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2337章長生體



    第九2337章長生體

    面對銀龍巨甲的挑戰,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徐徐地說道:“看來我是不應戰是不行了,人家也不會放過我了。

    “沒錯,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銀龍巨甲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一點都不在乎,反而笑著對梵妙真說道:“丫頭,你說說看,我幾招能把他干倒在地?”

    梵妙真不由眨了眨秀目,古靈精怪,抿嘴輕笑,說道:“恕小妹大膽猜測一下,以大師兄的無敵神威,小妹覺得大師兄十招之內必定把它打倒。”

    銀龍巨甲頓時臉色黑,當然,他們整個銀龍軍團合體本來就很強大,現在擁有著萬壽國的脈沖支撐,梵妙真竟然說李七夜十招之內竟然能打倒它,這簡直就是太瞧不起它了。

    “十招?”李七夜不由大笑起來。

    “難道是小妹猜錯了?”梵妙真一雙秀目睜得大大的,玉手輕輕地按著飽滿誘人的酥胸,吃驚地說道:“難道說,師兄五招就能打倒它?大師兄,你,你莫嚇小妹。”

    此時梵妙真這個模樣,有點楚楚可憐,十分的讓人憐惜,也是十分的誘人。

    “五招?”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你也太看得起它了,它也只不過是一尊牽著線的木偶而已,一堆破銅爛鐵,又不是真正的所謂不朽,何足為道。憑我們長生道統的底蘊,一招就把它打得趴下!”

    “一招——”在這個時候不止是其他人,就是梵妙真、穆雅蘭她們三個人都抽了一口冷氣,一雙秀目睜得大大的,特別是梵妙真,她是知道李七夜深不可測了,但說要一招打倒眼前的銀龍巨甲,她們都不怎么相信,畢竟這個難度實在是太大了。

    “一招——”在場的人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都不相信,一招打倒眼前這樣狀態下的銀龍巨甲?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只怕這已經越了一般的不朽了,那是十分恐怖的不朽存在了,甚至有人估模,如果真的是一招打倒眼前的銀龍巨甲,就算是真帝,也不是低位真帝了。

    “一招!”聽到如此霸氣的話,就是陽明散人都不由目光跳動了一下。

    “一招?不可能,這至少也是六宮真帝以上。”有一位在場的道統代表都不相信李七夜的話,不由搖頭,感覺李七夜這話太夸張了。

    “好大的口氣,一招能打倒,還真以為自己是無敵真帝嗎?”有投靠萬壽國的強者根本不相信這樣的話,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的能行嗎?眼前這樣狀態下的銀龍巨甲,那是威力無邊。”連站在長生谷這一邊的大教老祖都懷疑李七夜的話,感覺這個可能性太低了。

    銀龍巨甲頓時被李七夜這樣的話氣得哆嗦,這話何止是蔑視他,這簡直就是狠狠地羞辱他們銀龍軍團。

    “小輩,若是你一招打倒我,我調頭就走,從此不踏出萬壽國半步。”銀龍巨甲厲叫一聲說道。

    “你太天真了,想得太美好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可惜,你們連走的機會都沒有了,注定是死在了這里。”

    “滾下來受死,必把你粉身碎骨。”銀龍巨甲怒火沖天,忍不住怒吼道。

    “好吧,既然你這么急著下地獄,那我就成全你。”李七夜緩緩地站了起來,然后伸了一個懶洋,完全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根本就沒有大戰當前的氣氛。

    “唉,為什么我說的話都沒有人相信呢,我明明是實話實說而已,偏偏有人認為我是吹牛皮。”李七夜搖了搖頭,為之遺憾。

    此時李七夜從上面走了下來,命宮打開,聽到“嗡”的一聲響起,只見太初樹浮現,太初之氣垂落,宛如遮蔽了世間的一切。

    太初樹上,結有一個果實,如松塔,這正是李七夜的第一顆道果——松塔道果。

    “那是什么?”所有人不知道李七夜這是什么東西,因為三仙界修練的都是真氣,而李七夜開創的萬古無有的修練系統,從來沒有人知道,也從來沒有人見過。

    “也罷,今天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什么叫做無敵,也讓你們這些想篡位奪權的陰謀家見識見識長生道統的底蘊究竟有多深。”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李七夜從皇座上走了出來,一步踏入藥壇,就在這剎那之間,松塔道果搖晃了一下,當松塔道果一搖晃的時候,宛然間是天地間的一切大道都搖晃一樣。

    在這恍然間好像是聽到了“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這聲音好像是風鈴聲那么清脆,就在這清脆無比的風鈴聲中,松塔道果已經把整個長生道統的大道、道基都已經搖入了道果之中,都已經一下子盡解了奧妙。

    大道致簡,這就是松塔道果最大的奧妙,在這樣的松塔道家之中,那怕是隨便落下一粒道籽,都可以化作一個道源,更別說是大道了,這就意味著,一顆松塔道果就是包涵了世間乃至是天地的一切大道。

