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7章荒獸壇主



    第2827章荒獸壇主

    一劍屠百萬,這不是夸張之詞,而是鮮血淋漓一樣的事實,而且這樣的鮮血淋漓的事實就在眼前。

    看著眼前這樣的一幕,有人想嘔吐,但是,久久嘔吐不出來。

    “為什么總是有人喜歡來送死呢,區區一個中域圣地而已,真的以為能斬殺我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輕輕地吹了一口氣,吹走了劍刃之上的那一滴鮮血。

    此時,一片寂靜,所有人都不由為之屏住了呼吸,也有不少人打了一個冷顫。

    “他太強了,現在看來,不是千萬世不朽,以我看,只怕是紀元不朽。”有一位古老的不朽真神看著眼前這一幕,神態凝重地說道。

    “紀元不朽——”聽到這話,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氣,要知道,紀元不朽,是長存不朽之下最強大的不朽真神了,這樣的不朽真神,就算是中位的真帝都難與之匹敵了。

    “只是一個估測,是不是真的,不好說,或者是高估了,畢竟,還沒有能真正見識他的全部力量。”這位古老的不朽真神也不是特別肯定。

    只不過,作為不朽真神,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李七夜,的確是很強大,很恐怖,讓人摸不透他真正有多強。

    “聽說中域圣地有長存不朽,是不是真的?”有人低聲地說了一聲。

    不少人相視了一眼,沒有能給出答案,最后一位老祖徐徐地說道:“在很久以前,中域圣地的確是有一尊長存不朽,但是,好幾個時代都沒有露過臉了,說不定已經坐化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八卦古國就的的確確是有一位長存不朽,而且是一位算年輕的不朽真神,是在上一個時代成就不朽的。”

    聽到這話,大家心里面一凜,中域圣地與八卦古國聯姻,八卦古國有不朽真神,那也是意味著中域圣女身后隨時也有可能站著一位不朽真神。

    “就不知道這一次中域圣女身后來的是何方神圣了,一般的不朽真神,只怕擋不住第一兇人,但是,如果是來了最強大的老祖,那就不好說了,萬一冒出一位長存不朽來,這個第一兇人,只怕也是唯有一死。”有大教長老遠眺,徐徐地說道。

    這一次中域圣女敢如此殺伐果斷,信心十足,這就意味著她有著足夠的實力,足夠的底氣,就算她自己不是第一兇人的對手,但是,他們中域圣地高手無數,老祖很強大,必定會有人能擋得住第一兇人的。

    “走去吧。”李七夜笑了一下,完全無所謂的姿態。

    在這個時候,陳惟正推著輪椅,他們往行宮更深處而去,他們走得并不快,雖然陳惟正、郭佳慧他們神態鄭重,但李七夜卻平靜自在,閉著眼睛,如同睡著了一樣。

    看著他們往行宮中更深處走去,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想到了一句話——直搗龍潭!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意識到,不管中域圣地是什么龍潭虎穴,第一兇人都是能長驅而入,似乎是無人能擋一樣。

    雖然說,此時他依然坐在輪椅之上,但,卻給人一種錯覺,當他身下的輪椅碾過之時,沒有人能擋得住他,一切都會被他碾得粉碎。

    “如果他能站起來,那是怎么樣的景象。”有人強者看著坐在輪椅上的李七夜,心里面就不由有了這樣的疑惑了。

    這話就讓人打了一個冷顫了,護山宗的師祖此時坐在輪椅之上,那就是已經是一劍屠百萬了,如果他一站起來,那是多么恐怖的景象。

    “還是不要站起來好。”有老祖低聲地說道。

    “他究竟是怎么了?這樣就殘廢了?”也有強者覺得不可思議,畢竟,作為一尊不朽真神,隨時都有可能重塑自己的身體,怎么會殘廢呢。

    “這叫創傷。”有不朽真神明白這里面的奧妙,說道:“如果被一位比你更加強大的人重創之后,而這種重創是永久性的話,那怕你重塑身體也沒有人,因為這已經是傷到了真命了,不僅僅是傷到了肉身,所以,他不是身體殘廢,有可能是真命殘缺不全。”

    “那還好。”有人不由松了一口氣,說道:“這樣的兇人,如果他真命完整的話,那豈不是血海滔天。”

    聽到這樣的話,有不少人看著李七夜的背影,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李七夜他們走入了行宮深處的時候,剛踏入一個巨大校場中之時,在一聲巨響中,天空一片黑暗,一只巨足踩下,在這“砰”的一聲中,大地都顫抖了一下。

