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6章銀月鉤鐮殺



    第2726章銀月鉤鐮殺

    時至今日,一切都曝露了,太清皇也沒有什么好藏著掖著的,他的計劃也將要達成了,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不知死活。”李七夜雙目冷厲,殺意盎然,冷冷地說道:“你們自認為算計天下,不動到我的頭上,我倒懶得理會你們。今日你們卻動到我的頭上了,那就是你們自尋死路!”

    “世間沒有算無遺策之事。”太清皇也霸氣,笑著說道:“我唯一失算的就是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強大,這就是我失算之處,否則,我的算計也是完美無缺。”聽到太清皇的話,不少道統老祖、不朽真神紛紛相視了一眼,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氣。

    “太清皇,這一手未免太狠了。”有道統老祖不由為之毛骨悚然,說道:“這是把所有人當作棋子,詐死之下,不僅僅是借別人之手平定了九秘道統,也是攪亂了天下風云。”

    在這個時候,許多的道統老祖、不朽真神都想清楚了太清皇的計謀,他們都不由毛骨悚然。

    太清皇三世為皇,九秘道統一直保持著一種平衡的狀態,帝統界的三大巨頭也一直保持著平衡的狀態。

    但是,他一詐死,第一兇人為皇,一切都改變了,九秘道統的五強被鏟除得七七八八,帝統界也被攪得風云迭起。

    想到太清皇很早之前就布下了這樣的謀局,不少人心里面毛骨悚然,打了一個冷顫,太清皇的城府實在是太深了。

    “先斬你們,再滅他人,今日,帝統界注定血海滔天!”李七夜雙目露出殺機,他話一出口,便是鐵血無情。

    所有人聽到李七夜這句話,都不由毛骨悚然,李七夜還沒有出手,所有人都聞到了濃烈無比的血腥味了,甚至所有人已經看到帝統界血海滔天的景象了。

    “大災難呀。”此時有道統老祖全身寒冷,說道:“太清皇這是自尋滅亡,搞不好是害死了大家。”

    “走——”在這個時候,孫冷影立即示意太清皇逃走,他也轉身而逃。

    他們心里面一清二楚,在李七夜手中,他們根本就無法對抗,試想一下,沐劍真帝、鹿客翁他們聯手,在李七夜手中都是三死一傷,他們兩個人聯手,不可能比沐劍真帝他們四個強大。

    “護駕——”在孫冷影和太清皇轉身往沐家逃去的時候,“轟”的一聲巨響,銀秘軍團趕來救駕。

    銀秘軍團,那是九秘道統最強大的軍團,也是帝統界最強大的軍團之一,整個軍團如蛟龍橫空,瞬間沖了過來。

    整個銀秘軍團瞬間擋在了孫冷影、太清皇面前,猶如一條億萬里長城擋住了李七夜的去路一樣,似乎要橫斷十方一樣。

    “銀秘軍團,也是送死。”看到銀秘軍團救駕,有道統老祖搖了搖頭。

    達到了第一兇人這樣的高度,那已經不是用人數所能彌補的了,一萬個人與一百個人,對于第一兇人來說,那是完全沒有什么區別了。

    就算銀秘軍團再強大,就算銀秘軍團的士兵再多,面對第一兇人之時也無濟于事,他們在第一兇人手中,那也只不過是送死而已。

    不管是不是送死,不管是不是能擋得住第一兇人,但是銀秘軍團是由太清皇一手組建起來的,他們對于太清皇是忠心耿耿,所以他們那怕是明知送死,一樣會擋在最前面,也一樣會為太清皇護駕。

    “殺——”在這個時候,銀秘軍團一聲厲喝,瞬間銀光沖天。

    “嗖、嗖、嗖、嗖……”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銀秘軍團瞬間騰起了億萬銀光,他們所有的血氣、所有的大道之力,都化作了最尖銳、最鋒利的銀光。

    在瞬間億萬銀光向李七夜轟射而來,銀光好像驚濤駭浪一樣,所有銀光轟射而來的時候,似乎要把天地打成篩子,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射成千瘡百孔。

    如此無盡的銀光怒射而來,可以說是十分的霸道,隨時都可以把一個大教疆國毀滅,隨時都可以把一個道統的大道打成篩子。

    但是,這一切在李七夜面前都無濟于事,李七夜身上跳動著光芒,只聽到“嗤、嗤、嗤”一陣陣擊撞之時響起,億萬銀光射在李七夜身上,那是絲毫不起作用,根本就傷不了李七夜絲毫。

    雙方的實力相差太遠了,如果一旦是李七夜動了真格,區區一個銀秘軍團根本就不夠看,就算他不玩真格,隨隨便便都能滅掉銀秘軍團,更何況,現在他是怒火滔天。

    “相差太遠了,今日,銀秘軍團必滅。”任由銀光狂轟濫炸,李七夜都絲毫不損,看到這樣的一幕,有不朽真神如此斷言。

    “布陣——”在這個時候,銀秘軍團厲喝一聲,聽到“鐺”的一聲響起,只見一道道璀璨晶瑩的銀光沖天而起,每一道銀光沖天而起的時候,就好像是一把把鋒利無比的劍刃沖上天空一樣。

