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5章負荊請罪



    第2625章負荊請罪

    李七夜回到皇宮不出三天,這一日就有人來報,說道:“稟陛下,靜蓮觀的秦劍瑤在宮外負荊請罪。”

    “有點意思。”李七夜淡淡地一笑,也并不意外。

    此時,在皇宮之外,有一行人跪倒在那里,這行人皆是白發蒼蒼,一看便知是老祖級別的人。

    有心的人再仔細看清楚一點,不少人也認出了這些跪倒在地上的這些老人,他們全部都是靜蓮觀的老祖。

    而跪在最前面的則是美麗動人的秦劍瑤,此時她跪倒在地上,垂下螓首,寂靜無聲。

    跪在秦劍瑤身后的,全部都是靜蓮觀的老祖,而且其中有不少是不朽真神這樣的存在,此時他們跪在那里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靜蓮觀,本就是九秘道統的五強之一,甚至可以說,是五強中最強大的門派傳承,曾經擁有兩秘的靜蓮觀,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是可以與斗圣王朝抗衡。

    可以說,靜蓮觀的老祖都是赫赫有名之輩,都曾經是威懾天下,名動八方,但時至今日,他們全都跪倒在皇宮外,負荊請罪,靜靜地等待著新皇的發落。

    看到秦劍瑤帶著靜蓮觀的老祖們跪倒在皇宮外,那怕是旁觀者,都不敢吭一聲,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騷動,不知道是誰低呼了一聲,說道:“陛下來了。”

    所有人紛紛望去,只見李七夜緩緩而來,雖然此時李七夜身上并沒有披龍袍,只是一身普通的布衣在身而已,但是所有的眼中,他都是至高無上的。

    “陛下——”看到李七夜走了出來,皇宮外的所有人都紛紛跪下,訇伏在地上,不敢喘一口大氣。

    “陛下——”看到李七夜到來之后,秦劍瑤伏拜于地下,她身后的諸多老祖也都紛紛伏倒在地上,久久不敢起來。

    李七夜看了一眼秦劍瑤,淡淡地說道:“秦丫頭,你動作倒蠻快的。”

    “回陛下,小女子今日前來伏罪。”秦劍瑤沒有驚慌,也沒有畏懼,神態依然自然,但神態與語氣都是十分的真誠與恭敬。

    “嗯。”聽到秦劍瑤真誠的話語,李七夜只是輕輕地應了一聲,緩緩地點了點頭而已。

    “我靜蓮觀上下不識大勢,叛逆陛下,以武謀反,乃是滔天大罪。”秦劍瑤徐徐地說道:“小女子自知逃不過懲罰,故今日率宗門諸老,前來向陛下請罪。”

    在這個時候,靜蓮觀的諸位老祖訇伏在地上,動都不敢動,戰戰兢兢,任由李七夜發落。

    靜蓮觀的老祖,都是不可一世的人物,特別是那些不朽真神,都是經歷過無數風浪的強者,他們自己或許不怕死,他們甚至可以坦然去面對死亡。

    但是,他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宗門滅亡,當日他們的至尊老祖欲奪李七夜手中的九仙繩,乃是得到他們的支持與同意。

    今日,新皇獨尊天下,必定會滅他們靜蓮觀,而他們則是自己宗門滅亡的作甬者,如果宗門真的被滅,那么他們就是靜蓮觀的萬古罪人,愧對靜蓮觀的列祖列宗,無顏去面對靜蓮觀的地下先賢。

    所以今日,他們全部都隨秦劍瑤來,跪在皇宮之外,向新皇負荊請罪。

    “倒有點誠意。”李七夜看了秦劍瑤一眼,淡淡地說道:“有些死罪,可是不能免的。”

    “小女子自知死罪不能免。”秦劍瑤也不驚慌,說道:“故小女子與諸老在此,等陛下賜死。小女子與諸老愿意以一死洗盡靜蓮觀的大逆不道,愿陛下大發慈悲,饒恕靜蓮觀的年輕弟子一命……”

    “……他們只是普通弟子,不能決定靜蓮觀的任何策略,所有的大罪,皆出于我們,所有的大罪皆起于我們,故我們罪不過赦,唯有一死。”此時秦劍瑤徐徐道來,向李七夜請罪。

    雖然說,在此之前,靜蓮觀的至尊老祖決定奪李七夜的九仙繩之時,她曾經是力諫,也曾游說諸位老祖放棄這樣的計劃,但是諸位老祖和至尊老祖卻不聽她的建議,一意孤行。

    今日他們至尊老祖兵敗,他們靜蓮觀即將面臨著滅頂之災,盡管這不是她的錯,甚至她曾被罰囚禁,但面對宗門存亡的時候。

    秦劍瑤毅然是擔起了大任,背負起了大罪,率領著宗門的諸位老祖前來請罪,只求他們以一死換來靜蓮觀的延續。

    秦劍瑤知道,時至今日,他們靜蓮觀完了,李七夜必會出手滅了他們靜蓮觀,現在她能做的就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為年輕一輩的弟子爭取一條活路,那怕她搭進自己的性命,她也是在所不辭。

