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3章退避三舍



    第2383章退避三舍

    一劍無敵,不在于功力深淺,也不在于道法奧妙,更不在于寶物通神,一劍無敵,這僅僅是速度而已。

    超越了速度的極限,跳脫了一切,不需要招式,不需要功法,只是一劍而已,這便可制敵。

    如此極速之劍,讓人看得毛骨悚然,在場之中不乏真神,甚至有登天真神,見如此一劍,心里面也不由為之毛骨悚然。

    因為這一劍實在是太快了,快到了超越了他們的范疇了,如果正面交鋒,不要說是一般的真神,就是登天真神也不敢說自己能百分之百接下這一劍。

    當速度超越了極限之時,那便是打破了一切的枷鎖,超越了一切變化,似乎在這極速之下,一切變化都變得那么微不足道。

    “未諳大道之造化,未掌握奧妙之巔毫,一切都不過是浮云而已。”李七夜半躺在那里,懶洋洋地說道。

    此時魔刀太子、蟠龍公子、劍尊都臉色大變,眼瞳收縮,就算修練有始祖功法的魔刀太子都神態一下子變得凝重無比,如臨大敵,神態間出現了少有的慌張。

    因為下一劍,他們也沒有把握了,他們都不敢說自己能接下得下一劍,如此極速之劍,如果接不住的話,那就是一劍斃命。

    “散了吧,我不再說第二次。”李七夜輕描淡寫,說起來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說道:“我再出劍,必索劍。”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著魔刀太子他們三個人,他們都是當今萬統界年輕一代最了不起的此時魔刀太子他們三個人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他們實在是不甘心,他們不甘心的不僅僅是就此放過平城公子,畢竟對于他們來說,此時的平城公子就是他們砧板上的魚肉,由任他們宰割。如果錯過了這一次大好時機,下一次就不見得有如此好的機會了。

    更讓他們不甘心的是,他們好歹也是當今赫赫有名的強者,不敢說天下無敵,但在年輕一輩也是巔峰一般的存在。

    但現在卻當著天下人的面,被李七夜如此的威懾,如果說他們退讓的話,這將讓他們威名掃地,這一口氣讓他們難于咽得下口。

    畢竟他們都是一個道統的傳人,甚至是掌執一個道統的存在,他們什么時候受過如此的威懾了,這樣的威懾對于他們而言,是一種恥辱。

    最終,魔刀太子他們相視了一眼,一咬牙,劍尊冷冷地說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在這一刻,劍尊心里面也萌生了退意,畢竟他也沒有把握接得下李七夜的一劍,在如此極速的一劍之下,他也沒有半點底氣,一旦接不住,就是一劍斃命,作為劍冢的掌權人,他可不想喪命在這里。

    今天就算不能殺平城公子了,他日有的是機會,只要他們還活著,就有機會找平城公子清算一下恩怨。

    “平城兄,今天你走運了,只怕以后你就沒有那么好運氣了。”蟠龍公子雖然不甘心,但又無可奈何,只好恨恨不己地退到了一邊。

    魔刀太子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一句話都不愿意說了,然后揚身而起,眨眼之間消失在天際之間。

    劍尊是“鐺”的一聲響起,長劍歸鞘,看了平城公子一眼,冷冷一哼,也不愿意再說什么,懷抱長劍,緩緩地退回了原來的山峰之上。

    在這個時候,就算他想說一二句場面話,說上幾句狠話,那都是無濟于事,無法逆轉局面了,所以他索性一句話都不說了。

    魔刀太子遠揚而去,蟠龍公子和劍尊都紛紛退讓到一邊,這就意味著平城公子的危機解除了,他是撿回了一條性命。

    看到魔刀太子他們三個人都選擇了服軟,這也是在不少人意料之中,畢竟李七夜這一劍太恐怖了,不要說是魔刀太子他們,就算是登天真神都要掂量一下,這個家伙太邪門了,在剛不久才鎮壓了追風神嫗,任何人在這個時候與他為敵,都是不明智之舉。

    也有一些人意外,畢竟對于他們來說,魔刀太子他們是當今年輕一輩最強大的“夠霸道,夠兇猛,年輕一輩已經無人能及了。”有老一輩強者都不由服氣,一劍無敵,直接把魔刀太子他們這樣的年輕“那也不見得,還有沐少主。”有一些人本來就與魔刀太子他們交情甚好,所以不甘心,也不服氣,冷哼一聲。

