有著這樣的今天,會有著這樣的下場,這是任誰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但是,大家都沒能說什么,大家都明白,通往仙帝的道路從來就沒有過仁慈,一直以來都是那么的殘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就像今天李七夜與夢鎮天他們之爭一樣,如果李七夜敗了,只怕會面臨著更加殘酷的命運。

    面對這樣的失敗,面對這樣的死亡,沒有誰會去指責,仙帝之路本來就是用無數天才強者的枯骨鋪就而成的。

    “嗡——”的一聲,在這個時候輪回九葉草浮現了無窮無盡的光芒,九片葉子變得璀璨,而且每一片葉子的脈絡變得十分清晰。

    此時,輪回九葉草的光芒輪回不止,形成了一個個漩渦,這樣的一個個漩渦之中,宛如是包含了陰陽,蘊養了因果,更是擁抱了輪回……

    似乎,在這樣的一個個漩渦之中擁有了生命所追求的一切終極奧義,在這里面,似乎任何生靈都可以輪回、任何生靈都可以轉世、任何生靈都可以復活一樣!

    “不——”在臨死的最后一刻,有不少強者厲聲大叫一聲,此時他們不甘心就這樣死去,但是,就算他們再不甘心也改變不了什么。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在最后一刻,輪回九葉草瘋狂吸收著他們所剩無幾的精血,在眨眼之間,四大軍團成千上萬的強者都紛紛死去,他們在眨眼之間成為了一具具干尸,輪回九葉草榨干了他們的一切!

    “只恨,時不待我——”最后,連夢鎮天都忍不住厲叫一聲,過了一會兒之后,夢鎮天頭一歪,也慘死在了那里,他冇成了一具干尸。

    在夢鎮天死去之前,暗黑古王子他們早就熬不住了,都紛紛死去了。

    一時之間,天地寂靜,不管如果說,夢鎮天也算是一代了不起的天才,那怕他是錯過一代,但是,最終還是逃不脫殞落的結局,仙帝之路就是這樣的殘忍,要么戰死,要么笑到最后,天命只有一條,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能成為仙帝!

    “砰——”的一聲響起,最終,在輪回九葉草散發出灼熱無比的光芒之時,所有的干尸都在“砰”的一聲之中化作了粉末,一下子被震碎,尸骨無存。

    “嗚——”在這一刻,輪回九葉草竟然響起了鳴啼之聲,在這鳴啼之聲中,有著龍吟之聲,有著鳳鳴之聲。

    在此時,輪回九葉草那本是扎根于老根之上的一條條細小而又老如鐵的根莖竟然開始收縮,它這一條條的細根就好像是扎入了大地深處一樣,此時一條條的細根從大地深處收縮回來。

    “嗡——”的一聲響起,此時輪回九葉草竟然飛了起來,它的速度極快,似乎要飛離這里,要逃離這里。

    看到輪回九葉草要飛出去,要逃離這里,這讓所有人心里面都跳了一下,所有人都渴望這株長生仙藥能逃出來,如果說,這株長生仙藥能逃走了,那么人人都有份,說不定那個幸冇運兒能得到這株長生仙藥。

    如果說,這株長生仙藥未能逃走,落入了李七夜手中,誰都別想染指,在今天,誰還敢與李七夜搶長生仙藥。

    然而,在輪回九葉草逃走的瞬間,李七夜早就有所準備了,“鐺”的一聲,大勢的一條條法則瞬間化作了一個囚籠,瞬間把本是想逃走的輪回九葉草鎮冇壓囚鎖,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大勢碾壓而過,在輪回九葉草之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被大勢所鎮冇壓,此時此刻輪回九葉草完全沒有逃走的能力了,乖乖地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

    李七夜一伸手就輕而易舉地把這株輪回九葉草抓在了手中,看著手中的輪回九葉草,他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大家都沒有想到,大勢還有這樣的作用,大家都知道大勢的存在是守護長生仙藥,現在看到這樣的一幕,大家才明白,大勢的存在,不止只有守護長生仙藥,同時它也是在囚禁長生仙藥,以防長生仙藥瓜熟蒂落之后逃走。