    每一道的銀光沖天而起,都似乎割裂了空間一樣,這每一道的銀光都是十分的鋒利,可以割開一切東西。

    “鐺——”的一聲響起,在大陣布成之時,清脆冷厲的金鳴之聲響徹了天地。

    在這個時候,天空上竟然掛著一只巨大無比的彎月,這一把巨大無比的彎月看起來更像是一把鐮刀。

    這樣的一把彎月掛在天空之上,灑下了縷縷的冷光,每一縷灑下的冷光都是晶瑩無比,而且是十分的鋒銳,每一縷冷光都可以刺穿大地一樣。

    單是這一把彎月所灑下的冷光,都可以刺殺無數的修士強者,可以說,這樣的冷光灑下,要滅一個大教,那并不是一件難事,只怕很多大教的修士弟子還沒有反應過來,都已經被這冷光所釘殺在地上了。

    這一只巨大的彎月高高地掛在天上,就像是一把銀色的鐮刀,充滿了殺意,當這樣的彎月散發出殺氣的時候,就好像是死神手中的鐮刀,隨時都收割著人的性命。

    這樣的彎月割掃而過,可以眨眼之間收割著千百萬年生命。

    “銀月鉤鐮殺——”看到天空上高高掛著的彎月,有不朽真神低聲地說道:“銀秘軍團的最強殺招,可惜,遇到第一兇人,依然是自尋死路。”說著搖了搖頭。

    銀秘軍團,的確是強大無比,它的威名是天下皆知,而且銀秘軍團的“銀月鉤鐮殺”更是震驚天下。

    當年銀秘軍團隨著太清皇征戰天下的時候,銀秘軍團就曾憑著這一招“銀月鉤鐮殺”的絕招屠滅了一個大教,收割了千百萬的生命。

    可以說,在當時銀秘軍團一戰威懾天下,讓天下都知道銀秘軍團的可怕,這更是讓九秘道統的無數大教疆國對于銀秘軍團是忌憚三分。

    也正是因為如此,銀秘軍團一直以來都是太清皇手中的王牌軍團,九秘道統的其他各大軍團根本就無法與銀秘軍團相匹敵。

    “殺——”一聲沉喝響徹天地,威懾八方,銀秘軍團在一吼之下,視死如歸,他們一出手,便是有去無返,這一招“銀月鉤鐮殺”不見血誓不回。

    “鐺——”的一聲金鳴之聲刺破耳膜,就在這剎那之間,銀月鉤鐮殺向李七夜斬來。

    一招“銀月鉤鐮殺”無比的鋒銳,一斬而落,天空留下了晶線,時空都一下子被斷開,在這“銀月鉤鐮殺”的一斬之下,一顆顆的星辰被一下子斬開,在這鋒利無比的鋒刃之下,那怕再巨大的星辰,那也猶如豆腐一樣,輕而易舉就被切開了。

    銀月鉤鐮殺,一斬而下,可以把整個大地切開,可以把一個道統切成兩半。

    這樣的一斬落下,不知道多少人感覺心里面一寒,魂都飛了起來,他們好像看到這樣的“銀月鉤鐮殺”落下的時候,可以瞬間屠光他們整個道統。

    “砰”的一聲響起,“銀月鉤鐮殺”是斬中了李七夜,事實上,李七夜根本就沒有躲閃一下,他一伸手,就把斬下來的“銀月鉤鐮殺”給擋住了,一下子把“銀月鉤鐮殺”握在了手中。

    此時,整個巨大的彎月被李七夜握在手中,根本就動彈不得,想逃都逃不掉,完全被李七夜一下子鎮壓了。

    看到李七夜輕而易舉就握住了”銀月鉤鐮殺”,而且是赤手握住彎月,絲毫損傷都沒有。

    看到這樣的一幕,讓不少道統老祖、不朽真神為之苦笑了一下。

    “銀月鉤鐮殺”雖然是很強大,甚至可以斬不朽真神,可惜,它是遇到了第一兇人,再強大的殺招,在第一兇人手中,那也顯得微不足道。

    “砰——”的一聲響起,在所有人呆了一下之時,李七夜大手一拗,硬生生地把銀月鉤鐮殺給扭斷了。

    “啊——”一時之間,慘叫聲響徹天地,起伏不止。

    在這個時候,聽到“噗”的血濺之聲不絕于耳,只見李七夜拗斷了彎月,大手一壓,銀秘軍團的上萬強者紛紛被李七夜碾碎,在“噗嗤”的聲音中,只見一個個銀秘軍團的強者被碾壓成了血霧。

    在這個時候,那怕再強大的銀秘軍團,在第一兇人的大手之下,那也只不過是螻蟻而已,輕而易舉被碾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