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7章九大海王



    第1667章九大海王

    第1667章九大海王

    看著這九尊巨冇大的怪物,李七夜依然是還著淡淡的笑容,完全無所謂的模樣,當被九尊巨冇大無比怪物的十八只巨眼籠罩之時,就像是十八顆太陽照射一樣,但這些都對李七夜不構成任何影響。

    “陰鴉——”看著李七夜,九尊巨冇大無比的怪物開口了,它們的聲音就像打雷一樣,整個天地都轟隆隆地響。

    若是換作是其他的人,那怕是神皇,遇到這樣的九尊怪物都會為之毛骨悚然。

    “你覺得憑他們就能困得住我嗎?”李七夜笑吟吟地對站在外面的固尊說道。

    “我知道世間難有困得住大人的東西。”固尊也笑著說道:“但是這至少讓大人多了一個敵人,我相信九大海王出手必定會給大人帶來不小的麻煩,而九大海王也想報當年大仇!”

    九大海王,如果聽過這個名字的人一定會被嚇得魂不附體。九大海王曾經是在幾個時代之前橫行人皇界的傳奇人物,聽說他們出身于北汪冇洋,雖然不是海怪卻十分像海怪。

    這九大海王來歷不明,但他們出現之后便已經十分強橫,舉世之間難有敵手,而且是神出鬼沒。

    當到了吟天仙帝時代之時九大海王變得更加強大,常常出入北汪冇洋,而且每一次出入都是帶著狂風暴雨、閃電焦雷,可以說當他們每一次出現之時都把北汪冇洋攪得不得安寧。

    后來吟天仙帝曾出手驅趕九大海王,九大海王竟然也是強大到不可思議,他們九人聯手之時竟然擋住了吟天仙帝,最終從吟天仙帝手中逃走。

    事實上,在吟天仙帝對九大海王出手之時,作為九界主宰的陰鴉也曾是幾次派人尋找九大海王,只不過九大海王一直神出鬼沒,一直都沒有把他們逮住。

    直到吟天仙帝時代的時候九大海王每次出入都帶著狂風暴雨、閃電焦雷,把北汪冇洋攪得不得安寧,這也讓陰鴉真正動怒了,派出戰將,親自出手。

    最終陰鴉帶人困住了九大海王,把他們全部都鎮封在了這片海域之下。

    而固尊一直有心與陰鴉為敵,九大海王被鎮封在這片海域之下,所以他一直在琢磨著怎么樣才能把把九大海王弄出來,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琢磨之后,固尊發現隨著時間的流逝鎮封著九大海王的封印竟然出現了松動。

    所以,固尊花費了不少的力氣打開松動的封印,救出了被鎮冇壓的九大海王,他與九大海王聯手對抗他們共同的敵人——陰鴉!

    “你為什么一定會認為我就是九大海王的敵人呢?”對于被固尊放出九大海王之事,李七夜也不生氣,也不動怒,他笑吟吟地說道。

    “難道不是嗎?”固尊臉色變了一下,空庫這件事發生之后,他都一下子沒有了以前的信心了。

    “大人——”固尊話一落冇下之時,巨冇大無比的九大海王竟然是單膝跪地,高大無比的身體像推金山倒玉柱一樣向李七夜一拜!

    “起身吧,封印了這么久,該過去的也過去了。”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

    “你——”這一次固尊臉色劇變,他瞬間后退了好幾步,這個時候他都有些悚然地盯著李七夜,他不由失聲說道:“你又在算計我,又是給我設下圈套!”

    “你這話也對,也不對。”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緩緩地說道:“我這也不算是算計你,更不是為你設下圈套,只不過是順手而為。你要知道,九大海王在世間的時候,你還沒有了出生呢。”

    此時九大海王圍著的不是李七夜了,而是一下子圍住了固尊了,其中一尊海王大笑地說道:“小子,你的確是很聰明,可惜你卻不知道我們的腳根,所以聰明反被聰明誤!”

    “你們是合謀的!”固尊在這個時候覺得自己徹底被耍了,他本以為能為李七夜放出強大的敵人,沒有想到這根本就不是李七夜的敵人。

    “這并非是合謀,只是順手而為。”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我一直追捕九大海王,這一點沒錯,我出手鎮冇壓他們,這一點也沒錯,只不過這是我對于他們的恩賜,而不是仇恨。你也知道我一直要追捕九大海王……”

    “……所以你一定認為他們是我的敵人,我料你一定會找上他們,所以就順便跟他們交待了一句而己,其實你解開封印那一天起,他們就一直盯著北汪冇洋了,也算是監視你!”說到這里李七夜搖了搖頭,笑著說道:“你并不知道這里面的秘密,所以你聰明反被聰明誤!”

