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5章道胚的品質



    第1775章道胚的品質

    看著這顆先天道胚,很多人都不是稱贊不己,雖然說在十三洲并非是先天道胚罕見,但是說紅杉樹的道材能切出先天道胚,那就是極為罕見了。》し

    道胚也有先天與后天之分,先天道胚是強于后天道胚,不過先天道胚乃是以道尊為起點,最低品質是鑲金。

    先天道胚和后天道胚最大的區別就是先天道胚本身就已經擁有了混沌之氣和太初之力,淺白一點來說先天道胚本身就擁有了境界。

    而后天道胚它是沒有境界的,在一開始的時候后天道胚是從零開始的。當后天道胚與神金仙礦融合之后,經過修士打造成了道兵之后,它會隨著修士的修行境界提升而提升。

    所以當一位修士修練到了道尊境界的時候,那么他這件道兵也會隨著提升到了道尊境界,擁有了道尊境界的力量。

    而先天道胚就不一樣了,先天道胚一切出來,它本身就擁有了這個境界的力量,它被打造成了道兵之后,它也會隨著修士的實力提升而提升。

    比如說,一個擁有道尊境界的先天道胚,那么它被打造了道兵之后,那怕修士的實力低于道尊境界,它都依然擁有道尊境界的力量。

    當修士的實力高于道尊境界的時候,先天道兵的實力也會隨之而提升。

    先天道胚打造成了先天道兵之后,這不止是讓它一開始就擁有了本身的實力,更重要的是它在實力提升過程之中先天道胚本身的力量與修士的力量也會進行重疊。

    比如說,一顆道尊境界的道胚,當它被打造成了道尊境界的先天道胚之后,而修士的實力也提升了道尊境界的時候。

    那么這件先天道兵它比同一個級別的后天道兵就多出了一個道尊境界的實力了,也就是說,先天道兵的力量比后天道兵的力量是多出了一倍。

    就算當修士的實力提升到了遵賢境界之后,這件先天道兵也一樣是隨著修士而提升,同時也一樣擁有了同一級別的后天道兵的兩倍力量。

    這就是先天道胚強于后天道胚的地方,也正是因為如此,先天道胚遠比后天道胚珍貴,有實力的修士都會選擇先天道胚。

    除了力量的區別之外,先天道胚它最低的是道尊境界,也就是說沒有低于道尊境界的先天道胚,而先天道胚的最差品質也是以鑲金為起步。

    也就是說,最差的先天道胚那也必須是道尊境界,鑲金品質。

    現在李七夜這一顆先天道胚乃是擁有了道尊境界的力量,品質是橙武,這樣的先天道胚也只是比好最低級別的先天道胚好一點點而己。

    “閣下眼力無比,蒗軒佩服。”看到李七夜竟然從紅杉樹的道材中切出了道尊境界鑲金品質的先天道胚,李蒗軒也不由衷佩服,抱拳說道。

    能從紅杉樹中切出先天道胚,那就不是撞運氣那么簡單了,這是扎扎實實的實力。

    對于李蒗軒的話,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然后隨手把天凰太子押在賭桌上的三件道賢之兵攬了過來。

    “慢著——”天凰太子立即按住了三件道賢之兵,大喝道。

    李七夜看了天凰太子一眼,淡淡地說道:“怎么,輸不起嗎?如果輸不起就不要來賭桌上混。”

    “誰說你贏了!”天凰太子冷聲地說道:“論品質,天封高于橙武,就算你的這先天道胚,等天封品質的后天道兵升級到了道尊境界之后,兩件道兵的強弱還難于定論呢!”

    以品質而言,天封的確是高于橙武。如果說以道兵而論,一件道尊境界品質是天封的后天道兵與一件同樣境界而品質則是橙武的先天道兵相比的話,兩件道兵誰強誰弱,這只怕是外人難于下定論,就要看雙方主人的強弱了。

    “是嗎?”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同一級別的話,以道兵而論,誰強誰弱還真不好說,但我們現在賭的道胚,可不是道兵。如果這一點常識都不懂的話,那就別出來賭了,丟人現眼。”

    “你——”被李七夜一嘲笑,天凰太子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因為他是輸急了,本是勝券在握,好好折磨一番眼前這個凡人,沒有想到一下子又輸了,所以情急之下他都忘記了這一點了。

    “殿下,以石論石,在石坊之中,先天道胚會比后天道胚賣得更高價。”李蒗軒也忙是提醒天凰太子說道。

    雖然說天封品質的道胚是最高品質的道胚,但是,對于修士來說,一件是一打造出來就能擁有道尊境界力量的道兵,一件則是需要慢慢蘊養和祭煉才能提升上去的道兵,那當然是先天道胚更受人歡迎,更能賣一個好價格。

