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3章傲視群雄



    第2013章傲視群雄

    下一頁<

    小響哨箭軍團與御龍騎正式聯盟,一個豪華龐大的陣容瞬間出現在了所有人眼前,讓很多人心里面都發毛,甚至有些窒息。

    “既然要戰,我們奉陪到底。”此時哨箭魔帝雙目一厲,整個人明亮起來,大道浩蕩,一代大帝不容人忽視。

    不論如何說,大帝仙王沒有幾個人是慫人的,真的是麻煩來臨之時,他們也不會認慫,他們也必將會一戰到底!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一刻,李七夜只是大手一卷,一條大道從遠荒深處直鋪而出,瞬間抵達了哨箭魔帝他們面前。

    “要戰,就過來吧,我隨時奉陪。”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不過,我這個人為人仁慈,現在給你們提個醒,現在想逃走還來得及,想保命的話,從今天起就乖乖地夾著尾巴做人,否則你們只不過是我的祭品而己!”

    李七夜這話十分難聽,不管是善良還是故意,聽起來都是那么的刺耳,莫說是大帝仙王聽了這樣的話會咽不下這口氣,只怕是一般強者聽到這樣的話都難于咽得下這口氣。

    不過見大道從遠荒深處鋪陳而至,這讓哨箭魔帝是猶豫了一下,畢竟在那里他們只占了客場而己,場勢對他們不利,說不定李七夜在那里已經設下阱陷等著他們。

    “嘿,現在想反悔已經來不及了。”御龍上神冷冷一笑,徐徐地說道:“邈視諸帝,斬殺大帝的結拜兄弟,為非作歹,不論是哪一條都是大罪,萬死莫贖。今日我們御龍騎與小響哨兵團必為青洲除非,不斬你的頭顱,誓不回,大帝仙王沒有一個是孬種,我們上神也不會有絲毫的退縮,必定與大帝仙王并肩戰到底!”

    此時御龍上神是一句話要把小響哨兵團與他們的御龍騎綁得死死的,對于御龍騎來說,李七夜殺了他們太多的子孫了,以他們的兇性,他們絕對咽不下這口氣,不殺李七夜,以消他們的心頭之恨,毫無疑問,現在反小響哨兵團與他們綁在同一輛戰車上,那是最好的時機,也是最有力的盟友。

    “你這一群強盜就別正義嚴辭了,不論怎么說破天,既然你們這一群強盜來到遠荒了,就別想活著離開了,我手上正缺點材料,正好拿你們來祭一祭。”對于御龍上神這樣的一席話,李七夜只是擺了擺手,風輕云淡地說道。

    李七夜的話讓許多人都苦笑了一下,第一兇人的兇猛與霸道,大家都已經無話可說了,已經是習慣了他的霸道與兇猛了,如果哪一天他不霸道了,那還真讓人不習慣。

    御龍上神臉色一沉,雙止一張,星辰湮滅,萬道黯然,他瞬間氣勢驚人,整個人所浮動的陰暗氣息宛如可以毀滅諸天一樣,讓人看得毛骨悚然。

    “小輩,休狂,待我等來斬你。”此時御龍上神凌厲無雙,向哨箭魔帝一抱拳,說道:“哨箭兄,我兄弟等先走一步,我們上神絕對沒有孬種,絕對不容一個小輩在我們頭頂上撒野!那怕頭顱落地,也必定爭一口心頭熱血。”說完霍然轉身,帶著其他的八位上神踏上了李七夜的大道,直入遠荒深處。

    御龍上神后面的話更多是激將之法,這就是御龍上神聰明之處,搶了先機,讓哨箭魔帝他們沒有下臺階。

    當御龍騎九尊上神踏入了遠荒深處的時候,所有人都看著哨箭魔帝了,此時戰與不戰已經是在哨箭魔帝他們的一念之間了。

    此時哨箭魔帝望向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其中一位仙王沉聲地說道:“大道多舛,何懼一戰,大不了頭顱落地!”

    其他的兩位大帝仙王也同時點頭,贊同這樣的話。

    “好,李道友,我們不死不休!”此時哨箭魔帝沉喝一聲,雙目璀璨,宛如演化了一個世界,在這一刻哨箭魔帝乃是帝威浩蕩無疆,毫不猶豫地踏上了大道。

    哨箭魔帝踏上了大道,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都追隨于他的身后,同時踏上了大道,步入了遠荒深處。

    “終是要來了。”看到小響哨兵團也加入了,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最終哨箭魔帝沒有選擇退縮,這并不是大家的意料,這是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對于大帝仙王而言,他們不會輕易認慫,更何況,李七夜所說的話實在是太難聽了,實在是太過于羞辱人了。

    如果說現在小響哨兵團真的是退出的話,在這一刻對李七夜認慫的話,那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從此之后他們小響哨兵團就必需是乖乖的夾著尾巴做人了,是龍盤著,是虎趴著,這將會意味著他們大帝的威信是蕩然無存。

    所以,就算不為狂少天帝報仇,此時此刻小響哨兵團也沒得選擇,必須與李七夜血戰到底。

    可以說,當小響哨兵團他們踏入遠荒要為狂少天帝報仇的那一刻起,他們的命運已經注定了,他們已經沒得選擇,也沒有退路可言,他們終究是大帝仙王,沒辦法就這樣認慫。

    在遠荒深處,李七夜是仙光燭照,他以無量的仙光撐開了這個世界的迷霧,掃蕩平了這個世界的灰霾,讓人把里面看得一清二楚,讓所有人都能把整個戰場都納入視線之中,特別是在仙光的照耀之下,纖毫都是那么的清晰!