    當然,這只巨足并非是踏到李七夜身上,而是一頭龐然巨物站在了李七夜面前。

    在這個時候,大家抬頭看去,只見一頭巨大的陸行龍站在了李七夜面前,這一頭陸行龍雙足立地,身體高大,如同背脊馱起了天空一樣。

    這樣的一頭陸行龍前爪縮于胸前,當它的前爪緩緩張開的時候,鋒利如神刀,可以瞬間切開眼前的一切活物。

    “砰、砰、砰”緊接著一陣陣震動的聲音響起,其他三個方位同時降落下了三頭巨大無比的龐然大物。

    這三頭龐然大分,由東、西、南分別是一頭巨大的血牙魔象、神甲狻猊、刀客豪豬。

    血牙魔象,身體更加巨大,四腳如巨柱一樣,它一腳踏來,可以踏碎大地,長鼻之下的獠牙像血槍一樣,閃動著血光。

    神甲狻猊全身披著鎧甲,足爪十分的鋒利,巖石在它的足爪之下就像豆腐一樣,一劃下就被平整地切開了。

    刀客豪豬,看起來像是一個刀客,是一個直立站著的豪豬,左右手各握著一把神光吞吐的神刀。

    “這是什么?”看到這四頭巨獸,很多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這是什么東西,因為很多人都沒有看過。

    “轟、轟、轟”緊接著,大地搖晃了一下,一陣陣轟鳴之聲響起,只見無數的猛獸兇禽一下子冒了出來。

    大家都還沒有看清楚,所有的猛獸兇禽就這樣一下子出現了,似乎它們是被傳送過來的一樣。

    放眼望去,眼前密密麻麻的一片,有著無數的飛禽走獸,有十丈巨大的毒蛇,也有擁有狂化血統的虎王,更是有如穿云箭一樣鷹隼之王——

    在這剎那之間,整個世界猶如被這成千上萬的猛獸兇禽所淹沒一樣,眼前所有的兇獸猛禽突然出現,形成了可怕無比獸潮。

    當這樣的獸潮席卷而來的時候,可以把任何的東西都踩踏得稀爛。

    “哪來的這么多猛獸兇禽。”看到成千上萬的猛獸兇禽,獸氣像巨浪一樣撲面而來,不少人都雙腿不爭氣地打了一個哆嗦。

    “我們是進入了洪荒世界了嗎?”看到一下子冒出了這么恐怖的獸潮,有人不由發懵地說道。

    “殺我們弟子者,必揚灰挫骨!”此時一聲厲叫響起,只見天空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暗。

    大家抬頭一看,只見天空上有著巨大無比的鷹王,這一只鷹王一雙眼睛血紅,利爪如劍,而這聲音正是從這只鷹王口中吐出來的。

    “荒獸壇主——”看到這只巨大的鷹王,有強者徐徐地說道。

    “荒獸壇主原來是一只鷹呀。”有人不由面面相覷,他們沒有想到中域圣地的一位壇主竟然是一位妖王。

    “不要小看荒獸壇主,他可以號令千萬兇獸猛禽,聽說他的四象獸陣是當世一絕,雖然他自己的實力不是最頂尖的,但,他曾經率領著一支荒獸軍團踏滅了一個疆國。”有一位疆國的國師神態鄭重地說道。

    荒獸壇,是中域圣地最強大的一個分壇,該壇擁有有千萬的兇獸猛禽,一旦該壇發動攻擊的時候,千萬兇獸猛禽就會瞬間傾巢而出,可以在短短時間之內,撕碎眼前的一切。

    正是因為如此,雖然荒獸壇不是中域圣地高手最大的分壇,卻是最恐怖的一個分壇,曾經為中域圣地攻城掠地,立下了顯赫戰功。

    大家都沒有想到,今天中域圣女會把荒獸壇的千萬兇獸猛禽調譴到這里來了。

    “中域圣女是想消耗第一兇人的血氣和功力。”看到千萬獸潮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他們三個人圍得水泄不通,有強者明白了中域圣女的想法了。

    “獸海戰術呀。”大家抬頭望去,密密麻麻的一片,千萬獸潮,似乎是看不到盡頭,要想從這千萬的獸潮之中殺出一條血路來,那是需要多少的時間。

    “就不知道千萬獸潮在第一兇人的手中能撐多久。”有不朽真神說道。

    在不朽真神看來,這千萬獸潮想擋得住第一兇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是,如此可怕的獸潮,只怕能消耗第一兇人的不少血氣、功力吧,這樣一來,可以讓中域圣女他們以逸待勞。

    “其實荒獸壇最大的殺手锏還是四象兇陣。”有一位老祖徐徐地說道:“一旦被這兇陣困住,很難出來。”

    “來送死的呀。”李七夜在這個時候睜開眼睛,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

    “今日,我千萬獸潮,要把你踩成肉醬。”被李七夜如此邈視,荒獸壇主鷹王厲叫一聲。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