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9章皇帝駕崩



    第2489章皇帝駕崩

    被李七夜這樣一說,兵池映劍不知道是惱氣好,還是慶幸好,至少混世小魔王沒有看上她,但是,她這么一個姑娘家,被混世小魔王如此的嫌棄,這讓她不由輕輕地白了李七夜一眼,然后又忙是垂下了眼簾。

    李七夜收回了手掌,笑了一下,轉身就走,對身邊的張甲第吩咐說道:“甲第呀,這個姑娘我喜歡,留一百萬給姑娘買點衣裳。”

    張甲第二話不說,直接把一個乾坤袋扔在桌上,轉身便隨李七夜離去。

    出手上百萬真幣,一時之間讓兵池映劍和鐵叔看得目瞪口呆,這是多么敗家的行為,隨便就扔給了個百萬,就算他們一脈能在兵池世家掌權,就算她是兵池世家的千金,也不可能出手如此的奢侈,如此的揮霍,這簡直就是神級的敗家子。

    當兵池映劍回過神來的時候,李七夜已經走遠了,在這個時候,她都沒有勇氣追上去,在心里面對于這個混世小魔王,還是有些害怕。

    兵池映劍呆在了那里,一時之間懵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離開了鐵鋪之后,張甲第看了看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說道:“這個姑娘還是不錯的嘛,殿下為何不收了呢。”

    “為什么要收了?”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我又不是缺女人的人,一個不錯的姑娘是難得,非要把人弄上床了,那是多俗的事情。”

    張甲第不由笑了一下,說道:“這么說來,殿下是喜歡這個姑娘了?”他都習慣了李七夜這種平易近人。

    跟隨在李七夜身邊和跟隨在太清皇身邊,完全是不同的感覺,雖然李七夜被人稱之為混世小魔王,在別人眼中是一個十足的混蛋壞人,但,張甲第卻沒有覺得有多壞,最多也就是任性敗家而已。

    至于太清皇,那就完全不一樣了,任何人呆在他身邊都戰戰兢兢,只要他一怒,誰都有可能人頭落地。

    “喜歡,有很多種,喜歡,并不代表著愛。”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有些喜歡,只是一種認同而已。”

    張甲第含笑,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了。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剎那之間,突然之間,在皇宮內一股神光沖天而起,這股神光沖天而起,沖散了天穹上的云彩,瞬間照亮了整個天地,燭照入天宇。

    就在這剎那之間,磅礴無盡的神息彌漫于天地之間,宛如要淹沒整個九秘道統一樣。

    當這樣磅礴無盡的神息宛如淹沒整個九秘道統之時,剎那之間,被驚動的不僅僅只是九秘道統的強者,更是有帝統界的所有強者。

    “嗡”的一聲響起,本是沖向天穹的那柱神光突然后繼無力,就好像噴井一樣,突然噴涌出泉水的時候,就在噴到最強烈的時候一下子井水枯竭,所以就在這剎那之間,這就像噴涌出來的泉水一下子無以再繼,灑落而下。

    這個時候,看到很壯觀的一幕,在沖天而起的神光枯竭的時候,所有神光都一下子化作了一點點的光芒,隨風飄落,在眨眼之間,整個九秘道統的各地各處都飄散著點點的光芒,宛如是天空下起了光雨一樣,點輟著整個九秘道統如夢如幻。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一刻整個皇宮浮起了焰芒,如果說整個皇宮是一支蠟燭的話,那么這浮起的焰芒就像是被點亮的蠟燭光芒。

    只不過,這樣的光芒好像是風中殘燭,給人一種油盡燈枯的感覺,這樣的焰芒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在這個時候聽到“嗡”的一聲響起,只見在皇宮中泛起的焰芒浮動不止,時明時亮,好像隨時都會熄滅一樣。

    “不好”看到這樣的情況,張甲第臉色大變,駭然地說道:“陛下的情況不妙,殿下,我們趕緊回宮。”不由分說,立即帶起李七夜,以絕無倫比的速度飛入了皇宮。

    與此同時,在九秘道統,甚至是帝統界,也是一雙雙眼睛盯著皇宮,看著這明滅不定的焰芒,大家都知道,此時此刻,太清皇要撐不住了,此時他是回家返照,隨時都有可能駕崩。

    “啵”的一聲響起,就在張甲第帶著李七夜飛回皇宮的時候,只見焰芒一下子破碎,眨眼之間,所有的光芒都一下子消失。

    就在這剎那之間,宛如整個皇宮陷入了黑暗一樣,宛如整個九秘道統失去了光明一樣。

    “陛下駕崩”張甲第臉色大變,大叫一聲:“陛下”帶著李七夜往太清皇定居之處沖去。

    當張甲第帶著李七夜沖入了太清皇的寢室之時,只見太清皇已經躺在了那里,沒有呼吸了,侍者跪得滿地。

    只有孫冷影坐在床邊,看著宛如熟睡的太清皇,老淚縱橫,握著太清皇的老手,久久不語。

    “陛下”張甲第沖進去,看到躺在床上已無呼吸的太清皇,不由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久久起不來。

