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2章誰才是你惹不起的人



    第2322章誰才是你惹不起的人

    看著李七夜往自己這邊走來,伍賢毅也不由嚇了一大跳,不由后退了好幾步。

    “你,你,你想干什么?”伍賢毅大喝一聲地說道。

    “你說呢?”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我是有一段時間沒殺人了,突然有點手癢,所以想再過過手癮。”

    “你,你可別亂來。”伍賢毅臉色發白,大喝道,毫無疑問,他也知道李七夜是比他自己強大。

    “如果我亂來呢?”李七夜笑著說道。

    “你,你要知道,我,我雖然是一個人,但我周師兄可是使徒,你,你,你敢動我,我師兄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伍賢毅聲大叫一聲說道。

    “使徒是什么東西?好吃嗎?”李七夜不在意地說道。

    伍賢毅臉色大變,大叫地說道:“我周師兄乃是沐少主座下的使徒,得沐少主的器重,你應該知道,我們是沐少主的人,如果你殺了我,就是與沐少主誓不兩立。沐少主的恐怖,只怕不需要我去多言,你,你應該清楚的!”

    伍賢毅終于搬出了他背后的靠山了,在這個時候他也被嚇怕了,不得不搬出自己背后靠山的名號來嚇李七夜。

    當伍賢毅搬出了他背后的靠山的時候,老一輩強者都臉色一變,世家的老祖,大教的掌門,都一下子神態凝重起來,就算是丹王風笑塵也是神態凝重起來。

    特別是伍賢毅報出“沐少主”這樣的一個名號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面凜了一下,反而不少年輕人倒不知道“沐少主”的名號,很多年輕一輩只知道伍賢毅跟著他師兄周志坤找到了不得的靠山了,抱上了大腿了,連很多大教疆國都要賣給他三分情面了。

    “沐少主是何方神圣呀?”有晚輩忍不住低聲地詢問自己的長輩。

    “噓——”有長輩立即讓自己的晚輩止聲,低聲地說道:“說不得,不可提起,這是一個不可多談的人物。”

    “沐少主,沒聽過?姓沐的算什么東西?”李七夜輕描淡寫,笑著說道。

    “你,你,你死定了!”這一下伍賢毅臉色大變,大叫地說道:“你,你敢如此的褻瀆沐少主,罪該萬死,不可饒恕,此話傳到沐少主耳中,只怕是滅九族……”

    這一下伍賢毅不止是被李七夜嚇怕了,同時他也被李七夜的話嚇怕了,因為如此褻瀆沐少主,這話傳到他的耳中,只怕沐少主也會為之震怒,一旦沐少主震怒,后果不堪想象。

    但伍賢毅話還沒有落下,李七夜身影一閃,伍賢毅的脖子一下子被李七夜卡住了,整個人都被李七夜吊了起來。

    “褻瀆?”李七夜悠閑地說道:“什么叫褻瀆?九天十地的眾神,敢對我不敬,那就是褻瀆!一只蟻螻而已,也敢在我面前提褻瀆兩個字?什么沐少主的,在我面前連跪舔我的鞋底的資格都沒有,莫說褻瀆兩個字。”

    “你,你,你們快攔住他這個瘋子,不然的話,到時候只怕你們整個長生道統都會遭殃,沐少主的可怕,你們應該知道的,一旦沐少主震怒,只怕長生道統都會灰飛煙滅。”面對李七夜惡魔般的笑容,伍賢毅被嚇得屁滾尿流,嚇得魂都飛起來。

    聽到伍賢毅這樣的話,不少世家的長老、大教的掌門都為之臉色一變,這樣的事情也不無可能。

    “公子,退一步海闊天空,有些事也沒有必要趕盡殺絕。”有一位世家的元老咳嗽了一聲,有意勸阻李七夜說道。

    “是呀,退一步海闊天空。畢竟沐少主乃是從上邊來的人,我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一位世家的老祖也開口勸說道。

    反而在場中最位高權重的丹王風笑塵卻不開口了,他明白李七夜的個性,連面向整個萬統界宣戰他都無所忌憚的人,憑區區一個沐少主是嚇不了他的。

    “你,你聽到了吧,如果你真的為長生道統著想,就立即放了我,我還能在沐少主面前美言一兩句,不止是能保長生道統,甚至對于你來說都是有天大的好處,說不定能登臨上面,說不定未來你想上去,有沐少主撐著你,你就可以橫行八方。”伍賢毅立即大聲地說道。

    伍賢毅不止是威脅李七夜,也算是利誘李七夜。

    “哦,這么說來,這位沐少主本事很大了。”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了。

    當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的時候,大家都以為李七夜這是服軟了,有一些世家的元老都不由為之松了一口中氣,都覺得李七夜服軟是一件好事情。

