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8章一腳踹下去



    第2328章一腳踹下去

    看著站得比自己更高的李七夜,回春公子頓時不由臉色一變,他冷視李七夜,他都不知道李七夜是怎么樣爬上來的。23

    “你這樣的救援,來得太不及時了吧。”梵妙真看到李七夜,嬌嗔一聲,橫了他一眼,宛如撒嬌的模樣。

    “不遲不早,剛剛好。”李七夜笑了一下,大手覆落,聽到“砰”的一聲響起,只見圍困梵妙真的一把把天劍崩碎,大手一卷,瞬間就把梵妙真抱了過來。

    “休走”見到李七夜欲救走梵妙真,回春公子大喝一聲,一劍奪天,劍芒刺破了萬域,耀眼奪目,讓人觀之雙目痛疼。

    “滾”李七夜都沒有多看他一眼,只是腳起腳落,聽到“轟”的一聲巨響,整個采藥峰的群山噴涌出光芒,在這剎那之間整個采藥峰的力量宛如是凝集在了李七夜的一足之下了。

    李七夜僅僅是抬腳而已,根本就沒有用力量了,但是當他的一腳落下之時卻有著恐怖無匹的力量直踹而下,似乎這是采藥峰亙古不變的力量。

    “砰”的一聲響起,聽到劍芒崩碎,回春公子被李七夜一腳從采藥峰上直踹下來,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回春公子整個人從高空撞擊而下,像流星一樣重重地撞擊在了藥壇之上。

    聽到了“喀嚓”的碎裂聲響起,藥壇都被回春公子撞出一個巨坑來。

    這樣的一幕太震撼人心了,藥壇上的很多人都被嚇得跳起來,看到躺在大坑中的回春公子的時候,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只見他全身是血跡斑斑。

    看著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傻了眼了,回春公子可是萬統界三公子之一,也是長生道統最強大最杰出的年輕一輩,已經是半步真帝的實力了,竟然被李七夜一腳從高空上踹落下來。

    這樣的一幕,讓任何人都不敢相信,因為這太不可思議了,聽到“嘩啦”的一聲響起,回春公子從大坑中爬起來的時候,他也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被人一腳從高空上踹下來。

    在所有人回過神來的時候,只見影子一閃,李七夜已經抱著梵妙真出現在了藥壇之中,只見他風輕云淡,似乎一直都站在那里一樣,根本就沒有動過。

    就在所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李七夜影子再次一閃,大家看清楚之時,只見他已經端坐在了皇座之上了。

    當李七夜端坐在皇座之上的時候,是那么的輕松自然,那怕他沒有任何氣勢凌人,但恍然間就好像是這個座位是為他量身打造的一樣,他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存在。

    大家一下子都懵了,大家發懵的不是李七夜一下子坐在皇座之上,而是李七夜竟然是在石火電光之間能自由跨越采藥峰,因為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李七夜卻實現了,他完全無視采藥峰的鎮壓力量,舉足之間便能輕而易舉跨越,這樣的一幕讓長生道統的所有老祖強者都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如果李七夜真的是如此輕而易舉地跨越采藥峰,那這多么恐怖的事情,有一些老祖甚至是意識到了這是怎么一回事了。

    就算是陽明散人這些道統的貴賓都眼瞳收縮,作為一個道統的代表,他們也是見多識廣,他們也是意識到了什么。

    “御馭道統的力量!”陽明散人秀目一凝,徐徐地道。

    這樣的話落入所有人耳中的時候,都不由為之心神劇震,這可是天大的事情,甚至可以是破天荒的事情,只要有一見識的人,都知道這御馭道統的力量這將會意味著什么。

    “這只怕是得到始祖力量的認同。”丹王風笑塵知道李七夜的身份,了解得更多,他不由喃喃地道。

    風笑塵這樣的話讓人抽了一口冷氣,大家都不由結合前些日子所發生的事情,在此之前李七夜也曾經是御馭長生谷的三株祖樹之一的劍松,這也是得到了祖樹的認同。

    現在看來,李七夜不僅僅是得到了祖樹的認同,更是得到了始祖的力量認同,那就將意味著李七夜是得到了整個長生道統認同,這是能御馭整個長生道統的力量,這是十分嚇人的事情,足可以讓整個長生道統顫抖。

    “放肆”就在所有人發懵的時候,回過神來的萬壽國皇帝不由大喝一聲,厲喝道:“此等皇座,焉是你一個輩有資格坐的!”