    當踏入了遠荒深處之后,小響哨兵團的四位大帝仙王、御龍騎的九尊上神,他們都是最絕對優勢的方位包圍住了李七夜,他們以最優勢的姿態欲給李七夜最致命一擊。

    不論是小響哨兵團的四位大帝仙王,還是御龍騎的九尊上神,他們都是身經百戰的人,他們都是有著絕對實力的大帝、上神,所以他們一旦進入戰斗狀態,他們都會瞬間占據最有利的地勢,這一點他們不需要任何言語都能達成的默契,這種實力的默契不是一般修士強者所能擁有的。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所有人都盯著眼前這一幕,這一戰將會成為這個時代最值得提起的一戰,可以說在十三洲很久沒有爆發過如此重量級的戰爭了。

    小響哨兵團的哨箭魔帝他們四位大帝仙王占據優良的地勢之后,不由仔細張望了一下四周,他們能感覺得出這里已經有一個大勢,但這種大勢他們一時之間也看不清,說不明白。

    但他們可以肯定的是,眼前這一個大勢絕對不是奔著他們來的,這個大勢既不是殺伐他們,也不是鎮壓他們,總之,這個大勢是絕對存在,卻偏偏不是針對他們,這讓哨箭魔帝他們也覺得奇怪。

    此時御龍上神也是雙目冷光閃爍,十分謹慎地估量著這個地方的大勢,但他也在短時間內無法看透這里面的玄機,因為這個大勢很明顯不是針對他們而來的,這一點他作為十一圖騰的上神還是可以肯定的。

    就在小響哨兵團和御龍騎在謹慎估量眼前的大勢之時,李七夜依然是老神在在,端坐在那里,從容不迫,閑定自在。

    “放心吧,你們還沒有這個資格如此讓我大動干戈。”就在哨箭魔帝他們估量眼前大勢的時候,李七夜平淡地笑著說道:“殺雞,焉用牛刀,我一人足矣。”

    這樣的話,只怕任何人聽到了都會吐一口老血。眼前可是一尊尊的大帝仙王,一尊尊的上神,甚至是擁有十一個圖騰的上神。

    現在李七夜風輕云淡的一句“殺雞,焉用牛刀,我一人足矣”就打發了,舉世之間,只怕沒有人再能說出如此霸氣囂張的話來了。

    此時哨箭魔帝望向御龍上神,御龍上神也一樣望向哨箭魔帝,毫無疑問雙方都希望對方先出手。

    “四位陛下道法無雙,天命無敵,且讓小弟為你們掠陣,以防小兒作祟。”此時御龍上神徐徐地說道:“你我共一條船上,必定共赴生死,所以攻防必定兼備。”

    此時御龍上神卻讓小響哨兵團先上,他們無非是想等待更好的時機。

    哨箭魔帝與其他三位大帝仙王交了一個眼色,最終他們都一點頭,他們只要踏上戰場,他們就沒有了退路,那只不過是早出手遲出手而己。

    他們也不怕御龍上神撿便宜,在這一場戰爭中沒有誰能幸免,注定是血戰到底。

    “李道友,我兄弟四人,領教你的絕世大道。”此時哨箭魔帝踏出一步,氣勢恢宏,不失大帝風采。

    那怕是生死相搏了,哨箭魔帝依然有著大帝仙王的風采,依然是堂皇大氣,這一點不是狂少天帝所能相比的。

    “可惜,卻自己送上鬼門關來了,成帝不易。”李七夜只是淡淡地搖了搖頭,平淡地說道。

    “李道友,準備接招吧。”另一個仙王冷冷地說道。

    “轟——”的一聲巨響,天命浮現,道兵在手,在這瞬間,四位大帝仙王都是無敵之威蕩掃九天十地,碾壓千道萬法,在他們的大帝之威下眾生只不過是一粒塵埃而己。

    三位大帝仙王各自浮現了三條天命,而哨箭魔帝則是浮現五條天命,當十四條天命同時出現在這里的時候,天命的力量已經讓人顫抖了,那怕是上神,在這樣的天命力量之下都為之毛骨悚然。

    事實上御龍上神他們看到十四條天命,他們也都不由屏住呼吸了,雖然說這十四條天命的力量不是沖著他們來的,但他們依然是心里面謹慎。

    天命的力量,不是圖騰所能相比的,一個圖騰與一條天命相比,那絕對是有著不小的距離。可以說,這就是上神與大帝之間最根本的距離。

    天命與圖騰之間的距離,這不是一般東西所能彌被的,這不是一般的寶物或功法所能彌被的。

    “好,既然是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們。”李七夜淡淡一笑,依然是坐在那里,“嗡”的一聲響起,他的死章浮現。

    “嗡”的一聲,死章飛了出去,瞬間籠罩著遠荒,聽到“噗”的一聲響起,死章瞬間烙印在了大地之上,一時之間,死氣彌漫,李七夜雖然沒有任何變化,那怕他是仙焰包裹,但當死氣彌漫的時候,他宛如一尊死神,來自于地獄最深處,收割著眾生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