    “饒他們一命呀。”李七夜站在那里,也不為所動,淡淡地一笑。

    “是的,還請陛下大發慈悲。”秦劍瑤說道:“我們靜蓮觀愿貢出疆土,愿貢出神藏,我與諸老以死贖罪,只懇求陛下放靜蓮觀弟子一條生路,他們只是普通弟子,道淺力薄,猶如蟻螻,不會有絲毫阻礙陛下的偉業。”

    聽到秦劍瑤這樣的話,旁邊的諸人皆屏住了呼吸,靜蓮觀愿意貢出自己的疆土,貢出自己的神藏,這就意味著靜蓮觀從此灰飛煙滅了,靜蓮觀從此不復存在。

    靜蓮觀,那可是九秘道統最強大的傳承呀,時至今日,即將灰飛煙滅,如此的下場,也讓人不勝吁噓。

    但是,在這個時候,大家也明白,此時秦劍瑤也沒得選擇,這樣的做法已經是最明智的做法了,能得新皇的開恩,至少能讓靜蓮觀的年輕弟子逃過一劫,就算靜蓮觀真的灰飛煙滅了,但至少靜蓮觀一脈還是有機會延續下去。

    如果在這個時候,靜蓮觀還頑固抵抗的話,一旦讓新皇震怒,那么靜蓮觀就真的是血流成河,整個靜蓮觀都灰飛煙滅,所有靜蓮觀的弟子都有可能一戮而盡,從此靜蓮觀就被斷了根。

    “有罪的,自當是殺之,無罪的,自是免赦。”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你又沒有忤逆我,又何罪之有。”

    “這——”本還能鎮靜的秦劍瑤聽到這樣的話,她不由呆了一下,一時之間也體味不了李七夜的話。

    “罷了,你俗是俗了點,但是還是有幾分聰明,還能看得了大勢。”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你既是無罪,無需降罪于你,至于所謂的諸祖嘛,該死,靜蓮觀也得重罰,以儆效尤!”

    “這個——”聽到李七夜的話,秦劍瑤不由愕了一下,今天她率靜蓮觀的諸位老祖前來請罪,她就沒有想過能活著離開了,她心里面已經抱著赴死的決心了,她愿以一死以求得靜蓮觀年輕一輩弟子存活。

    但是,沒有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李七夜卻是饒恕了她。

    “小女子,愿替宗門受過,以死贖罪,洗盡宗門的叛逆。”秦劍瑤低著螓首,態度真誠恭敬。

    “無罪,又何需受死。”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余者,死罪難逃,自行斷決吧。”

    “我——”秦劍瑤張口欲言,最后她都不知道說什么好,最后她唯有回首望著后面跪著的諸位老祖。

    跪在這里的諸位老祖,既是有她的長輩,也有她的師尊,可以說,這些老祖都曾是看著她長大的,她視之如親人,但今天他們卻要先她一步直赴黃泉了。

    “孩子,靜蓮觀的未來就交給你了。”最后一位老祖對秦劍瑤鄭重地點了點頭,說道:“我等罪有應得,保重了。”說完一聲悶哼,鮮血從嘴角落下,身體筆直倒在地上。

    見有人帶頭,靜蓮觀的諸位老祖也都紛紛動手,一聲聲悶哼響起,他們自斷經脈、自毀真命,鮮血從嘴角流下,身體紛紛地倒在了地上。

    眨眼之間,靜蓮觀的諸位老祖都紛紛死去,伏尸當場。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沉默起來,靜蓮觀的這些老祖是多么的強大,曾經是九秘道統中一批最強大的人物,但是今日全部都在這里自行了斷,他們以自己的死換來靜蓮觀的延續。

    這對于靜蓮觀來說,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他們不止是年輕一輩活了下來,而且秦劍瑤也幸存下來,只要他們還活著,靜蓮觀的未來還是有希望的。

    看著諸祖倒下,不覺間秦劍瑤都已是淚水濕了眼睛,但她沒有哭出聲來。

    “去吧,恕你們靜蓮觀不死,但,也該重罰。”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吩咐說道。

    “謝主隆恩。”秦劍瑤向李七夜大拜,最后為宗門諸位收尸。

    “病君。”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淡淡地叫了一聲。

    “公子,有何吩咐。”李七夜一聲落下,病君便出現,他拜于李七夜面前。

    “你帶八臂金龍他們去,肅清一下,什么五大軍團的,什么萬陣國的,都給我收掇收掇,這事我都差點忘了。”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吩咐說道。

    “領命。”此時八臂金龍他們四個人也都站在了病君身后了,都齊喝一聲。

    聽到這樣的命令,旁邊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知道九秘道統又將會掀起腥風血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