    “這一局由這位公子勝出,先天道胚價高于后天道胚。”就在這個時候,石坊的石師也站出來作出了裁定。

    在石坊開賭局的話,石坊的裁定是最為公正,也是最受人認同的。

    “如果輸不起早點說嘛。”李七夜隨手把三件道賢之兵打賞給了身邊的沈曉珊,風輕云淡地對天凰太子說道。

    沈曉珊他們三個人都傻在那里,在剛才他們嚇得魂都飛起來,他們都認為這一場賭局李七夜必輸無疑了,沒有想到在最后時刻卻來了一個如此的大逆轉。

    沈曉珊更是呆如木雞,道賢之兵,這樣的道兵在以前她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現在沉甸甸的三件道賢之兵就在她的手中,這一切都宛如做夢一樣。

    看著李七夜竟然連道賢之兵都像扔大白菜一樣打賞給了身邊的跟班,這是何等的闊綽,此時有不少修士強者都羨慕沈曉珊,跟了這樣的主人,那簡直就是世間最美妙的事情。

    “我們再賭一局!”被李七夜嘲笑,天凰太子臉色一陣紅一陣青,此時他也輸急了,一拍賭桌,大喝道。

    天凰太子本就是想要李七夜的手臂,沒有想到連輸兩局,在這個時候被一個凡人如此羞辱,他也咽不下這口氣。

    “賭,要賭什么?要賭就賭大一點,賭小的現在沒興趣。”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賭你的頭顱!”天凰太子大喝一聲,說道:“如果你輸了,就把自己的頭顱砍下來!”說到這里,他雙目一寒,露出可怕的殺機。

    此時對于他來說,不親手殺了眼前這個凡人,他根本就咽不下這口氣!

    “賭我頭顱,行呀,拿你的頭來賭嗎?”李七夜露出了笑容,既然天凰太子輸急了,他也不著急收網,慢慢折磨他也不遲。

    “本太子的頭顱焉是你一個凡人能相比的。”天凰太子冷哼一聲,十分自負,冷冷地說道:“你開個價吧,你的頭顱值多少,本太子就下注!”

    作為帝統仙門的傳人,天凰太子當然不愿意拿自己的頭顱去賭了,在他看來他有的是錢,只要眼前這個凡人敢賭,他就開得起價。

    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魚都咬鉤了,他還怕魚兒逃掉嗎?他悠然一笑,對站在旁邊的李蒗軒說道:“既然你被大家稱為天才石師,那么你認為你的命值多少錢?”

    被李七夜這樣一問,李蒗軒不由怔了一下,他回過神來,只好如實說道:“在我個人看來,我的命是無價。如果真的要買命,我個人估計要五千萬道天境界的混沌石!”

    五千萬道天境界的混沌石,這絕對是天文數字,一個大教疆國都不一定能拿出這個數目。當然了,李蒗軒是不是真的值這個數目,那是另外一回事,但他作為天才石師,他的確有這個資格叫出這樣的一個數目。

    “也罷,好不容易有興趣賭一局,我也就降尊紆貴,我自己給自己降個價吧,一千萬道天境界的混沌石,你能拿得出來押在賭桌上,我就跟你賭。”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一千萬道天境界的混沌石,這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修士強者都抽了一口冷氣,那怕是對于大教的掌門來說,這個數量也太龐大了,這樣的數目絕對是嚇死很多人。

    至于沈曉珊他們這種出身于小門小派的人,那就是想都不敢想了,一千萬的道天境界混沌石,那簡直就天文數字,這樣的數目離他們太遙遠太遙遠了。

    “你太也把自己當作一回事了嗎?一千萬道天混沌石?哼,一千萬的道圣混沌石都高估你!”天凰太子冷哼說道。

    “我是不是值得一千萬道天混沌石,那是我的事情。不知道剛才是誰說我開一個價,他都能下注的,原來搞了大半天,那也只不過是吹牛皮而己。”李七夜悠閑地笑著說道:“人窮不是你的錯,窮還出來裝逼,那就太丟人現眼了……”

    “……區區一千萬道天混沌石都拿不出來,什么天凰國嘛,這就是一個雞窩嘛,窮到連一千萬都沒有,這樣的窮癟三,還是回你老家呆著吧,別跑出來了。”

    李七夜隨意地笑著說道,他的話就是狠狠地抽了天凰太子一個耳光。

    被李七夜如此一嘲笑,天凰太子頓時臉色漲紅,剛才他是輸急了,大怒之下才會說出如此狂傲的話來,但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凡人會報出這樣的天價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