    “小子,大人對我們有再造之恩,你真以為我們會與你聯手嗎?只是看守著你而己。”九大海王的其中一尊海王也不由笑著搖頭說道。

    原來九大海王就是從精雞仙礦中逃出來的晚輩,只不過他們精雞仙礦一脈是受到蒼天鎮冇壓,受到詛咒,他們是不能現于世間的。

    他們九個人也是十分強大、十分聰明,所以他們逃出來之后就斬了血脈,最后成了這副怪物模樣。

    但他們出身于精雞仙礦,就算斬了血脈也注定著無比強大,所以他們來到人皇界之后掀起了不少風浪。

    只不過九大海王逃出精雞仙礦并不是為了稱霸什么的,純粹是對外面世界向往而己,他們到處玩耍,鬧出了不小的動靜。

    而李七夜曾經答應過精雞,要把他們找到,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有了后來的追捕之事,只不過九大海王都知道李七夜要抓他們,所以他們神出鬼沒,一見情況不妙就躲了起來。

    但有些東西不論是怎么樣逃都逃不掉的,雖然說九大海王斬了自己的血脈了,他們終究是不允許出世的生靈,就算是沒有了本族的血統,依然洗不掉他們身上的種族氣息。

    所以到了吟天仙帝時代的時候,蒼天對于他們的咒詛與鎮冇壓終于出現了效果了,雷電劫難都紛紛附加于他們的身上。

    也正是因為這種咒詛與鎮冇壓這才導致為什么九大海王在吟天仙帝時代每次出現的時候都會有狂風暴雨、閃雷焦雷,這并不是他們想作亂,而是咒詛的災難!

    李七夜這一次親自出手,派兵圍困了他們,把他們鎮冇壓下去,這不止是鎮冇壓九大海王他們本身,同時也是用塵封的手段讓九大海王規避蒼天的詛咒。

    固尊是一直知道陰鴉追捕九大海王,甚至把九大海王鎮冇壓在海底下,但,他卻不知道九大海王的來歷,所以他以為九大海王是陰鴉的生死仇敵,正是因為如此他一直都想放出九大海王,讓他們與陰鴉為敵。

    但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一直被陰鴉追捕的九大海王、被陰鴉鎮冇壓的九大海王,他們根本就不是陰鴉的生死仇敵,他們還感恩于陰鴉!

    想到一直以為是站在自己陣營這邊的九大海王反而是一直監視著自己的內奸,這讓固尊臉色一下子不好看起來,他聰明一生,最終反而是被人將了一軍!

    “看來論計謀,我還是不如大人老謀深算,比起大人來,我的確是還嫩了一點。”固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也不得不承認地說道。

    事實上固尊心里面明白,論陰謀他自己絕對玩冇不過陰鴉,但不論如何固尊他都要嘗試一下,如果說沒有嘗試就自認為失敗、就自認為自己不如陰鴉,這樣的事情固尊是做不到的!

    對于固尊來說,他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只有真的有一天陰鴉把他的信心徹底摧毀了,他才會死心的!

    “這也談不上什么陰謀。”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只不過世間還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你是個有天賦的人缺的是閱歷,可惜你走錯路了。”

    九大海王中的一尊海王也大笑,說道:“小子,你的確很聰明,連這封印都能琢磨出玄機,但現在該你倒霉的時候了,現在是抓你去塞海眼還是把你斬了,就只需要大人一句話了。”

    九大海王這樣的一句話頓時讓固尊后退了一步,固尊他本身很強大,但是,對于九大海王這樣的存在他也有所忌憚,特別是九大海王聯手的時候,那就實在是太恐怖了,也正是因為九大海王如此的強大,固尊才會找上他們聯手對付陰鴉的。

    固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他穩定下來,看著李七夜,露出笑容,從容地說道:“我相信大人不急著動手,大人不會就在這里殺了我。”

    李七夜看著固尊,都不由一笑,說道:“固尊呀,固尊,你還真夠自信,到了這一步還如此的臨危不亂,能有這樣的定性的確是不容易,我都為你這樣的才能而惋惜。”

    “我有今天的造化,有今天這一份鎮定,這都是大人的指點,也是大人的打磨,如果我這一點都學不會,未來又談什么取代大人呢。”固尊笑著說道。

    李七夜看著固尊,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固尊,你知道嗎?就算我不殺你了,就算我在這一世饒了你了,但你依然如此執迷不悟的話,會有人出手殺了你。”

    “我知道大人說的是誰。”固尊也不吃驚,說道:“當年姐夫把我鎖在深淵的時候就告誡過我,如果我不悔過的話,他會親手殺了我。我并不懷疑我姐夫的能耐,我只是懷疑他的決心而己,就算他活過來他也不一定能下得了殺手!這就是我姐夫的弱點。”

    “世間萬事都沒有絕對。”李七夜笑著說道:“既然黑龍王說要殺你,我相信他是會出手殺你的。”

    “我也想等著,我都沒見過他了,他能活出三世,就不知道他能不能活出第四世,如果說他活出第四世出來把我殺了,那我也沒有什么話可說,死在我姐夫手中也不算是什么丟人的事情,連踏空仙帝他都照殺不誤,何況是我固尊呢。”固尊從容不迫,十分淡定地說道。

    “逃吧。”李七夜看著固尊,笑著說道:“就像你說的那樣,我不急著殺你,你現在就逃吧,我想看一看你有什么樣的殺手锏,不要太讓我失望,如果你再繼續施出這樣的小手段,那就真的太讓人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