    但在場的穆雅蘭和秦芍藥她們兩個人立即知道大事不妙了,當李七夜露出濃濃的笑容之時,那絕對不是什么好事,這就意味著有人要死亡了。

    “那當然了。”伍賢毅還不知道死到臨頭,大聲地說道:“沐少主乃是天神降臨,是無上神胄之家出身,更是上天的寵兒,舉世之間無人與之匹敵者。上界的沐家,更是權傾萬世,始祖、真帝輩出,席卷橫掃三仙界……”

    “喀嚓——”的一聲響起,伍賢毅那吹噓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李七夜一下子扭斷了脖子。

    “你,你真敢殺我——”脖子被扭斷,伍賢毅還有一口氣在,嚇得魂飛魄散,尖叫一聲。

    “有何不敢殺?”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道:“如果上天都有兒子的話,我也照殺不誤,何況是一只蟻螻。”

    “啵”的一聲響起,李七夜話一落下,伍賢毅整個人化作了血霧,連碎肉骨渣都沒有剩下。

    “可惜,未能讓你給那個什么的沐少主捎一個口信。”李七夜拍了拍手,風輕云淡地說道:“應該讓你轉告一下他,以后遇到我了,世界有多遠,就給我躲多遠,否則我會摘下他的頭顱掛在天上。”

    一時之間,整個場面變得寂靜無比,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李七夜這話簡直就是向沐少主宣戰呀。

    在萬統界,誰人不給沐少主情面,不要說是大教疆國,就是一個道統都必須給沐少主情面,因為沐少主的來歷太嚇人了。

    “公子,聽說沐少主乃是從帝統界下來的,他,他上面資厲嚇人無比,有無敵的人罩著,聽說隨隨便便都能滅一個道統。”有一位世家的老祖忍不住輕聲提醒李七夜說道。

    “那多好的事情呀。”李七夜笑著說道:“老是殺一二個小輩,那多沒有意思,說不定別人會笑我以強欺弱。來個什么沐少主,來個什么神胄之家,來個什么無敵真帝、始祖的,那才有意思嘛……”

    “……斬了一個沐少主,那太掉檔次了,滅個什么神胄之家,屠殺一百八十個真帝,那才比較過癮,不然的話,三仙界有誰知道我第一兇人的威名呢?”

    李七夜這話說得輕描淡寫,但卻讓人聽得心驚肉跳,大家都為之咋舌,一時之間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真的是狂妄無知,還真的是有那個本事,但多數人心里面都覺得李七夜口氣太大了,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好了,現在還有哪一位對于我有意見的呢?哪一位朋友對于我上第一柱香持反對態度的呢?如果是有,可以站出來說說。”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我這個人,沒有什么好的優點,最大的優點就是從諫如流。歡迎大家來提意見,歡迎大家來反對我。”

    大家一時之間都面面相覷了,現在誰還敢站出來反對他?張巖、胡青牛、黃權威、伍賢毅他們的下場就是最好的前車之鑒。

    張巖和胡青牛算是比較幸運的了,沒有像黃權威、伍賢毅那樣落個灰飛煙滅的下場。

    “大師兄,請點香。”此時沒有人敢吭聲,長生谷的弟子立即為李七夜引路。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拾階而上,自在悠然,根本就不像是剛剛了兩個人一樣,穆雅蘭和秦芍藥跟隨于身后。

    沒走幾步,李七夜回過頭來,看了在場的所有人一眼,風輕云淡地笑著說道:“說句粗俗鄙陋的話,現在跪舔長生谷還來得及,等我橫掃九天十地的時候,到時候想跪舔都輪不到你們了。”話一落下,拾階而上,走入了草廬。

    大家看著李七夜走入了草廬了,一時之間都沉默著,很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覷,在這一刻不少人心里面都為之動搖起來。

    萬壽國如日中天,氣焰滔滔,武力之強,似乎已經凌駕在了長生谷之上,甚至有橫掃整個長生道統之勢。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讓很多人猶豫,再加上長生谷的低調,讓大家心里面都動搖,或許長生谷真的是沒落衰弱了。

    但,現在作為長生谷首席大弟子的李七夜橫空出世,霸道兇猛,這似乎一下子蕩掃了籠罩在長生谷上空的陰霾,似乎在這剎那之間讓不少人在心里面對長生谷又看到了希望。

    在這個時候,很多人心里面都不由為之動搖了,或許萬壽國并不一定如想象中那么強大,而長生谷也不一定如外界所猜測的那么的衰弱。

    “鐺、鐺、鐺”一陣陣鐘聲響起,悠遠而哄亮,當李七夜點燃了第一支香之后,鐘聲傳遍了整個藥廬,這昭示著長生道統的祭祀大典即將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