    看著李七夜手抓著長生仙藥,不知道多少人忍不住吞了一口冇口水,對于他們來說,長生仙藥這樣的東西太過于誘冇惑了,特別是對于壽元干涸的強者來說,沒有什么東西比眼前這長生仙藥更吸引人了。

    不過,誘冇惑歸誘冇惑,此時長生仙藥落入李七夜手中,沒有人敢去打它的主意,除非是活得不耐煩了。

    李七夜手抓著輪回九葉草,淡淡地一笑,緩緩地說道:“如果不需要它的話,那我就把它帶走了。”

    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之時,很多人面面相覷,沒有人知道李七夜說這話是什么意思,也沒有人知道李七夜這話是跟誰說。

    只要蘇雍皇在心里面跳動了一下,在此之前李七夜曾經說過,輪回九葉草是有主之物,那么現在李七夜說出了這樣的話,難道是說輪回九葉草的主人依然還活著,甚至有可能就在這里?

    一時之間,蘇雍皇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她也不知道輪回九葉草的主人會不會出現,如果輪回九葉草的主人出現了,這將又會如何?

    試想一下,能種下輪回九葉草的人,能等待如此漫長歲月的人,那絕對是一個恐怖無比的存在。

    不過,天地間一片寂靜,沒有任何人回復李七夜的話,也沒有任何人站了出來,似乎這只不過是李七夜獨自一個人在自言自語一樣。

    沒有得到回復,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說道:“沉默就是代表著同意了,那我就不客氣收下了。”說完,他慢悠悠地把輪回九葉草收了起來。

    看著李七夜把輪回九葉草收起來,所有人都忍不住狠狠地吞了一口冇口水,心里面十分的羨慕,但是,又無可奈何,當輪回九葉草成了李七夜囊中之物的時候,一切都成了定局,沒有人再也打它的主意。

    “看來,都在準備著最后一刻的到來,大災難不遠了。”李七夜收起了輪回九葉草之后,拍了拍手,有冇些遺憾地說道。

    沒有人能聽得懂李七夜這話的意思,也沒有人知道李七夜所說的最后一刻到來是什么意義,更加沒有人知道什么大災難。

    最終,在眾目睽睽之下,李七夜緩緩地從大勢之中走了出來。

    所有人都看著李七夜,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放輕了自己的呼吸,看著走出來的李七夜,不論是誰心里面都為之敬畏,這不止是李七夜的強大,更是因為李七夜的鐵血手段,不管是誰與他為敵都會殺無赦!

    “我們走吧。”李七夜笑著對蘇雍皇說道。蘇雍皇也是二話不說,默默地點了點頭。

    李七夜話剛落下,他瞬間轉過身子來,他雙目一寒,緩緩地說道:“我這個人可不喜歡別人鬼鬼崇崇地跟在我身后面,在我還沒有動怒之前,最好給我乖乖的出來!”

    李七夜突然說出這樣的話,所有人大吃一驚,因為沒有人發現有人偷偷跟著李七夜!

    李七夜話落下之后,虛空“嗡”的一聲響起,在虛空中出現了一個人,他緩緩地降落于地上。

    “后生可畏,了不得,這樣都能被你發現。”這個落于地上的人開口說道。

    這是一個老者,這個老者十分奇怪,一半的身體是保持著人身,另一半的身體卻生長著一些枝葉,而且枝葉十分的嫩綠,似乎每一片的嫩葉都是一個全新的生命,擁有著磅礴的生命力。

    這個老者看起來很普通,穿著普通的衣裳,面貌也是十分的普通,看起來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但是,他的一雙眼睛卻一點都不普通,他的一雙眼睛張開的時候,就像是可怕的黑洞一樣,不管你是天地萬道,還是諸天神mo,一旦掉入他的一雙眼睛之中,都會瞬間毀滅。

    不容易,夢鎮天熬到了新年第一天,這也算是跨年演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