    聽到“嗡”的一聲響起,李七夜一步踏入藥壇的時候,整個藥壇為之亮了起來,緊接著整個藥廬也為之亮了起來,最后似乎長生道統的無量疆土都為之共鳴一樣。

    就在石火電光之間,不管長生道統以多么奧妙、多么渾厚的大道所煉化而成,最終究在松塔道果之中那只不過是化作一粒小小的松籽而已,再繁蕪的道源,那都只是一個松籽而已,甚至比一條大道法則還要簡單,一切都顯得那么的容易。

    所以當這樣的道源化為致簡的時候,松塔道光只是垂落了一縷道光而已,這一縷道光瞬間照亮了李七夜,無窮無盡的大道奧妙在李七夜體內演化,就在這剎那之間,李七夜是把長生道統的大道演化到了致極,一切的奧妙都在李七夜的掌握之中。

    “這是掌御長生道統的力量嗎?”很多人看到這樣的一幕,都還沒有明白基中的奧妙。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剎那之間,李七夜宛如是穿透了整個長生道統一樣,長生道統的無盡奧妙一下子在李七夜體內噴涌,讓李七夜一下子擁有了整個長生道統的篇章一樣。

    聽到了“嗡”的一聲響起,只見李七夜胸膛中綻放了無突無盡的光芒,在剎那之間,李七夜體內宛如有一本仙經翻開一樣,因為在無窮無盡光芒之中浮現了數之不盡的符。

    “那是《長生典》嗎?”看到李七夜胸膛中浮現了數之不盡的符,有老祖不由大吃一驚,駭然地說道。

    因為藥仙就是以《長生典》筑煉了長生道統的,可以說長生道統蘊藏著整個道統的奧妙,如果說誰能真正演譯道統中的《長生典》那就意味著可以掌握整部《長生典》,也是可以掌握整個長生道統的功法傳承。

    “蓬——”的一聲響起,就在剎那之間李七夜全身噴涌出了光芒,這股光芒與眾不同,它屬于時光,似乎是跨越了千百萬世,從亙古跨越到了現在,再從現在跨越到了未來,整個時間長度的力量都已經聚集在了李七夜身上。

    就在這剎那之間,李七夜的身體宛如化作了時光之軀一樣,在這一刻他宛如是把過去、現在、未來的所有力量、血氣、大道等等的一切都凝集在了這里了,都凝集在了這一刻了。

    在這剎那之間,所有人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因為凝集了一切的李七夜已經是凌駕在了一切之上,似乎他只手之間就可以屠真神,滅真帝,讓眾生都不由為之顫抖。

    “長生體——”看到李七夜這樣的狀態,陽明散人不由吃驚地說道。

    “長生體——”聽到陽明散人的話,就是梵妙真三姊妹都不由秀目睜得大大的,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長,長,長生體——”長生道統各門派各傳承的老祖一聽到這話,都不由嘴巴長得大大的,駭然,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

    “真的是長生體嗎?”其他道統的代表都不敢相信,不由詢問陽明散人。

    “應該是。”陽明散人看著李七夜,但又覺得不對勁,說道:“但有點詭異,或者它是掌御了長生道統的道源,不純粹是長生體。”

    事實上,在此時此刻,連見識最廣的陽明散人都說不出這是怎么樣的狀況,她覺得李七夜這是長生體,但又應該是掌御了長生道統的道源,再仔細推測,又是兩者都不像。

    “長生體是什么?”有晚輩弟子連長生體都沒有聽過,不由問自己的老祖。

    “是我們長生道統最終極的一門功法,也是始祖最強的一門功法,傳言說,我們整個長生道統也唯有始祖修練完整,其他人就算有修練,也只不過是皮毛而已。”老祖神態凝重無比,說道:“此術一出,可毀天滅地,堪稱無敵。”

    “長生體——”銀龍巨甲一看到李七夜這樣的狀態,也不由臉色大變,不由后退了一步。

    “嗯,原來這叫長生體呀,有點巧合,有點巧合。”李七夜笑了一下。

    長生體,此時李七夜這樣的狀態就是叫“長生體”,但它與《體書》中的十二仙體之一的“長生體”又沒有任何關系。

    這里的“長生體”是指藥仙所創的一門曠古爍今的功法,此功法乃是藥仙所創的最強最終極功法。

    長生體,乃是在一種長生不滅的假想之下,聚集了一個人在過去、現在、未來的所有力量,包括了時間力量。可以說,在這樣的狀態之下,可以說是你所能企及的最強狀態。

    這門功法極為深奧,長生道統除了創建這門功法的藥仙之外,再也沒有人修練成功了,但是,現在卻出現在了李七夜的身上。

    事實上,李七夜也沒有修練長生道統的這門“長生體”,只不過是松塔道果一下子演化了長生道統的奧妙,因為當年藥仙祭煉長生道統的道基之時用的是《長生典》內的所有功法,其中就包括了“長生體”。

    可以說,李七夜根本就不需要修練,他是憑借著松塔道果把長生道統的道基之中的“長生體”直接套用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也是把長生道統道基中的這一部分力量直接套用在了自己身上。

    這就好像祭煉于長生道統道基中的“長生體”是一件鎧甲一樣,它本身就存在于道基之中,李七夜現在只不過是直接把這樣的一身鎧甲穿在身上而言。

    簡單方便,甚至李七夜不需要去演化和精通“長生體”,也不需要去修練,直接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