    李七夜高坐于皇座之上,俯視地看了萬壽國皇帝一樣,此時所有人都產生了錯覺,似乎在這一刻李七夜手握干坤,掌執天地,萬物生靈在他的手中似乎是那么的渺。

    “除了我,還有誰有資格坐?”李七夜淡淡地道:“難道是你嗎?”

    當李七夜這話一出來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一下子沉默了,甚至投靠萬壽國的門派傳承,因為在這剎那之間所有人都覺得李七夜坐在這個位置之上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沒有任何人能撼動了,如果是換作是其他們坐上這個位置的話,那就是沐猴而冠,那怕是萬壽國皇帝也是如此。

    “你”萬壽國皇帝頓時臉色漲紅,一時之間不出話來。

    “你就是那個人。”最終,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大家望去這話的人正是一直端坐于一旁的陽明散人。

    此時陽明散人神色凝重,她看著李七夜,徐徐地道:“你就是狂庭的那個人!就是你掌執狂庭大權的!”

    在這一刻陽明散人認出了李七夜,雖然陽明散人在此之前并沒有見過李七夜。但是當聯軍在狂庭敗走之后,陽明須陀回到了陽明教,他曾向陽明散人仔細敘述了這次行動的整個過程,這讓陽明散人對于李七夜這個狂庭最高掌權人有著深刻的印象。

    當陽明散人一見李七夜的時候,就有了想法了,此時見李七夜出手的風姿,她一下子就把眼前的李七夜與陽明須陀所的狂庭道統的最高掌權人重合在了一起了。

    “什么”聽到陽明散人這樣的話之時,所有人都一下子炸了,所有人都為之駭然,都一下子站了起來。

    “魔教的人”剎那之間,不知道多少人為之抽了一口冷氣,更多的人都被嚇了一大跳,后退好幾步。

    當年血噬狂潮席卷萬統界的時候,狂庭從此背上了魔教的稱號,正是因為這一件事,所有人都對魔教抱有戒心。

    “真的假的”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人看著李七夜的目光都變了,不知道多少人心骨悚然。

    魔教的掌權人,成了長生谷的首席大弟子,這實在是讓人無法想象的事情,這也是實在是震撼人心的事情。

    就算是穆雅蘭和秦芍藥都不由吃驚,因為她們也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不過她們依然是信任李七夜,至于梵妙真,反而是自在從容,似乎一都不驚訝一樣。

    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人望著丹王風笑塵,因為當時聯軍攻打狂庭,風笑塵就是參加了這一戰的老祖之一,其他的老祖都紛紛因為重傷閉關,所以也唯有風笑塵是真正見地狂庭道統的人。

    “沒錯。”風笑塵也不慌張,坦然地道:“公子便是狂庭道統的最高掌權人,也是長生谷的首席大弟子。”

    “哈,哈,哈,這是荒謬,魔教的人焉有資格成為長生道統的弟子!風笑塵,你乃是勾結魔道,為害長生道統。”萬壽國皇帝狂喜,這是天賜良機。

    “又有何不可?”風笑塵一都不慌張,平靜地道:“我們長生谷又曾有過多少外人擔任要職,曜光真帝曾經是我們長生谷的護道人,余家的不朽曾經是我們長生谷的首席長老。那么狂庭道統的最高掌權人,又為何不可成為我們長生谷的首席大弟子。我們長生道統海納百川,萬世又來,又有多少外人在長生道統擔當著各種要職?”

    風笑塵這樣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覷,風笑塵這話得是實情。就像風笑塵所的曜光真帝、余家不朽,都曾經承受過長生谷大恩,所以后來他們都在長生谷擔當過要職。

    在萬世以來,有過很多外人在長生谷逗留過或者擔當過要職,甚至是參加過各種決策之中。因為一直以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承受過長生谷的恩惠,他們強大之后都曾反饋長生谷。

    “得也是。”聽到風笑塵這樣的一席話,大家也覺得是道理,李七夜就算是狂庭道統的掌權人,他也一樣可以擔任首席大弟子的職位,就像曜光真帝、余家不朽一樣。

    “哈,哈,魔教的大魔頭,又焉能與曜光真帝他們相比。”萬壽國皇帝狂笑一聲,道:“魔教的魔頭,乃是居心叵測,欲禍害我們長生道統,為害人間。風笑塵,你勾結魔道,罪該萬死。”

    “蠢物。”風笑塵只是冷冷地看了萬壽國皇帝一眼,徐徐地道:“只能是你還不夠資格接觸這個層次。狂庭道統與萬統界諸道統簽定協議,承認狂庭道統的地位,雙方覆行當年的約定,天德真神的毒流早已肅清,何來魔教?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