    張甲第這份傷感的的確確是發自于內腑,在他心里面對太清皇戴恩戴德,太清皇對他如再生父母,現在太清皇駕崩,這的確是讓他傷心。

    一時之間,整個皇宮陷入了哀傷之中,整個皇宮宛如是云霧籠罩。

    “皇帝駕崩”過了甚久之后,皇宮中終于響起了宣昭之聲,聽到呼呼呼的聲音響起,皇宮中的千殿萬廈掛起了白簾,一時之間,整個皇宮宛如下起了鵝毛大雪一樣,處處是白簾白挽,點妝得整個皇宮成為了白茫茫的一片世界。

    皇帝駕崩,這樣的宣昭在皇宮中第一聲響起的時候,不知道震撼著多少人心,在皇宮中,很多人都知道,太清皇遲早要駕崩,但是,當太清皇真正駕崩的時候,不知道多少人一下子被震撼了。

    而且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人心惶惶,特別是皇宮中的不少侍者,一時之間是茫然不知所策,不知道何去何從,宛如無根飄萍一樣。

    焰芒一滅,在九秘道統,乃至是在帝統界,剎那之間,一雙雙眼睛亮起,好像是在黑暗中有著一盞盞的神燈被點亮一樣。

    在這個時候,不論是九秘道統的那些大教疆國老祖、還是五大龐然大物的至尊老祖,都心里面震動了一下。

    “太清皇終于駕崩了。”有強大傳承的不朽真神雙目一厲,徐徐地說道。

    “暴風雨要來了。”在五大龐然大物的傳承中,有至尊老祖也一樣是露出了淡淡的喜色,一下子雙目中跳躍著神光。

    “這一天終于等到了。”在黑暗中,也有至尊老祖冷笑了一下。

    更是有至尊老祖雙目中露出了寒光,徐徐地說道:“九秘道統,將迎來改朝換代的時候了。”

    對于那些站在高處的不朽真神而言,太清皇駕崩,不啻是天賜良機,這簡直就像是天下掉下來的餡餅。

    太清皇駕崩,不僅僅是斗圣王朝一下子失去了掌舵者,而且整個九秘道統也是一下子群龍無首,這就意味著九秘道統將會陷入動蕩,也更意味著有更多的機會擺在所有人面前。

    特別是那些至尊老祖,心里面一清二楚,只要太清皇一駕崩,斗圣王朝要完了,就算太清皇已經立了太子,但這都無濟于事,因為區區一個太子又怎么能鎮壓整個九秘道統。

    更何況,當年太清皇斗敗了圣閣之后,圣閣退隱消失,失去了圣閣,整個斗圣王朝就像是失去了骨架,整個斗圣王朝的大廈就依靠太清皇這一根獨木支撐著。

    現在太清皇倒了,只怕斗圣王朝離崩塌不遠了。

    所以,一時之間,在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摩拳擦掌,不知道有多少人蠢蠢欲動,對于他們而言,太清皇駕崩,這是天賜良機。

    “太清皇駕崩”一時之間,這個消息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席卷整個九秘道統,不少世家古宗一聽到這消息之后,頓時為之心里面一震。

    “陛下駕崩了。”一時之間,不少掌門教主都為之失神,那怕有心理面準備,但當聽到這個消息之時,依然心里面震撼。

    太清皇,三世為皇,把九秘道統的大權牢牢地掌握在手中,獨尊整個九秘道統,不知道多少大教疆國都快習慣了太清皇獨尊九秘道統的局勢了。

    太清皇一下子駕崩,這就好像是強大無比的權勢一下子崩塌一樣,讓很多大教疆國一下子為之茫然,大家都知道,九秘道統要變天了。

    “太清皇終于死了”就在太清皇駕崩的消息席卷整個九秘道統的時候,在帝統界的很多道統也慢慢知道這個消息了。

    特別是與九秘道統同為帝統界兩大巨頭的沐家和李家,一知道太清皇駕崩,更是有不少人為之興奮起來。

    要知道,九秘道統能成為帝統界的三大巨頭之一,這和太清三世為皇、獨尊天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現在太清皇駕崩,就好像是一個龐然大物突然之間崩然倒下一樣,這一下子讓很多人看到了機會,這就像是一頭巨獸倒下,不知道有多少兇獸猛禽想瓜分這塊肥肉。

    “太清皇終于死了。”在帝統界,有兩尊真帝直望九秘道統,目光宛如穿透亙古一樣。

    那怕是強大如真帝,只要太清皇還在世,他們一樣不敢放肆,一樣不敢打九秘道統的主意。

    現在太清皇駕崩,這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整個九秘道統就宛如是成了一塊肥肉。

    “立太子李七夜,登皇位”就在太清皇駕崩的當天,皇宮中傳出了太清皇生前的神諭,一時之間,威嚴無比的聲音響徹了整個九秘道統,尊嚴威武,當神諭打開之時,磅礴無上的不朽氣息彌漫于天地。

    當這樣的神諭一傳下之時,震懾整個九秘道統,毫無疑問,那怕太清皇已經駕崩了,但余威依然還在,所以這樣的神諭一傳出的時候,在短時間之內不少人還是被震懾,回不過神來。

    “太子李七夜”一聽到這神諭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一下子懵了。

    “李七夜是誰呀?”有很多大教傳承的老祖或掌門,都一下子懵在了那里,他們從來沒有聽過李七夜這個名字,還是第一次知道太清皇竟然已經立太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