    “的確,還有沐少主。”有強者也不由頓了一下,提到“沐少主”也不由心里面一凜,也一樣為之忌憚。

    “傳言,沐少主手段甚多,天賦無雙,驚艷萬世,他從上面下來,帶有極為逆天的東西而來。”有一位道統老祖目光一凝,也是為之忌憚。

    對于沐少主,忌憚他的人太多了,就算強大的道統都對他忌憚無比,沐家的少主,這的確是讓人不敢去招惹。

    此時平城公子總算是喘了一口氣,傷勢恢復了不少,他向李七夜深深一拜,說道:“危難之時,李兄出手相助,平城欠李兄一命,他日必還。”說完再拜。

    李七夜只是輕輕地擺了擺手,什么話都沒有說,似乎這是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而已。

    平城公子起身,身影一閃,如同流光閃電,瞬間消失在了天際之中。局勢對他不利,他先走為妙,并沒有在此逗留。

    當平城公子離開之后,整個場面恢復了平城,雖然蟠龍公子和劍尊都留了下來,但他們都不愿意再吭聲了,他們各自獨踞一座山峰。

    就算他們的道統不僅僅只有他們在這里,他們道統也有其他的老祖在,但,對于他們來說,暫時不是他們暴露實力的時候,更何況,他們也是為幣獸城而來,他們也需要保留一下實力。

    當天地又恢復了平靜之后,所有人都回過神來,大家都往遙遠的海邊望去,因為大家來這里是為了幣獸城而來的,剛才這么一鬧,大家都差點來這里的目的了。

    “快了,差不多了,幣獸該出海的時間了。”有經驗豐富的老祖看了一下遙遠的大海,緩緩地說道。

    此時這經驗豐富的老祖取出一大堆的真幣,而且還是真神級別的真幣,他把真幣一堆一堆地遠摞在了自己面前。

    “老祖宗,我們把真幣擺出來干什么?”有晚輩見老祖宗摞出了這么多的真幣,而且還是真神級別的真幣,就不明白了。

    “不要忘記了,這里是金錢落地,沒錢是寸步難行,沒錢你想入幣獸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老祖宗笑著說道。

    “都把錢拿出來吧,我們分開走,這樣機會更大一些,三長老帶一隊,六長老也帶一隊,不要全部聚集在一起,當然了,進入幣獸城之后,所有弟子聽從長老吩咐,不可冒失。”有道統的老祖吩咐門下弟子。

    只見他們的幾位長老都紛紛取出了自己的真幣,一一地摞在了自己面前。

    “不要靠前面的大道太近,我們再退百里。”也有大教元老衡量了一下,最后選擇了后面遠處的一座山峰,然后取出了真幣,摞在了自己的面前。

    一時之間,不少修士強者都紛紛做好了準備,都紛紛摞出了自己的真幣,當然也有人不急著摞出真幣,只是站在山峰上,什么都不干。

    很多人摞出自己真幣,每一個人摞出的真幣數目不一樣,有人摞出更多的真幣,有人則摞出少數的真幣。

    “師父,真幣用來干什么的?”有弟子見自己師父也學別人摞出真幣,不由好奇地問道。

    “聽說是給幣獸的,想進入幣獸城,那就必須騎幣獸,否則就算你再強大,都不可能進入幣獸城。”長輩說道:“聽道統的一位老祖說,只要你把自己的真幣摞出來,幣獸會選擇相等的真幣,越強大的幣獸,它們所需要的真幣就越多。”

    “這有什么區別呢?”有晚輩不是很明白。

    “具體我也不清楚,我也沒聽過。”這位長輩說道:“聽道統的老祖說,如果你騎坐的幣獸越強大,你進入幣獸城的地方就越遠,就越有機會得到更好的獸蛋,得到更好的道骨,當然,也更安全一些,這也算是一種保護費吧。”

    一時之間,已經有不少人都取出了自己的真幣,紛紛地摞在了面前,等待著幣獸的到來。

    有一些道統的老祖出手闊綽,真神境界的真幣一大堆的摞在了自己面前,晶光閃爍,亮瞎了人的眼睛,看得其他人又羨慕又嫉妒。

    當然了,在這樣的地方,敢一口氣摞出這么多真神境界真幣的人,沒有幾個是吃素的,他們不是真神,就是出身于強大無比的道統,沒有人敢去打他們的注意,沒有人敢去搶劫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